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鳳唳江山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情蠱非毒

第四百三十七章 情蠱非毒

楚太后的衣冠冢入了皇陵,沒人知道她的真身被孟帝師葬在哪里。

也鮮少有人知道,孟臻在楚太后死的第二日便帶著她的尸體離開了。

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能讓眾朝臣爭吵不休的,唯齊景帝醒過來這一件。

原本還文官武將各自列隊的朝臣們,在經歷一場又一場熱火朝天的爭辯之后,金鑾殿內的陣型有所改變。

太子麾下以段恒為首的是一撥,?;逝梢詭孜坏赂咄氐睦铣紴槭椎氖橇硪粨?。

剩下的則是第三撥,其中第三撥里,站著鳳天歌等六人。

“皇上既已醒過來,太子理當讓出龍椅,讓出御書房,再坐下去非但于理不合,也多少有些鳩占鵲巢的意思?!?/p>

剛剛中場休息過后,也不知道是第多少輪的爭辯重新開始。

這次?;逝衫镎境鰜淼娜?,是鳳清。

對面,段恒眉目深沉,寒厲反駁,“鎮南侯說話未免太難聽了些!皇上雖然已醒,但病情十分不穩,就在昨日龍乾宮還在告危,皇上這般,如何處理朝政?”

“朝政可由太子繼續暫代,但位置必須換?!兵P清提出來的要求,要比之前幾位老臣更直接,更尖銳,更能刺痛北冥淵。

“這有什么意義!太子若讓出龍椅,早朝坐哪里?讓出御書房那吾等這些大臣的奏折又要送到哪里?鎮南侯你太過苛刻!”說話的是鳳炎,自開始爭辯到現在,鳳炎幾乎每場不落。

這個時候不表現,他在

北冥淵面前就真的沒有表現的機會了。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太子是皇上么!”鳳清平日里雖態度鮮明,卻從未有咄咄逼人的時候。

此話一出,金鑾殿內頓時出現一陣詭異寧靜。

殿內所有人的視線大致可分兩路,一路瞄向鳳清,這種話說出來很扎人心啊。

另一路則瞄向龍椅上的北冥淵,顫抖吧,這種反對派留下來,只能是禍害!

一段詭異的寧靜終在鳳天歌開口一刻,結束了。

“末將以為,此事可緩議?!兵P天歌的話沒什么實質性的內容,僅作打破僵局之用。

果然,待她音落,整個金鑾殿重新變成菜市場,眾朝臣擼胳膊挽袖,各種借題發揮,你方作罷我登場,吵的熱火朝天。

爭論到一半的時候,也不知道是誰爆了句粗口,這下可是收不住嘍。

那真是,各種金句頻出!

任朝堂多歡樂,鳳天歌等第三撥觀眾我自巋然,更有閉目養神者如太史令庚博遠都快睡著了。

龍椅上,北冥淵作為被討論的對象,看似淡然,內心也已跟著麾下那些人一起罵的酣暢淋漓。

整個早朝下來,眾臣也沒吵出個子丑寅卯。

事兒不算完,擇日再議。

回到御書房,北冥淵命李誠瑞在外守著,自己足足在里面罵了鳳清半柱香的時間才勉強消氣。

過程中,與北冥淵一同進來的古云奕只字未吭。

“查鳳清!”最后,北冥淵狠狠撂話。

古云奕拱手領命,“太子放

心,微臣會就此事與鳳炎大人商議……只是不知太子想查到何種程度?”

“削兵權,要他……”‘命’字到嘴邊,北冥淵卻硬生咽了回去。

鳳清是鳳天歌的父親,他若殺,未免不盡人情。

“微臣以為,鳳清不死,不足以震懾朝中那些老頑固?!惫旁妻鹊南敕ê唵我矝Q絕,既開戰拼的就是你死我活,任何留手都是在給自己的墳墓添磚加瓦。

北冥淵緩身坐在龍案前,黑目如潭,“鳳鈞尚未表態,再等等?!?/p>

“太子!”

古云奕斗膽上前,卻被北冥淵喝住,“你也要跟他們一樣造反不成?”

“微臣,不敢?!惫旁妻刃耐?,一路走來還有誰,比他更忠心?

北冥淵知道自己剛剛那句話說的重,但他也在氣頭上,如何也說不出寬慰的話,“你退吧?!?/p>

古云奕恭敬退出御書房,無聲走下臺階。

那一日獨孤柔的話,音猶在耳。

‘自小到大,北冥淵明知道你最恨的人是誰,卻還是一步步默許那人強大、入朝,本宮奉勸大人,別把希望寄托到別人身上,到頭來,連后悔的機會都沒有……’

一種從未有過的陌生感席卷而來,古云奕渾然不知自己踏上了許久未走的西側離宮那條路,行走間,奉天殿映入眼簾。

他止步,朝著奉天殿的方向,望了許久……

御醫院內,屈平跟容祁翻遍異蟲錄也沒找到有關銀龜的任何記載。

屈平更替雷伊把過脈,亦無法確

定那只所謂的‘銀龜’到底在雷伊身體里的哪個位置。

“有沒有辦法毒死它?”藥案旁邊,容祁提出一種可能。

屈平不太敢嘗試,“萬一沒把銀龜毒死,把雷伊毒死了怎么辦?”

“依蕭文俊之意,那這條追引線就會變成紅色的御尸線……”容祁輕觸雷伊手臂上若隱若現的黑線,“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騙我?!?/p>

眼看自家主人一臉求知欲的樣子,雷伊牙一咬,“蕭文俊不是說了,他騙誰也不會騙你,害誰也不會害你,愛誰也不……不愛誰都愛……唔唔唔……”

雷伊話沒說完,容祁蹭的躥上藥案狠狠捂住雷伊那張大嘴巴。

旁側,屈平就跟沒聽到一樣,突然開始有意識的翻看手里的異蟲錄。

直至雷伊被打到懷疑人生,容祁才算舍得放手。

“有沒有辦法毒死蕭文???”天天喝酒,天天陪聊的日子真是夠了。

屈平抬頭看向容祁,“但凡修煉御陰鬼之物的人,他們本身就是個毒物,毒藥于他們而言就跟補藥一樣滋養?!?/p>

容祁,“……天下無敵是嗎?”

“非也?!鼻綄愊x錄舉到容祁面前,“情蠱非毒,卻要人命,而且不分男女?!?/p>

容祁起初沒聽出來,只道是個希望便接過來細看,越看越不對勁,越看越扎眼。

‘啪—’

情蠱為何物還沒看完,容祁便摔了那本異蟲錄把屈平按到地上。

“本世子堂堂七尺男兒,你居然讓本世子給蕭文俊種

情蠱?你們一個兩個的活膩了直說??!”越狂躁,越恐懼,說的就是容祁……

在 線閱DU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吉利三分彩官方开奖 体育彩票所有玩法 中国上证指数走势图 陕西快乐10分胆拖奖金对照表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果 河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深圳股票指数代码 上海时时乐在线购买 宁夏十一选五五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历史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