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鳳唳江山 > 第四百四十五章 莊禮

第四百四十五章 莊禮

錦衣公子沉默半晌,問出一句話。

“胭脂是誰?”

眾人絕倒。

“是花魁,咱們這金翠樓里最頭牌的姑娘?!鄙磉呌腥诵÷曁嵝?。

錦衣公子也沒管什么花魁不花魁,直接點頭同意了,“那行?!?/p>

溫慈后腦滴汗,全場都在滴汗。

此次入金翠樓,溫慈除了證實一下眼前這位錦衣公子是不是莊禮之外,還想替四海商盟賺筆銀子回去。

行商者腦子里都是錢,溫慈也不例外。

以他的想法,像是眼前男子這么吊炸天的出場應該不在乎錢,剛剛這男子若真出兩倍,錢雖落到金翠樓手里,可金翠樓里有胭脂,加上整個金翠樓都是鳳天歌的。

肥水不流外人田。

“錢拿來,人帶走?!卞\衣公子直接伸手。

溫慈白須上翹,“給也不給你?!?/p>

“胭脂現在是本公子包下的,你包自然是從本公子手里包,錢不給我給誰?”錦衣公子吞了口身邊姑娘送過來的葡萄,“不要以為本公子在乎你的錢,我不在乎,一百八十萬兩我給胭脂姑娘九十萬兩,剩下的我也不會留,三十萬兩給姑娘們分了,另外三十萬兩拿給賽老板,我再包三天?!?/p>

溫慈皺眉,“還剩三十萬兩?!?/p>

“那是我的本錢?!卞\衣公子釋疑解惑。

溫慈氣結,他想空手套白狼,沒想到被白狼套住了。

“不對,你包胭脂的三日已經過去一日半,老夫只能給你剩下一日半的錢?!睖卮瓤墒撬暮I堂说墓歉?/p>

,這個賬他必須算回來。

再者要是被自家盟主知道自己白白讓人套去一百八十萬兩,他下輩子下下輩子都得賣給四海商盟。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高臺上,錦衣男子跟溫慈開始掰扯,一眾姑娘閑的搬著凳子過來磕瓜子。

直到筋疲力盡時,溫慈才算不賠不賺走出金翠樓。

時間就這么被溫慈浪費到了酉時。

皇宮,奉天殿。

自打從冷宮出來,獨孤柔便鮮少在皇宮里走動。

只是這一次她知道,不管她如何低調,北冥淵跟顧紫嫣都會時刻惦記她。

現在的她,暫不作翻身之想,保命才最要緊。

至于保命的方法,除了跟老天爺祈禱段恒活的長長久久,還有就是,等古云奕。

而古云奕也終于按捺不住心魔,如期而至。

浮云掠影,星光暗淡。

漆黑的房間里,古云奕與獨孤柔靜靜凝望。

數息,古云奕突然撲過來。

幾番云雨之后,筋疲力盡的兩人依偎在軟榻上,獨孤柔窩在古云奕肩頭,青絲如藻般落在胸口。

如此相近的兩具身子,心有多遠?

往事無可回首,他們之間剩下的,也只有相互利用跟暫時可以忘卻孤獨的歡愉。

“段恒是太子殿下倚重之人,只要他無反意,太子即便登基,也不會動他?!惫旁妻葦埍蹖ⅹ毠氯岢约荷磉吙苛丝?,“你不要太擔心?!?/p>

獨孤柔聞聲,從古云奕懷里坐起來,“奸妃一案你我都有沾手,也都明白,當年獨孤艷可有

反意?”

“好好的,提她做什么?!惫旁妻让黠@反感。

“如果可以,我這輩子都不想提到這個名字,可是我發現,我這輩子都擺脫不了這個名字?!豹毠氯峥酀虼?,“獨孤艷的死,是因為北冥淵認為她是個威脅?!?/p>

古云奕沉默,他不說不代表他不承認,當年獨孤艷的確沒有表現出任何反意。

“現在,我成了他的威脅?!豹毠氯崦理纳?,“有朝一日,只要北冥淵有把握,一定會對段恒出手,不是因為段恒該死,而是為了除掉我這個威脅,你懂嗎?”

“你怎么會有這種想法?”古云奕皺眉。

“因為我太了解北冥淵?!豹毠氯峥嘈?,視線落在古云奕身上時,漸漸暗沉,“而且,我們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不是么?!?/p>

“你別再說下去?!惫旁妻炔幌肼牚毠氯崽魮茈x間,他對北冥淵,還有信心。

欲速則不達,獨孤柔果真沒再開口,重新窩回古云奕肩頭。

內室無聲,二人自有思量……

四海商盟,雅間。

當鳳天歌得到消息趕過來的時候,容祁在,溫慈亦在。

她簡直不敢想象,昨天還杳無音信的莊禮居然這么快出現在皇城,這一路她都心潮澎湃。

雖說莊禮出現不一定就能馬上能對蕭文俊造成傷害,但至少能叫她看到希望。

有傳國玉璽,有鐵策軍,她就有了跟蕭文俊謀一場生死大戲的資本。

否則面對擁有周氏全部財力跟變態武功的蕭文

俊,她要怎么對抗。

在絕對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不堪一擊。

更何況蕭文俊根本沒給她喘息的機會。

雅間內,溫慈解釋的很清楚,他并不知道莊禮在哪里,但那個包下金翠樓的錦衣公子知道。

原因為那位傾城公子對上了他的暗號。

是他與莊禮之間才有的暗號。

‘天龍蓋地虎,小雞燉蘑菇?!?/p>

聽到這個暗號之后,鳳天歌不禁看向帶著金色面具的容祁,容祁也是無語,“溫老,你確定這是暗號?”

溫慈拱手,“回盟主,前半句是老奴說的,后半句不是,那是莊禮對的,老奴與他相識那會兒經常勸他,人丑就要多讀書?!?/p>

金色面具下,容祁唇角略抽,好像前半句也沒怎么押韻。

暗號不提,只提莊禮。

依溫慈之意,彼時他離開金翠樓時又在玄武大街逛蕩一會兒,方才回到醉仙樓天字一號房歇下。

只要錦衣男子派人跟蹤,肯定能找到醉仙樓。

是以,溫慈肯定,今晚莊禮會出現。

而他亦已派人到醉仙樓接頭。

那就等。

除了緊張,沒有更好的詞能形容此刻房間里的氣氛。

鳳天歌自不必提,容祁也緊張。

沒有莊禮,蕭文俊怎么死?

蕭文俊不死,他就離死不遠了。

終于,二樓雅間外傳來動靜,聽腳步聲,那人武功極高。

“是莊禮!”溫慈驚喜過望,大步迎向房門。

鳳天歌跟容祁也幾乎同時望過去,那是他們的希望。

房門開啟,進來的

卻是之前在金翠樓包場的錦衣公子。

黃色錦緞,身材頎長,黑發以玉冠束起,菩提玉在冠頂上閃閃發亮。

除了長相,這位傾城公子還真挑不出毛病。

“溫兄……”錦衣男子正要跟溫慈打招呼,卻被其一把推開。

溫慈連正眼都沒看那男子,直接跑到樓梯位置,空空如也。

“人呢?”溫慈回到雅間,寒聲質問。

錦衣男子揚眉,“誰?”

“莊禮,你家主子莊禮怎么沒來?”溫慈急聲問道。

錦衣男子瞅了瞅樓梯口,又瞅了瞅溫慈,“來了??!”

在 線閱DU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秒速赛车官网走势图 哪个app能买快乐扑克 天天分红投资理财项目 时时彩平台哪个稳定 上海高频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北11选5遗漏数据一定牛 澳门十大赌场平台 股票开户网上开户 上海时时乐开奖jieg 山东十一体选五走势图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