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鳳唳江山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有錢的好處

第四百四十四章 有錢的好處

當日設計讓錦葵重獲顧紫嫣信任的計劃只是權宜之計,并非天衣無縫。

也因此,鳳天歌并不能預料到顧紫嫣會在哪時哪刻想到什么樣的破綻,從而威脅到錦葵的安全。

她能做的,是讓錦葵清清楚楚知道,自己的后路在哪里。

“我還知道在那棵百年巨杉下面,有一個十分隱蔽的暗閣,暗閣里裝著一些東西……”鳳天歌沒讓錦葵喝茶,延禧殿的茶喝過之后唇齒留香,易被人發現。

這也是錦葵一直沒喝的原因。

此時此刻,錦葵神情緊繃,她對鳳天歌不是沒有猜測。

當日就在這座宮殿,沈辭攻擊顧紫嫣的時候她與鳳天歌同時去拉,她記得很清楚,鳳天歌趁亂有緊緊握住她的手。

那絕對不是無意之舉。

“什么東西?”錦葵凝眸,低聲問道。

“有關昭陽宮的密件,據我所知,當日前太子妃獨孤艷就是憑著那些密件才查出昭陽宮里有五位舊人,尚在人間?!兵P天歌說到這里,已經算是將自己暴露個徹底。

錦葵不傻,立時震驚,“你……你是前太子妃的人?”

“毋庸置疑?!兵P天歌并不否認。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錦葵不相信,畢竟她從未聽過獨孤艷與眼前這位鎮南侯府的鳳大姑娘有過任何交集。

“柳螢跟季安庭本想親自謝你,只是礙于你還要留在皇宮,所以他們只能借我之口,感激你當年救命之恩?!兵P天歌的話,再次印證

她的身份。

錦葵好似想到什么,猛然轉身。

“放心,外面有月牙守著?!兵P天歌起身,“當年你有意引導太子妃看到那處暗閣,實是想借太子妃之手替佟貴妃鳴冤,只是……”

“只是獨孤艷最終選擇把這件事壓下來,她怕事情敗露會動搖北冥淵在朝中的根基?!?/p>

錦葵迎上鳳天歌的視線,“我能理解獨孤艷當時那份為難,也很感激她沒有反過來追查那處暗閣的主人是誰?!?/p>

“你……明知道獨孤艷是北冥淵的太子妃,為何還要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這個問題一直藏在鳳天歌的心里,此番終于有機會問出口了。

“因為她是獨孤艷,如果連她都做不到,整個大齊沒人做到了?!?/p>

錦葵正色看向鳳天歌,“而且那個時候北冥淵已經有要登基的跡象,北冥淵要是當了皇帝,昭陽殿舊案永無翻案可能?!?/p>

“我想知道,獨孤艷死于奉天殿之后,你為什么還要繼續往暗閣里藏密件?”鳳天歌走到錦葵面前,“有意義嗎?”

“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有意義,因為只要獨孤艷麾下有人活著,必會以昭陽殿舊案打擊北冥淵?!卞\葵有些激動看向鳳天歌,眼中閃光,“事實證明,我猜對了?!?/p>

鳳天歌點頭,“那晚我有找人帶你離開,你不該選擇留下來?!?/p>

“郁嬤嬤是我姑母,我的父母是被潁川王逼死的,他們以為我是孤兒,其實不是,我想看著他們

倒大霉?!?/p>

錦葵眼眶微紅,“可我沒本事,你有,我知道你一定會讓他們倒大霉的是嗎?”

鳳天歌不曾想錦葵與郁嬤嬤竟有這樣一層關系,“那你知道小皇子……”

“不知道,姑母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誰?!卞\葵抹淚,“在沒有絕對把握之前我不會告訴任何人我的身份,你是第一個知道的?!?/p>

鳳天歌神色動容,“你信得過我?”

“就跟當年我信得過獨孤艷一樣,只是這一次,你能別叫我失望嗎?”錦葵收起眼淚,帶著希翼的目光刺痛了鳳天歌的心。

上一世的她,亦不是無全過錯……

“能?!?/p>

莊禮終于有消息了。

金翠樓外,溫慈在身邊兩個小廝的陪同下,穿金戴銀邁進門檻。

這兩日因為那位錦衣公子包場,許多??秃懿粷M意,其中不乏有氣盛者找那位公子拼財,結果都不如意。

而溫慈,便是這眾多氣盛者之一。

因為他要包下金翠樓。

初入金翠樓,華光耀眼,歌舞升平。

二十幾位姑娘于高臺前翩翩起舞,身隨絲竹起,如蝶如花。

高臺上,那位長相普通的錦衣公子正癱在紫檀鑲著玉石的椅子上,左右絕色環繞,有撥葡萄的,有打扇捶腿的,還有幾位口才極好的姑娘專門蹲在左右,盡情阿諛奉承。

奉承的內容也很單一,帥裂蒼穹。

遠遠的,溫慈看清臺上錦衣公子的長相后直接掉頭,“這不是?!?/p>

溫慈認得莊禮,年輕時他們曾有過

交集。

身邊小廝攔下溫慈,是與不是,來都來了,斗也不斗一下就走很有可能會引起別人懷疑。

溫慈一輩子潔身自好,是以對眼前紙醉金迷的場景很是排斥。

好在姑娘們收了錦衣公子的銀子,加上溫慈就算易容也掩飾不住早已年過花甲的事實。

姑娘們倒是很自覺的沒有過于親近,且在他走進來時直接讓路于左右兩側。

錦衣公子這兩天遇到的挑釁者也不少,但這么老的還是頭一個。

“老人家,先不說你有多少銀子,你這身子骨可還行?”高臺上,錦衣公子看著被兩個小廝攙上來的溫慈,特別關切道。

在這方面,溫慈的確不知道,他還是童子。

“這位公子別管我家老爺身子骨行不行,你有多少錢?”身邊小廝拿出氣勢道。

錦衣公子笑了,“不管你拿多少,我都出兩倍?!?/p>

說到‘兩倍’,那錦衣公子刻意比劃出兩根手指頭。

溫慈注意到,錦衣公子的手腕上,有文身。

那文身很古怪,似龍非龍,似蛇非蛇,有腳還有翅膀。

“不知公子貴姓?”溫慈打量之后,開口問道。

“姓傾,名城,老人家可以叫我一聲傾城公子?!卞\衣公子微抬下顎,揚起那張跟‘傾城’二字毫無關聯的普通臉,頗為自得道。

溫慈覺得此人不要臉,他家盟主長成那樣也沒自詡傾城。

“公子可知這里是大齊皇城?做人還是要低調些,聽說你包了金翠樓整三日?

“如何?”有錢的好處就是,盡情屌。

溫慈沒說話,瞄了眼旁側小廝,“我家老爺出三十萬兩,包下胭脂姑娘!”

“那我就六十萬兩?!卞\衣公子完全不在乎的樣子,脫口而出。

“我家老爺的意思是三十萬兩六個時辰,算起來是六十萬兩一日,一百八百萬兩三日?!毙P剛剛喘了口氣。

接下來,臺上姑娘們的眼睛就都聚在了錦衣公子身上。

在線 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理财周刊 股票涨跌幅和收益 大发棋牌游戏可以提现的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记录查询 上证指数分析图 吉林11选5开奖 一定牛 福建快三跨度图 020博彩 中信建投大智慧股票行情 qq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