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鳳唳江山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情蠱之事不可行

第四百四十七章 情蠱之事不可行

鳳天歌幾乎一夜未睡,回到皇宮時漸近黎明。

幸而屈平起的早,所以鳳天歌入藥室時,屈平剛好在。

“鳳大姑娘?”對于這個時辰出現的鳳天歌,屈平頗為疑慮,“發生什么事了?”

鳳天歌恭敬施禮后坐到案臺前,神色肅穆看過去,鄭重開口,“天歌以為情蠱之事萬萬行不通,所以肯請屈先生莫要把此蠱用在蕭文俊身上?!?/p>

屈平愣了片刻,“這是……溫盟主的意思?”

“不,這是天歌的意思?!睆乃暮I堂藭r溫玉提到這件事起,鳳天歌便有了決定,原因很簡單,容祁何錯之有!

屈平點頭,“此蠱的確兇險,萬一失敗或者出了意外,很難控制?!?/p>

“拜托?!兵P天歌對屈平一向敬重,既是屈平答應,她便相信此事斷無可能發生。

待其離開藥室,一抹身影鬼鬼祟祟鉆了進去。

屈平不用抬頭也知道是誰,“放心,鳳天歌過來是告訴我無論如何不能動用情蠱,所以你是怎么給她洗的腦?明明這是最簡單也是最有效的方法,還是你們找到莊禮了?”

“能不要在本世子面前提‘莊禮’這兩個字么?!弊腊笇γ?,容祁表情扭曲。

“那是你們找到更好的法子對付蕭文俊了?”屈平又問。

“能不要在本世子面前提‘蕭文俊’這三個字么?!弊腊笇γ?,容祁表情猙獰。

“那你叫我提什么?”屈平撂下手里瓷瓶,抬頭道。

“情蠱?!?/p>

桌案對面,

容祁表情瘋狂……

看似平淡的夜,卻經歷了多少絕望跟掙扎和那些不動聲色的決然跟堅毅。

玉嬋落在蕭文俊手里的消息是在卯時傳到延禧殿的,最糟糕,不過如此。

然,鳳天歌未動。

她在等一個人。

北冥狄。

自北冥景醒過來至今已有八天。

這八天,北冥狄日日得其召見,他便日日將沈辭帶在身邊,顧紫嫣那廂只要聽到沈辭入宮,基本就不怎么敢出宮了。

原本顧紫嫣有讓北冥淵殺了沈辭,可不管是從北冥狄的角度還是看太學院孟臻的面子,沈辭都不能動。

非常時期,越少豎敵越好。

這會兒卯時一過,北冥狄又得宣召入宮。

行至龍乾宮門外時,姚石替鳳天歌捎了句話。

宮內,北冥景氣色稍有好轉,但腦子還不清醒,就好比北冥狄昨天才跟他提起后來他與佟兮非但見過面,更在登基當日封佟兮為貴妃,先于封后。

這在整個中原都是首例。

但此刻,北冥景見到北冥狄第一個問題卻是,“那位佟兮姑娘可叫你帶了殘棋過來?”

北冥狄無語,他真想問問自己皇兄,昨天幫你回憶的那些,你這是全都忘了?

“帶了帶了?!北壁さ易詰牙锾统鲆粡垰埰宓钠遄V,趕忙遞過去。

北冥景看了眼棋譜,搖頭,“瑾瑜,你不記得這是昨天的殘棋棋譜了嗎?人真是老不得?!?/p>

北冥狄就看著自家皇兄不說話,說好的失憶你丫是裝的吧!

“拿錯了……臣

弟這便回去取?!北壁さ蚁胫穷^兒鳳天歌正等他,尋個借口道。

北冥景微微頜首,“你去取,把他留下?!?/p>

終于,在充當空氣的第九日,沈辭成功引起了北冥景的興趣。

“不……行?!北壁さ覔u頭。

“瑾瑜,你是不是說過朕是皇帝?”北冥景看過去時,眸色微冷。

北冥狄又一次腹誹,你丫一定是裝的!

“現在,朕讓你把他的穴道解開,然后出去?!边@是北冥景醒過來之后,第一次以帝王的身份自居。

北冥狄無奈走到沈辭面前,“想想佟兮,想想當年你偷襲皇兄的時候佟兮說過什么?!?/p>

北冥狄抬手為其解穴,之后轉身離開。

因為他知道,沈辭可以拋卻一貫的修養跟君子風度去殺顧紫嫣,卻根本無法對佟兮喜歡的男人下手。

他的溫柔,全都給了佟兮。

殿門閉闔,房間里一片靜寂。

北冥景問了沈辭一個問題,“你恨我,為什么?”

“因為你害死了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鄙蜣o這樣回答。

“那個女人叫什么名字?”

“叫佟兮……”

事有異常必為妖,所以鳳天歌將北冥狄約在了延禧殿。

明面上的理由是自齊景帝醒過來之后她多次求見被拒,萬般無奈,只能從日日被召的北冥狄身上打聽一些關于皇上的狀況。

而鳳天歌關心齊景帝的行為也不突兀。

當日齊景帝昏迷時,她便求著楚太后去過龍乾宮,關心之情溢于言表。

說起來,鳳

天歌與北冥狄都深知對方,但卻從未見過面。

這是第一次。

延禧殿內,月牙沏茶后退離。

鳳天歌則重新站起來,深施一禮。

“之前不是拜過了?”北冥狄對鳳天歌印象極好,自太學院入院考試到南無館與青玖門那場翻身仗,至最近的七國武盟,鳳天歌從來沒有讓他失望。

此番初見,果然不負那份期待。

“之前是長幼尊卑,現在這一拜,天歌是為南無館,為大齊?!兵P天歌起身后,看向北冥狄,“為獨孤艷?!?/p>

北冥狄早在容祁那里得知鳳天歌的真正身份。

誰能想到呢,當年獨孤艷身邊那位神秘威武的副將,竟是被世人嘲笑多年的鎮南侯府嫡長女,鳳天歌。

“就看不慣北冥淵那副冷心冷肺的樣子?!北壁さ倚α诵?,示意鳳天歌落座。

“天歌約逍遙王過來,有一事相求?!睍r間緊迫,鳳天歌沒有過多解釋,直接道明自己想求北冥狄做的事。

說服北冥淵,拒絕蕭文俊。

如果說整個大齊唯有一人能說動北冥淵,只有北冥狄。

因為齊景帝自醒過來至今天,只愿見逍遙王一人。

除非造反,否則北冥淵能不能登基還得齊景帝點頭。

這是其一。

其二,蕭文俊提供給北冥淵的只有錢財,而北冥淵的假想敵則是南無館。

如果南無館不再是威脅,蕭文俊的條件則變得不再誘惑。

再者,南越王還沒死呢。

以鳳天歌對北冥淵的了解,眼前的利益遠比

虛無縹緲的承諾,更重要。

北冥狄欣然同意,“你想本王什么時候去找北冥淵?”

“現在?!?/p>

玉嬋在蕭文俊手里,她必須在衛子默知道這件事之前,把玉嬋救出來。

北冥狄如鳳天歌所說,離開延禧殿后直接去了御書房。

這也是鳳天歌的意思,不必刻意間隔一段時間,越刻意越是讓人起疑。

北冥狄走了,鳳天歌則要留在宮里等消息。

然后,她就看到了出現在延禧殿外的容祁……

在 線閱DU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云南11选5玩法 安卓时时彩分析软件 湖北快3彩立中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直选 七星彩百万位杀号定胆 炒股票最少需要多少钱 哪个时时彩平台最大 快三官网注册 苹果手机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重庆快乐10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