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鳳唳江山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我要鳳清死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我要鳳清死

入夜漸微涼,滿地銀霜。

內閣首輔的府邸,段恒恭敬立于書房,據實陳述今日朝堂上各方動向。

“據老臣所知,北冥淵有意削掉鳳清兵權,此事鳳炎已經收買到虎騎營帳下李林,相信很快就會有所動作?!?/p>

“知道鳳炎給北冥淵賣命這么多年,為何還只是個禮部侍郎嗎?”陰柔的聲音幽幽響起,蕭文俊單足撐著木椅,手臂在微屈的膝蓋上自然垂落,另一只腳踏在地上,身體隨意朝椅背方向靠了靠,點絳朱唇,似笑非笑。

看上去,心情很好。

“鳳炎到底是鎮南侯府的人,倘若身居要職他朝倒戈,得不償失?!倍魏阒斏魉伎贾?,應道。

蕭文俊抬起頭,冷冷一笑,“疑者不用,用者不疑,北冥淵這點度量還是有的?!?/p>

“那是為何?”段恒不解。

“因為鳳炎,蠢?!币膊恢朗遣皇清e覺,段恒總覺今晚的蕭文俊看起來有些不同,那抹胭脂色的薄唇似乎噙著笑,又似乎不那么明顯。

這時蕭文俊又道,“當日孫荷香指使趙氏誣陷楚玥與李林有染,公堂之上,李林當眾宣稱自己有隱疾不能生子,案子才算完?!?/p>

“老臣記得是有這么一回事?!?/p>

“孫荷香無端將李林卷到案子里還將其逼到那種不堪地步,換作你,這人還能用了么?!笔捨目÷湎轮г谀疽紊系耐?,整個身子朝桌邊懶散靠過去,以手搥腮,看向段恒。

“太子的意思是,李林不

會真心幫鳳炎?”段恒恍然,“可他收了不少銀子?!?/p>

“有錢能使鬼推磨,那也要看是個什么樣的鬼?!笔捨目∥软榱搜鄞巴?,已過酉時,之前分開時他答應要陪容祁賞月。

正值十五,圓月當如盤。

段恒有些猜不透蕭文俊的想法,不敢妄言。

“李林靠不住,你想辦法幫他一幫……”想到萬千光輝照耀下那抹傾華絕世的容顏,蕭文俊唇角笑意不自禁的深了幾分。

看過一只狐貍笑嗎?

此時此刻,段恒看到了。

“太子是希望鳳清獲罪?”段恒彎著腰,小心翼翼問道。

蕭文俊依舊在笑,但薄唇間勾起的弧度卻突然讓人感覺不到半分笑意,狹長鳳眼微微瞇起,“我要,鳳清死?!?/p>

有膽量算計他,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鳳天歌反客為主使得自己由主動選擇北冥淵或是她,變成被迫只能選擇她。

無論如何他都要扳回一局。

那么鳳清死,就是鳳天歌該付的代價。

“這事……只怕難辦……”段恒猶豫。

蕭文俊手指不知何時把玩上腰間的羊脂暖玉,眼色卻是陰沉,“鳳清私下祭奠大齊那位一字并肩王,不知這個罪名,能不能讓他死一死?!?/p>

“百里絕?”段恒微怔,“老臣記得,百里絕私通大楚被齊景帝親自下旨凌遲,死后無墳無墓,鳳清怎么會?”

“自百里絕死的當年,鳳清每年祭日都會通過一條密道至其葬身的亂葬崗祭拜,從無斷過

?!笔捨目∮滞送巴?,“百里絕是大逆,鳳清只要跟他扯上半點關系,北冥淵就有足夠的理由砍他腦袋?!?/p>

“老臣會查?!倍魏阈念I神會。

蕭文俊欲起身時,忽似想到什么,“此事你帶著鳳炎?!?/p>

段恒又愣,“太子殿下的意思是?”

“提拔鳳炎,你知道的,本世子最喜歡看兄弟相爭手足相殘的戲碼了?!本涂斓皆伦顖A的時候,他得趕去陪容祁。

段恒拱手,再抬頭時,那抹冰藍色的身影已然不在。

看著半敞的窗欞,段恒略有詫異。

以往蕭文俊離開從不會留下痕跡,今晚這是著急了?

為什么?因為誰?

比起鳳清,段恒最在乎的,是蕭文俊的生死!

他討厭,特別討厭這種被人支配的感覺……

皇城,鎮南侯府。

自從二房搬走之后,二房原本住的西院就跟著空出來,管家得鳳清的意思將西院重新收拾裝潢,留給鳳鈞。

鳳鈞與鳳炎不同,他回皇城是為吊唁守靈,所以只是暫住,與分家無關自然也不會招至話柄。

適夜,鳳鈞在書房里挑燈夜讀時,忽聽到敲門聲。

待他音落,房門自外開啟,一身素白長衣的少女懷抱兩本典籍淺步而至,步履輕盈,足不染塵。

“天歌拜見三叔?!眮碚?,鳳天歌。

鳳鈞驚詫,眼前少女是鳳天歌?

這與他印象中的侄女大不一樣!

沒有胎跡,亦沒有于人前時沉默寡言甚至膽怯之態,尤其自其身上散出來的氣

質,淡然恬靜又有幾分軒昂之意。

他這侄女,竟像是換了一個人。

鳳天歌若知鳳鈞所想,倒也贊同他的想法,只有一樣。

縱銀面,那份沉默寡言,也并不是因為膽怯。

“天歌?坐?!兵P鈞擱下手里兵書,“多年不見,長大了?!?/p>

鳳鈞作為長輩又對前事不甚了解,是以對鳳天歌沒有回來給老夫人送靈這件事并沒有耿耿于懷,甚至沒想過要提,“楚太后的事,節哀?!?/p>

單憑這句話,鳳天歌對鳳鈞的印象便是極好。

前世她鮮少聽銀面提起過這位鎮南侯府的三房,唯一一次好像是說鳳鈞離開的時候她還小,所以回憶里已經記不清鳳鈞的樣子。

棱角分明的輪廓,修長高度大又不顯粗獷的身材,肌膚與大多數武將一般呈現小麥色,劍眉英挺斜飛,黑目炯炯有神又透著一股凌厲跟鋒銳。

“多謝三叔關心?!?/p>

鳳天歌緊接著將懷抱典籍以雙手恭敬呈到鳳鈞面前,“天歌知三叔喜看兵書典籍,這兩本兵書多半記載的是邊陲防御跟山巒之地排兵布陣的內容,三叔閑時可以隨意翻翻?!?/p>

鳳鈞聞聲垂眸,拿起兵書時眼中透出驚喜。

“《五略》跟《鬼谷心經》?”鳳鈞何止喜看兵書,簡直成癡,加上駐守在孤山那種地勢嚴峻的地方,便一直對記載這種地勢的兵書尤愛。

他早知《五略》跟《戰經》,但因這兩本書十分稀缺,所以這些年他都無緣得見。

“雖然寫下這兩本兵書者并不是很有名的將軍,但天歌以為書中所介紹的兵法跟所繪布陣圖若是針對山巒連綿的月恒之地,則很實用?!兵P天歌淡聲道。

“的確,我找它們很久了!”鳳鈞毫不掩飾眼中那份驚喜。

“三叔喜歡就好?!兵P天歌淺笑之后,神色轉淡,“祖母的事,三叔節哀?!?/p>

忽然聽到鳳天歌提起,鳳鈞握著兵書的手微微一頓。

他抬頭,想了片刻,“三叔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

我知道,親們一定是忘了百里絕是誰……

在線閱 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幸运农场预测号码推荐 上海快3走势图开奖 河北体彩11选5定牛 河北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手机版 甘肃11选5胆拖规则 brt快快3 11选5青海推荐号 快三大小的判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