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鳳唳江山 > 第四百四十八章 難能可貴

第四百四十八章 難能可貴

看到容祁一刻,一種難以形容的心情自鳳天歌肺腑陡然飆升。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只高貴優雅的小白貓正窩在她家院子的石凳上曬太陽,雖然不知道哪個方向,但此刻必有一只黑毛惡犬正緊緊盯著那只小白貓,隨時都要把那只小白貓吞到肚子里的即視感讓鳳天歌豎起了全身的毛。

鳳天歌越想,就越覺得那只黑毛惡犬必定披著冰藍色的外衣,衣服上繡著雅致竹葉,那狗很白,眉淡,眼睛細長,微微一笑的樣子眼尾朝上挑,唇有胭脂色。

鳳天歌不想了,奪門暴走出去。

容祁來找鳳天歌,是因為他亦知道了玉嬋落在蕭文俊手里的消息,他怕鳳天歌會沖動。

畢竟只要遇到跟衛子默有關的問題,鳳天歌的確不容易冷靜。

“歌兒……”

“誰讓你進宮的?誰讓你到處亂跑的?丟了怎么辦!”鳳天歌被自己的臆想嚇到了,劈頭蓋臉一頓噴。

容祁懵,“沒……沒亂跑啊……”

“我不管,你現在就跟雷伊回楚,冶煉單子我再給你寫一張!”

鳳天歌抬手拉起容祁就要朝屋走,容祁稍稍掙扎了一下,“不能回,你忘了雷伊手臂上有條追引線啦!”

鳳天歌怔住,手卻一直拽著容祁沒松開,怕他被狗咬。

“之前不是說那條追引線沒有危險嗎?”鳳天歌蹙眉道。

之前是之前,自打從那間小酒館里出來之后,那就不是危不危險的問題了。

一個搞不好,生

不如死??!

“那就讓雷伊留下,我找人送你回去,反正你不能呆在這里?!豹q記得當初,自己被獨孤瑾堵在錦苑的時候,是誰擋在面前,大言不慚說要罩著自己。

鳳天歌何曾不知,那時那刻,那句大言不慚,難能可貴。

這次,她想罩著容祁。

“真不能回,本世子要是走了,蕭兄不會放過雷伊的,你不知道蕭兄的手段……”容祁平日里不見得對雷伊多好,關鍵時刻他們可是一家人吶。

想到那醉漢,容祁不禁抖了抖。

暗處,雷伊也在抖。

“這你不要管,倘若雷伊真有不測……”

鳳天歌看了容祁半晌,咬牙說出接下來的幾個字,“我會替他報仇?!?/p>

然后雷伊就在暗處哭出聲音。

特別凄慘,特別悲涼……

玉嬋落到蕭文俊手里的消息同樣傳到金翠樓。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胭脂得到消息后第一件事,就是讓丁丁去把密室里的衛子默放出來。

放人也是有技巧的,丁丁自然不會露面,只需溢進些軟骨散的解藥便可。

當然,中途還要防止有人突然出現。

離開金翠樓的衛子默自然能從胭脂的安排中得到玉嬋的消息。

與此同時,北冥狄帶給鳳天歌的消息是,北冥淵已經同意拒絕蕭文俊,轉與南無館合作。

得到這個消息的鳳天歌直接離宮,去往蕭文俊所住的世子府要人。

玉嬋的確在蕭文俊手里,只是蕭文俊沒想到,第一個來找他要人的竟然不

是衛子默。

世子府內,蕭文俊一襲冰藍色長衫,優雅且慵懶的倚在座位上,金靴玉帶,手中一把骨扇,扇下墜著一枚昆侖玉,白玉搖曳,與它的主人相得益彰。

鳳天歌與平日裝扮無異,她喜白衣,一頭青絲以珠簪簡單繞起。

“天歌拜見蕭世子?!兵P天歌入廳后,拱手施禮,不卑不亢。

“鳳大姑娘可是稀客呢?!笔捨目∥雌鹕?,卻也笑意如春,“坐,不知鳳大姑娘突臨寒舍有何指教?”

“我要帶玉嬋走?!兵P天歌直言開口,眸色堅定中透著不容拒絕的強橫跟志在必得。

蕭文俊手中骨扇微頓,見其抬手,廳內管家仆人皆退出去。

此刻廳內,只剩二人。

蕭文俊收起骨扇,握在手里,抬頭看向鳳天歌時眼尾不在上挑,頗有些失望,“鳳大姑娘明知蕭某與衛子默有仇,你不幫我也就算了,還要替衛子默到我這里要人,看來鳳大姑娘是做了選擇?!?/p>

“天歌的確做了選擇?!兵P天歌挺身端坐,“或者說,蕭世子已經沒有選擇?!?/p>

蕭文俊挑眉,似笑非笑,“何以見得?”

“對于眼下局勢,蕭世子知道的多,天歌也不必解釋,原本在我與北冥淵之間,世子有選擇的余地,雖那日世子與我說是騙北冥淵的,但后來支持魚市百草堂也實在說不過去,但現在,北冥淵,不需要你了?!?/p>

鳳天歌想了想,又道,“世子若想驗證,我可以等?!?/p>

蕭文俊

握著骨扇的瑩白玉指緊了緊,眉微挑,“蕭某得到消息,今晨北冥狄去過御書房,他說了什么?”

“皇上已醒,卻只見逍遙王,世子覺得這種情況下,逍遙王能對北冥淵說什么?!兵P天歌同樣挑眉,微微一笑。

蕭文俊恍然似的重新展開骨扇,十分贊賞看過來,“難得鳳大姑娘能尋得這樣一條絕處逢生的路,只是,你就不怕蕭某在北冥淵面前揭穿你?畢竟蕭某知道的可不少,而鳳大姑娘做的那些事,也并非無跡可尋?!?/p>

“天歌手里的籌碼,應該可以讓蕭世子做出最正確的選擇?!兵P天歌有恃無恐道。

蕭文俊微抬下顎,打量一番,“沒看出來鳳大姑娘有帶籌碼呢?!?/p>

“天歌手里的籌碼不止一件?!兵P天歌笑著細數,“莊禮,玉璽,鐵策軍?!?/p>

‘啪—’

骨扇突然被蕭文俊收起,那雙狹長鳳眼一瞬間迸發出來的寒意奪人心魄一般。

“看來鳳大姑娘背靠的四海商盟,這段時間也沒怎么閑著?!笔捨目”砬殛幭U,聲音低戈,“只是蕭某自信你們還沒找到莊禮?!?/p>

“世子消息靈通,定聽說近兩日有位傾城公子包了整個金翠樓?!兵P天歌開口道。

“他是莊禮?”蕭文俊不以為然。

鳳天歌則表示,沒有比這更真的了。

“他不是莊禮,但他是莊禮派來的接洽人,現在那人在我手里?!兵P天歌一直保持著自信的微笑,“到底是一榮俱榮,還是

魚死網破,世子需要想嗎?”

蕭文俊根本不用想,他此番來的目的,就是莊禮。

“你把那人給我,我把玉嬋給你?!?/p>

“不可能?!兵P天歌簡直不敢想象把莊禮給蕭文俊的下場會怎樣,大家一起組團去西天的節奏。

“鳳天歌,你最好別在本太子面前耍那些小聰明,本太子五歲的時候就已經能讓父皇最看中的兩位兄長,廝殺到死?!笔捨目C怒開口,眼尾漸黑,薄唇的胭脂色也跟著濃郁殷紅。

在線閱 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