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古董局中局小說(1-4)全集 > 古董局中局1 > 第四章 智斗青銅器贗品世家

第四章 智斗青銅器贗品世家

這是一個兩室一廳的小房子。我和藥不然眼神一閃,分頭沖向東西兩個房間。我一進屋,看到這是個臥室,臥室里除了一個大衣柜和一張雙人床以外,再沒別的東西。我矮身一看,床底下沒人,就退到了門口。藥不然也檢查過了對面那屋,說那里只有一張折疊木桌和幾把椅子,還有臺黑白電視。

不過藥不然告訴我,那木桌上擱著一碟花生米和一盤拌海蜇,還有一瓶茅臺酒與一個酒盅。

老太太這時候已經反應過來了,一把拽住我和藥不然,喋喋不休說要報警。我一看她的袖口沾著面粉,知道她開門前是在廚房包餃子呢。

換句話說,在客廳里喝酒的,肯定另有其人。

我目光閃動,把老太太輕輕扯開,交給藥不然拽住,第二次走進那臥室。我一進去,掃視一眼,徑直走向衣柜。這衣柜是櫸木做的,樣式很老,支腳還是虎頭狀的,應該是民國家具,不過保養得不錯,表皮包漿溜光。

本來還在撒潑的老太太愣了愣,突然扯著嗓子大喊了一聲:“老頭子,快走!”

大衣柜的兩扇柜門突然打開,一個穿著汗衫短褲的老頭子猛地竄了出來,手里拿著把改錐(螺絲起子)惡狠狠地朝我扎來。我不敢阻擋,不由自主倒退了三步。老頭兒借著這個空隙沖出臥室,朝門口跑去,動作無比迅捷。藥不然想伸手去抓,老太太卻一口咬在他手背上,疼得他一激靈。

可惜老頭不知道,門口還有個女煞神等著呢。他剛出去半個身子,就被一只纖纖玉手按在肩膀上,改錐“當啷”一聲掉在水泥地上,整個人當即動彈不得。

這老頭行動雖然驚慌,眼神里卻閃著兇光,全身都緊繃著,有如一頭惡犬,稍有放縱便會傷人。他掙扎著從地上要爬起來,卻被黃煙煙牢牢按住。

“請問您是付貴付探長么?”我蹲下身子,冷冰冰地問道。

老頭聽到我的問話,身體突然一僵。

我一看到他的反應,心里踏實了,這老頭肯定有事兒。我示意黃煙煙下手輕一些,和顏悅色道:“付探長,放心吧。我們不是沖那件假鈞瓷筆洗來的,就是想來問個事兒?!?/p>

付貴聽到我提到“假鈞瓷筆洗”,知道如果再不合作,就會被我們扔到沈陽道去,他終于不再掙扎,瞪著我道:“你們……要問什么?”

“來,來,先起來,尊老敬賢,這么說話哪成?!蔽野阉麖牡厣蠑v扶起來,黃煙煙很有默契地挽起他的胳膊,往屋子里帶。藥不然苦笑著對老太太說:“大媽,您是屬狗的吧?能把嘴松開了么?”那老太太牙口可真好,咬住藥不然的手掌一直沒放開,都見血了。

付貴沖老太太揮了揮手,嘆息一聲:“月兒,松開吧,接著包餃子去,沒你事兒了?!崩咸@才放開藥不然,狠狠瞪了我們一眼,轉身進了廚房??吹竭@一幕,我們三個心里都明白了。這老太太估計是付貴的老婆或者女朋友,只是沈陽道沒人知道他們的關系。

老太太出來扮苦主,一是忽悠那幾位掌柜,二是放出煙幕彈——誰能想到,付貴會躲到苦主家里來呢。

付貴彎腰從地上把改錐撿起來,手掌沖客廳側伸:“三位,請吧?!彼褟膭偛诺幕艁y中恢復過來,氣度沉穩,全不像一個剛剛被人按在地上的騙子。

我暗暗心想,這老頭到底干過探長,果然不簡單。他本來在客廳吃飯,一聽敲門聲,第一時間就躲進了衣柜,還不忘手里攥著兇器,伺機反擊。若不是黃煙煙身手了得,真有可能被他逃掉。

我們幾個人坐定。付貴道:“你們是北京來的?”我們幾個點點頭。付貴又問:“你們是五脈的人?”這次只有藥不然和黃煙煙點了點頭。付貴找出幾個酒盅,給我們滿上,然后他自己拿起酒杯一飲而盡,問了第三個問題:“你們是為了許一城的事?”

這人眼光當真毒辣得很,藥不然拿指頭點了下我:“這位是許一城的孫子?!?/p>

付貴打量了我一番,不動聲色:“倒和許一城眉眼有幾分相似?!彼徽f到許一城,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改變,不再是那個騙人錢財的猥瑣老纖夫,而是當年在北平地頭上橫行無忌的探長。我注意到,在他脖頸右側有一道觸目驚心的疤痕,雖然被衣領遮掩看不太清,但依稀可分辨出是燒傷。

現在親眼見過許一城的人,除了黃克武以外,就只有這個付貴了。從他嘴里探聽出來的東西,將對我接下來的人生有重大影響。我的聲音顯得有些緊張:“聽說當初拘捕審問我爺爺的是您,所以想向您問問當時的情形?!?/p>

付貴三個指頭捏著酒盅淡淡道:“這么多年了,怎么又把這件事給翻出來啦?你們費這么大力氣跑來找我,恐怕不是想敘舊那么簡單吧?”于是我把木戶加奈歸還佛頭的來龍去脈約略一說,特意強調付貴是解開木戶筆記的關鍵。

“這么說來,五脈對這個盜賣佛頭的案子,一直念念不忘啊?!?/p>

“他們是他們,我是我。許家已不是五脈之一?!蔽壹m正了付貴的說法。付貴聽到許家二字,看我的眼神有了些變化。他問道:“你們家這么多年來,過得如何?”

我簡短地說了一下許家的情況。付貴聽完,把酒盅擱下,指了指門口:“看到門口那副對聯了么?那就是許一城送我的。我每年都請人臨摹一副,掛到門外,這都好多年了?!蔽翌H為意外:“您和我爺爺原來就認識?”

“豈止認識,還是好朋友呢!”付貴晃著腦袋,仿佛很懷念以往的日子,話也開始多了起來,“我跟他認識,那還是在溥儀才遜位不久。那時節,我在琉璃廠附近做個小巡警,每天別著警棍在管片兒溜達。有一天,我看見一個穿馬褂的人走過來,胳肢窩下還夾著一把油傘,像是哪個大學的學生。那時候大學生老鬧事,我就上了心,過去盤問。那學生說他叫許一城,正準備去北大上課。我一看他帶著油傘,心里就起疑,北平晌晴薄日的,誰沒事會出門帶把傘啊,肯定有問題!”

付貴說著的時候,臉上浮現出笑容來。老人最喜歡回憶過去,而且對過去的記憶都特別深刻。我沒急著問他木戶筆記的事,而是安靜地聽著,希望能多聽到點關于許一城的事情。

“我不由分說,把他逮回了局子里,帶入審訊室。剛坐下還沒一分鐘,又進來一撥人,說是有個人在古董鋪子里失手打碎了一枚銅鏡。掌柜的說這是漢鏡,價值連城,非讓他賠,兩人拉扯到了警局。警察人手不夠,我就索性把掌柜的與顧客也帶進審訊室,兩件事一起審。我略問了問古董鋪子的案情原委,許一城在旁邊樂了,跟我說我幫你解決這案子,你把我放了吧。我不信,說你以為你是包青天吶?許一城一拍胸脯:這可是一樁大富貴。

“沒想到,這案子還真讓許一城給破了。他說漢唐銅鏡的材質是高錫青銅,江湖上有一種做舊的手法,是用水銀、明礬、鹿角灰摻著玄錫粉末去摩擦鏡面,叫做磨鏡藥,磨出來幾可亂真,要水銀沁還是黑漆古都很容易。他把那掌柜的手一抬,上頭還沾著錫粉,一望便知是個造假的作坊,專門訛人。于是我拘了掌柜的,又帶著幾個伙計趕去那商鋪,順藤摸瓜起出來了一個贗品作坊,立了一功。

“我對這人立刻刮目相看,把他放了,還請去張記吃了一頓醬羊肉。從此我和許一城就成了熟人。琉璃廠這個地界,糾紛多因為古玩而起。有這么個懂行的朋友在,我以后辦起案子來也方便。后來我才知道,人家是明眼梅花,五脈傳人,肯折節與我這個小警察交結,那是人家看得起我。后來許一城做到了五脈掌門,我也借勢破了幾個大案,成了南城的探長?!?/p>

說到這里,付貴忽然變得有些困惑:“我實在沒想到,許一城這么一個明白人,竟然會去盜賣佛頭。那家伙的性格我最了解了,生平一恨糟蹋文物,二恨洋人奪寶,經常感嘆國家弱小,文物都得不到保護。當初孫殿英炸開慈禧墓,把他給氣得差點沒背過氣去。這樣一個人,居然會去盜賣佛頭,我到今天也想不清楚?!?/p>

我問:“您在審問他的時候,他沒告訴您?”

付貴聽到這,氣哼哼地咳了一聲:“哼。佛頭案發以后,北平警局要拿他。本來這案子沒我什么事,我主動請纓去審他,認為這里面絕對有冤情。許一城是我的好朋友,我得想辦法替他洗刷?!?/p>

“您怎么如此篤信?”

“因為這案子蹊蹺??!我告訴你,盜賣佛頭這案子,唯一的證據,就是木戶有三在日本學報上登的那篇文章,這叫孤證。至于那枚佛頭他們是在哪盜的,什么時候盜的,這些細節一概沒有。這么一個案子,一城只要推說都是那日本人所為,自己只是受了蒙騙,不說開釋,多少能有減刑。結果一城那混蛋根本不配合,什么都不說,問來問去只有一句話:老付你不懂。過了幾天,他索性認罪了,說左右是要死,這最后一份功勞不如送給老付你,你說可氣不可氣?”

他說到這里,一拳砸在桌子上,酒盅掉在地上,摔成了五六片,顯然對這件事耿耿于懷了幾十年。老太太聞聲走進來,把碎片收走,又給他拿了一個新的。

這番話讓我呆在了原地。聽付貴的意思,許一城竟是自投羅網,主動承認了罪名。這在道理上完全說不通啊。藥不然見我沉默不語,搶先問道:“那個木戶有三,你打過交道么?”

付貴聽完卻十分為難,他默默拿起酒杯又啜了一口:“我跟木戶有三不是特別熟悉。我也只是跟他吃過兩次飯,還是跟許一城一起。我對日本鬼子沒好感,不過這個人,倒不是什么壞人。我做探長這么多年,什么人我一眼就能看透。木戶有三這人,就是個書呆子,高度近視,不擅言辭,沒事就捧著本書看,兩耳不聞窗外事。我們吃的那兩頓飯,其實一共也沒說上幾句話,大部分時間都是我和許一城聊天,他陪在旁邊,一臉呆滯,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若不是后來因為他而導致許一城入獄,我還真以為他是個好朋友呢——所以你們說我能解開木戶筆記的密碼,實在有點勉強,我跟他,真沒什么交集?!?/p>

“審訊許一城的時候,木戶在嗎?”

“怎么可能,那家伙要敢來北平,我一槍崩了他!”

“他有一本筆記,當時被當做證物收走了,還是你簽的字。你有沒有印象?”

付貴歪著頭沉思了一陣:“好像是有這么一本東西……不對,是一摞,一共有三本?!?/p>

我們三個一聽,都是一驚。那種牛皮鑲銀筆記我手里有一本,木戶加奈手里有一本,居然還有第三本?

“筆記本里寫的什么內容你知道么?”

“不知道,里面用的是密碼。我估計大概是考古筆記之類的東西吧——不過許一城自己已經承認,所以檢控方對這些筆記也沒什么太大興趣,當成二類證據,沒費心思去破譯?!?/p>

果然這第三本筆記,也被加密過了。只是不知道它用的密碼是和《素鼎錄》一樣,還是跟木戶筆記相同,抑或有自己專屬的密碼。

“后來這些筆記本的下落呢?”我問。

“日本領事館來了一個叫姊小路永德的外交官,說這是日本政府的財產,給收走了?!?/p>

“全收了?”

“啊,那當然,三本全拿走了?!?/p>

木戶有三筆記的來源搞清楚了,可是新的疑問重新發現:如果日本政府當時把筆記本收走,那么我家里那本筆記,到底是從何得來的呢?還有,第三本筆記,下落又在何處呢?

我又細細追問,也虧得付貴對當年那件事印象太深,許多細節都還記得。我問了一圈下來,發現付貴這個人只是憑著對朋友的義氣,想要幫幫許一城罷了,他只是個小探長,對于盜賣佛頭這件事本身,知道的恐怕還不如黃克武多。

綜合黃克武、付貴和木戶加奈的故事,許一城的形象逐漸豐滿了,但他與木戶有三在1931年7月到8月之間的經歷,卻還是一片空白。

我問道:“我爺爺,到死也沒再說什么?”付貴搖搖頭道:“沒有。你爺爺許一城是個茶壺煮餃子的性子,他不想說的,你一個字也別想撬出來。他臨刑前夜,我帶了點酒菜去送行,勸他再好好想想,只要他說一句話,我就有把握把這案子拖下去??伤裁炊紱]說。等我把酒菜盤子端出監獄,發現案底粘了一張紙條。紙條上說他與我相識一場,總要留點東西做紀念。紙條指點我去南城一處偏僻的冰窖里,從那里拿到一件唐代的海獸葡萄青銅鏡。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咱們以鏡結識,就以鏡結束好了?!?/p>

他說到這里,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

“我想找他的遺孀,可她那時候已經抱著剛出生的孩子失蹤了。后來抗戰爆發,日本人占了北平,我沒跑,稀里糊涂當了偽警察??箲饎倮院?,我勉強避過了漢奸的風頭,還抱上了北平警備司令的大腿??上ПУ锰o,等到了北平和平解放,我想松開都難了。后面的事你們都知道了,我在監獄里待了小半輩子,出來以后也干不了警察,就靠當年跟許一城混的時候學到的一鱗半爪,在天津當個拉纖的?!?/p>

“不對……”我喃喃自語。桌上其他三個人都聽到了。付貴眉頭一皺:“你說什么不對?”

我抬起頭:“我說您收的那樣古董不對?!?/p>

“你是說你爺爺給了我的是贗品?哼,你太不了解他了!”付貴不悅道。

“不,不,不是說這枚青銅鏡是贗品,而是……”我飛快地組織著語言,“而是你拿到那枚青銅鏡的地點,有問題。您剛才說,這東西是擱在一個冰窖里的?”

“對,就在城南的一個小村子里頭,以前是給宮里專門存冰用的?!?/p>

“這就奇怪了。我爺爺是白字門的大行家,五脈掌門。他絕不可能做出這種沒常識的事來?!?/p>

我的話立刻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我扳著指頭解釋道:“青銅鏡的合金配方是錫加銅,而錫這種東西,在低溫下會變成黃色粉末。青銅器如果放置環境不對,其中的錫成分就會形成粉蝕,還會迅速傳染到附近的區域——所謂‘錫疫’。所以青銅器的保管,低溫是一個絕對的大忌?!?/p>

冰窖,顧名思義,是存放冰塊的地窖。古人沒有冰箱,只能挖一個很深的地窖,在冬天把冰塊放進去,利用低溫存放到夏季使用。所以冰窖里的溫度,是非常低的。把青銅器擱在里頭,不出一個禮拜,就會得上錫疫。

許一城是青銅器專家,他又怎么會犯這種低級錯誤,把送給朋友留念的青銅器放在冰窖里?

“可他確實是那么放的呀?!备顿F辯解道。

我注視著他的雙眼:“那么只有一個可能。他是通過這個銅鏡,想傳遞什么信息,但又不想被其他人知道,所以才會用這種看似不合理的放置辦法,來做出暗示。而這個暗示只有銅鏡發生錫疫后,才能被發現?!?/p>

“咳!他何必跟我繞這么大圈子?有啥話不能直說?!?/p>

“佛頭這件事,牽扯太廣,多少方勢力都在暗中窺視。我爺爺那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您后來拿到銅鏡以后,可記得上面有什么東西?”

付貴道:“從冰窖起出來以后,就一直擱在家里。青銅器我不太懂,也就沒怎么仔細看過?!?/p>

黃煙煙忍不住問:“那枚青銅鏡現在在何處?”

說到這里,付貴面露羞赧,拍了拍腦袋,這才說道:“呃……已經不在我手里了。前兩年老婆子要看病,我把它給賣了??煽床〉腻X還是不夠,所以我才想跟孫掌柜聯手,搞一回大的,就帶老婆子回家鄉養病。沒成想倒讓你們找上門來了?!?/p>

原來他是急著給老婆看病,才定下這么一個坑人的計謀。不過仔細想想,他是刑滿釋放人員,也缺少專業技能,做拉纖本身又賺不到什么錢,生活窘迫可想而知。

藥不然耐不住性子,搶著問道:“賣給誰了?”

付貴說:“一個安陽的老板。他說需要一枚古鏡鎮宅,從我這里收購走的。唉,說實在的,如果不是為了給老婆看病,我也不想把一城的東西給賣嘍?!?/p>

我們三個人對視一眼,看來這趟旅途還沒結束,少不得要跑一趟安陽了。我找付貴要了那個安陽老板的地址,仔細抄錄下來。那老板叫鄭國渠,名字挺有意思,估計他爹是秦始皇的擁躉。

我拿起桌上的酒盅,雙手舉起,恭恭敬敬道:“付爺。我這第一杯酒,是為今天的魯莽道歉?!比缓笠豢诤裙?,又倒了一杯:“我這第二杯酒,是替我爺爺許一城敬您這位好朋友,這么多年,還一直惦記著他?!蔽以俅我伙嫸M。

我本來不大擅長喝酒,到這時候腦袋已經有點暈了,可我還是堅持倒了第三杯:“這第三杯,是謝謝您給我指出一條線索。這對我爺爺,對我們許家的名譽,至關重要?!?/p>

付貴緩緩站起身來,用雙手握住我的酒杯,老淚縱流:“當年我未能幫上一城的忙,一直遺憾得很。今天這份心愿,總算能了卻一點?!彼丫浦牙锏木坪韧?,眼神變得灼灼有神:“小許,我告訴你,你爺爺許一城,絕對不是盜賣佛頭的人。當年到底有什么隱情,我沒查出來,真相究竟如何,就落在你身上了?!?/p>

說完他轉身進了陽臺,從陽臺里翻騰半天,翻出一本相冊,相冊上滿是塵土。付貴拍了拍土,咳嗽了幾聲,把冊子翻開,取出一張已經殘舊的老照片:“這是我手里唯一的一張許一城的照片,是當時審訊許一城時我偷偷留下的?,F在也算物歸原主,給你留個紀念吧?!?/p>

我們看到照片后,面色頓時大變。

這張照片,我們前幾天已經在木戶加奈那里看到過,是在考古學報上發表的木戶有三那張攝于考察途中的單人照,腳踏丘陵,背靠城墻,景物、構圖、人物姿勢、光線都毫無二致。

但這張照片和學報上的那張有一個決定性的差異。

這張照片上多了一個人,在木戶有三的旁邊,還站著一個人。

那人一襲短衫,正是許一城。

照片修改術不是什么新鮮玩意兒,早在十九世紀就已經有了。當時的人們利用修補、剪裁和重新曝光等暗房技術,對照片可以實現天衣無縫的修改。比較著名的有1920年列寧在莫斯科發表演說的照片,旁邊本來站著托洛茨基,但斯大林上臺以后,就利用這種技術把托洛茨基抹去了。蔣介石也干過類似的事,把自己和其他兩名軍官與孫中山的合影做了處理,兩名軍官被涂改掉,變成他與孫中山單獨合影,以證明自己受國父賞識。

我之所以知道這些,是因為我認識一個新華社的攝影師。他在“文革”期間經常接到類似任務,把被打倒的老帥和官員從毛主席的身邊去掉,或者修改被遮擋的標語、語錄什么的。

我把這些常識告訴藥不然與黃煙煙,兩個人表情都顯得很震驚。他們贗品古董見得多了,卻沒想到照片這種東西也有做偽的手段。藥不然抓抓頭皮,感嘆道:“我操,還有這種手段。哎,那攝影師你還有聯系么?哥們兒有幾張和前女友的合影想處理一下……”

我把雙手插在褲兜里,眉頭緊鎖。事情變得越發有意思了。同一張照片,卻出來兩個不同的版本,到底是許一城與木戶有三的合影被涂改,還是木戶有三的單人照被添加,目的何在?

一個一個疑團縈繞而上,而我卻覺得有心無力,想從中抽絲剝繭而不能。

我們先坐火車回了北京。方震去接我們,順便向劉局做了匯報。劉局的指示跟之前差不多,讓我們繼續放手去查,有關部門會支持,但絕不介入。方震把那張照片拿走,說是去技術部門做個鑒定。如果是修改過的話,膠片顆粒會有微妙的不同,可以識別出來。

木戶加奈那邊也有了新的進展。她已經做通了木戶家族的工作,把木戶筆記一頁一頁拍照傳真過來。清晰度差了點,但足以辨認漢字。

木戶加奈把這些傳真件訂成一個冊子,交到我手里,然后頗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許桑,希望我們合作愉快。在中國,我只信任你?!蔽抑浪f的是什么意思。在她看來,無論劉局還是鑒古研究學會,他們的目的,都是讓玉佛頭回歸;只有我是為了祖父名譽而參與此事,從根子上與她為祖父贖罪是差不多的。

但我也不相信,木戶加奈單純只是為了給祖父的侵華罪行贖罪而來的。她的種種手段,都透著那么一絲詭異。還有那本“支那風土會”出的《支那骨董賬》,不知道和現在的東北亞研究會有什么聯系。

不過現階段她跟我的利益不沖突,所以我也就沒暫時說破。

“木戶小姐,付貴的情況,我已經全部告訴你了。關于姊小路永德的事,我很在意。你能否利用在日本的關系,查一下當時日本方面的記錄?”

許一城案發以后,姊小路永德把那三本筆記取走了。三本筆記現在一本存在日本,一本被我收藏,還有一本不知去向。如果能從這條線索摸過去,說不定會有收獲。木戶加奈聽我說完后,答應打電話去日本查一下。

說完這些,木戶加奈把頭發撩到耳后,用一種懇求的眼神望著我:“許桑,我可以跟你們一齊去安陽嗎?”我猶豫了一下,拒絕了。藥不然和黃煙煙對她印象很差,我也很難把握這個女人,這次去安陽還不知會發生什么事情,變數越少越好。

木戶加奈面露失望之色,但也沒有勉強。她說她會利用這幾天時間去考察一下潘家園的古玩市場。我這才想起來,她似乎還有一篇討論包漿量化的論文。說實在的,她在潘家園那種十貨九贗的地方,真不會有什么收獲。

我快走到門口的時候,木戶加奈忽然把我喊?。骸霸S桑,你知道我的祖父如何評價您的祖父嗎?”

“嗯?”我停步回頭。

“他從來沒提過。即使學界的人反復詢問,他都從來沒說過一個字?!蹦緫艏幽握f。

我心領神會,鞠躬向她道謝。

縱觀整個盜賣佛頭案會發現,雖然此案轟動一時,但卻幾乎沒有任何細節公諸于世。許一城被槍決,是因為他自己認罪,付貴沒從他口中得到任何有效信息。木戶有三在學報上發表了《則天明堂佛頭發現記》,也只是在強調其歷史價值,對如何發現諱莫如深。換句話說,這兩個關鍵的當事人,對1931年的空白,均三緘其口,帶進了棺材。

這件案子的轟動程度,和它目前公布出來的細節,根本不成比例。其他人談及這案子時,大多集中在漢奸與盜賣等民族大義的批判上,卻對這一點很少關注。這其中蹊蹺,讓我看到了一點希望——我爺爺做這件事,肯定不是漢奸這么簡單。

我從北京飯店出來,忽然接到藥不然的電話,他說他爺爺藥來想找我聊聊。

藥家坐落在城東,是一棟頗為洋氣的獨立小樓,烏檐碧瓦,裝修品味不凡。我一進門,藥不然跟著藥來迎了出來。藥老爺子看著精神頭不錯,左手拄著拐杖,右手拿著兩個紫金核桃,核桃一轉,發出悶悶的碰撞聲,一聽就知道不是凡品。

我們各自坐定,藥來開門見山道:“那天晚宴的時候,你有沒有覺得哪里不對勁?”

我苦笑一聲。那天晚上不對勁的地方太多了,都說不過來。我只得搖搖頭,請他開示。藥來道:“你還記不記得劉局是怎么介紹你的?”

我回想了一下,劉局當時說的是“這是小許,許和平的兒子。白字門如今唯一的血脈傳人”。差不多就是這意思。藥來瞇起眼睛,一臉玩味:“明白了?”

我一下反應過來了。對五脈來說,許家的最后一個五脈成員,是許一城。我父親許和平這一輩子,從來就沒進入這個圈子,也沒跟他們打過交道。對他們來說,這個人應該是不存在的。而劉局介紹我的時候,沒說是許一城的孫子,卻說是許和平的兒子,這就很堪玩味了。

劉局那么說,說明許家在我父親這一代,和五脈也有接觸,而且關系匪淺。想到這里,我心中一震。難道我那與世無爭的父親,也有我所不知道的一面?

藥來看我的神情有異,大為得意:“小許,我今天找你來,就是想告訴你。五脈的關系,可遠比你想象中復雜。你們許家即使被開革出門,這幾百年沉淀下來的關系,也不是輕易能斷絕的?!?/p>

我沒有回答,我知道藥老爺子肯定有下文。藥來示意藥不然把門關好,慢慢啜了一口茶,開口道:“我聽不然說,你一直在為你父母上訪?”

《素鼎錄》失竊以后,藥不然也看到了我保險柜里的東西,里面就放著上訪材料。所以他告訴自己爺爺,并不奇怪。

我父母都在大學當教員。父親在中文系教古代漢語,母親是建筑系的講師。在我的印象里,他們生活得很低調,除了學校里的學生和老師,幾乎沒有別的朋友?!拔母铩逼陂g,他們被打成反革命分子,理由是在課堂上宣揚封建禮教和資產階級趣味。在那個荒唐的年代,什么荒唐的罪名都有。他們隔三差五就會被揪去批斗游街,家里也被抄過好幾次。

有幾個他們原來的學生,對自己老師批判得格外激烈,居然宣稱找到了他們反黨反人民的關鍵證據。那一次批斗會后,我父母實在不堪欺辱,一起投了太平湖。后來“文革”結束,他們的這個罪名卻一直沒得到平反,我這幾年,就在奔走這事。

現在想想,突然覺得挺諷刺的?,F在不光是為我父母恢復名譽,還要為我爺爺的身后名奔走。我們許家最重聲譽,可偏偏每一代人都被這玩意兒拖累。

藥來聽完以后,神情嚴肅道:“五脈之中,一直有人想讓許家回歸,但也有人一直想把許家置于死地?!蔽衣犕暌院?,如墜冰窟。藥來這句話,明顯是在暗示,“文革”期間我父母的死,似乎也不是那么單純。有一只幕后的黑手,利用形勢對許家進行迫害。

“可是,為什么?”我忍不住問。許家已經淡出古董圈,不會對五脈再有什么威脅啊。

藥來冷笑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母铩陂g,多少收藏家被抄家。有些好東西被砸了,有些好東西,就再也找不到了?!彼麤]明確說出來,但我已聽明白意思。似乎有人覬覦許家的什么東西,就煽動革命小將去抄家,然后趁機偷竊。

而我們家能引起五脈中人覬覦的東西,想來想去,也只有那本《素鼎錄》。我父母寄放在了大學圖書館的書庫里,只留了個索引號給我,所以小將們反復抄了幾次都沒抄到。

“是誰?是黃家嗎?”我的拳頭不自覺地攥緊了,胸中怒氣充盈。

藥來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母铩陂g,五脈遭受的沖擊也特別大,各家都極力收縮,自顧不暇。至于誰在背后策動,只能說,每家都有嫌疑?!?/p>

我忽然聯想到,我父親臨終前留下的那“四悔”之語,莫非這四悔,指的就是與五脈的那些瓜葛?我問藥來我父親跟五脈有什么關系時,藥來道:“許和平這人雖沒許一城的魄力,人品倒也不錯,知進退。他隱居京城,一直想斷絕與五脈的關系,可是樹欲靜而風不止??上?,可惜……”

聽完以后我沉默不語,心亂如麻。藥來呵呵一笑,補充道:“我今天叫你過來,就是想告訴你。你們許家,其實一直在五脈的視線之內。這次玉佛頭回歸,一定會觸動某些人。他們能害許家一次,就能害第二次。你可要當心,凡事多多留心,不要重蹈你父母的覆轍吶?!?/p>

五脈里的黑手是誰,至今不明。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黑手的能量絕對不小,即使在“文革”期間,都有能力把許家搞得家破人亡?,F在黑手仍舊隱在暗處,伺機露出獠牙。藥來為玄字門考慮,頗為忌憚,很多話不好明說。我也不好逼問。

“謝謝您?!蔽艺嫘膶嵰獾叵蜻@位老人道謝。藥來不以為然地擺擺手:“五脈相連,都是一家。許一城那一代我沒趕上;許和平這一代我沒幫上;到了你這一代,我若是再袖手旁觀,豈不要被列祖列宗埋怨?我孫子之前有什么不禮貌的試探,我代他賠個罪?!?/p>

我笑了:“我看不見得。藥不然上門挑釁,其實也是您暗中授意吧?”

藥來對我產生了興趣,又不好公開露面,就把藥不然放出去斗口,摸清我的底細。這其中關節,不難推想。

藥來哈哈大笑:“劉局說你腦子聰明,反應快,果然如此。我這孫子,心高氣傲,卻沒什么心機,一攛掇就跑過去了。不然啊,我跟你說,人情歷練,你還得多跟小許學學?!彼幉蝗辉谂赃吢犃?,臉一陣紅一陣白,沖我偷偷比了一下中指。

從藥家出來,我把移動電話扔到藥不然懷里:“你先用吧,我回家好好歇歇,有事打我店里電話?!彼幉蝗贿肿鞓妨耍骸坝懈M?,這才是好哥們兒嘛?!彼沂帜弥蟾绱?,左手拍著我肩膀,壓低聲音道:“煙煙那邊,你打算……”

從藥來的話來看,黃家是黑手的第一嫌疑人。黃克武堅持讓黃煙煙一直跟著調查,動機相當可疑。所以藥不然擔心接下來的調查,會不會有變數,畢竟黃煙煙武藝高強,去了河南隨便找個山邊河口,我和他這百十多斤就交代了。

“放心吧,我覺得可能性不高?!蔽乙灰唤o他分析道,“如果黃家是幕后黑手,四悔齋開張的時候他們就對我下手了,還容我活到現在?他們一直到前幾天才派人去偷,黃克武又還得那么痛快,只能說是一時利欲熏心而已吧……”

“希望如此?!彼幉蝗秽洁斓?,拍著胸脯道:“你放心好了,我們藥家,會鼎力支持你的。就算藥家不會,我藥不然也絕不背叛朋友?!?/p>

“你突然這么一本正經地說話,我還真有點不適應?!蔽倚Φ?。

藥不然忽然收斂起笑容,回頭望著自家的高聳墻壁,嘆了口氣:“哥們兒其實壓根對瓷器沒興趣,我本想去學吉他玩搖滾,結果被家里人整黃了。你甭看我們這些五脈弟子人五人六兒的,表面看風光得很,其實是驢糞蛋——外頭光鮮罷了!全國除了秦城監獄,就屬我們家管得嚴,就差沒架機槍了?!?/p>

說到這里,他狠狠地砸了墻壁一拳,仿佛要把怨念都化為力量轟出來??上菈h然不動,倒是拳頭磨破了點皮。

藥不然把視線從高墻收了回來,摩挲著手上的傷口,語氣頗有些沉重:“那些老家伙玩古董玩得太多了,把自己也都變成了一具具古董。哥們兒我是四有新人,我的理想,可不是五脈那一套陳腐的東西——說實在的,哥們兒最羨慕的,就是你這樣自由自在,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p>

我不知該說什么好,只好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理解。

告別藥家,我回到四悔齋以后,屋子里一片漆黑,沈家的小伙計已經走了,還留下了當日的賬本。我打開電燈,習慣性地一低頭,看到門縫里塞著什么東西。我俯身撿起來,不出所料,又是一張報紙碎片。邊緣潦草地寫著兩個圓珠筆字:有詐。

我去天津之前,也撿到過一樣的紙條。那個神秘的主人似乎對我很關心,一次提醒見我沒反應,又提醒了第二次。我把紙條展開,和第一次一樣,在報紙里有一段廣告被圈起來,里面包含了一個地址,和第一次給的完全一樣。

若換了前兩天,我肯定不予理睬??山裉炻犃怂巵淼陌凳?,我卻多留了一個心眼。我本來以為許家與世無爭,結果爺爺的歷史一片迷霧,父親的歷史又是一片迷霧,許家好像被魔術師一點點揭開平凡的幕布,露出隱藏許久的各種神秘。在這種真真假假的狀態之下,有人提醒我有詐,到底用意為何,實在難以索解。

在這種情況下,貿然與之接觸,并不是個好主意。我決定暫時先放一放,把地址默記下以后,紙條點著燒了,紙灰隨風吹散。

次日一大早,我和藥不然、黃煙煙約了在北京站集合,坐火車前往安陽。

我到站臺的時候,黃煙煙已經到了。她今天穿了一條牛仔褲,配件淺灰色的蝙蝠衫,胳膊上還挎了一個女士皮包,時髦得很,屢屢引起旁邊乘客側目。

我拿出了青銅環,對黃煙煙道:“你爺爺當初給我這枚環,是為了彌補我的損失。我的錢之前已經討回來了,那么與黃家的事,就算是一筆勾銷。環你拿回去吧?!?/p>

黃煙煙寒著臉道:“你當它是什么?”伸手把我的手打開,自己拎著包先往車廂里鉆。我自討沒趣,心想當初我拿走的時候,你怒目以對;現在要還給你,你還是怒目以對,真是反復無常。

黃煙煙上到一半臺階,回眸說:“我黃家的東西,不會輕易與人,亦不會輕易討還。佛頭歸還之日,我自會取走?!?/p>

我有點驚訝,不是因為她現在不要那青銅環,而是因為我第一次聽她說這么長的句子??磥硭?,也愿意與我溝通了,這是個好兆頭。

我一回頭,看到藥不然拿著我的電話,在月臺上兀自絮絮叨叨,跟他的那個小女朋友說個沒完。他這幾天不是在天津,就是陪在爺爺身旁,現在又要去安陽,少不得要撫慰一下女孩子。我過去一拍他腦袋,催他快點上車,藥不然嘴里不停地說著甜蜜話,手里忙不迭地伸出兩根手指頭,意思是再給他兩分鐘。

“我等你,車可不等!”我不由分說搶過大哥大來,跳上車廂,藥不然只得也緊跟上來,還不忘把腦袋伸到話筒前,吻別了一下。

安陽位于河南北部,地接河北、山西,號稱中國八大古都之一。對于藏古界,尤其是擺弄金石的人來說,這個城市稱得上是圣地。這里有大名鼎鼎的殷墟,出土過大量的甲骨文;還有商王朝晚期的諸多宮殿遺址和大量青銅器,比如那個名聲赫赫的司母戊大方鼎,即在這附近出土。其他還有大量古跡古墓,遍布四周,足以讓任何一個考古學者或者古董販子為之瘋狂。

當然,安陽還有一個為業內熟知的特點:這里還是全國知名的青銅器偽造基地。從春秋時代開始,這一帶仿制青銅器的傳統就一直綿延不絕,已經形成一種悠久傳統。在安陽附近的村子里,許多家族都是仿制世家,擁有無法想象的偽造工藝,即使是老專家也會走眼。最可怕的是,他們與時俱進,絕不固步自封。

我聽過一件事:八十年代初,專家開發出一種新的青銅器鑒別方法。古人在用泥范鑄造比較復雜的青銅器時,會用一些細小的金屬片連接在范型之間,用來固定。待得澆鑄成功、泥范被去掉以后,這些細小金屬片有可能會被燒熔留在器物中,或造成微小空腔。通過X光對青銅器的掃描,墊片的痕跡便成為區分真贗的標準之一。結果這個研究成果公布沒幾年,市面上的贗品青銅器就已經出現了不規則的金屬墊片,與真品幾無二致……

而我們此行要去拜訪的那位鄭國渠,據說就是來自青銅器贗品世家之一。這些資料大部分都是得自于黃煙煙,自從許家被開革以后,黃家便把持了這一門生意,對全國青銅器市場以及一些造假著名人士自然了如指掌。

這個鄭國渠,是個造假的高手,經他手出去的贗品青銅器少說也有二十幾件,很難被鑒定出來。鄭國渠為人兇狠狡猾,據說身上還背著好幾條人命。鑒古學會跟警方合作過好幾次,卻始終不能動搖其根本。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這一次,可以說是深入敵陣了。

在安陽下車以后,有人接站,也是黃家在當地的關系。我們找了一家旅館安頓下來以后,我把黃煙煙和藥不然叫到一起,商量接下來該怎么辦。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由我出面去找鄭國渠。我跟他毫無瓜葛,不會引起敵意。而且我只是借那枚銅鏡看看,不是買,相信只要籌碼開得慷慨,他不會拒絕。

但黃煙煙反對。她說鄭國渠這人和一般玩古董的不同,他對收藏鑒賞什么的毫無興趣,衡量古董的唯一標準,就是金錢。這樣一個人,你求他看看那枚銅鏡,搞不好會引得他獅子大開口。即使付出足夠的代價,這份慷慨也會讓他心生疑竇,認為銅鏡里藏著什么東西。萬一許一城在銅鏡里留著的信息被鄭國渠發現或破壞,一切都完蛋了。

黃煙煙說得十分嚴重,可見鑒古學會對這個鄭國渠忌憚極深。

“那咱們該怎么辦?”我問。

黃煙煙從提包里拿出一件器物,這是一具青銅爵[1],流口十分寬大,流底有垂鱗紋,菌形柱,腹部還有一周環龍紋,龍下以波曲紋襯底,三足為刀狀,是典型的周代青銅紋飾特點。這個排列組合,暗喻著“龍憑鱗而行于水”,意思是龍是靠鱗片在水中游動的。

這綠瑩瑩的銅爵一拿出來,屋里的氣氛陡然變得古樸幽密起來。

“知道父辛爵么?”黃煙煙問。

我點點頭。那是1976年12月出土于陜西扶風莊的一件國寶,號稱是商周青銅爵之冠。黃煙煙拿著爵晃了晃:“同一批出土的?!?/p>

我聞言倒吸一口涼氣。這可算是一件一級文物了,按規定應該被收到博物館登記造冊,即使是黃家,也不可能隨便拿出來啊。再者說,就算他們能隨便帶出來,這尊青銅爵在市場上的價值也是極高的。用周代的青銅爵去換唐代的青銅鏡,這豈不更是惹人生疑么?

我想到這里,腦子里突然靈光一現:“我看不見得,你這是一件故意做舊的高仿品?!秉S煙煙把青銅爵放下,淡淡一笑:“算你不傻?!?/p>

我從她手里接過這個龍紋爵,反復檢視,越看越是心驚。這青銅爵仿制得相當精妙,無論是紋飾、爵制、包漿還是銅銹層次,都仿得天衣無縫,以我的水平,看不出一點破綻。我抬眼看黃煙煙,她知道我什么意思,點頭允許,我伸手去摳爵邊微微隆起的疙瘩銹,卻摳不動。一般來說,只有銹蝕天然累積千年,才能有如此硬度。用化學試劑制成的新銹,都不結實,一摳就掉。

我有點不甘心,拿起爵來反過來掉過去地看。商周的青銅器都是用內外多塊泥范澆鑄而成,范與范之間不可能嚴絲合縫,總會有小小縫隙。銅汁在澆鑄時侵入這些縫隙,就會在器物表面形成扉茬。這些扉茬又被稱為范痕,不起眼,很容易被人忽略,但在行家眼里卻是分辨真贗的標志之一。很快我失望地發現,在這尊爵的側腰邊緣,我摸到了內卷的扉茬。

我甚至還想用“懸絲診脈”之術掂量它的重量,因為真正的青銅器經過千年銹蝕,重量會偏輕,但最后還是鎩羽而歸。末了我一臉沮喪地把青銅爵還給了黃煙煙:“才疏學淺,我認不出來?!?/p>

玩古董的有個規矩:“說新不說舊?!笔裁匆馑寄??你說這件東西是真的,可以不說為什么真;你若是說這件東西是假的,非得講出個道理不可——講不出道理,就是胡攪蠻纏。我這次真是敗得太徹底了,明知眼前是贗品,卻完全找不出證據。

我一個專業搞青銅器的白字門后人,卻被黃字門仿制的爵器給忽悠了。這件事,真有點傷自尊心。我拍拍大腿,正色道:“爵器做的不錯,但話說在前頭。我做人有原則,如果你是想拿贗品去換真品,這是騙人,我可不贊同?!?/p>

黃煙煙冷哼一聲:“假道學!”我眉頭一皺,正要與她繼續爭辯。這時藥不然眼珠一轉,忽然拍手笑道:“又不是春晚,我說煙煙你就別逗他了,你是打算去斗口吧?”

黃煙煙沒吭聲,算是默認了。我暗自松了一口氣,如果是斗口的話,只是為切磋技藝,拿贗品也無妨,不算騙人。

現在黃煙煙拿著這尊青銅爵去找鄭國渠,顯然是打算單刀直入,砸場子挑事。我猜她之所以采取這么激烈的手段,是家族里的授意。鄭國渠是仿制青銅器的大行家,黃家以前恐怕也在他手里吃過虧,打算趁這次機會出出他的丑。

不過鄭國渠大多數時間都待在村子里,很少公開露面,好在他在安陽有個門面。黃煙煙的計劃是,拿著這具青銅爵連著幾天去堵門斗口,斗到店里人撐不住,鄭國渠肯定會現身的。這個人對自己技術有極大的自信,屆時逼他用銅鏡為賭注,便可到手。

藥不然對黃煙煙這個計劃大聲贊同,他是個好熱鬧的性子,唯恐天下不亂,斗口這事正合他的胃口。我卻沒有立刻表態。

說實話,黃煙煙這么做,我是有點不開心的。這次調查,我該算是主導者。而現在她未經商量就拋出這么一個青銅爵,計劃里又摻雜著為黃家出氣的因素,很有些先斬后奏搶奪主導權的意味。黃家咄咄逼人的風格,我又一次領教到了。

不過這計劃本身倒沒什么大的漏洞,如果強制放棄,也有些可惜。大局面前,私人恩怨暫且擱置一邊。我問黃煙煙道:“這事得謹慎。你有十足把握鄭國渠會看不出這個青銅爵的破綻嗎?”黃煙煙傲然道:“不會?!蔽矣謫枺骸叭绻豢夏们嚆~鏡出來做賭注,或者干脆不跟你斗口呢?”黃煙煙一聲冷笑:“那他就別混了?!?/p>

既然她都這么說了,我便不好再繼續追問,只得叮囑道:“這件事風險不好把握,要謹慎?!敝劣谒牄]聽進去,我就不知道了。

到了晚上,我一個人躺在床上,一點也睡不著。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爺爺的事,父親的事,自己的事,佛頭的事,千頭萬緒化成一大團灰蠅在腦子里嗡嗡作響,捋不清也趕不走。我實在煩悶,披起衣服在屋子里轉悠,想找點事情讓自己分分心,就這么轉悠著,還真讓我想到一件……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三個便前往位于袁林的安陽古玩市場。袁林是袁世凱的陵墓所在,這位老先生死在北平,移陵到了安陽。雖然他生前沒做什么好事,但身后總算留下了一片林子。安陽附近的古玩販子都聚集在袁林景區門口的神道至照壁之間,地攤和固定店鋪都有,繁華程度比起潘家園來并不遜色。

根據情報,鄭國渠開的那家店鋪叫做洹朝古玩,取了洹河與朝歌各一個字。鋪子里東西很雜,從青銅面具到民國鼻煙壺,從漢八刀到全國糧票,亂七八糟什么都有。人進人出,生意興隆得很。

黃煙煙悄悄告訴我們,這鋪子只是個偽裝,真正的生意,都在后頭,非得有熟人帶進去不可。鄭家從不在這里公開賣青銅器,都是接洽好人以后,帶去村子里看貨,看準貨以后,從另外一條路運出去。鄭國渠的精明之處在于,他從不說自己賣的是真貨,賣的只是仿古工藝品,至于買主買了仿制品以后怎么去騙別人,那就跟他沒關系了。所以鑒古學會和警察明知他在偽造,卻也無計可施。

我們三個人走進店里,徑直朝里屋走去。一個穿中山裝的中年男子趕緊伸手攔?。骸叭?,請問想看什么物件?”

藥不然一馬當先,大聲道:“我們是有一件貨,想看你們收不收?!闭f完話,他指了指黃煙煙,她的無名指在一尊玉貔貅頭頂點了三點。那中年男子一看這手勢,嘴角抽了一下,笑道:“不知是什么門類的玩意?”藥不然一指招牌:“來洹朝古玩,當然是要出尊綠器?!?/p>

各地古董市場切口都不相同,安陽這里管青銅器叫做綠器,取其千年綠銹之意。中年男子一聽是綠器,表情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得意:“您帶在身邊么?”

藥不然往旁邊一指:“不是我,是她?!秉S煙煙扶了扶墨鏡,不動聲色,顯得高深莫測。她自從進了這門,一直表現出高高在上的傲氣,這其中一半是演技,一半是與生俱來的氣質。

做古董買賣,七分看寶,三分看人,閱人的老江湖一掃過去,就能猜出這人可靠不可靠、手里東西是真是假。像付貴這種人,沒有古玩根基,卻能在沈陽道替人拉纖,也是靠他一雙看人的毒眼。這中年男子一看黃煙煙氣質打扮,就知道是來了厲害的角色,哪敢怠慢,立刻換上一副笑臉:“鄙人姓鄭,叫鄭重。請幾位里面品茶吧?!?/p>

藥不然卻拒絕了他的邀請,說咱們就在這看吧。斗口,就是要在大庭廣眾斗,讓所有人都看到,才能達到公開羞辱的目的。若是進了里屋,門一關,斗贏了又有什么意義?

鄭重一計不成,又施一計:“我只是個看店的,做不得主,等我們店主回來如何?”藥不然道:“那就是你們不敢收嘍?”他聲音放得很大,整個屋子里的人都轉過頭來,朝這邊看,有眼尖的注意到,那個美貌大姑娘的無名指按在貔貅腦袋上,立刻招呼左右:哎哎,快看,有人來斗口了。中國人最好看熱鬧,這消息迅速傳遍了整個店鋪,就連外頭的人都紛紛湊過來。

鄭重臉色有些僵硬,這么多人看著,他沒法推托,只得咬咬牙道:“那您把貨拿出來我看看吧。不過您拿什么當彩頭?”

藥不然還沒開口,黃煙煙摘下墨鏡,長發輕撩,淡淡說道:“我?!?/p>

圍觀的人“轟”的一聲全炸開了。黃煙煙生得漂亮,長期習武又讓她的身材保持得極好,胸前曲線高聳,雙腿筆直而修長。她話一出口,立刻引來無數色迷迷的眼光。不少人望著黃煙煙的窈窕身材咽咽口水,心想若真把這漂亮姑娘贏回家,得有多大的艷??梢韵?。

我和藥不然也傻了。我們都知道這姑娘膽大妄為,但魯莽到這程度還真是沒想到!就算對那青銅爵有十足自信,押點錢或者古玩什么的也夠了,怎么把自己也押上去了?還真當這是舊社會啊。

我們倆同時壓低聲音:“煙煙你想干什么!”

黃煙煙沒理睬我們,面無表情地盯著鄭重道:“夠了?”鄭重沒有被美色沖暈了頭,他聽明白了黃煙煙的意思,這賭注不是她的身體,而是她的命。彩頭越大,代價越大,這漂亮女人居然肯以自己性命為賭注,可見對這間鋪子的圖謀極大。能夠抵償這種賭注的,不是稀世珍寶,就是洹朝古玩這塊招牌,或者另外一條命……

他有心不接,可聲勢已造了出去,欲要退縮已不可能。

我終于明白,黃煙煙為何如此篤定鄭國渠會出現——拿人命為斗口的彩頭,還是個美女,這種聳人聽聞的消息一傳出去,整個安陽的藏古界都會被驚動。她這不是以青銅爵為餌,分明是以自己為餌。

我忽然想起之前藥不然在自家樓前的感嘆,不免多看了她一眼。這次的選擇,真的是她自己做的嗎?還是說,又是家族意志的一次體現?黃老爺子一聲令下,黃煙煙可以毫不猶豫地舍棄自己最心愛的青銅掛飾,那么為了家族而把自己置于險地,也不是沒可能的吧?

這時候周圍的人開始起哄,一齊有節奏地喊著:“接著!”“接著!”還有人唱起民間小調,里面的詞兒低俗不堪,逗起陣陣笑聲。鄭重退無可退,終于拱手道:“您既然這么看得起,那么我們就接了。請您亮寶吧?!?/p>

店鋪里的聲音霎時安靜下來,大家都屏息寧氣,等著看這美女出手。黃煙煙從袋子里拿出那一尊龍紋爵,緩緩擱在桌子上,對鄭重道:“請你過過眼吧?!?/p>

這爵一出,氣氛立刻變得大不一樣。在古董市場混跡的人,都多少有點眼光,一看這爵形,就知道氣度不凡。鄭重默默地把青銅爵捧起來,左右端詳,又伸手去摳那銅銹,他低聲吩咐旁邊一個小伙計,讓他去屋里取來一套工具。

過不多時,小伙計拿來幾件鋼制的細長工具,造型都很奇異,很像是江南吃大閘蟹用的蟹八件。有些工具我知道,比如那個像是大號牙簽的尖頭釬,是用來剔器物縫隙的,器物縫隙里的銹跡不易做偽,假銹輕浮,若能刮削下來,則說明是贗品。但有些工具,我就完全不明白其用途了,這次也算是開了眼界。

鄭重又是刮,又是聞,又是摳,還拿起刷子蘸著熱堿水來回刷了幾遍,一會兒額頭就沁出汗來了??吹贸鰜?,他與我的鑒定水平差不多,已經黔驢技窮。要知道,斗口不是斗真假,而是斗你能不能看出來這是假的。明知這青銅爵是贗品,可就是看不出破綻,實在太摧折人的意志。若是接不下來,洹朝古玩牌子可就徹底砸了。

眼看他用盡了各種手段,仍是沒有定論,周圍的看客都興奮起來。洹朝古玩在安陽也是赫赫有名的鋪子,行事很霸道。眼看他要吃癟,以前吃過虧的人都懷著幸災樂禍的心思。

藥不然的嘴最欠,這會兒更是不閑著:“我說您要是沒金剛鉆,就別攬著瓷器活兒。四九城多少老專家,那都恨不得修成正果了,排著隊過來鑒定,都沒說出個不字兒。美國的科技牛不牛?月亮都登上去好幾十年了,到北京這兒機器一開,也查不出來啥,臨走還翹著大拇指,說一句OK!”

在這內外夾攻之下,鄭重終于抬起頭來,一言不發,轉身進了里屋,托出一件宋代鴻雁銀制香囊,盯著黃煙煙道:“拿這個封一天的盤,您看成么?”圍觀人群發出起哄聲。

封盤本是圍棋術語,指的是雙方比賽中斷,棋盤被封,中途休息后再戰。引申到藏古界,是指在斗口的時候,被斗的一方若是鑒不出來,又不甘心認輸,就會提出封盤,緩上一段時間,可以趁這期間去找外援。但是封不能白封,必須得拿出一件東西補償給對方。補償多少,得看斗口的器物鑒定難度有多高,彩頭有多大。

像這個青銅爵的斗口難度,鄭重拿出宋代的銀香囊來封盤,已經算是低了。黃煙煙看也不看,把香囊扔到我手里,然后把青銅爵拿回來,在一大群人的灼灼目光下離開。

回到旅館以后,我關上門,沉著臉質問她:“黃煙煙,你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黃煙煙不回答,低頭抱著龍紋爵緩緩摩挲。

“你拿自己做賭注!這算是什么意思?”我很生氣。我們此行是接觸鄭國渠,拿到那枚銅鏡,不是砸他的招牌。黃煙煙把自己押上去,無異于把我們與還沒露面的鄭國渠推上完全對抗的道路。

黃煙煙終于抬起頭,淡然道:“這是我自己的選擇,與你無關?!蔽乙慌淖雷?,勃然大怒:“你太魯莽了,這樣不光會攪亂整個計劃,也對你自己不負責!”

藥不然過來打圓場,把我們兩個拉開,勸我道:“哎,我說兩位,床頭吵架床尾……(我和黃煙煙同時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說錯了,是抬頭不見低頭見,就別吵了。其實這樣也挺好。今天封盤用宋銀囊,明天封盤的時候,咱們提出得用唐銅鏡,不就結了嗎?”

封盤的代價是很高的,多次封盤,價碼就會逐級提升。如果用這個手段拿到銅鏡,也不失為一個辦法。但我冷哼一聲:“那也得謹慎點。萬一人家斗口贏了呢?我知道五脈是泰山北斗,可藏古界藏龍臥虎,暗藏的高手不知有多少。萬一真讓人斗回來怎么辦?到時候,我看你黃煙煙是當場自刎,還是直接嫁人!”

“不早了,我睡了?!秉S煙煙不理睬我,抱著銅爵離開,剩下我和藥不然面面相覷。

我問藥不然:“她這么做,你說會不會是她爺爺的主意?”藥不然撓撓腦袋,有些迷惑:“黃克武對這個孫女特別寶貝,應該不會讓她做這么危險的事情吧……不知道,哥們兒真的不知道,黃家在五脈里,算是個異類,他們的思維方式和行事,跟其他三家格格不入?!?/p>

“媽的?!蔽覑汉莺莸亓R了一句臟話,只是我也不知道是罵黃煙煙,還是罵黃家。

到了第二天,我們三個如期而至。店鋪門口早已經站滿了人,都等著看續集。鄭重一看我們來了,從里屋攙出一位老先生。這位老先生一頭花白頭發,戴著副老花鏡,上身穿的是一件洗得有些發白的中山裝,胳膊上還套著兩個藍底碎花套袖。

我一看這裝束,心生警惕。這樣的人,大多都是某個作坊或美術廠的老技工,其貌不揚,手里活卻高明得很。老技工接過青銅爵,仔細端詳起來。他的鑒別手法跟昨天也沒什么區別,只是動作更為細致,看的時間更長。約摸過了一個小時,老技工眉頭有些緊皺,開始把手指伸進爵底去摸。

我知道他在查看什么。這些青銅爵的底部往往都有銘文,從銘文內容、字形、字邊銹蝕與其他部分的協調程度,就能大致判斷出來真偽——銘文或陰刻或陽刻,邊緣凹凸不平,贗品在做舊的時候,很難做到天衣無縫,字邊銹斑會露出破綻。只不過這種鑒別辦法要有深厚的彝銘功底,全國能達到這個水平的人屈指可數。

更何況,以黃家的底蘊,怎么可能會忽略這一點呢。

果然不出我所料。老技工半天摸不出破綻,只得拿了一張綿紙卷成紙筒,放入爵中,一邊澆水一邊用一個小木錘輕輕錘拓,沒過一會兒就把爵內銘文拓在紙上。他拿出來看了半晌,還是不得要領。末了老技工只能沖鄭重搖搖頭,表示自己無能為力。

鄭重臉色頓時垮下來。誰不知道洹朝古玩是以綠器聞名的,若是在自己的本行里栽了,那可就太丟人了。

“還要封盤么?”藥不然挑釁地問。

鄭重跟老技工低聲商量了一陣,尷尬地回答道:“能否再容我們一天?”

這和我們之前的預測差不多。第一次斗口,洹朝古玩應該不會馬上驚動鄭國渠,而是會請城里的某位專家來解決;只有在第二次斗口仍舊失利的情況下,才會通知住在村子里的鄭國渠。他趕到安陽前后也得花上半天工夫。

“可以再封一次盤,但這次的封盤物,得我們來挑?!彼幉蝗徽f。

鄭重有些為難,搓著手半天不開口。旁邊藥不然笑道:“洹朝古玩也是響當當的名號,怎么如今別說輸不起,連封盤都封不起了啦?”周圍都是唯恐天下不亂之人,被藥不然幾句話煽動起來,一齊起哄。鄭重被藥不然擠兌得說不出話來,只得一咬牙:“這店里的東西,您挑吧!”

藥不然看了我一眼,提出了要求:“聽說你這里有枚唐代的海獸葡萄青銅鏡,拿那個來封盤好了?!敝車纯投及l出失望的嘆息聲。在他們看來,唐代的青銅鏡不夠珍貴,配不上這二次封盤的價碼。

聽到這個要求,鄭重眼神微微露出驚訝:“您高抬貴手,可我們店里沒這東西啊,隋代的鳳邊花鏡倒有一面?!彼彗R比唐鏡早,他開出這個價,也算有誠意了??墒撬幉蝗粎s搖搖頭:“非這面鏡子不可,你拿不出來,可以去問問店主嘛?!编嵵貫殡y道:“我只是個打工的。要不您還是換一件吧?!?/p>

“難道這店不是他開的?這招牌不是他掛的?”藥不然譏諷地接了一句。我們沒提過鄭國渠的名字,可在這里混的人呢,誰不知道鄭老大的威名。漸漸地,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這三個人是上門挑事的,而且還挑的是鄭老大。一時間喧嘩少了不少,圍觀的人卻更多了。

鄭重既不敢承認斗口輸了,也拿不出海獸葡萄青銅鏡。藥不然嘴皮子上下翻動,步步緊逼要他表態。鄭重走投無路,只得說去打個電話,然后轉身進屋。我們三個互視一眼,知道有門兒了。

黃煙煙在店里找了個座位坐下,只手托腮,姿態之優雅,可真比港臺女星還漂亮。別看她從昨天開始擺出了非常高的姿態,但精神一直都緊繃著,一直到剛才,我才看到她的雙肩微微垂下,整個人松弛下來。

藥不然站在門口,得意洋洋地跟那些人神侃,把我們三個的來歷吹得天花亂墜,說什么黃煙煙是北京某高官女兒,我是某部委官員,他是北大最年輕的教授啥的,把人家唬得一愣一愣,當時就有幾個人跟他換了名片。人群里有幾個小姑娘,眼神里滿是羨慕,藥不然更來勁了。

過不多時,鄭重掀簾出來說:“我們店主答應了,不過東西還在村里,送過來得一段時間。要不……您來里屋坐坐喝點茶?”

“不必了。這是我們旅館的地址。東西到了,給我送過去?!彼幉蝗浑S手寫下一個地址。鄭重誠惶誠恐地接過紙條,連聲說一定送到一定送到。

我們在眾人目送下離開袁林,走著走著,我忽然發現藥不然沒跟過來,遠遠地跟一群姑娘還在聊著。我喊他快走,他沖我擺擺手,讓我們先回去,他隨后就來。我知道這人的秉性,索性不管他,對黃煙煙說我們先回去吧。

從袁林到我們住的旅館并不遠,只不過中間要穿行數條小巷。少了藥不然在旁邊插科打諢,我們在灰白色的低矮小巷子里并肩而行,一路無語。我覺得這種尷尬氣氛需要打破:“引出鄭國渠以后,你打算怎么辦?”

“奪鏡,砸招牌?!?/p>

這可真是富有黃家特色的回答,簡明扼要。我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就為了爭口氣,不惜把自己也賠進去么?”

黃煙煙小心翼翼捧著青銅爵,眼神望著前方:“這與你無關?!?/p>

“我看不見得吧。你若失了手,佛頭的事也會麻煩。真不知你們五脈里的人怎么想的,不把小輩的人生當回事?!?/p>

黃煙煙聽出我話里有話,沉默不語,也不知是懶得理我還是說中了心事。我又想繼續說,黃煙煙忽然停住了腳步,表情變得警惕起來。她對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我抬眼望去,發現這條小巷子后頭有人走過來??此麄冏呗返淖藨B和手里拿著的棍子,似乎不懷好意。

“你,先走!”黃煙煙不由分說,把龍紋爵塞到我懷里。我還想拒絕,她已經掉轉過頭,如箭一般沖了出去。我別無選擇,只得飛快地朝前跑出,只要出了巷子就是大馬路,應該就安全了。

就在我馬上要奔到巷口之時,前方突然沖出兩個人,截住了我的去路。我下意識地轉身要跑,脖頸卻突然挨了重重的一下,頓時撲倒在地。在我失去意識之前最后聽到的,是黃煙煙憤怒的喊叫……

[1] 爵:商代與西周時常用的酒具,一般為三足,根據使用者身份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形狀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山东11选五5开奖结果一定牛 河北快三公告开奖结果 046期排列3开机号 甘肃快3走走势图近300 pc蛋蛋刷蛋跑街 广西福彩快3今天开奖 陕西11选五定位票怎么选 云南十一选五近一百期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怎么买才会赢 福彩3d直选中奖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