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鳳唳江山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最遠的距離

第四百四十六章 最遠的距離

聽到錦衣男子的肯定回答,三人十分耐心的又等了等。

依舊無人。

最終,三人目光重新聚焦在錦衣男子身上。

“人呢?”溫慈又問。

這一次,錦衣男子的回答是,“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是誰?!?/p>

溫慈驚悚,猛揮拳頭砸過去。

錦衣男子猝不及防,左臉狠狠挨了一下,“溫慈你輕點兒!打壞爺的盛世美顏你賠不起!”

來者,正是莊禮。

原則上,莊禮比溫慈還要年長三歲。

無論從外貌跟體形上看都不該是現在這個樣子。

但據莊禮自己解釋,他分別找了三十位德高望重的醫者,在他身上每一處都動了刀子,整整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算完全恢復過來。

“你真是莊禮?”溫慈依舊不信。

“你可以試?!卞\衣男子,也就是莊禮信誓旦旦。

“天王蓋地虎?!?/p>

“小雞燉蘑菇?!?/p>

“寶塔震河妖?!?/p>

“蘑菇放辣椒?!?/p>

“他是?!睖卮扰ゎ^看向容祁,點了點頭。

既然身份確定,容祁言歸正傳,“不知莊老……”

“請叫我傾城公子?!鼻f禮挺直背脊落座,一臉嚴肅看向容祁。

溫慈冷不防搥了他的腦袋,“好好說話!這位是四海商盟盟主,這位是南無館的四姑娘?!?/p>

莊禮與溫慈是舊識,所以他一直都知道溫慈在四海商盟做事,但他此番來齊都的目的并不是來找溫慈,而是來殺蕭文俊。

如果不是溫慈

跑到金翠樓跟他對暗號時他不小心脫口而出,現在他不會現身。

對于莊禮這種說法,在場沒人相信。

“你想殺蕭文俊那就去殺好了,干嘛包場金翠樓?”溫慈瞪眼看向莊禮。

“虛張聲勢你懂不懂?”莊禮反駁。

溫慈搖頭,“我不懂!”

“要么說人丑就該多讀書,這么簡單的道理也要我來解釋你慚不慚愧!”

“嗯,你要能解釋得通我可以慚愧?!睖卮日驹谧肋?,居高臨下望向莊禮,等他解釋。

莊禮的解釋是,蕭文俊認識他,所以他若不改頭換面,早就成了蕭文俊手里的提線木偶,可即便是改頭換面,若靠偷襲刺殺的手段,他也不可能傷得了蕭文俊。

“原因你們都知道的吧?”莊禮看向溫慈,又轉向容祁跟鳳天歌。

三人沒說話。

“拋開他修邪術的事兒不提,單憑武功我也不是他的對手,于是我想到的方法就是讓他嫉妒!讓他嫉妒到發狂主動過來找我,在他過來手撕我的時候,我就與他同歸于盡,我跟你們說,你們不要跟別人說,我在金翠樓一樓高臺下面,埋了炸藥?!?/p>

溫慈,“……”

容祁,“……”

鳳天歌,“……”

此時此刻,溫慈毫不懷疑莊禮的腦子有問題,鳳天歌跟容祁則深深懷疑莊禮的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你想拿什么讓蕭文俊妒忌?”溫慈非常艱難保持住理性,問了最后一個問題。

莊禮的回答只有四個字,“盛世

美顏?!?/p>

“盟主,老奴給你們沏茶?!睖卮嚷牪幌氯チ?。

待溫慈離開,容祁仍不甘心,“傾城公子只身過來刺殺蕭文俊,鐵策軍豈不是群龍無首?”

消息稱,莊禮以解甲歸田為由暗中替南越王訓練出一隊神勇無敵的鐵策軍,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說起這件事,吾慚愧?!鼻f禮嘆了口氣,當年南越王的確有這樣的囑托,為此還給了莊禮一筆數目可觀的錢財。

如今五年過去了,鐵策軍人影都沒見一個,他倒是將當初那筆數目可觀的錢財翻了五翻。

是的,他把那筆錢拿到周氏那里,美其名曰種下了希望的種子。

莊禮說他當時有過一番掙扎,但這些年讀過的書告訴他。

錢,是最重要的。

容祁的心,裂了一道縫兒,你不該慚愧,你該死啊。

“傳國玉璽呢?”容祁心痛到無法呼吸的時候,鳳天歌提到了另一個關鍵所在。

“沒有傳國玉璽,那應該是吾皇自己造的謠,目的就是想讓蕭文俊以為玉璽在我這里,而我改頭換面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希望即便我死了,蕭文俊也以為我還活著,這樣他至少能有所顧忌?!?/p>

容祁跟鳳天歌的想法是,你活著,我們也想當你死了……

在所有希望化作灰飛的時候,他們只能靠自己。

首先一點,莊禮不可能再回金翠樓,這件事自有溫慈去辦。

二樓雅間,容祁明白鳳天歌此時的絕望心情,跟他應該是一樣的。

“溫某,聽屈平說過有關情蠱之事?!闭l曾想到,莊禮的出現并沒有給他們帶來希望,反爾使情蠱成了他們唯一的救命稻草。

至少容祁暫時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對付蕭文俊,他根本就不能想這個名字。

沉默半晌的鳳天歌,微微點頭,“天歌也聽過?!?/p>

“溫某,聽屈平說好像蕭文俊,有喜歡的人……”面具后面,容祁也是瘋狂了,只要能弄死那個大變態,他應該什么都能豁出去。

沒人知道被一個男人時刻緊盯跟‘保護’,對于容祁這種骨子里還有一些小傲嬌的純漢紙來說,是有多么的屈辱。

鳳天歌猛抬頭看向眼前男子,腦海中霎時突然浮現出軍營火房里容祁與蕭文俊在一起的畫面,還有那晚在延禧殿時的情景

“沒有,蕭文俊那種毫無人情的畜牲會真心喜歡誰呢,他只喜歡他自己?!?/p>

聽到這樣的回答,容祁沒有別的想法,只道他家歌兒定沒看出來自己已經被賊惦記上了。

實乃喜憂參半!

喜的是,不必尷尬。

憂的是,早晚尷尬。

事已至此,鳳天歌咬牙提出要跟蕭文俊斗一斗的想法,容祁除了全力支持還能說什么。

你不必斗智,你家夫君我可以弄情?

離開四海商盟一刻,鳳天歌已然下定決心要與蕭文俊正面交鋒。

只是沒料到,她還沒想好要怎么開始,玉嬋就落在蕭文俊手里了。

鳳天歌曾以為蕭文俊重回齊都只是一陣風,雖然很硬

,可早晚都會刮過去。

沒想到,這竟是一場龍卷風,還是一場扎了根的龍卷風。

自四海商盟出來,鳳天歌沒有施展輕功,而是自幽市緩步慢行,穿玄武大街,一步一步走回皇宮。

這一路,她想了很多……

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2018最火现金棋牌官网 股票配资平台全国招商 群英会福彩开奖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10分开奖分布图 快乐3玩法 有闲钱该买房还是理财 世界三大赌城都是哪?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网一定牛 广东快乐10分预测推荐 山东11选5真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