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鳳唳江山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喪心病狂

第四百五十四章 喪心病狂

營帳內,鳳清才坐便見自己女兒走進來,當下命李林出去沏茶。

與之前不同,鳳天歌入帳時隱約嗅到一股淡淡的味道,是沉香。

沉香安神,只怕是這段時間鳳清思慮過甚,非沉香不能靜心。

“坐?!兵P清指向對面木椅,面色凝重。

鳳天歌直抒來意,“今日朝堂戶部侍郎翟棟提到父親早年克扣軍餉一事,雖然沒有激起水花,可也算是在眾朝臣心里打下烙印,這是北冥淵一貫作派,他怕是要朝父親下手了?!?/p>

“為父前日讓李林與你二叔接觸過?!毖酝庵?,這是鳳清拋出的一個信號。

鳳天歌略安,又有些遲疑,“父親想好了?”

“營中無二帥,我相信把你留在虎騎營定會比為父更合適,你的本事,為父信得過?!兵P清但凡想好,才會行事。

“需要天歌做的,父親盡管說?!兵P天歌肅聲問道。

鳳清搖頭,“自小到大我都沒為你做過什么事,此番為父即便被他們‘坑’出虎騎營,也定會拉你二叔出局?!?/p>

鳳天歌未語,鳳清又道,“正好你來,為父還有一件事想與你商量?!?/p>

“父親請講?!兵P天歌正色道。

“皇城四處皆有駐軍,駐軍最多的龍魂營自不必提,秦淳那個老東西不會放手,虎騎營在你手里,北面玄機營主帥是潁川王的舊部,故無招攬可能,唯剩南面的雀羽營,雀羽營主帥墨白是平遼侯君牧舊部,此人性格就跟他的名字

一樣,黑白分明,脾氣倔的很,也因此北冥淵多次想要招攬他都失敗……”

鳳天歌靜默聆聽,鳳清分析的這些,她都清楚。

“為父的想法是,把你三叔留在皇城,去處便是雀羽營?!兵P清道出關鍵。

“這是三叔的意思?”鳳天歌揚眉。

鳳清否定,“是為父的意思,為父希望在我離開軍營之后,能給你留下一個幫手?!?/p>

“三叔知道……”

“不知道,你的身份為父不會告訴任何人?!兵P清緊接著又道,“不管怎樣,先把你三叔留下來,他可靠?!?/p>

鳳天歌點頭,“女兒今晚回府?!?/p>

的確,自鳳鈞回來后她一直沒能抽出時間回府見一面,除了客觀因素,主觀上她也是想多觀察一段時間。

此番既是鳳清信得過,她即下手。

離開主營帳,鳳天歌叫來謝如萱,問及蘇狐。

謝如萱的回答是,好幾天都沒在營里看到了,不過聽項晏說好像是在府上養著,那次被崩的不輕。

鳳天歌表示,沒丟就行……

四海商盟,一樓最里面的廂房。

自那日扒開馬甲報出本尊之后,莊禮就一直被溫慈關在這間屋子里,一日三餐,吃喝不差,就是不許出去。

這會兒溫慈進來送午膳,三菜一湯,都是從醉仙樓那邊剛出鍋就給端來的。

四海商盟有自己的廚子,莊禮吃不慣。

“小慈,看在相識一場的份兒上你能不能放我走?”莊禮每頓飯之前的開場白,就是這個。

溫慈

擱下食盒,飯菜備齊,搖搖頭,“不能?!?/p>

“我真不明白你們到底在想什么?再不把我放出去蕭文俊就要逆天了!”莊禮被下了軟骨散,這會兒除了說話,也就只剩下吃飯拿筷子的力氣。

看著莊禮那張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臉,溫慈表示把你放出去蕭文俊才真要逆天,“你花多少銀子把臉整成這樣的?”

毫不夸張說,溫慈前腳出門后腳就能忘了這張臉,每次進來都得重新認識一下。

“說出來嚇死你!”莊禮特別傲嬌的抬起頭,“你這輩子都沒見過那么多錢!”

“嗯,我這輩子都沒見過你這種吃里扒外的白眼狼,南越王給你錢叫你去訓練鐵策軍,你扭頭就把錢給周氏送去,說說你咋想的?”

“吾皇缺軍隊嗎!”

“缺?!睖卮扔X得作為一個光桿皇帝,南越王如果突然擁有一支訓練有素的鐵策奇軍,估計這會兒做夢都能笑醒。

“我沒有讓你回答!而且本公子說的是蕭文俊還披著羊皮的時候!”

“要不要點兒臉!你自己多大歲數了自己不知道?還裝公子,你咋不裝嬰兒呢!”

“溫慈!”

“你繼續,繼續?!?/p>

“知道吾皇為什么拿周氏沒辦法?歸根結底是因為沒有錢,每年國庫五分之四稅收靠的都是周氏旗下的產業,這意味著什么你知道嗎?”

溫慈沒回答。

“我問你呢!”莊禮瞪眼。

“我打死你!”溫慈最終沒打死莊禮,因為莊禮很

快轉入正題。

透過現象看到本質的莊禮毅然決然喬裝到周氏那里把錢投進去。

“我拿周氏給我賺的錢去對付周氏,知道這叫什么嗎?”莊禮自鳴得意道。

“不知道?!睖卮葥u頭。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智不智慧?佩不佩服?”

瞧著莊禮那股嘚瑟勁兒,溫慈呵呵了,“你就沒想過周氏根本就知道你是誰,才會讓你賺那么多錢的?”

“不可能!好幾千萬!”莊禮提到數字的時候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溫慈則是一副瞧你那沒見過大錢的樣子嗤之以鼻,“大傻子!你那點錢在周氏眼里毛毛雨都算不上,周氏騙你的,她就是想用錢麻痹你,目的是斷南越王的退路!”

終于,莊禮不說話了。

事實如此,容不得他強詞奪理,“如果當初本公子能拿那筆銀子訓練出一支鐵策軍,至少能先把吾皇救出來?!?/p>

“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睖卮炔灰詾槿?,收了碗筷。

“是啊,說什么都遲了,誰能想到看著無毒無害的蕭文俊竟會是個畜牲,你都不知道他畜牲到什么程度,他居然從十年前就開始謀劃算計吾皇跟周老板,南越官商這十年來之所以激化到不可調和的地步,蕭文俊從這里面沒少干不是人的事兒!”

提到蕭文俊,莊禮氣的牙癢癢,“這次如果不是吾皇在最后關頭發現問題,那死在鬼坡林的豈止周氏一人!”

溫慈感慨,“蕭文俊用十年時間下

了這么大一盤棋,騙過我們所有人,那份隱忍跟堅持絕非常人可比?!?/p>

“是啊,單是修煉御尸術所要付出的代價就不是你我能承受得起的?!币庾R到自己立場有問題,莊禮猛抬頭看向溫慈。

溫慈剛好也在看他,二人幾乎異口同聲道了四個字。

喪心病狂……

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江苏11选5游戏规则 江西快3开奖号码走势图 排列五app下载官网下载 韩国股票指数期货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 湖北11选5奖励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走势图 北京时时彩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买网址 2013236期排列5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