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古董局中局小說(1-4)全集 > 古董局中局1 > 第八章 真假古董的密碼

第八章 真假古董的密碼

我萬沒想到,在這個預計供奉著盧舍那佛的地方,居然不是寺廟,不是佛龕,而是一座關帝廟。

只是這關帝廟,看上去說不出的古怪。木戶加奈抓住我的胳膊,喃喃道:“這樣的建筑風格,我好像在哪里見過……”經她一提示,我很快注意到,這座迷你關帝廟,在各種細節上都顯得與眾不同。比如它的紋飾與檐角龕前的曲度很大,墻沿里都塞滿了斷面齊整的菇莎草[1],看上去嵌了一條棕紅色的飾帶——這很接近藏區的廟宇風格。

我湊近兩步,看到那尊關公銅像,雖然衣飾穿著還是漢地風格,但腳踩著的壇座,卻是一朵曼荼羅花。一看到這花,我心中一驚,連忙讓木戶加奈原地等著,然后繞到這半廟半龕的背后。果然,在廟龕的背后,我發現了一座已然倒塌的石刻經幢[2],不過幢頂、幢身和基座三節還算分得清楚。

經幢這種東西,是唐代中期出現的。當時的人相信經幢里蘊涵著無邊佛法,可以避邪消災,鎮伏惡鬼。這經幢有一個八角形須彌座,幢身可見曼荼羅花的紋飾,顯然是密宗的東西。

也就是說,這是一座密宗風格濃厚的廟宇,里頭供著一位關公。

我忽然有一種電視換錯了臺的感覺,《射雕英雄傳》里的黃蓉跑到《上海灘》,去跟許文強談戀愛。

我愣了愣,忽然想到,按道理經幢上應該都有立幢人的姓名,急忙蹲下身子仔細去看,發現刻字已經沒了,只能依稀看到一個“信”字和下面“謹立”二字,其他信息都付之闕如。

上面只有漢文沒有藏文,這可以理解。如果這關帝廟是跟武則天的玉佛頭屬同一時期產物的話,在那個時候,藏文剛剛誕生沒多少時間,還沒流行開來。

我觀看良久,回轉到廟前頭來。木戶加奈正在給那尊關羽像拍照,她看到我走回來,問我有什么發現。我搖搖頭,木戶加奈指著關公道:“這個應該就是蜀漢的武將關羽吧?”

“是的?!?/p>

“為什么這里會出現關公?它和我們在勝嚴寺里看到的那半截石像,有什么聯系嗎?”

我否認了這個說法。勝嚴寺那個關公像,最多是清代的東西,跟這個關帝廟年代差得遠著呢。再說,自從神秀把關羽提升為佛教護法神以后,中土廟宇的關羽像隨處可見,不能說明什么問題。

木戶加奈從口袋里摸出一只膠皮手套戴上,伸手去摸關公像,從頭到腳摸得相當仔細,還用一把小尺子去量。過了十分鐘,她回過頭來對我說:“這尊青銅像差不多有一千多年歷史?!?/p>

“哦?數字能估得這么精確?”

“嗯,我是從銅像表面的銹蝕厚度推測的。你看,這銹蝕面層疊分明,分成好幾個層次,蝕感均有細微差別。有一個估算的公式?!蹦緫艏幽位卮?,一涉及到專業領域,她的語氣就不再靦腆。

我笑道:“我倒忘了,你有篇論文就是討論這事兒的?!?/p>

我記得在木戶加奈的簡歷里,曾經發表過一篇試圖把文物包漿量化的論文,很有野心。她既然能寫這種內容的東西,對古董的鑒別肯定是有相當的自信。

木戶加奈道:“這并非全是我的成果。我的祖父木戶有三才是這個理論的最早提出者?!?/p>

我看她說得非常自豪,一時不知該怎么回答。她不知道,這尊關公像可不是真品,它應該是1931年6月在岐山誕生的,制造者正是鄭虎。

我忽然想到,這銅像是民國產物,身上銹蝕卻這么厚,明擺著是故意做舊。許一城找鄭虎造這么個東西,肯定是打算設局騙木戶有三。那些看似古舊的銅蝕,不僅騙過了當代的木戶加奈,恐怕還騙過了幾十年前的木戶有三。

如果這個推測成立的話,那么許一城和木戶有三的探險之旅,其意味就和公開歷史變得大不一樣了,變成了一場騙局,許一城是設局者,而木戶有三是受害人。

可是,為什么是關羽呢?這個符號在佛頭案里有什么特定的意義?

木戶加奈看我發愣,雙眼充滿了疑惑:“是不是還有什么事我不知道?”她說得非常委婉,但我能感覺到語調里淡淡的傷心。她似乎覺察到我有事情瞞著她,女人的直覺,還真可怕。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青銅關羽的故事說給她聽了。既然她已經向我坦誠,如果我還繼續藏著掖著,就太不爺們兒了。我說完以后,木戶加奈臉色變了三變,看來她也意識到了,自己鑒定這青銅像的錯誤,祖父在幾十年前也犯過一次。

她輕輕抓住我的胳膊,長長嘆息道:“您怎么……不早告訴我呢?我們不是說好了嗎?夫妻之間,不需要再隱瞞什么?!薄斑馈蔽也恢撜f什么好,臉色有些尷尬。木戶加奈露出一臉受傷的表情,眉宇間有揮之不去的失望神色,這讓我心生歉疚。我想去牽她的手,她卻躲開了:“您還有什么事沒對我說?”

“沒了,真沒了?!蔽疫B聲道??上н@種解釋有些蒼白無力,木戶加奈的疑惑沒有因此而消退。她松開我的胳膊,低聲道:“我去后面看看?!比缓笞叩綇R龕后頭去看那具倒塌的經幢。

面對這無聲的抗議,我沒追上去解釋,我自己也不知道該解釋什么。她離開以后,我晃晃腦袋,繼續端詳那尊關公像。鄭氏的手藝確實精湛,若非我事先知情,也要以為這關羽銅像是唐代之物了。這種偽造水準甚至比鄭國渠他們都強,不拿精密儀器檢測,可真看不出來。

我伸手去摸它,忽然發現那尊關公像稍微晃動了一下,再一掰,差點把它從壇座上掰下來。我仔細看了一眼連接處,有微小的焊接痕跡,還有不貼合的微小空隙。也就是說,這關公像和這壇座本非一體,而是后加上去的。那么原來擺在壇座上的,是什么?是那尊與勝嚴寺對供的盧舍那石佛,還是則天明堂的玉佛?

我盤坐在關公銅像之前,閉上眼睛,努力把自己化身為爺爺許一城,想象他在這里會看到些什么,會做些什么,會想些什么。在同一個地點,祖孫兩代人發生了神奇的交匯,我把自己置身于幾十年前那場迷霧之中,努力撥開微塵顆粒,努力要看清內中輪廓,找出我爺爺真正的用心。

也許還有我父親的。

不知過去多久,我“唰”地睜開眼睛,站起身來繞到廟龕的后頭。在那里,木戶加奈正用一個專業小毛刷在刷著經幢表面,試圖分辨出更多文字。

“不用看了,我剛才看過,上面刻的是陀羅尼經的經文?!蔽易哌^去告訴她。木戶加奈卻不肯抬頭,繼續默不作聲地刷著。我把手搭在她肩膀上,她扭動身子試圖掙脫。我嘆了口氣,對她說:“你如果要恨我,可以先等一等,請讓我先把東西挖出來?!?/p>

木戶加奈抬起頭,先愣了一下,隨即苦笑一聲:“原來您還有更多的事沒說?!?/p>

“不是不是……”我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趕緊往回找,“我是剛剛看到那關公像,才想起來的。我如果說假話,就讓我下不去這海螺山!”木戶加奈將信將疑,但還是直起身子閃開了。

這個石質經幢個頭不小,好在已經摔斷了。它的經幢基座半埋在土里,我掏出一柄小鐵鏟,把周圍的土都挖開,一直挖下去大約三十公分深,終于看到了基座的根部。我把整個基座連同根部拔出來,放到一邊,繼續往下挖去。不過我挖掘的方式有些奇怪,先把坑壁都鏟上一圈,再往下挖深,然后再鏟再挖,很快出現一個頗為標準的圓柱形坑。

木戶加奈見我的行動如此古怪,忍不住問道:“您到底在挖什么?”我停住手,咧開嘴:“你不生我的氣了,我就告訴你?!蹦緫艏幽蚊嫔患t:“我又沒有生氣?!蔽姨肿ё∷觳?,沉聲道:“對不起,我忘了跟你說青銅關羽的事情,原諒我吧?!蹦緫艏幽梧帕艘宦?,我問這算不算原諒,她又嗯了一聲。我說那你笑一笑就算原諒了。木戶加奈抽動嘴唇,露出一個無可奈何的笑容。

膩味完了,我告訴她:“我是在挖一個東西,和我們關系非常密切的一樣東西?!闭f完繼續揮舞著鏟子,木戶加奈被我的話勾起了好奇心,也來到坑邊觀看。我又挖了一會兒,一鏟到底,忽然發出鏗鏘的聲音。我把鏟子撥開虛土,露出了大坑底部堅硬的花崗巖層。

“什么都沒有?!蹦緫艏幽问卣f。

“我看不見得。這沒有,其實就是有。有,其實就是沒有?!蔽疫珠_嘴笑了。木戶加奈困惑不已。我用鏟子敲了敲圓坑的邊緣:“你看看這邊上是什么?”我已經把坑里的泥土都挖干凈了,木戶加奈低頭看去,發現這坑壁一圈,也是和底部花崗巖同樣的質地,形成一個很精致的圓柱形巖壁坑洞。

我把鏟子插到旁邊如小山一樣的土堆中,說道:“海螺山這種山體,是由造山運動擠壓而成的,主體是花崗巖。在這樣一座山頂,竟然能挖出這么深的泥土,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個泥土層的大小,恰好是一個圓柱體,周圍都是巖層,這說明什么?”

“……這個坑洞,是人為刻意鑿出來的?”木戶加奈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我點點頭:“不錯,很可能就是建造這座關帝廟的人干的,目的是把經幢埋下去固定住??墒沁@就產生了另外一個問題?!?/p>

我拿起木戶加奈的尺子,丈量了一下:“經幢埋在土里的根部長度是三十厘米,而這個坑,卻有八十厘米高。這里的花崗巖這么硬,鑿起來費時費功,那些工匠為什么要費這么大周折多挖五十厘米深呢?”

“除非……”木戶加奈遲疑道。

“除非他們在經幢底下,還要放件東西。這件東西的高度,大約就是五十厘米?!?/p>

木戶加奈眼睛霎時睜大。從現存于世的玉佛頭可以推算出,則天明堂玉佛的全身高度,恰好就是五十厘米。她的身子微微顫抖,這個發現意義太大了。它證明我們一直苦苦追尋的則天明堂玉佛,至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靜靜地埋藏在這個經幢之下,沉睡在這秦嶺群山之中。

木戶加奈蹲下身子,把手伸到洞里去,試圖抓一把泥土上來,仿佛要感受一下那玉佛跨越千年殘留下來的一點點痕跡。她沉默良久,開口問道:“你是怎么想到的?”

“很簡單,經幢上刻的是陀羅尼經。陀羅尼是梵語‘總持’的意思,也就是法,正好代表了法身佛的毗盧遮佛。而佛家喜歡在各類塔類建筑底下埋下法器祭器——比如法門寺的地宮——所以我估計經幢下一定會有東西?!?/p>

“可是……與勝嚴寺對供而立的,難道不該是盧舍那佛嗎?”

我指了指前頭:“原本應該是有的,那尊盧舍那佛本該坐在廟內壇座上——但不知為什么,那壇座被人給換上了關公像,至于盧舍那佛像,恐怕已經被毀了吧?”

我們意識到,幾十年前,在這個山頂上,在那個關鍵的時間交匯點,有著至今所有故事與因果的解釋。許一城、木戶有三和那個神秘的“姊小路永德”之間,一定發生了什么事情,導致他們挖出了經幢下的玉佛,毀掉了廟里的盧舍那佛,換了一尊關公像上去——那關公像,一定代表著非凡的意義。

就在我們的思路陷入僵局之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我們回頭一看,看到方震站在那里。我問他怎么進來了,方震不動聲色地說:“棧道斷了?!?/p>

我們頓時大驚失色,忙問他到底怎么回事。方震回答說他剛才聽到幾聲噼啪聲,棧道的繩子開始劇烈搖晃。他本來想走下去看看,可是棧道搖擺幅度太大了,根本無法立足。搖動持續了五分鐘左右,幾乎所有的木板塌落,只留下幾截繩子。

“會不會是突然起了一陣大風?”木戶加奈問。

“怎么會這么巧,六十多年來刮風下雨棧道都沒壞,偏偏在我們來的時候,卻被風吹毀了?”我不認同她的猜測,直覺告訴我,事情沒那么簡單。

方震叼著煙卷沒吭聲,沒有確鑿證據之前,他很少會發表意見,一雙銳利的眼睛不斷掃視著山崖下方。

比起搞清楚棧道被毀的原因,還有一個更現實的麻煩:我們要怎么下去?

這個問題是相當嚴重的,海螺山說高不高,說低不低,四周峭壁都幾乎是九十度角。如果沒有棧道,僅憑我們帶的那幾截登山繩,根本沒法下去。

“謝老道在下面知道這件事嗎?”我忽然想到,“咱們可以喊喊他?!?/p>

方震不愛說話,木戶加奈天生嗓音細小,這個大喊的任務只能交給我了。我在腰上綁了繩子,一頭讓方震拽著,然后一步步蹭到懸崖旁邊,探出頭去,氣運丹田,放聲大吼。這里群山環繞,回聲陣陣,海螺山高度又不是特別高,如果謝老道還在山下,沒理由聽不見??墒俏液暗蒙ぷ佣紗×?,下面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只得悻悻縮了回來。

此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半,還有一個多小時太陽就會落山。我們三個既沒攜帶給養,也沒帶帳篷,在山頂過夜會很危險。方震圍著山頂轉了一圈,看他的表情,也沒有什么辦法。我坐在一塊石頭上,木戶加奈就在旁邊,朝我的身體貼了貼。

此時遠方的日頭開始西沉,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秦嶺的落日,昏紅的圓形緩緩浸入青灰色的山脈之間,那番場景,就像是把一面燒至赤紅的漢代銅鏡淬入冰冷的水中,就連周邊的云靄都變得紅彤彤一片。

木戶加奈凝視著遠方的落日,默不作聲,一瞬間我還以為她睡著了。她卻嚅動嘴唇,喃喃輕言:“我小的時候很淘氣,家里有幾棟明治、大正時期的木制老建筑,是我最喜歡去的游樂場。有一次,我爬上了一間舊屋的房梁上玩,無意中發現在房梁上有一處暗格,里面藏著一本筆記。我高興得不得了,手舞足蹈,一不留神,卻把梯子踢倒了。那棟建筑隔音效果很好,位置又很偏遠,無論我怎么大聲呼救,別人都聽不到。我就那么攥著筆記,驚慌地蜷縮在房梁上,等待著被大人們發現……”

“木戶筆記,原來是你找到的?”

木戶加奈點點頭,把頭埋到我的臂彎:“那時的我一個人站在被隔絕的高處,感覺非常害怕,也非常孤獨,只有那本筆記陪伴著我,給了我力量,一直到我獲救。我始終認為,那是祖父寄寓在筆記里的靈魂。他保護了我,也選中了我來完成他的夙愿……”

大概是這相似的場景觸動了她的童年陰影,木戶加奈的情緒有些不穩定。我只得把她摟在懷里,慢慢撫摸她的頭發。她忽然問道:“如果我死了,你會不會難過?”

“別胡說,咱們誰都不會死。三個大活人,還能被一座小山困???”我輕聲斥道,拍打她的頭。

木戶加奈把頭抬起來,竟已是淚流滿面。她搖動著我的手臂:“你還不明白么?我們找到了祖輩們留下來的痕跡,然后身困絕境。完全相同的場景啊,你聽到了嗎?這是輪回,這是宿命。我們的祖父,一定在這附近看著我們!”

聽到這里,我的腦子里只剩下她的一句話來不?;厥帲骸白孑吜粝碌暮圹E。祖輩留下的痕跡……”我摟住木戶加奈,閉上眼睛,隱隱發現,我之前忽略了一個很關鍵的次序。

1931年6月,許一城和鄭虎來到岐山,鑄造了青銅關羽,鄭虎離開;然后在7月,許一城和木戶有三,還有神秘的“第三人”前往海螺山搭起庫奴棧道,登頂找到玉佛。由此可見,許一城應該是在6月到7月之間,把故意做舊的青銅關羽帶上了海螺山,替換掉了盧舍那佛像,然后才下山跟木戶有三匯合。

換句話說,在庫奴棧道修成之前,許一城有另外一個上下海螺山的通道——而且這條路還很穩固,否則不可能把那么沉重的青銅關羽像弄上去。

這條路肯定已經不在了,但至少給我們提供了另外一種可能。我站起身來,安撫了一下木戶加奈,找到方震,把我的想法跟他說了。方震沉思片刻:“的確有這種可能,不過我剛才仔細地勘察過周圍山崖,沒發現任何棧道以外的痕跡?!?/p>

我失望地嘆了口氣。方震忽然開口:“你看過《福爾摩斯》嗎?”

“看過電視?!?/p>

“有時間可以看看小說,寫得很不錯?!狈秸鸬恼Z氣從容不迫,“福爾摩斯在里面說過一句話:當你排除掉一切不可能以后,剩下的即使再離奇,也是事實?!?/p>

我們兩個不約而同地轉動脖頸,看向那間小小的關帝廟。此時夜幕降臨,那沒有半點香火的小廟看上去格外落寞。我們相視默契一笑,一起走到那關帝廟里,把青銅關羽像取下來,又搬開壇座。我就著落日余暉看了一圈壇座底下的地面,沖方震做了個確認的手勢。

廟里的地面是用一尺見方的石板鋪就,板隙處和外墻一樣,塞滿了用紅土染過的菇莎草,形成的紅色格條頗有藏區風格。菇莎草染成紅色以后,歷經千年都不會褪色,但根據時間長短,顏色會有微妙差異。我看到,有幾塊石板條隙之間的顏色與別處有細微的差異,應該是被掀開以后再鋪回去的。

“石板底下難道有密道?”我喃喃自語。方震卻是眉頭一皺:“不對,如果底下是通道的話,那么只需要兩塊石板遮掩就夠了。而眼前變色的石板,卻排列成了一個狹長的條狀,從小廟一直延伸到兩側的墻底下,又扁又長。誰會把密道挖成這副模樣?”

“不管那么多了,全都掀開看看!”

我和方震貓下腰,開始一塊塊石板掀起來。木戶加奈呆呆地看著我們熱火朝天地拆遷,不明就里,我也顧不上解釋,因為天馬上就黑了。

石板下是松軟的泥土,質地跟經幢下那個藏佛洞里的土地完全一樣。把這些泥土撥開,我和方震發現,底下是堅硬的花崗巖山體。但是在堅硬的巖面之間,有一條長長的大裂縫,裂縫橫著貫穿了整座小廟,恰好被那幾塊石板蓋住。以比喻來說,海螺山的山體從山頂往下豁了一個大口子,然后被人用泥土和石板當創可貼給封住了。

我和方震誰都沒想到,廟底下居然藏著這么一條大裂縫,實在超乎想象。不過這裂口雖長,寬窄卻不能容人下去,不可能作為密道使用。

方震觀察了一下它的深度和長度,告訴我說,這很可能是某次地震時,把這座海螺山震裂開來的痕跡。不過因為它特別的地質結構,裂縫是從山體中間開裂,外部峭壁沒有明顯裂口。方震繞到小廟墻外,俯身去挖,果然在一層泥土之下,也找到了那條裂隙的延伸,而且裂口頗大,可勉強容一個成人下去。我探頭看去,下面黑漆漆的,深不可測。

方震少有地用自責的語氣感嘆:“攀登之前,我就發現海螺山的兩側傾斜的角度有些古怪,早該發覺這中間有問題?!?/p>

“難道說,之前他們是從這里爬上來的?”我忍不住問。

“山脈本身的內部,存在著無數空洞,如果這條裂隙裂開得比較巧,與其中的一些空洞相接,就有可能構成通道?!狈秸鹫f完,劃了一根火柴,丟到裂隙里去?;鸩衤湎氯ゲ灰粫?,就撞到巖石熄滅了。我們在這短暫的時間里,看到裂隙深處兩側巖石高低不平,看起來怪石嶙峋,不過倒適于攀爬。我們沒有別的選擇,只得從這里下去碰碰運氣。

我把情況告訴木戶加奈,她表示只要跟著我,去哪里都可以。本來我們還想把青銅關羽像搬走,但考慮到風險,還是暫時把它留下了。人活下去才最重要的,文物以后隨時可以來拿。

這條裂隙比想象中容易攀爬,左右凹凸的石柱成為天然的扶梯,裂隙忽寬忽窄,總在我們擔心無路可下時,突然別有洞天,豁然開朗。大自然的景觀真是奇妙,這海螺山就像是一枚核桃,被磕開了一條裂縫,雖然外殼保持完整,但只消把核桃的兩邊一捏,外殼就會朝兩側脫落,露出核桃仁。古人也不知怎么發現這么一處洞天福地的。

我一邊往下爬去,一邊在腦海里復原著當時許一城的舉動。

他先是請鄭虎鑄好了關羽青銅像,然后跟“第三個人”來到海螺山,順著這條大裂隙爬上去,替換掉了盧舍那佛。然后他們把壇座放好,石板鋪回原樣,然后從圍墻外的裂隙爬下去。等到木戶有三跟著許一城到海螺山時,許一城故意隱瞞下這條裂隙的存在,跟他一起搭起庫奴棧道。到了山頂,木戶有三的注意力肯定先被那小廟吸引,許一城或“第三個人”趁機把墻外裂隙遮掩掉。

這樣一來,在木戶有三眼中,海螺山就成了自唐代興建之后再無人涉足的封閉之地,上面的青銅關羽像也就順理成章地被認定是唐代之物。許一城苦心積慮設下這么一個局,到底是為什么呢?如果這一切都是騙木戶有三的,那么他們在海螺山頂發現的玉佛頭,其真偽可就很堪玩味了。

我們花了三個多小時,總算有驚無險地到達了底部。這期間唯一的意外,是木戶加奈不小心踩空了一腳,差點直接摔下去,被方震眼疾手快拉住了,但他自己的右腿受了傷。我們從一個隱蔽性極好的地洞里鉆了出來。洞口被一大片大樹的根須遮擋,幾乎不可能被發現。我們都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這條裂隙可真是條天造地設的好通道。

我們打開手電,從地洞口繞到出發的棧道位置,無不大吃一驚。

在我們眼前,帳篷等物資都扔在山腳下,一截斷掉的棧道從半空垂下來,謝老道趴在正下方直挺挺地一動不動,頭和身體彎著一個奇怪的角度。他的那個羅盤丟在不遠的地方,摔得四分五裂。

方震走過去檢查了一下,說他已經死了,死因是高空墜落導致脖頸折斷。我一拳捶在地上,心中痛惜不已。謝老道和這件事其實半點關系也沒有,他只是想賺點小錢,想不到把命給賠上了。

現在看來,大概當時的情況是:謝老道不知吃錯了什么藥,忽然也想爬山。結果他剛走上棧道幾十步遠,趕上山風吹來,棧道搖晃不已。他心一慌,從山上跌落下來,連帶著把棧繩也扯松了,最終導致了整條棧道的坍塌。

我正在嗟嘆不已,方震卻拖著一條瘸腿悄悄走到我身邊,眉頭緊皺。他環顧左右,用前所未有的嚴厲語氣說道:“謝老道的死,不是意外事故,是他殺?!?/p>

聽到方震的話,我倒吸一口涼氣,頓時覺得周圍溫度又降低了幾度。一個活生生的人,剛剛變成尸體,而現在又被發現是被殺。在黑影幢幢的深山里,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首先,如果他從搖擺的棧道上跌下來,以這個高度,不可能正好落在正下方,應該偏離兩到三米左右?!狈秸鹇龡l斯理地分析道,“其次,這棧道這么難爬,會有人在爬的時候手拿羅盤?其三,也是最重要的,摔死的尸體不是這么流血的,尸斑形狀也有差異?!?/p>

“你的意思是……”

“我看是謝老道遇害之后,兇手對現場進行了擺放。如果我們認定他是高空意外墜落,就上了兇手的當了?!?/p>

他不愧是老刑偵,僅從現場分析就得出了結論。

“那兇手在哪里……”我驚恐地看著周圍的黑暗。方震道:“兇手的目的,應該是把我們困在山頂。他既然不知道裂隙的存在,估計已經離開了?!蔽页聊徽Z。這個兇手和方震一樣,一路尾隨著我們,處心積慮,其目的一定與佛頭有關系。我一直覺得,在暗中有什么人在注視著自己,無論是在北京、天津、安陽還是岐山,這種如芒在背的感覺揮之不去。長久以來的不祥預感,現在終于變得清晰起來——我們即將接近真相,他終于決定動手。

我忽然起了疑心,莫非是方震事先有所察覺,才會主動現身來保護我們?

不過我沒問他,問了也是白問。他如果認為你可以知道,會主動告訴你,否則打死他也撬不出什么消息。

“我們該怎么辦?”

“就地扎營,明天再走?!狈秸鹫f。

木戶加奈看起來嚇得不輕。這一天晚上,我陪她在一個帳篷里,聊了很多東西。我的童年,她的童年,我的家族,她的家族。方震一夜都沒睡,一直到半夜,我還能聽到他起身巡邏的腳步聲,不由得對這位老兵充滿了敬佩之心。

次日清早,方震借著太陽光把謝老道的尸體做了仔細的檢驗,記錄下來,然后就地掩埋。他沒親戚也沒朋友,除了我們恐怕沒人會在乎他的生死。我甚至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得寫了個謝老道之墓的木牌,支在墳墓面前。木戶加奈在墳前為這位道士念了一段往生咒,我知道謝老道不會介意。

在方震的帶領下,我們只花了兩天多時間就走出了群山,再次回到岐山縣。一進縣城,方震先行匆匆離開。我則給姬云浮撥了一個電話,電話卻是個陌生人接的,自稱是姬云浮的堂妹姬云芳。我問姬云浮在不在,對方遲疑了一下,問我是誰,我說是他的一個朋友,對方告訴我,姬云浮在昨天突然心臟病發作,去世了。

一個晴天霹靂直接打了下來,我幾乎握不住話筒。

姬云浮也死了?

這怎么可能?

姬云芳告訴我,姬云浮有先天性心臟病,所以幾乎沒離開過岐山。昨天有人來找他,發現姬云浮伏在書桌上,身體已經變得冰涼。法醫已經做了檢驗,沒有疑點,尸體已送去殯儀館。

我閉上眼睛,心中的痛楚無可名狀。我不相信他是心臟病死去的,我也不相信謝老道是自己摔死的。他們兩個的死,包括我們三個遭遇的危險,都發生在接近真相之時。幕后黑手的打擊來得又快又狠,連反應時間都不留給我們。

“那他死時有沒有留下什么東西?資料、紙條或者筆記什么的?!蔽翌澏吨曇魡?。

姬云芳頗為無奈道:“他留下的東西,可太多了……”

她說的沒錯,姬云浮的藏書太豐富了,光是資料就有幾大屋。但我想問的,是他跟戚老頭合作破譯的那本木戶筆記,是否已經有了結果。我的直覺告訴我,他的死,和那本筆記有著直接聯系。

但這些東西,姬云浮的堂妹都是不知道的。我也不想告訴她,怕她也會因此而遭毒手。

我問可否在方便的時候去姬府憑吊,姬云芳答應了。

我放下電話,把這個噩耗告訴木戶加奈,她也震驚到說不出話來,連聲道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我搖搖頭,只覺得渾身力氣都被抽走,氣短胸悶。這郁結在胸中越結越多,我不由得大叫一聲,一拳重重地砸在墻上,深深地感覺到自己的無力。兩行熱淚,緩緩流出。

姬云浮與我交往時間雖短,但一見如故,他是好朋友,是好前輩。沒有他抽絲剝繭的分析與資料搜集,我們斷然走不到今天這一步。我信任他,就如同我父親信任他一樣??伤麉s因為這件與自己本無關系的陳年舊事,枉送掉了性命。這讓我既憤怒,又愧疚。

祖父的命運,我無法改變;父親的命運,我也無法改變;現在連一個朋友的命運,我還是束手無策。我在這一瞬間,真的無比惶惑,不知道自己的這些努力,到底能改變什么。

我頹然坐在地上,失魂落魄。木戶加奈拼命叫著我的名字,搖動著我的手臂,我卻無力回應。木戶加奈突然出手,給了我一個又響又脆的耳光,打得我左半邊臉熱辣辣的一片。

“振作一點!我們得盡快去找戚桑!”

她這一巴掌,讓我的眼睛恢復了神采。對了!還有老戚頭!他才是破解木戶筆記密碼的主力!

我“嚯”地站起身來,拼命搓了搓臉,勉強打起精神。木戶加奈就近買了兩輛自行車,我們兩個直奔老戚頭住的平房區騎去。當我們快到時,遠遠地看到一片黑乎乎,我心中狂跳。等騎到了附近,我們發現那一片平房已被燒成了廢墟。

我向附近的居民詢問,他們告訴我,前天這里鬧了一場火災,從老戚頭的家里開始燃起,波及到了附近幾十戶人家。消防隊趕到時,火勢中央的幾處房屋已經燒成了白地。老戚頭和能證明哥德巴赫猜想的那幾麻袋稿紙,就這么付之一炬。

看到這番情景,極度憤怒反倒讓我冷靜下來。我放倒自行車,蹲在廢墟前,掃視著那一片廢墟。老戚頭是前天被燒死,而姬云浮是昨天才發病身亡。這個次序表明,幕后黑手先是燒死老戚頭,然后發現姬云浮已經拿到了破譯的結果,不得不第二次下手,殺死了他,拿走或毀掉了木戶筆記譯文。

但是,以姬云浮的智慧,不會覺察不到老戚頭的死因蹊蹺。兩個人的死相隔了差不多一天,在這期間,姬云浮會毫無準備坐以待斃嗎?

我看不見得。

想到這里,我站起身來,跨上自行車,對木戶加奈說:“我送你去找方震,在那里你會比較安全?!?/p>

“那你呢?”

“有些事我必須要去做?!蔽乙е?。

我把木戶加奈送到方震那里,他聽到這兩個消息以后表示,當地公安局已經介入,他會嘗試多拿到些資料。我安頓好木戶加奈,騎著自行車直奔姬家大院而去。

姬家大院不在縣城,而是在北邊的郊區。我憑借著記憶騎了半個多小時,順利找到了他家的大門。姬云浮是當地文化界的名人,他死才沒一天,已經有人給送花圈來了,門口擺了好幾排。

我敲了敲門,里面一位中年女性走出來,她戴著黑框眼鏡,很像是嚴厲的小學老師,她應該就是姬云浮的堂妹姬云芳。我對她說明來意,想瞻仰一下姬云浮的書房,她譏諷地看了我一眼:“今天有好幾撥人來拜訪,嘴上都是這么說,你們都是看中了他的收藏吧?”

我正色道:“我與姬先生認識還不到一周,但一見如故,這才到此緬懷。對于他的心血收藏,我絕無任何覬覦之心。我若進了屋子妄動一物,您直接把我趕走就是?!?/p>

她看我說得誠懇,態度略有軟化,把門打開了。她帶我走進書屋,屋子里還是那一副紛亂的樣子,鋪天蓋地都是書,幻燈機和無線電臺依然擺在原來的位置。她邊走邊說:“云浮的東西,我一點都沒動,還保持著生前的次序。我這個堂哥,就喜歡把東西扔得亂七八糟,連分類都不分,整理遺物可麻煩著呢?!?/p>

我微微一笑。姬云浮的東西,絕不是隨便擺的,他有自己的一套檢索方法。不知道的話,看到的只是混亂;知道的話,就會井然有序??上硭赖老?,沒人能讓這座巨大的資料庫重新活過來。

幾天之前,姬云浮還在這里眉飛色舞地給我講解著佛頭案,如今卻已陰陽相隔。一想到這里,便讓我心中痛惜。

他的書桌還保持著原來的樣子,上面雜亂無章。她一指:“當時他就是這么趴在書桌上去世,被人發現?!弊烂嬲袖佒粡堁┌仔?,上頭用草書龍飛鳳舞地寫了幾行字,毛筆仍斜斜擱在一旁。我湊近一看,看到那上面寫的正是陸游的《示兒》。更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它的第一句赫然寫成了“死去原知萬事空”,在“原”字旁邊,作者似乎不小心滴了一滴墨水,形成一個圓圓的墨點。

若在平常人眼里,這不過是一幅普通的毛筆字帖而已??稍谖已劾?,意義卻大不一樣。我和姬云浮的初次相識,正是在宋代古碑的拍賣會上,在那里他指出了“元”字與“原”字的區別,將我擊敗。他在臨死前寫下這么一首詩,還故意寫錯一字,顯然是一個只有我才會注意到的暗記。

看來,姬云浮生前,恐怕還和那位兇手周旋了一段時間。他知道自己無法幸免,即使留下遺書或者提示,也會被兇手毀滅。所以他抓緊最后的時間,打造了一把專用鑰匙,只有在我眼里才能發揮作用。

可是,這把專用鑰匙,到底是用來開啟什么的呢?

我再度掃視桌案,上頭擺著一盞荷葉筆洗、一方翕州硯、一尊青銅鏤花小香爐、一塊銀牌、一個鳥紋祖母綠玉扳指、幾本經味書院的線裝書,還有一個小犀角杯和一把金梳背。這些東西有十幾件之多,種類繁雜,而且擺放次序很怪異,一字排開。

看起來,姬云浮在寫詩前后,曾經玩賞過這些東西。姬云浮在岐山是收藏界的大人物,手里有幾件鎮宅之物并不奇怪。但奇怪的是,我上次來的時候,姬云浮說過,這書房里全是書與資料,其他東西都擱到別處去了。他忽然把這些東西拿到書房來玩賞,一定有用意。

我轉頭問姬云芳:“我能拿起來看看嗎?”

“您記得自己說過的話就成,不要食言而肥?!彼I諷地撇了撇嘴,以為我是找理由想窺視她堂哥的收藏。我沒理睬她的鄙夷視線,先拿起那把金梳背,細細端詳。我想,姬云浮會不會把一些訊息留在這些小玩意上面。

這梳背大概是桌子上最值錢的了,從造型來看是唐代的金器。梳背上是團花紋飾,全以極細的金絲勾勒而成,而花蕊部分則鑲嵌著一粒粒細小金珠,十分華貴。我翻過來掉過去,沒發現任何文字,倒無意中看出,這東西居然是件贗品。

說來諷刺,我對金銀器不是很熟,之所以能看出其中的問題,還是姬云浮前不久聊天的時候教我的。

姬云浮告訴我,唐代金器上的金珠,制作工藝被稱為“碾珠”,先是把金絲切成等長的線段,然后加熱燒熔,金汁滴落在受器里,自然形成圓形,再用兩塊平板來回碾成滾圓的珠子。焊綴的時候,用混著汞的金泥把珠子粘在器物上,加熱后汞一蒸發,就焊上去了。

這種工藝很麻煩,所以后世都是改用“炸珠”的辦法,把燒熔的金汁直接點在冷水里,利用溫度差異,結成金珠。炸珠比碾珠省掉了一道程序,但比后者要粗糙,金珠尺寸不能控制,且形狀不夠圓。

這個金梳背就有這個問題:花蕊中的珠子圓度不夠,且大小不一,擠在一起顯得笨拙凌亂。

我猜姬云浮也看出這是贗品,只是出于好玩而收藏。在他堂妹的注視下,我把金梳背放下,再去看其他的東西,結果發現里面真假參半:犀角杯、玉扳指和筆洗還有另外幾件是假的,其他都是真品。

可是無論在哪一件器物上,我都沒發現任何刻痕與標記。

我失望地轉身離去,也許是我想多了,這一切只是巧合。姬云芳看我沒提出任何要求,明顯松了一口氣。她把我送到門口,態度緩和了不少。我問她姬云浮的遺體告別儀式是什么時候,我想去吊唁。她告訴我時間還沒定,但一定會通知我。

我走到自行車前,失望與悲傷讓我的腳步變得沉重。我扶住車把,回過頭去,想再看一眼這棟已變成姬云浮故居的房子。我從青墻掃到檐角,從滴瓦掃到脊獸,劃過屋頂高高聳立的天線……

等等,天線?

我似乎抓到了什么,心中一跳。姬云浮是寶雞無線電愛好者協會的會員,家里有臺無線電臺,沒事就通過這個跟外界交流。

他會不會利用這臺裝置留下什么訊息呢?

我扔下自行車,又跑了回去砰砰敲門。姬云芳見我去而復返,顯得非常意外。我顧不得許多,懇求她讓我再看一眼。姬云芳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個精神病人,不過她沒阻攔。

我沖進書屋,走到無線電臺前,去找開關,卻怎么也打不開。我檢查了一下,發現那根外接天線不知何時被折斷了。姬云芳無奈地告訴我,就算天線是完好的也沒用。這個電臺在一星期前就壞了,里頭有個線圈燒壞了,新元件要從外地廠子訂購,現在還沒到貨。

一個星期前,那還在我認識姬云浮之前,看來這也不是他真正的暗示。我頹喪地垂下頭,那種感覺,就好像看到一張考卷的答案近在咫尺,你卻抓耳撓腮答不出問題。

姬云芳看我這一副模樣,大概起了同情心。她輕輕喟嘆一聲:“我這個堂哥,從小就喜歡稀奇古怪的東西。他除了看書,整天就抱著這個電臺,嘀嘀嘀地玩個不停。你如果對這個有興趣,盡管拿走就是,反正我們家里沒人搞得明白。物有所托,我想堂哥在九泉下也不會介意?!?/p>

她和大多數人一樣,對無線電沒什么認識,總以為和戰爭電影里那些電報機差不多,只會嘀嘀嘀地叫。

嘀嘀嘀?

嘀嘀嘀!

姬云浮為什么會把一臺已經壞掉的無線電臺的天線折斷?

“對??!原來是這么回事!”

我猛然跳起來,把姬云芳嚇了一跳,急忙后退幾步,隨手抄起桌案上的硯臺想自衛。我沒理她,轉而用狂熱的眼神重新去審視桌子上的那些小器物。

謎底解開了!

我剛才看了一圈,發現桌上的東西里有真品,也有贗品。我本以為只是個巧合,現在卻想通了,這是刻意為之,真假器物的擺放次序至關重要!

從左到右,最左邊是清代青銅鏤花小香爐,這個是真的,記為點;它的右邊,是那把唐團花金花梳背,這個是贗品,記為劃。以此類推,通過書桌上擺放的真假次序,真點假劃,最后得到的,是一串點劃相間的摩斯電碼。

把這串點劃轉換成數字,用電報碼譯成文字,就是他要傳達給我的訊息。這與木戶筆記和《素鼎錄》的加密方式,如出一轍。

大部分人只會注意單個器物,卻不會想到只有將這些古玩排列在一起,真偽才被賦予了深遠的意義。能夠解開這個暗示的人,必須能鑒別古董真偽,還要熟知摩斯密碼與電報碼之間的轉換規律——而這個人,只能是我。我手里的《素鼎錄》就是用電報碼加密的,我需要經常閱讀它,因此對電報碼滾瓜爛熟。

《示兒》詩用來提示;天線折斷暗示與電碼有關;真偽古玩則暗藏著消息。這三個布置簡單而巧妙,環環相扣,營造出了一扇只有我能開啟的大門,一步步被引導著接近他藏匿的信息。姬云浮臨終前的這些部署,真是一個天才般的構想。

我為求完全,又把桌上的古玩一一檢驗了一遍,比以往哪一次都細心。一次真偽辨認錯誤,就有可能導致整條信息都解讀不出來。很快,我把他的這個訊息換算了出來。

信息非常簡短:二柜二排。

藏匿一片葉子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它放在樹林里。姬云浮這間書屋,實在是隱藏文件最好的地方,隨便扔在哪里,都很難找到。兇手大概是覺得姬云浮一死,他找不到,別人也不可能找到,這才放心離去。

我環顧整個屋子,發現那些木質書架實際上是分成了六個大架子,頂天立地。每個架子上都寫著一個字,分別是:禮、樂、射、御、書、數,這是儒家的六藝。那么二柜應該是樂字柜。

我走到樂字柜前,仰頭看到二排已靠近天花板,就找來一把椅子站上去。姬云芳看我這么放肆,瞠目結舌,一時間居然都忘了阻止。樂字柜的第二排有兩米多長,一字排開高高低低幾十本書,中間還夾雜著各類剪報、檔案、照片與票據,看上去雜亂無章。

真假古董的編碼容量有限,姬云浮塞不進更多細節,于是我只得一本一本地檢查。姬云芳在下面仰起頭說道:“你再不下來,我可要不客氣了?!?/p>

我情急之下,從兜里掏出身份證、錢包扔下去:“我叫許愿,我絕對不是壞人,這是我身份證,錢也全在里頭?!彼龘炱鹞业纳矸葑C,看了一眼,我連忙又補充道:“姬老師生前有一份文件,是給我的,我必須找到它?!?/p>

姬云芳冷冷道:“空口無憑,我憑什么要相信一個認識我堂哥還不到一個禮拜的人?”

“交情不能以長短而論,我和姬老師雖然見面不長,但一見如故?!?/p>

我一邊拼命拖延著時間,一邊飛快地翻動書架,希望能多爭取點時間。姬云芳在下面聽得將信將疑,讓我先下來說清楚。我知道她現在對我已經起了疑心,下去未必能再上得來,只得繼續翻找。

就在她的怒氣差不多到極限之時,我手中一頓,終于在一本書的中間翻出了一疊稿紙。這稿紙的質感我很熟悉,和老戚頭家里用的稿紙差不多。我剛要展開看,姬云芳忽然飛起一腳,把椅子踹倒在地,我也咣當一聲摔到地板上。

姬云芳走到我身旁,俯身撿起稿紙:“滾出去?!彼樕幊?,顯然對我的肆意妄為十分不滿。我急得滿頭是汗,伸手去抓,姬云芳冷笑著后退一步,拿起一只打火機,做勢要燒:“我堂哥的遺物,誰也別想霸占?!?/p>

這是唯一的線索,如果被她燒毀,姬云浮和老戚頭可就算是白死了。我懇求道:“我不是要霸占……我只看一眼,看完就放回原處。這個事關你堂哥的死亡真相,不能燒啊?!?/p>

“我堂哥是自然死亡,有什么可疑的?”她根本不為所動。

一時間我沒法解釋那么多,只得喊道:“你堂哥的死,與這卷稿紙有著直接關系?!甭犖疫@么一說,姬云芳一臉狐疑,緩緩把稿紙展開來看,只看了一眼,表情霎時變得很古怪。

“你剛才說你叫許愿?”

“身份證都給你看了?!?/p>

她的下一個動作出乎意料,將稿紙扔給我:“好吧,東西你拿走?!?/p>

姬云芳這突如其來的轉變,讓我反而有點不知所措。她淡淡道:“你剛才說的那些鬼話,我根本不信。我放你走,只是因為我堂哥的遺言而已?!?/p>

我愣在了那里:“什么遺言?”

她指了指那疊稿紙,我展開一看,看到里面密密麻麻都是漢字,在抬頭部分,有一行用鉛筆寫的字:“給許愿,是稿當與《景德傳燈錄》同參之?!?/p>

從姬云浮家出來,天色已經黑了。我舒了一口氣,下意識地摸了摸擱在懷里的稿紙,騎上自行車飛快地朝縣里去。

鄉下一向保持著日落而息的傳統,這條沒有路燈的縣級公路又地處偏僻,所以天黑以后,路上幾乎沒有人,只剩我一輛自行車。我一想到木戶筆記的真容即將揭曉,心中就不住狂跳,恨不得一腳踩回縣城,車子蹬得風馳電掣。

我騎了大約有十幾分鐘,天色愈加黑起來,兩側都是連綿的丘陵莊稼地。這時候,我聽到身后隱隱傳來低沉的聲音,回頭一看,遠處有兩束白光在慢慢接近,看大小應該是輛轎車,具體型號看不太清。我車頭擺了一下,朝著路邊靠去。夜晚開車很危險,司機有時候注意不到前方行人,我這輛自行車的后面沒貼紅燈,萬一被追尾就麻煩了。

轎車的車速很快,一會兒工夫就追上了我,囂張的大燈把我前頭的道路照的雪亮。我瞇起眼睛,降低速度,從它的輪廓判斷這是一輛帕沙特B2。這可不是一般干部能開的車,估計是什么大領導出來辦事吧。我心里想著,又往旁邊靠了靠。

我猛然警覺,我都已經快下路面了,那兩道光柱卻依然籠罩著我,這說明帕薩特B2的車頭,始終正對著我,它是沖我來的。我剛反應過來,就聽身后的汽車發出轟鳴聲,司機在猛踩油門,直直朝著我撞了過來。車燈霎時將我籠罩在一片白光中。

我情急之下,從自行車上朝旁邊跳去。起跳的一瞬間,車頭重重撞在了自行車上,我頓覺眼睛一黑,整個人在半空翻滾了幾圈,然后重重地落到了路肩莊稼地里。我四肢劇痛,腦子昏昏沉沉的,只能勉強感應到周圍的動靜。迷迷糊糊中,我感覺到有人把我的身體翻過來,探了探鼻息,又在懷里翻找一陣,把懷里的那疊稿紙拿了出去。我心中一驚,奮力去抓,一下子抓住了那人的胳膊,指甲都掐了進去。那人情急之下,又給了我狠狠的一拳,把我打暈在地……

等到我恢復清醒時,周圍已經恢復了一片寂靜,只剩下我和一輛扭曲到不成樣子的自行車。我掙扎著起身,踉踉蹌蹌走到公路旁,等了一個多小時,幸運地等到一輛進城的拖拉機,把我捎回了縣城。等到我返回賓館時,已經接近午夜了。

我敲了敲木戶加奈的門,眼前出現了兩個女人。其中一個是木戶加奈,還有一個是姬云芳。她們看到我這副慘狀,都很驚訝。木戶加奈急忙從洗手間拿來毛巾,給我擦拭臉上的污痕。姬云芳雙手抱臂,皺著眉頭問:“你還真受傷了?”

“嘿嘿,不出我的意料?!蔽疫肿煨α诵?,把遭遇汽車襲擊的事說了一遍,又問道:“東西你帶來了?”姬云芳點點頭,她把卷成一卷的稿紙拿給我,神色卻變得非常陰沉。

我一開始就猜到,幕后黑手一定會跟蹤我。所以從姬府出來時,我玩了一招“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請姬云芳親自把稿紙送給木戶加奈,而我則揣著另外一疊數學證明草稿,騎自行車大搖大擺地走在路上。果然和我預料的一樣,黑手再一次出手,把草稿劫走了,希望他們最終能證明哥德巴赫猜想。

“你這也太冒險了,萬一他們要殺死你可怎么辦?”木戶加奈一邊給我擦臉,一邊責怪道。

“如果他們要殺死我,早在北京我就性命不保了?!蔽依浜咭宦?。如果他們一直躲在幕后還好,現在他們連著好幾次出手,固然傷我不輕,但也把自己慢慢暴露出來。

送走了姬云芳,屋子里只剩下我和木戶加奈。我把窗戶和門都關嚴實,坐回到沙發上。木戶加奈早已等待在那里,兩個人四只眼睛注視著茶幾上的那疊稿紙,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木戶有三隱藏了幾十年的秘密,就擺在我們的面前,已經有三個人因此而喪命了。我看看木戶,這是她祖父的筆記,應該讓她來打開。木戶加奈沒有推辭,她習慣性地把頭發撩到耳后,拿起稿紙,緩緩掀開第一頁。

稿紙上全是漢字,筆畫很潦草,大部分漢字上頭還標著四位數字,我估計這是老戚頭破譯時的原稿,那些數字就是加密的電報碼。

在我們的預期里,這應該是木戶有三的中國探險日記,里面應該記錄了1931年那幾個月的經歷??墒?,事實卻和我們想象的大不相同。

我們看到的,是一段一段四駢六麗的古文。不是一篇,而是十幾篇,每一篇的文風都不統一,有的很雅,有的卻很大白話,看起來不是出自一人之手。甚至有的段落連完整的都沒有,只剩殘缺不全的幾句話。除了這些以外,還有散見其中的一系列批注,有的批注很短,只有一句話,有的卻寫了滿滿一頁紙。

“怎么會這樣?”我和木戶加奈交換了一個迷惑的眼神。這種格式,與其說是日記,倒不如說是一篇充斥著大量引文的學術論文。

每一段古文的左上角,都有一個用紅墨水筆標出的數字,筆跡跟漢字不太一樣,應該是出自姬云浮的手筆。他在拿到譯稿以后,肯定做了初步的整理。也幸虧有他這位資料處理大師,不然我們光看這些明文,不比看密碼容易多少。

“中文古文你能閱讀嗎?”我問木戶加奈。木戶加奈笑了起來:“在日本史學界和考古學界,大部分人都不懂現代漢語,但古漢語閱讀卻是一項基本技能,否則與大陸密切相關的日本上古史便沒法研究?!?/p>

“很好……”我悻悻地縮了縮脖子。她的意思,她的古文閱讀比我還要好。我們肩并肩互相依靠著,開始按照姬云浮整理的順序正式開始閱讀。

這篇“論文”相當復雜,作者旁引博證,從故紙堆里刨出無數碎片,把它們巧妙地拼湊成一幅完整的圖像,還加入了自己的分析與點評。而隨著作者的考據推展,一個塵封已久的秘辛緩緩浮上水面,這秘辛是古老的,卻與現在的我們息息相關,仿佛一面大幕緩緩拉開。我們慢慢翻看了筆記,像兩個忠誠的觀眾,完全沉浸到那個世界里。

鑒于原文太過艱澀繁復,我無法引用,只能試著用現代白話將整個故事還原,中間還加入了自己對“論文”的理解。

故事的開端,是在武周垂拱四年。

那一年,武則天決意稱帝,開始大造輿論,為登基做準備。她宣稱自己是彌勒佛主轉世,降于世間拯救萬民,所以大肆崇佛,命令薛懷義以乾元殿為基礎,建起了明堂與天堂,并在里面供奉佛像。這些佛像中,有兩尊佛像至為珍貴。一尊是夾纻彌勒大佛像,身量極高,供奉于天堂之內,代表的是武則天的本身。

除了彌勒大佛以外,明堂里還供奉著另外一尊毗盧遮那佛。這一尊佛的質料來自于西域進貢的極品美玉,依照武則天容貌雕成,是一件稀世珍品。武則天非常喜歡這尊玉佛,將它擺在了明堂隱龕中,用來與龍門石窟的盧舍那大佛對供。

毗盧遮那佛不過兩尺多高,武則天一直擔心會被人盜走,遂從神策軍中選拔精壯士兵,擔任明堂的守衛工作??墒敲魈每傆衅婀值氖虑榘l生,不是磚瓦無故跌落,就是夜聞女狐哭聲。正巧北禪宗的六祖神秀大師在洛陽,武則天向他請教,神秀大師說您的護衛都是身經百戰的勇士,血腥與殺孽太重,與佛堂祥和氣氛不合。武則天問有什么解決辦法。神秀大師仰天一笑,說陛下您問的正是時候,這件事的因果,在數年前便已經注定了。

原來幾年前神秀在玉泉山傳法,曾挖出一座廢棄祠堂。工人原想把祠堂拆走,不料平地忽起大風,無法施工。到了晚上,一位丹眼長髯的紅臉武將出現在神秀夢中,說我乃漢將關羽,魂魄一直棲息玉泉山中,那祠堂是容身之處,倘若拆毀便成了孤魂野鬼。神秀說你不如皈依我佛,做個護教珈藍,豈不更好?關羽大喜。到了第二天,神秀便為關羽重塑金身,再造祠廟,供入玉泉寺內,受信徒香火。

神秀講完這故事,對武則天說關羽乃是天下無雙的猛將,威壓如今又已皈依我佛,請他為明堂護法,再合適不過了。武則天聽說以后,大喜過望,立刻下詔造起一尊關公珈藍銅像,供入明堂。神秀上師還為守衛明堂的士兵一一剃度,受具足戒,號曰“佛軍”。

佛軍最高統帥當然是關羽,但他畢竟只是護法珈藍,能防鬼祟防不了盜賊。所以在大元帥之下,還有正副兩名統領。正統領是一個正八品上的宣節校尉,叫連衡;他的副手是正八品下的宣節副尉,叫魚朝奉。兩人都是貴族子弟出身,英勇果毅,忠心不二。他們兩個人都起誓,愿以性命護衛明堂,永遠有一個人親自守護在玉佛身旁,日夜不輟。

當時在洛陽,還活躍著一位日本遣唐使,叫河內坂良那。他是在總章二年跟隨第六批遣唐使來到大唐的,還是正使河內鯨的侄子。河內坂良那是一個狂熱的大唐文化愛好者,對一切事物都非常癡迷。結果等到河內鯨回國之時,河內坂良那沒有一同返回,而是留在了洛陽。到明堂落成之時,這位日本人已經在大唐生活了十九年。

明堂落成之后,對洛陽官員開放數日。河內坂良那憑著自己遣唐使的關系,也跑去參觀。當他看到那尊玉佛時,立刻深深地愛上了它,不可自拔。他試圖近前去摸那玉佛的臉,正巧那日連衡當值,見這人行為不軌,拔刀差點將其砍殺。

河內坂良那離開以后,得了深深的相思癥,一心希望能夠再次一睹玉佛風姿??上魈闷綍r很少對外開放,何況還有佛軍護衛,基本不可能接近。河內坂良那一睹玉佛的心愿,卻始終沒能實現。

八年之后,正是武周證圣元年。河內坂良那對玉佛的仰慕非但沒有減退,反而與日俱增,已經到了茶飯不思夜不成寐的地步。他整個人已經近乎瘋狂,居然浮現出一個極其荒謬的想法:把玉佛據為己有。為此,他設法與武則天的男寵薛懷義搭上了關系。

當時武則天已經有了新寵沈南璆,薛懷義唯恐地位不保,正冥思苦想如何討好女皇。河內坂良那獻上兩計,一計是將佛像埋在地下,用鐵鏈慢慢牽引上浮,制造祥瑞之象;還有一計是用百牛之血,繪出兩百尺之高的浮屠。薛懷義聞之大喜,依言而行,不料武則天反應冷淡,讓他大失所望。

薛懷義心中郁悶,河內坂良那借這個機會,將其灌醉,然后一把火將明堂點起了大火。這一場火勢極大,史書記載“火照城中如晝,比明皆盡,暴風裂血像為數百段”。到了次日清晨大火熄滅,明堂與天堂均被燒成了白地,夾纻彌勒大佛像被燒成了灰燼,玉佛卻不知所蹤,佛軍統領連衡也消失了。

薛懷義酒醒以后,以為這場大火是自己引起的,自縛請罪。武則天念在舊情,赦免了他,但對失蹤的玉佛卻耿耿于懷。根據副統領魚朝奉的說法,連衡是監守自盜,趁亂竊走玉佛。于是全國都發下海捕文書,捉拿連衡。

而實際情況,卻是河內坂良那趁大火盜走玉佛,一路朝著東方跑去。連衡不及通知同僚,只身追蹤而去。最后連衡在揚州附近追及河內坂良那,兩人斗智斗勇,都奈何不了對方。在爭搶中,玉佛被一摔為二,佛頭被河內坂良那奪走,返回日本,佛身卻落到了連衡手中。

連衡返回洛陽,驚愕地發現自己竟已成罪人,連同連氏家族也被波及。他手中只有無頭玉佛,不敢交還朝廷,又不敢留在身邊,只得將其埋在岐山群山之中,在其上面建起一座關帝廟,以紀念佛軍守護。而他則改姓為許,隱居在岐山附近,默默地守護著。

對于河內坂良那,許衡一直耿耿于懷,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尋回佛頭,奉還朝廷,恢復家族名譽。為此,他拼命鉆研金石玉石的鑒別之道,逐漸在當地有了名氣,娶妻生子,把根扎在了岐山。兒子成年之后,許衡把家業與鑒古手藝傳承給他,留下一篇《自敘》給家人,毅然離開岐山。

在《自敘》里,許衡先是把玉佛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然后表示自己的時日無多,希望能在臨死前去日本,毫無顧忌地放手一搏,才算對得起自己當年的誓言。許衡還表示,如果他沒有回到中土,說明佛頭的任務失敗了,那么這個使命,將由許家子孫一代代傳下去,直到玉佛身首歸為一為止。

據說后來他化裝成僧人,混入鑒真大師的隊伍,從此再無任何消息。究竟他是在海難中身亡,還是在日本被殺,就沒人知道了。

但許家沒有遺忘家族祖先的遺訓,將祖先交托的使命一代一代傳了下去。筆記里列了一個很詳細的家譜清單,上面的記錄顯示,許家從沒有忘記過這個遺訓,一直把佛身保護得很好,再窘迫的時候,也沒人會提出賣掉它。

幾百年下來,許家的金石鑒定之術已成為權威,更逐漸吸引了一批志同道合者,形成了五脈鑒古的雛形。而先祖許衡的囑托,歷代許家子孫也未敢遺忘,每一代總有人會前往岐山,守護玉佛身。筆記關于這一部分的記錄,零散而瑣碎,都是在記敘哪一代什么人做的關于玉佛的什么事。

到了明代萬歷年間,才重新出現了大段記錄。當時許家有一名子弟叫許信,參加了大明援朝抗倭戰爭。許信在前線殺敵之時,無意中發現一個姓木戶明雄的倭寇頭目,居然想喬裝潛入內陸,形跡可疑。他得到上級首肯后,只身追蹤而去。幾番交手,許信才知道,木戶這個姓,原來就是當年的河內家分支傳下來的,他們繼承了河內坂良那的遺志,一直對留在大陸的玉佛身垂涎三尺。最后兩人在岐山附近同歸于盡。

許家這才意識到,原來幾百年過去,河內坂良那的子孫竟然也一直沒放棄奪取玉佛的心思。在族長的主持下,許信被安葬在離玉佛不遠的地方,以表彰其精神。而從這時候起,許氏族長下令對玉佛之事三緘其口,除了長房嫡子嫡孫以外,不得外傳。

這個命令初衷是為了防止有心人覬覦寶藏,但時間一長,對玉佛的存在知道的人逐漸變少,再加上亂世波折,傳承幾度中斷,五脈尚在,但玉佛之事卻慢慢地被許氏子孫淡忘。到了清代,許家已無人記得,就連《自敘》一文也不知流去何方。

在論文的結尾處,作者不無憂郁地寫道:“自從唐代連衡祖先東渡以來,列祖列宗無不秉承‘信義’,把守護玉佛視為比性命還重要的事,這是多么令人欽佩的事情呀。連衡先祖開創白字門金石之法,本意是讓許氏有朝一日尋得玉佛,可以明辨其真偽??扇缃癖灸┑怪?,玉佛無人記得,這鑒古之法倒成了主業。世風日下,人心不古,許氏已遺忘了祖先的囑托,偏離了本道,把心思都用錯了地方。

“我花了十幾年的時間,搜集、考證了無數古籍與古董,試著將許衡祖先的事跡復原,其目的在于有朝一日,可以喚醒許氏血脈,再度肩負起這個使命,不讓我們的祖先蒙受無信的羞辱。明堂已經化為灰燼,武則天在乾陵里沉睡,對朝廷的恩義,我們可以不管,但讓玉佛身首歸一,是我們華夏子孫的責任。尤其是當下倭寇欲侵我國土,欲亡我民族之魂,欲滅我民族之精神,玉佛之事,可正為六萬萬同胞振奮之圖騰也!”

落款是三個字:許一城。時間是民國十九年十月,也就是公元1930年10月。

我和木戶加奈看完以后,各自捏著稿紙的一端,因震驚而久久不能開口。這篇筆記和我們預期的不一樣,但卻更有沖擊。它不僅講述了玉佛頭的真正來歷,而且還揭開了許家和木戶家之間糾葛千年的宿命和恩怨。我從來不曾想過,許家和木戶家竟然有如此之深的淵源,不是從現代,也不是從民國,而是從唐代綿延到了今日。

我和木戶加奈同時望向對方,我們從彼此的眼里,都看到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千年之前的兩個人,努力把這尊玉佛一分為二;而千年之后,他們的兩位后人,卻在努力把玉佛合二為一,這其中恩恩怨怨的奇妙之處,難以盡言。

可以說,我們之間的牽絆,從河內坂良那投向玉佛那一瞬間的凝視開始,就已經注定了。

“加奈……”我輕輕地翕動嘴唇。木戶加奈眼神閃了一下,嘴唇的弧度勾起一絲嫵媚:“知道嗎?這是您第一次叫我的名字?!蔽覀儍蓚€人的臉又靠近了一些,她的頭向左微偏,我的頭向右微偏,似乎都在尋求某種契合的角度。

屋子里的溫度開始上升,曖昧的氣味越發濃郁。這份筆記的沖擊力太大了,許多東西要慢慢消化,許多細節需要慢慢推敲??稍谶@個時刻,我的大腦根本無法思考,原始的欲望霸占了整個身體,推動著我繼續靠近,靠近,近到可以聽到她的呼吸,聞到她噴薄而出的香氣。

就在我的理性即將崩潰的時候,門外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一聲緊似一聲,有著絲毫不掩飾的急切與粗暴。我和木戶加奈猝然驚醒,像受驚的兔子一樣分開。木戶加奈面色通紅,胸部微微起伏,身體軟軟癱坐在沙發上起不來,只好由我去開門。

門外站著兩個面色陰沉的警察,還有秦二爺。秦二爺一看到我,立刻歇斯底里地大叫道:“就是他!沒錯!”一個身材高大的警察走近前來,一晃證件:“許愿嗎?你被捕了?!?/p>

[1] 漢族俗稱萬年蒿,是一種產于北方高原的茅草,常被用紅土色染過后,裝飾在藏式建筑的墻體上方,作為飾帶裝飾。

[2] 幢,原是中國古代儀仗中的旌幡,是在竿上加絲織物做成,又稱幢幡。由于印度佛的傳入,特別是唐代中期佛教密宗的傳入,開始將佛經或佛像書寫在絲織的幢幡上,為保持經久不毀,后來改書寫為石刻在石柱上,因此稱為經幢。

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内蒙古11选五胆拖 100期货配资 广东十一选五买的人多吗 ok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体彩大乐透中奖规则 山东黄金股票行情 江西11选5的口诀 中国体育彩票 佳永配资公司 时时彩玩法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