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鳳唳江山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冤家路窄

第四百三十五章 冤家路窄

龍乾宮外,北冥狄緊緊握住沈辭的手,語重心長。

拿北冥狄話說,你不是特別希望皇上能醒過來這樣就沒辦法下去陪佟兮了么,現在你的愿望達到了,所以一會兒進去,千萬別作妖。

門口處,任由北冥狄說的口干舌燥,沈辭連聲都沒吭一下。

后來北冥狄想起來,來時他封了沈辭好幾處大穴,順帶著連啞穴也給封上了。

“逍遙王,您還進不進了,皇上可在里頭等著呢?”旁邊,候在一側的姚石催促道。

“進進進!”北冥狄根本不想帶沈辭,奈何沈辭以死相逼。

說真的,他覺得沈辭大可不必,你不死本王還想掐死你呢。

可誰讓他答應過容祁,會好好守住這個冤家。

見北冥狄要拉沈辭進去,姚石想攔著,沒攔住。

龍乾宮,內室。

九鼎銅爐里,香薰裊裊。

淡淡的龍涎香好似摻了些許琥珀的味道,神清氣定,沁人心脾。

精雕抹金的龍榻上,北冥景有些吃力倚在床欄處,靜靜翻看棋譜。

瘦削的臉上有了血色,顴骨雖高卻不似之前那般突兀,頭頂發髻梳理的很是整齊,鬢角銀絲如雪。

除了棋藝,北冥狄一直都覺得佟兮到最后沒有選擇他,是因為他身上少了皇兄那般安靜且淡泊的性子。

他的皇兄,是個斯文人。

“皇上?”因為聽說自家皇兄不認人了,所以北冥狄拽著沈辭進來時,試探著喚了一聲。

北冥景聞聲抬頭,清澈無塵的眸子里無

一絲雜質,干凈的像一泓清泉,這哪里是一代帝王的眼睛。

北冥狄都給看愣了,他還記得三年前最后一次見自己皇兄活著……醒著的時候,那雙眼睛深幽,冰冷,如子夜暗沉的海面,又似鷹隼般,犀利的讓人心寒。

那才是帝王的眼睛。

“瑾瑜,你之前帶過來的殘棋我已經解好了,在姚石那里?!北壁ぞ巴瑯幼⒁暠壁さ以S久,之后收回視線,繼續翻看棋譜。

瑾瑜是北冥狄的字,這會兒聽到皇兄問,北冥狄一臉懵逼,“什么殘棋?”

龍榻上,北冥景握著棋譜的手,略緊。

“你們都退下?!北壁ぞ巴蝗婚_口。

北冥狄聳肩,正想出去時被姚石攔下來,“皇上是讓奴才們出去?!?/p>

北冥狄恍然回身時,沈辭突然甩開他的手,沖向龍榻。

祖宗喂!

姚石也給嚇一跳。

幸有北冥狄過去將沈辭點在那兒,而后朝姚石揮揮手。

姚石了解逍遙王,再者皇上有旨,不得已退了出去。

龍榻上,北冥景盯著沈辭看了一會兒,“這個人是誰?”

“沈辭啊,皇兄你不記得他啦?”

北冥狄跟沈辭不一樣,他對自己皇兄的態度從未偏激過,佟兮愛的人是皇兄,選擇皇兄理所當然。

至于佟兮沒被封后,更在后宮遭了毒手這兩件事,身為皇家子嗣,他知道這些真的與皇兄無關。

后宮的那些女人呵,耍起陰謀詭計各個都是精英。

講真,把這些個女子們窩在后宮真是暴

殄天物,應該讓她們上戰場,當軍師,隨隨便便甩幾條毒計出來,都能滅個國。

見北冥景不開口,北冥狄索性擺手,“皇兄就當他是空氣好了?!?/p>

“瑾瑜,扶我躺下?!?/p>

北冥景一天之內只能坐半柱香的時間,剩下時間里只能平躺在龍榻上。

“我一直以為他們在騙我?!北壁ぞ翱聪蜃约旱牡艿?,氣虛開口,“他們說父皇已逝,而我已經登基二十多年,我非但有皇后,還有皇兒,而且我該自稱朕?!?/p>

“他們沒騙你?!北壁さ疫€能怎么說。

北冥景嘆了口氣,“原本我是不信的,可剛剛看到你時我信了,你居然已經這樣老了?!?/p>

我擦!

你丫都長白頭發的人了說誰老呢?

“那個,皇兄打從醒過來到現在,沒照鏡子吧?”北冥狄一臉真誠問道。

“照過,我應該是沒怎么變?!北壁ぞ暗臉幼颖缺壁さ疫€要真誠。

北冥狄就佩服自家皇兄這種,安安靜靜不要臉的人。

“眼下這宮里很多人我都不記得,我的記憶,只停在你連續三日給我送殘棋的時候,今個兒把你叫來,我是想見見那個背后的人?!北壁ぞ皻庀㈤_始不穩,說話時胸口起伏不定。

“皇兄你這記性真是……”北冥狄皺了皺眉,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為難嗎?”北冥景勉強開口。

“嗯?!北壁さ蚁胝f你要一直睡下去,說不定就能見著了。

一陣沉默之后,北冥狄忽然發現龍榻上北冥景

眼睛閉上了,胸口也沒起伏了。

我的天吶!

“皇上?皇兄?北冥景你不帶這么玩的!”北冥狄嚇出一身冷汗,趕忙用手指探查北冥景鼻息。

還沒探查明白的時候北冥景突然睜開眼睛,重重喘息,“剛才緩了緩?!?/p>

北冥狄想哭,等你緩過來我可能就過去了。

“皇兄,你要沒什么事我就退了?!北壁さ移鋵嵪胝f有事兒也別找我了好嗎?

“那人叫什么名字?”北冥景就跟沒聽到北冥狄訴求一般,繼續問道。

北冥狄就想問問北冥景,拿我說話當放屁你是怎么做到的。

“佟兮?!北壁さ掖鸬?。

“女子的名字,棋藝如此精湛,定是位了不得的奇女子……她是怎么死的?”

北冥景真的是,什么都不記得。

“能不能換個問題?”北冥狄注意到沈辭眼珠子紅的有些反常啊。

北冥景沒換問題,但也沒再追問。

因為虛弱過度,北冥景毫無預兆昏厥過去。

如果不是姚石請來屈平作證,北冥狄此番入宮差點兒沒背上弒君的罪名。

有句話說的好,不是朋友不相守,不是冤家不聚頭。

就在北冥狄帶著沈辭從龍乾宮走出來的時候,顧紫嫣迎面而至。

好死不死的,北冥狄才把沈辭的穴道給解開。

雖然沒全解開,打個女人肯定沒問題。

遠遠的,顧紫嫣也看到沈辭了,“誰讓他入宮的?”

想到當日延禧殿情景,顧紫嫣邊叫囂邊后退,臉色煞白,“來人……”

了。

只見沈辭發瘋一樣沖向顧紫嫣,速度之快北冥狄都沒撈著!

在線 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1000期 棋牌赌场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赢钱技巧 牛股股票推荐 061期排列3试机号 期货配资列入刑法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分布图 安徽十一选五任七最大遗漏 河北快三100期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