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鳳唳江山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夏花依舊

第四百五十一章 夏花依舊

玉嬋心痛轉身,嬌瘦背影突然抑制不住的顫抖,她捂住嘴不想讓自己發出聲音,可如小獸般的嗚咽還是溢出來。

凄涼,而又絕望。

“玉嬋……”衛子默心慌上前想要拉住玉嬋手臂,卻被她避開。

“我知道,我知道在世子眼里,玉嬋一直都是累贅,不會武功也不會謀算,玉嬋就像是個傻子,像白癡,每次帶來的都是麻煩!當年世子在刑場為救我得罪老相國,老相國在皇上面前挑撥離間,使得世子與皇上之間隔閡越來越深,世子不得已用苦肉計重獲皇上信任,卻因此失去一條手臂……”

看到玉嬋臉上淚水,衛子默下意識噎喉,停滯在半空的手,慢慢握緊。

“上次七皇子被許云鶴抓走也是因為玉嬋,如果不是為了救我,七皇子根本不會被他們抓走,我也后悔,我恨得自己當時就死掉,這樣世子就不必管我,就可以毫無顧忌去救小皇子……”

“玉嬋……”看到玉嬋瘋狂自責,衛子默顯得無措。

“我知道世子在心里怨奴婢,我猜世子在以后的日子里應該也不想看到奴婢了,所以我不告而別偷偷走掉,可我沒走遠,奴婢舍不得走遠,我只想站在世子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守著你,就這樣守一輩子,就算聽到他們詆毀我誣陷我我都沒出來解釋,可是我找不到世子了……我以為……以為……”

玉嬋狠狠抹淚,眼淚卻越流越兇,“奴婢知道

,我又給世子闖禍了!這次奴婢一定走的遠遠的,再也不會連累世子,再也不會讓任何人找到我……”

“如果找不到你,我要怎么辦?!?/p>

衛子默緊緊盯著玉嬋,深邃黑眸閃出一抹異樣光彩。

他低喃,聲音小到只有自己聽得到。

“嗚嗚嗚……”玉嬋突然蹲在地上,緊捂著嘴,身體猛烈抽搐,眼淚順著指縫兇猛滑落,濕了衣襟,碎了人心。

衛子默緩慢蹲下身,他伸出僅剩的右手卻又不敢落在玉嬋身上,“我喜歡你?!?/p>

玉嬋怔忡抬起頭,茫然看著與她蹲在一處的男子,淚眼朦朧又透著希翼,忐忑而又不安。

她以為自己聽到了什么,又覺得根本不可能。

“如果你不嫌棄我是殘廢,不能給你最溫暖的懷抱,那么,你能給我一次機會,讓我愛你嗎?”衛子默無比認真的看向玉嬋,眼眶微紅。

玉嬋慌亂抹凈眼角淚水,茫然又凄楚,狠狠點頭又狠狠搖頭,哭出聲音,“不行……玉嬋是青樓女子……配不上……我配不上世子……”

“是我配不上你,你美麗,純潔又滿身堅毅,還記得刑場之上,你明明那樣弱小連自己的生命都主宰不了,卻依舊挺直身體,你不卑微,不低頭,你的樣子從那一刻開始就已經在我心里打下烙印,一輩子也抹滅不掉?!?/p>

衛子默無比緩慢又清晰開口,同樣忐忑回望,“能給我一次愛你的機會嗎?如果你不嫌棄我的話

……”

“嗚嗚……嗚嗚嗚……”玉嬋怎么可能嫌棄!她怎么可能嫌棄??!

明明玉嬋已經撲進懷里,衛子默仍是一副忐忑不安的樣子,停滯在半空的手依舊不敢落下來。

他還沒得到答案。

直到過了很久很久,玉嬋仍在懷里哭,衛子默這才用僅有的右手,攬住玉嬋,“你嫌棄也來不及了……”

玉嬋不走了,這是衛子默的決定。

皇宮里,鳳天歌在將容祁拎到延禧殿之后,直接叫月牙收拾出一間廂房,不管容祁愿不愿意,從現在開始,他都要住在這里。

北冥淵那邊,自有鳳天歌去說。

容祁能不樂意么,這一樂意就把自己答應蕭文俊的事兒給忘到了后腦勺。

入夜,點點星辰在深邃的夜空中跳躍,閃耀如華。

容祁上次住進延禧宮里,楚太后還在。

而今物是人非,夏花依舊。

原本晚膳容祁是想等鳳天歌回來一起吃,可等到酉時都不見人影,他也就不吃了。

夜風微涼,容祁獨自坐在院中梨樹下,仰望星空。

他不知,此刻院門處,亦有人如他凝望夜空般,凝望著他。

雖然天邊盡頭每一顆星子各有不同,卻如何也敵不過那輪圓月,獨一無二。

蕭文俊眼里,容祁便是那輪獨一無二的圓月。

不可替代,絕無僅有。

蕭文俊來時帶著火氣的,可在看到靜靜坐在樹下的容祁時,也就沒了脾氣。

“容兄果然在這里?!币膊还苋萜钅樕象@悚到失調的五官,

蕭文俊悠然邁步坐到容祁對面,擺了個愜意的姿勢,玉帶金靴,身段筆直。

“蕭……蕭兄?”容祁猛的一僵,噎喉。

“是啊,文俊等了好久不見容兄到我府上飲酒,怕容兄有危險便過來了?!笔捨目]用‘尋’字,一只銀龜沒入指尖,“看起來,容祁很無聊?”

容祁眨眨眼,確切說是眼角在抽,“沒有,我不無聊?!?/p>

“哦,那容兄在做什么?”蕭文俊悠悠問道。

“數星星?!比萜蠲摽诙鲋缶秃蠡诹?,還有比這更無聊的事么。

蕭文俊低笑兩聲,胭脂色的薄唇微微輕抿,“原來容兄還有這樣的情趣?!?/p>

蕭兄你別笑了,我冷。

“對不起?!比萜畹?。

不管過程如何,蕭文俊的確為了自己放了玉嬋,而他,卻沒赴約。

有風起,樹葉輕飄拂過,落在容祁肩頭。

蕭文俊身子傾斜過去,抬指夾在手里,輕輕一吹,葉落。

“縱有一日你真對不起我,我也不會怪你?!笔捨目⌒Φ哪菢訙厝?,聲音很輕,像是生怕驚到什么一樣,十足的寵溺。

容祁心跳有些承受不住,微微側目,“蕭兄你其實……為什么對我這樣好?”

為什么?

時間很久了,久到容祁問的時候蕭文俊都有些想不起來。

那時,容祁還沒來齊國,他也沒來。

那時的他們,還很小。

“你們在干什么?”清冷的聲音陡然響起,打破這份美好的寧靜。

當然,只對蕭文俊來說是美好,容

祁后背都濕了。

鳳天歌生怕容祁一個人呆在延禧殿出事,所以自魚市辦完要緊的事便朝回趕。

果然,被她抓個正著……

在線讀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股票指数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福彩3d预测app下载 云南白药股票行情走势 好彩1精准特围技巧 怎样理财最好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赢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组选 北京赛车app软件下载苹果 2006年上证指数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