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8年 02 大結局

第四部 2008年 02 大結局

梁思申愣了會兒,笑道:“看到一個十足的奸商說信念,才發覺這個世界真的很美好。真高興看到一個個為實現希望而努力的人。我越來越喜歡在中心工作,這兒有磁場。我也在看局勢,覺得還沒攤牌,但憑我多年做資本這一行的直覺,眼下不失為資本擴張的好時代。我們往后經常切磋?!?/p>

柳鈞無法不想到,一個個為實現希望而努力的人里面,一定包括宋運輝。他很開心,又多一個人欣賞這樣的品格,而不是取笑。說真的,若不是因為梁思申是宋運輝的太太,而他深刻地感覺到宋運輝也是個懷抱自主研發希望的人,他才不敢跟梁思申說起自己的信念,這年頭一個大男人如此口頭表白,會被人認作中年怪叔叔。

申華東不斷告訴柳鈞,他爸又跟誰誰會面了,又談到什么了,看來趨勢越來越明朗啦,等等。柳鈞不得不想到官商勾結這四個字。兩個完全不同的體系,卻有了相同的利益目標,又為了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走到一起來了??杀?。

那位在小謝出逃之前親自來視察敵情后才敢下單的大客戶,算是浸淫制造行業多年的老前輩,前幾年即使面對飛速膨脹的泡沫,也不愿移情做房地產,因為他熱愛這個行業,最喜歡的娛樂是自己蹲到車間練一手銼刀功夫。而今卻來電告訴柳鈞,他準備抽出資金搞房地產去了。他好意提醒柳鈞做好心理準備,后面幾個月不要將他那邊的可能需求量打進計劃中,以免誤事。他奉勸柳鈞也要做好兩手準備,這個冬天會很長很長,往下走可能是重復去年前年的經濟結構不平衡,制造業會非常艱難,而且看上去堅持在制造業的人很保守很愚蠢。

柳鈞心里有點物傷其類,原來有心外向的不止他一個。大約很多像他一樣的人一忍再忍,終至忍無可忍了。

而事實也是逼著他非跟老前輩移情不可。老訂單漸漸做完了,新訂單卻似稀有物種大熊貓,騰飛與騰達和整個工業區的大多數企業一樣,在寒冬中瑟縮。形勢越來越不容樂觀,即便是他將高科技獨門絕活降價再降價,也攬不到合適的生意。不是他們不努力,而是市場忽然消失了。這個市場有關閉破產的,有騎墻觀望的,也有失去信心抽資移情的,很少再聽說有人熱血沸騰地擴張?,F在比兩年前更沒人敢投資制造業。

可是他卻看到土地流轉新政出臺,進一步支持了地少人多之論,他看到國務院會議要求降低住房交易稅,以優惠國民購房。有退稅政策的調整,不過明顯看得出側重勞動密集型行業。政策,正一步步地走回頭路。卻很少看到對中小企業的支持,只肥了他這種有門路的。

可是他不能讓企業倒閉啊。他想到錢宏明年初作出最后的掙扎,而非卷款潛逃國外去。他此時何嘗不是掙扎。

掙扎時候,人真會惡向膽邊生。

公司場地內即使最小的野草也被拔光了,密布公司墻頭的爬山虎給梳理得整整齊齊,原本已經一塵不染的車間更加一塵不染,即使輪休,即使發動員工搞衛生,也依然解決不了開工率的大問題。輪休的政策無限期延長,柳鈞能跟員工說的唯有“至少我們還活著”。他看到公司的人氣日益凋敝。

終于,時髦名詞“拐點”也降臨這家不時髦的公司。第一名工人主動辭職了。這種時候,他辭退工人都得考慮一下人家出去還找不找得到飯碗,可人家卻是主動辭職。柳鈞看到平靜得冷靜的公司表面下,是人心對公司信任的動搖。

才剛邁進11月,公司開工率降到30%。研發中心也被迫降薪。

連財勢雄厚的申家,三個月前在開工率降到30%的時候也毫不猶豫地大量裁員,他柳鈞到底該怎么辦。崔冰冰首次提出,不能再婦人之仁了。當斷則斷,要不然連累公司全軍覆滅。

柳鈞心理壓力大到極點。而全公司的人則是看著他?;氐郊依?,他又得和顏悅色地對付兩個小姑娘。他知道崔冰冰身上工作壓力也大,今年誰都有壓力。家里的兩個大人都是充氣到透明的氣球,彼此體諒著不產生摩擦,以免爆裂,彼此也體諒著不給對方百上加斤,男人女人都是人,都有承受的極限。唯有早上被鬧鐘叫醒時候,靜靜擁抱一會兒,給彼此打氣。

可是柳鈞總想找地方發泄,他這等年齡不可能再找教練打個鼻青臉腫,他懷抱沖擊鉆將公司綠化帶中做裝飾的大石塊全部打個粉碎,一夜之間,徹底殲滅,好生消氣。

11月的第一個周五,才剛下班,梁思申急匆匆打電話來約柳鈞與崔冰冰去她家吃晚飯商量點兒事情。柳鈞想她家反正地大物博,索性將兩個孩子也領了去,可以與宋家的兩個兒子一起玩。崔冰冰問有什么事,柳鈞也不知道,懷疑是以前說的看到消息彼此通風,正好周末大家有空。

想不到宋運輝也在,兩家人見面先坐下一起吃飯??煽珊芟矚g小妹妹淡淡,捏捏淡淡的臉,又轉過去捏捏自家弟弟的臉,宣布重大發現,小女孩的臉更軟。小碎花護著淡淡,不讓可可再捏,拿起叉子暴力地將可可的手擋開。大人們讓這幫小孩子自己鬧,不予干涉。淡淡見到保姆分好吃的蒜蓉大蝦,就強悍地搶了可可的一份,送給小碎花,毫不怯場。大人們看著都笑。

梁思申不賣關子,開門見山:“楊巡找到我,想把他的××房地產公司賣給我。這家公司幾乎沒開發房產,所以賬目比較單純。手頭一塊儲備地,是住宅用地,在市區二類地段,規劃建筑面積十五萬平方米。這家公司別無長物,其實賣的就是這塊地。但單純賣地不如賣帶著地的公司,賣公司的稅比較合理。楊巡現在急需現錢,愿意壓低價格給我,只要我給他全款。剛剛我跟他談完,我打算買下,我看好地價升值,原因我們飯后分析。有關報表我也全部拿來,你們都是行家,我們飯后檢查分析。因為這筆款子不小,我邀請你們加入。我記得小柳說起過投三千萬買房子的事,你不妨有錢再多投入,我認為買地皮更直接高效?!?/p>

柳鈞不懂行,但崔冰冰接觸面廣,一聽就知道那塊地在哪兒,知道這個收購涉及款項不下十億,梁思申若拿得出十億,卻差三千萬,以她的人脈,臨時不會募集不到。因此,梁思申的邀請加入,其意圖不言而喻。崔冰冰毫不猶豫地道:“非常感謝梁姐提攜。這可是個十億多的大項目?!贝薇皶r給柳鈞一個提點。

“不客氣,如果這樣,以后我們是合作伙伴。小崔是內行人,接下來的程序還得你多參與。你們總之回家自己盤算一下,有多少,參與多少。其余我從我外公的基金中支出。我可以保證你們不吃虧?!?/p>

柳鈞此時全明白了,梁思申心里記著與他的聊天呢,他激動地道:“梁姐,謝謝你幫我挽救中心,我真不知道怎么說謝才好,你幾乎是救了我的命?!?/p>

宋運輝笑道:“謝什么呢,研發中心是思申的飯碗,她救自己的飯碗而已?!?/p>

梁思申一本正經地道:“我們都是十足的奸商,不過偶爾得給自己粉刷一層信念啊理想啊之類形而上的東西,顯得我們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p>

在座的其他三個成年人都學過毛主席語錄老三篇中的《紀念白求恩》,聽著十足洋氣的梁思申將語錄活學活用,異常有喜感,全部大笑。四個孩子反而不明白了,看著大笑的爸爸媽媽們很是莫名其妙。

飯后,梁思申解釋,她從親朋好友那兒大致了解到政策趨勢了,估計很快就會有最高政策出臺。房地產會是重點之一,地方政府將獲得尚方寶劍。這是政策面。另一方面是資本面。目前全世界都用果斷降息來擴大流通,中國與其他國家有一個最大不同是,其他國家的銀行絕大部分是私有,他們忌憚風險,會謹慎放款。但是中國的銀行是國家的,只要國家有窗口指導,他們唯有配合積極寬松的貨幣政策,擴大貸款。而且估計很快也有國家投資出臺,數目不小,所以可以預見未來市面上不缺資金。擴大貸款加國家投資,完全可以填補民間謹慎投資造成的資金缺口??稍谀壳鞍贅I凋敝的情況下,這些錢可以投向哪兒才能獲利,在出口市場的外需受國外金融危機影響而無法恢復,而內需已經刺激多年也無法興旺,現在更別指望的前提下,巨額資金的流向幾乎是不言而喻了。梁思申說,這是很老套的,格林斯潘以前用來救美國經濟的套路,結果也有先例可循。有政策支持,又有資金支持,所以大家該做的就是跑在政策出臺之前,將政策涉及的趕緊拿下,當一回禿鷲。

四個人當場拍板,明天周六不休息了,立刻行動,拿下楊巡嘴里被迫吐出來的肥肉。

雞蛋挑骨頭地審核報表,逐字逐句修訂合同,沒辦法,因為四個人不信任楊巡,不相信報表的真實,不相信賬目如報表那么簡單,不相信賬面上除了抵押貸款,沒有其他私人借貸。大伙兒集思廣益,制定一份排除性非常強的合同。

從宋家回來,天已經很晚,可柳鈞與崔冰冰高興得睡不著,將淡淡和小碎花送上床,兩人戴著耳機赤著腳歡歡兒地跳了半天舞,壓抑著嗓門又笑又叫?;盍?,這下是真的有活路了。

柳鈞的困難暫時見底,可工廠的困難遠未到頭。短暫的快樂之后,面對社會上猜測這回危機將何時復蘇,復蘇是“L”形、“U”形,還是“V”形,柳鈞則是最擔心他的復蘇是“W”形,因為他暫時看不到前路有多少起色,而他還需付多少個月的輪休工資,他還需繼續打價格肉搏戰,他還得投入研發中心。畢竟,他認為地方政府再拉樓市,應該也是起色有限吧,消費能力受限,再高也不會高哪兒去,他能從合作買房地產公司中獲得的利潤,不知夠不夠支持他堅持到制造行業的黎明。他,會不會像錢宏明那樣,也在黎明之前倒下?

即使想著都心寒,柳鈞還是得努力。努力尋找生意。

“四萬億”伴隨“國十條”呼啦啦而來,果然不出梁思申所料。柳鈞感覺周圍所有人都好好研讀了國十條,研讀的目的是判斷對自己有什么好處。但很多人也問,經濟下滑成這樣,四萬億怎么拿得出來?會不會只是一句口號,只是一個安撫人心的數字。申華東的爸爸申寶田冷然道:“簡單,印錢?!庇^點眾說紛紜,柳鈞決定相信申寶田這個老法師。但是對于“國十條”的第一條,申寶田卻更加冷然地反問:“誰出錢?”

相關行業針對四萬億很快做出反應,柳鈞沒有料錯,工程機械方面首先有了動靜。開始,市場部門接到詢價電話了,開始,業務員的出訪獲得意向回復了。但是只聽打雷不見下雨,全都還在觀望,不敢輕易開工上馬,以免在這種苦寒冬日里攢下要命的庫存。

這個時候,活著的企業就顯現出了優勢。打電話有人接,來公司看得到機器在轉,工人沒被裁員,首先說明一種實力,說明不需要擔心業務放出去后,傳來對方忽然倒閉的消息。這個時候,誰都小心翼翼,不敢有任何閃失影響利潤。普遍心理是“穩”字當頭。

只是四萬億還停留在紙上,具體投入到哪兒還只是宏圖,因此業界都只能等待,密切關注四萬億的落實,老老實實配合四萬億的步調。等待是一種煎熬,不可知的等待更是一種痛苦,可前路漫漫,立項、報批、審核等等,都需要時間。別無選擇,全都必須在下滑的開工率打壓下繼續等待。

今年,整個2008年,從聞所未聞的凍雨冰災開始,天災人禍接踵而至,一路嚴寒,冷到年底。

這一年,柳鈞失去最好的朋友,卻還晦氣得在年底前出國洽商的時候撞見宿仇楊巡。更令人頭痛的是楊巡見到他就陰魂不散地纏上了他,兩人原來搭乘同一班去往美國的飛機。柳鈞見楊巡絲毫沒有離開他的意思,便清楚此人估計想利用他做一回全程翻譯了,可真做得出來。他看看楊巡攜帶的兩只巨大行李箱,不懷好意地問:“楊總該不是卷包潛逃吧。家當都帶上了?”

“我逃?”楊巡反而一臉驚訝,“我為什么要逃到國外去。背幾千萬塊錢跑美國買幾間房子收租?還不如跳飛機來得痛快。我去美國看兒女老婆,他們快放假了,好多天,我這回總算有時間陪陪他們。我告訴你,人在青山在,只要公司不倒,所有債務都只是賬面數字,哪家公司不是負債運行的?我又不是你同學,我有實業,都是響當當的實業,債主再不心甘情愿,這個時候也只能跟我綁一條船上,等我的實業活過來,他們更怕我?!?/p>

“既然如此,又何必賣房地產公司,目前看來那是最早生金蛋的雞?!绷x心里卻嘀咕,老婆不是離了嗎?

“沒辦法啊,周轉資金沒了,這種時候債主不追債,可也沒錢再給我,賣別的未必找得到下家,只能割肉房地產。我賣掉房地產公司,去除各種費用,還能到手五六千萬。我們做生意的,越苦的時候,手頭越不能缺活錢,越苦的時候越需要燒香拜佛。尤其是年關將近,你可以其他時候手頭沒活錢,也斷斷不可以年底沒有紅包錢。你不是剛回國時候,你回國這么多年做下來,不會不明白我的意思。你出國干嗎去?”

“去談一筆業務。一家集團整體裁掉一家分廠,打算把這家分廠的產品轉移到勞動力低廉的地區來做。我跟他們過去存在業務聯系,他們相信我有ODM的實力,故此邀請我過去商談?!?/p>

“ODM是什么?”

“就是老美提供產品規格參數,我來設計和生產。這家的技術要求比較復雜,系列變化很快,一般公司難以接手。我順便看看他們裁掉的分廠有沒有可利用的二手設備?!?/p>

“噢,這倒是你的優勢?!睏钛舱f話歸說話,手上一點兒不含糊,抓過柳鈞手中的資料,將登機牌換到一起,“一路無聊得很,坐一起有個照應?!?/p>

“你不坐商務艙?”

“省省啦,都窮人家出身,還沒那么嬌貴。我有朋友趁這時機到國外挖技術人才,這回老美失業不少人,據說這個時候挖華裔專業人才價格可以降不少。我有心趁長假挖幾個??捎謸?,要是挖來的人跟你剛回國時候一樣傻傻的不好用怎么辦。說實話,我家老三也是一畢業就出國,跟你一樣德行,我老婆后來才出的國,幾年美國待下來專業知識倒是上進了,腦袋變簡單了……”

“不是腦袋變簡單,而是各地有不同的思維,各地用力的地方不一樣。我們看你還覺得你鬧騰得可笑呢。你前妻對此應該最有了解。你要真想引進技術人才,你最好先自己改變一下思想,給人才創造一個合適的環境。我看你不行,你的觀念里面不尊重知識,沒有一個以技術求發展的理念,你就是把人才供起來也沒用。說白了,你沒那根弦。技術人才靠腦袋出活,要是你管理不順,人家在腦袋里偷工減料,你管都管不住?!?/p>

柳鈞見楊巡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即使登機時候也似乎滿腦門都是問號,他坐下就毫不客氣地問:“說到你痛處了吧。再跟你說,我的研發中心我都不需要去,他們自覺加班加點,公司現在這么困難,他們替我分憂解難。你要是心里沒那根弦,花再多錢引進人才,也只會是被動幫人才在國內做跳板,做修橋鋪路的傻活兒?!?/p>

楊巡依然抱臂看著柳鈞,看得出柳鈞說得不假,這正是他遇到的問題:“那……你怎么對待他們?”

柳鈞言簡意賅:“創造力無價?!?/p>

楊巡的眼光不由自主地往柳鈞的手指上掠過。他在飛機的起飛聲中沉默。好久,看空姐開始活動了,他才開腔:“你這話……這世道還是有點兒變了,以前知識分子沒那么重要?,F在我們這行搶人,挖人,千方百計留住人,花越來越大價錢……”

“說半天就是沒一個字說到培養人。我這好幾年,有八成技術人員是公司自己培養出來,其他兩成是公司開創時期挖來,但他們知識中的一半也是通過公司有意識地培訓才獲得,比如今天若是去美國為一個展會的話,可能坐你身邊的就不是我,而是我幾個工程師了。包括梁姐,她原本想考研去哪家名校讀數學碩博,可最后不愿去了,因為我中心本身就與一位數學教授有簽約,隨時可以接受咨詢,而且我中心的學術氣氛要濃厚得多……”

楊巡也打斷柳鈞的話:“可你這幾年賺得并不多,看你的發展,我都替你著急。只有我妹這種人才會說你腳踏實地,她不懂創業才那么說?!?/p>

“我經營水平有限。近來跟著我的副總學習經營,受益匪淺,創業也需要有觀念?!绷x不明白為什么今天他和楊巡似乎都特別坦白。

楊巡點點頭:“我給你指一條路,你近水樓臺,一個巨無霸國企,一個權貴,宋家夫妻掃掃門縫子,就夠你受用。到現在為止才合作一筆收購我房地產公司的生意,你算沒用。不過很明顯這筆生意是他們提攜你,他們干嗎便宜你?因為權貴在你手下玩數學還拿工資?”

“你看,你三言兩語就暴露馬腳了吧。他們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低俗,他們認識創造力的真正價值,他們清楚這是這個國家的希望。宋總幫我的可不止這點,他促成我F-1系列研究這個大工程,若沒有他,這個研究在我當時想都不敢想。他提名讓我獲得各種科技獎,獲得獎金,獲得政策。關鍵是我不擅長鉆營,不懂得抓住機會跟政府要求更多,我實在是想不出來怎么要,沒人告訴我有這政策那政策,政務不公開啊。后來還是被我副總提醒。前不久宋總又竭力舉薦我公司,這回,我不會再讓機會溜走了,我要爭取政策。呵呵?!?/p>

“宋總?最先賞識你的是他?不是因為你和梁還有小申都是飛車黨?”

“你該不會還以為我送了宋總和梁姐很多好處?”兩人對視,柳鈞從楊巡眼里看出一絲恍惚?!盎蛟S,你的世界只有利益相關,但我們的世界里有一些傻傻的東西,比如你近來才意識到知識無價,因為這個社會發展到現階段,人力成本上升趨勢已不可逆轉,無論國內外的市場競爭都將越來越靠科研技術。只是眼下的大環境并不支持這種腳踏實地的競爭方式,有很多傻傻的人內心很焦慮,很著急,很想盡一己之力稍微改變一下這樣的結構問題。我們都在努力,我非常感謝宋總支持我的努力。他是個很有精神感召力的人?!?/p>

“你千萬別再提‘傻傻的人’這四個字,你還是說‘有識之士’吧,我雖然文化低,但還聽得懂。要不然這話傳到宋總耳朵里,我回國還不得讓宋總擰下頭顱?!睏钛蔡摶我粯?,卻沒真正答復柳鈞的話,只是凝神看向機頂,傳遞出不想說話的信號。

但柳鈞不肯說停就停:“不是傻傻的是什么?”

“對,這形勢下面,你應該拋下工廠,好好開發我那塊地,有你賺的。梁思申就是會趁火打劫,你跟著她沒錯。我等到把地賣給她,才得知形勢變化,悔得腸子都青了。你還跟我提精神感召力,不要聽,我才是真傻,沒看清她那么急背后有陰謀?!睏钛膊豢戳x。

“你寬寬心吧,我掙的那些錢,全養工廠和研發中心了,梁姐因為這個支持我的,我們的研發中心要是倒了,不僅僅是我個人的損失。所以我說他倆是好人,那是真的好人?!?/p>

楊巡終于將目光移回來,看向柳鈞:“那塊地即使再升值,又能升到哪兒去?明年這大形勢也不對,你不要命了?這種市場形勢要是再持續一年,你拿命填窟窿?”

“你這下明白中心的科學家們為什么不計報酬地替公司分憂解難了吧。因為我們有個共同的理念,科研,在這個環境下生存太不易了,我們身在其中的人首先得有這個自覺。很傻,是不是?可有那么一幫心智成熟的成年人正身體力行,你不會懂?!?/p>

楊巡的目光又不由自主地往柳鈞的手指上溜一圈。他感覺應該是那只戴婚戒的手指,可他已經不確定了,這么多年,他已經遺忘一些小小細節。

“現在才開始?”

“是的??晌疫€能做什么?可以向你請教嗎?”

“你跟著梁宋投資房地產,就很對,照這思路繼續做下去,做大,賺大錢,然后擠出一段牙膏給你的研究中心,就顯得你很崇高很有想法——不,理念了。我當然是諷刺你,可我說的也是大實話?!?/p>

柳鈞嘆息,看來唯有如此了。最近銀行一再找他,希望他這個目前還存活的,看上去生存力還行的企業冒險在明年一開始就大量貸款,作為老朋友,幫助銀行解決貸款任務,也不管他而今一個月的業務量才多少,吃不吃得下這么大量的貸款。據說政策要求定點投放。至于他貸款后肯定資金滿溢,溢到其他經濟領域,銀行就決定視而不見了。

“這幾年,發展得最好,資金回報率最高,又最清閑的是梁思申。另一個有點兒理解當初的沖突究竟是為什么,原來他搶了這種人心目中的無價之寶——創造,而不單純只是一個利益。這些個人,還真是想法怪異?!?/p>

“你下一步打算怎么辦?靠梁宋支助,不是長遠之計。困在你那兩家工廠里,也不是回事。你作為老板,你可以抱著創造不放,可你不能放棄創業,你的身份首先是老板。是宋總姐夫的老婆,前豪園老板娘,從一開始就認準買店面房,買了出租,然后再買。我挖兩個礦的人還羨慕她,這世道,怨不得你也來搞房地產?!?/p>

柳鈞搖搖頭,無話可說。

“我開了礦,才知道社會還是需要你們這種人的。我們礦下隨時有危險,設備要是出故障,就是人命關天。國產貨真不敢放心,還吹什么中國制造轉向中國創造,看看你活得這么不容易,誰會自討苦吃做創造去?人還是追著利益跑的,創造沒利益,聰明人就都讀經濟系去了,賺飽了才假模假樣回來搞研究,這世上沒圣人。包括你研究中心那些科學家,你暫時讓他們同甘共苦,還行,時間久了,他們就跟你拜拜了。當然你現在已經不傻,不會不明白這個理。你好好干吧,以后需要什么投機倒把秘訣,盡管讓我妹來找我,讓我也崇高一回?!?/p>

柳鈞微笑,看起來楊巡對梁思申有氣說不出呢,只好拐彎抹角嘲諷??吹綏钛策@樣,柳鈞心中對楊巡的氣不知不覺地消減,全身漸漸地去掉戒備:“想讓你兒女怎么發展?”

“總之不會學你?!睏钛差D了一頓,卻又道,“像你一樣也行,反正老爸我有財力供他們揮霍?!?/p>

“很吃苦?!?/p>

“不會比我更吃苦,還讓人看不起。背后不知道多少人罵我?!?/p>

柳鈞會心微笑,看楊巡也是微笑。面對面地,兩人都輕輕笑出聲來。

飛機在翻滾的云團上孤獨地飛行,仿佛脫離萬丈塵埃??萍嫉牧α?,讓人類飛得更高,飛得更遠。開放社會,人類思想的變革已成大趨勢。

楊巡在睡前嘀咕了一聲:“我們中國一定也能造出大飛機,我們有人?!?/p>

“會的?!绷x閉目微笑。

【 – 全書完 – 】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黑龙江11选5官网 中国长城股票 湖北快3开奖号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百度 000028股票行情 泳坛夺金中奖金额 浙江11选5预测分析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今天 广东11选五什么时候开盘 福彩快乐10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