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鳳唳江山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如果可以不相見

第四百三十九章 如果可以不相見

在是否下去的問題上,蘇狐的想法是,下肯定要下去,但就他們兩個人肯定不夠。

依著蘇狐的意思,你且等我找人!

鳳天歌以為蘇狐會去找公孫佩,但蘇狐說的是找他爹。

就人選的問題上,蘇狐搥在煙囪里時就已經想好了,不能是公孫佩,上次自己踹他藏劍門的事兒可能還沒過去,莫說幫架,落井下石都有可能。

媚姨也不行,這種送死的事兒他一般不叫在乎的人。

最后定的就是蘇箏箏,一來蘇箏箏武功還可以,二來死了他也不心疼。

就在蘇狐心里盤算的時候,是的,蘇狐也是會盤算的,鳳天歌已然縱身落地,走進火房。

蘇狐嚇的立時翻個跟頭追了過去。

火房里,除了容祁跟蕭文俊,所有火頭軍都被謝如萱早早撤到別處。

是以當鳳天歌沖進去的時候,里面甚至安靜,畫風也甚是詭異。

蕭文俊坐,容祁站,蕭文俊吃,容祁看。

“文俊倒不知容兄手藝這樣好,若誰能與容兄共度余生,定是前世修來的福氣?!笔捨目《俗诎笍N左邊,粗糙的竹筷被他很是得體的握在手里,每每往嘴里送菜的姿勢也很優雅。

鳳天歌有一刻走神兒,心想著這種想法她也有過。

“容祁你是不是嚇傻了!站在那兒望天吶,過來??!”鳳天歌駐足在門口處沒說話,蘇狐憋不住了。

雖然他初見容祁就不是很喜歡,現在更不喜歡,但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蘇狐

特別能拎清。

容祁,是自己人。

鳳天歌輕咳一聲邁步走進火房,“蕭世子在齊呆了整十年,應該知道這里是虎騎營,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更遑論出手傷吾校尉?!?/p>

蕭文俊竹筷未停,廚案上的四道菜他都很喜歡,確切說,只要是容祁親手做的他便喜歡,何況是真好吃。

“蕭某是來找容兄,至于鳳大姑娘說的校尉……莫說他是校尉,他就是齊帝,敢動容兄半根汗毛也要付出代價?!笔捨目≥p聲開口,寒意卻自周身四溢。

鳳天歌驚詫,她從不知道蕭文俊與容祁的關系這樣好,沒聽容祁說過??!

“蕭兄,其實……我跟蘇狐鬧著玩的,我們經常這樣鬧著玩……”明明蕭文俊每一句都是向著自己,容祁卻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

“是么?”蕭文俊擱下竹筷,側眸看向容祁。

“是??!”容祁狠狠點頭。

在彼此關系這一點上,容祁與蘇狐的認知基本相同,雖然不待見,但看在你血能解毒的份兒上,你就是一個值得交的朋友。

“哦……”蕭文俊微微頜首,又微微的,揮了揮手。

原本站在鳳天歌背后的蘇狐,‘嗷’的一聲飛出火房!

鳳天歌呆若木雞,容祁原地石化,蘇狐……

化作了天邊那顆,最美的星。

“容兄你這樣善良是要被人欺負的,好在從今以后,都有我在?!笔捨目≈匦履闷鹬窨?,桌上的四道菜他不會留給任何人吃。

鳳天歌沒說話,

直接從火房里暴走出來。

外面,等了許久的謝如萱憂心跟在她身邊,“副帥,就由著蕭文俊在軍營里胡鬧嗎?”

“不然還能怎么辦,你也看到了,他是個變態?!奔幢阒耙娮R過,但剛剛那招‘隔山打狐’還是讓鳳天歌震撼到了。

此等功力,非她可比。

所以說那么變態的人還會邪術,活路在哪里。

想到蘇狐被百十來斤爆竹崩到銷魂的時候,謝如萱不由抖了抖,“說起來,那個蕭文俊好像對容教習還不錯?!?/p>

鳳天歌突然止步,“不錯嗎?”

“很不錯??!蘇狐就是因為欺負容教習才被蕭文俊教訓的,副帥你說……”謝如萱朝鳳天歌湊了湊,“蕭文俊對容教習會不會有那么一點兒意思?”

“什么意思?”鳳天歌愣愣看向謝如萱。

“副帥你這樣裝純潔的樣子好假?!敝x如萱覺得鳳天歌一定看得出來。

鳳天歌稍稍反應一下,然后驚悚了……

自昨日皇上召見北冥狄之后,宮里所有人都以為應該很長一段時間不會看到沈辭的身影在宮里出現。

畢竟他昨天差點兒沒把皇后娘娘掐死,且還不是初犯。

哪成想才隔了一夜,宮里就又有了逍遙王矯健的身影和跟在逍遙王后面的沈辭。

龍乾宮內,北冥景半倚在床欄處,見北冥狄進來便將棋譜撂下,“瑾瑜你坐?!?/p>

北冥景沒看沈辭,因為他記得這是空氣。

“皇兄,臣弟沒別的要求,你暈之前能不能

先給我個暗示,臣弟也不年輕了?!北壁さ液芨屑け壁ぞ斑B兒子都沒見,反倒見了他兩次,連佟兮都不記得,卻只記得他。

這種兄弟情有多難能可貴他不是不珍惜,但他心臟不好也是真的。

“佟兮,真的死了嗎?”北冥景心心念念的,是昨天最后一個問題的答案。

可北冥狄分明記得,昨天北冥景問的是‘怎么死的’。

“那只是我的猜測,除了生死,你眼里可有難辦的事?!北壁ぞ皻馍灰姾?,聲音也很虛,以致于北冥狄每每看到自家皇兄吸氣,都擔心他呼不出來。

“皇兄何必在意這個呢,忘了就忘了?!北壁さ也幌胩崞饌氖?。

眼見北冥景一動不動倚著床欄,眼睛也不眨一下,北冥狄心臟又開始不規律跳動了。

“沒忘?!北壁ぞ昂袅丝跉?,“我記得你之前跟我說過,只要解了那盤殘棋,你便讓我與它的主人見面?!?/p>

“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蓖轮匦卤惶崞?,依舊美好,卻也悲傷。

“于我,不過是昨天的事?!北壁ぞ暗拖骂^,“我很矛盾,我想見,可腦海里總有一個聲音告訴我,不要見?!?/p>

腫么可能!

北冥狄猶記得當年在見佟兮之前,某位皇兄連換了三十套衣服,最后選的是第一套。

沒人知道,連北冥景自己都忘了,自佟兮死后,他每每懷念都希望時光倒流,退到他遇見佟兮之前。

不相見,便可不相戀。

不相知,

便可不相思。

沒有他的人生,佟兮一定會很幸?!?/p>

-------------------

我竟然……覺得……除了沒人性……蕭文俊還行……

在線 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