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8年 02_1

第四部 2008年 02_1

柳鈞一向反對老板親朋好友在公司出入,將公司辦得像作坊,但這一次為了小碎花破例,他在小學開學之前,上下班一直帶著小碎花。他怕小碎花落單,落單的小碎花會睜著大眼睛,沉默得像是沒有生命的洋娃娃。他隨時聯系嘉麗父母,希望為小碎花帶來她媽媽恢復的好消息,可惜,嘉麗醒了,但嘉麗的魂追著丈夫不知去了哪兒。嘉麗的父母一說就哭。

然而,事情總是有轉機的,只要有人堅持不懈?,F在的大清早,柳鈞和崔冰冰得加倍辛苦,因為家里多了一個孩子。柳鈞一早在廚房煙熏火燎地做煎餃,下餛飩,沒有聽到手機提示有短信。崔冰冰反而聽到了,從浴室出來看短信說的是什么,卻看到一張照片,上面只有一只光溜溜的手比劃出一個“V”,是申華東來的短信。

“咦,東東這么早跟你打什么暗號,你看,搞定什么了?”

柳鈞扭頭一看屏幕,“撲哧”一聲笑出來,這是他最近幾天難得舒心的笑:“那家伙搞定陳其凡了??吹贸霰尘皢??準是床上?!?/p>

“哦耶,你們這些鳥男人,這種事也能公開嗎?你們走著瞧?!贝薇鶎⒄掌D發到自己手機,她又轉手將照片轉發陳其凡?!巴坂?,爆發枕頭大戰了,我很有興趣。東東今天準保全線潰敗?!彼€不盡興,又叫柳鈞豎起小指頭,讓她拍一張,立刻傳給申華東。收拾完了申華東,這才哈哈大笑著去女兒的臥室,收拾兩個小的。

可是,進去卻見淡淡的床上不見人影,崔冰冰下意識地往床底下瞧。小碎花輕輕地道:“阿三,淡淡跟我睡了?!?/p>

柳鈞與崔冰冰商量著給兩個小孩同樣的環境,可是一個喊爸爸媽媽,一個喊叔叔嬸嬸,立刻親疏有別了。于是兩個大人忍痛在家推行全盤西化,一個成了孩子嘴里的阿三,一個成了孩子嘴里的阿鈞,完全沒大沒小了。崔冰冰看過去,果然見淡淡擠在小碎花的床上,此刻還趴在小碎花的背上睡得很沉很香甜。崔冰冰一看就笑了:“小碎花,你晚上協助淡淡爬上來的?”一邊下手將淡淡撓醒。

“淡淡想跟我睡。我也想跟淡淡睡?!?/p>

“哦,原來兩個都是小壞蛋。怎么辦,一人打一下手心?”

淡淡立刻尖叫一聲鉆進小被子,貓了起來,小碎花認真地道:“不能體罰孩子?!毙∷榛ǖ哪樕蠜]有笑。

崔冰冰若無其事地笑道:“好,不體罰,我們撓腳底,哇?!彼八ⅰ钡叵崎_小被子,出手如電,四只小腳丫先后中招,兩個小人兒抱在一起笑成一團,尤其淡淡更是大聲地尖叫,大聲地笑,引得柳鈞都過來看是怎么回事。兩個人都看見了小碎花的笑,但是兩人都沒點破,彼此會心一笑,依然若無其事地各干各的。他們竭盡全力給小碎花營造常態,抹凈所有的特殊。他們相信小碎花未來的笑容會更多。

然而,公司的工作卻是千頭萬緒,架構的調整并非只是將每個員工的崗位換個名稱那么簡單,其中需要協調,需要督促,需要磨合,需要考核,需要分析調整結果是否有利于工作效率的提高。于是原本該因為開工率降低而清閑,反而變得從上到下忙忙碌碌,由于不熟悉新架構而工作失誤的,而火燒眉毛的,尤其是中低層的管理人員更是忙得疲于應付。柳鈞居高臨下地觀察著,忽然想到最近上去的那些門戶網站普遍不是改版就是升級,也是熱鬧得不可開交,他無法不想到那些網站的管理者會不會也是趁淡季給大伙兒找事情干,省得大伙兒閑出問題。

在這樣人為的忙碌中,開工率依然勢不可擋地下降,降得每一個老板全寒透了心。連宋運輝那邊也遭遇一樣的問題,梁思申跟柳鈞說,宋運輝急得大把大把地掉頭發,說眼下的經濟環境前所未有地惡劣。宋運輝還捎話給柳鈞,這種形勢下,活命才是硬道理。

可是,活命并不容易。包括申華東,總有一天也終于笑不出來。本地論壇無聊地閑扯本市若干著名公司的境況,眾人踴躍提供素材,有人拍下了市一機廠車停車場的照片和上班時間大門口的人流。那個有心網友倒未必有什么惡意,但是他為了反駁另一個網友說的市一機才不會出問題,而從庫存照片里挖出證據。去年上班時間廠車排隊,今年上班時間廠車寥寥無幾。去年上班時間大門口人流如鯽,今年上班時間大門口人頭稀稀拉拉。此人還認真地點了人頭和車輛,得出結論,市一機現在能有兩成的開工率已經算不錯。

所謂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這樣的新聞很快傳播開來。對于騰飛這樣的公司,這種消息再怎么流傳都無所謂,可對于上市公司卻不一樣了,上市公司面向公眾。頓時,申家父子為撲火而焦頭爛額,申寶田更是老革命遇到新問題,急火攻心,躺倒住院,劃歸崔冰冰爸爸的麾下。申華東少帥上馬,身后沒了一根定海神針,他拍板的時候很是心神不寧。什么賽車,早都丟到腦后去了。他的裁員計劃,更因曝光在眾目睽睽之下,而不得不慎之又慎。

柳鈞無須關注網上討論,他和崔冰冰知道的事情若是扔上網,絕對是火爆帖,因為他身處其境。他幾乎是最早知道小謝出逃加拿大,工業區為穩定局勢,找到柳鈞希望他接手這家亂成一團的有淵源的企業,柳鈞哪兒接得???他現在能活命已經上上大吉,怎還敢想擴張?工業區政府只能愁眉苦臉地與債主們談政府主導下的破產重組。有家工業區企業的老板正被債主盯得走投無路,也不知被債主綁架了多少回,家里的值錢家伙早被債主搬空,見人家可以破產,可以有限責任,可以重組,老板心里立刻燃起了希望,也想將公司破產掉,可等他執行起來,卻發現破產不是隨隨便便可以破的,眼下破產需要的不是法律程序,而是政府批準??伤髅饕呀泴⒐就.a,將人員遣散,早已資不抵債,回天乏術,他的破產申請不知為何就是被否決。他只能繼續與債主們纏斗,時不時地挨一頓揍,受盡侮辱,生不如死。此時,那老板再想失蹤,已經來不及了。

柳鈞一直想了解楊巡混得好不好,可惜,這方面的消息不多,起碼楊邐掌管的大酒店依然開門迎客,說明楊巡也正常存活。

終于,那么多倒閉或者停頓的企業影響到了大宗商品的價格。即使國家統計局給出的CPI與PPI同比增幅依然高達7%以上,柳鈞卻從每天進出材料的比價上看到通脹的退潮。以前,他是追著供應商要材料,供應商都是擠牙膏似的給一點兒,下一次擠牙膏的時候價格必定有漲。但現在是供應商追著他推銷庫存,希望他多多地進貨,多進貨,價格多優惠。反而,柳鈞不敢多進貨了。

可是看各大財經報紙雜志,專家們還在就公布的經濟數據發表議論,擔憂下一個月的通脹繼續延燒。而官員們也是繼續布局,抵抗通脹造成的傷害。經過這半年多煎熬的柳鈞此時已經難以相信專家,專家幾乎成為信口開河的代名詞,他更相信自己的觀察,自己的分析,自己的判斷。

可惜,此時他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縱能深刻分析現象,卻依然是被大勢卷裹的卒子。他的資金終于青黃不接,八月初發工資之前,他算來算去,還與銷售和財務部門開了一個聯席會議,大家都發現發薪日之前的應收款扣除必須支付的各種款項之后,騰飛騰達面臨工資無法足額發放的問題。起碼得等到十五日,工資才可全部結清。

是羅慶,首先在會議上提出,不如將他的工資扣發,他的延后幾天無所謂。財務主管隨即做出響應。柳鈞何嘗不想如此,可他還是在會上表態,大家盡職工作,他作為老板,應該盡職支付工資。

想辦法,無非是借錢、典當、變賣家財。一想到借錢,就無法越過錢宏明,每一次在他困頓之中無償伸出援手的人,總是錢宏明,首先肯定是錢宏明。此時回想起來,往事歷歷,更是平添無數傷心。當然,他現在想借錢還是不成問題,只要他開口,他爸和崔冰冰兩個就能把他的兩個月工資解決。但他考慮之后,決定將他的寶馬M3開進典當行。這只是他在危機中需要給出的一個姿態,給員工拿著放大鏡審視的姿態:老板寧愿變賣家財,也不肯將發薪日延后一天。實際行動,勝過千言萬語。

可令柳鈞意想不到的是,相熟十來年的典當行老板看到他卻是一副愁眉苦臉。老板拉開保險箱給柳鈞看,滿滿一盒子的名表和閃閃發光的克拉鉆。老板說,從開始做當鋪以來,從沒同時收到過這么多的當物,害得他沒日沒夜地提心吊膽。老板不斷奉勸柳鈞如果能想辦法還是別考慮典當,他最近大筆大筆地支出典當款,已經很愁手頭現金不夠了。但柳鈞進典當行是別有用心,在柳鈞的堅持下,老板終于攔腰給開了一個低價,將M3收當了。

走去地下停車場,老板指著一個停滿車的角落告訴柳鈞,那兒是他買下來停放典當車輛的地方,可今年以來不斷有車輛送來交當,卻有不小比例的車子在期滿后不是續當就是死當。最恨的是,現在很難處理死當物品,誰都在念叨現金為王。所以那個停放場地終于不夠用,老板不得不開辟新的停車場,新的停車場選在一家關停的公司,離城有點兒遠,老板考慮到好車一路可能出現什么三長兩短,賠不起,讓柳鈞自己將車開去。

柳鈞將車開到指定地點,只見原本透風的鋼柵欄門被嚴嚴實實地封死,站在外面的人說什么都看不到里面是什么,倒是能聽到里面群狗亂吠。柳鈞與典當行老板的兩輛車子等了好久才見大門開啟,老板解釋里面的保安必須把五條狼狗拴住,才能放人進門,要不然準出人命。柳鈞將車開入,果然見大鐵籠里分別關了五條高大兇悍的狗,原來典當行老板最近收車太多,不得不出此下策,無外人的時候放五條狗滿院子打轉,以免貴重車輛被盜。實在是當物太多,防不勝防。柳鈞雖然是欠過典當,見此也不禁莞爾,這算是特殊經濟環境下的特殊現象吧。

交了車子,柳鈞乘典當行老板的車子回城。路經二手車市場,典當行老板想去看看手中死當的車子賣得怎樣,柳鈞跟進去一瞧,發現好幾輛熟悉的好車。更是看見錢宏明曾經開過的Jeep“指揮官”。柳鈞不禁走過去默默地站到車窗邊,對著空無一人的車內發呆。典當行老板辦完事過來,一看見這車子,想了想道:“好像是錢總的?”

柳鈞點點頭,沒有吱聲,拉典當行老板離開,可又忍不住回頭看那輛車。

過幾天就是發薪日,柳鈞領出納去銀行辦理個人銀行卡轉賬到公司賬戶的手續,不經意地提一句,車子開進當鋪,連半價都保不住了,只換來這么點兒錢。出納大驚,不敢亂問,但回公司一看,車庫里果然不見那輛燒包車。于是很快,老板當車發薪的消息在全公司上下傳開了。

發薪日之前,照例有月度工作總結會議。檢討上個月的工作之后,柳鈞話題一轉,說到裁員。

“目前,整個工業區大部分公司在裁員,就業大環境惡劣,我不愿意選擇這種不負責任的卸包袱方法。原因有兩條:首先,我們從員工個人出發,替員工考慮,這個時候如果被裁員,能在短期找到工作的人鳳毛麟角,我們此時裁員,是斷絕員工的生路;其次,我們的員工是公司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很多員工在公司工作近十年,與公司甘苦與共這么多年,儼然是公司大家庭的一員。我作為老板,若在危難時候拿一直跟隨我的員工開刀,是背叛大家對我的支持和信任。目前公司還能支撐,但日子過得很不好,那么大家可否禍福與共,一起節衣縮食,共渡難關。你們討論看看,有什么辦法?!?/p>

柳鈞當車子在先,立刻占據了輿論高度,因此他的話落在眾高管耳朵里,就不再是什么偽善啊權謀啊之類的東西了。再說,公司除了一個老板,其他即使再是股東,也是小股東,對飯碗的忐忑與其他員工差不多,柳鈞有關不裁員的兩條原因,若是平時說,可能顯得迂腐,可在這等風雨飄搖之際說出來,卻是一腔熱血了,很容易博取大家的好感。但老張還是提出,有些員工實屬雞肋,趁此機會了結一下,也是好事,只要把人數控制在小范圍之內,對軍心不會有影響。這個提議獲得大家的一致認可。

問題是,有限的裁員能頂什么用,大家心里都清楚福禍與共得共到誰頭上。此時老板已經為了發薪將車子當了,眾人即使再不愿意,也得表面上表示良心,實質性地剜出自身的一塊好肉。畢竟大環境不好,能不裁員已是老板開恩。于是柳鈞提出輪休方案時,無人表示反對。這個月八日起,除研發中心和市場部,其余必須硬性規定員工分三批輪流休奧運假,每人休息十天,休息期間拿基本工資。至于下個月怎么辦,視情況而定。

事后,羅慶小心地重挑話題,委婉地道:“柳總,你這么做,員工們能領情嗎?大多數人不過是做一份工領一份工資,整個人從里到外并非你說的公司大家庭的一員?!?/p>

柳鈞道:“很多人不容易記情,但很容易記仇。平時能做一份工領一份工資已是不易,若在心里存下疙瘩,做的那份工就七折八扣咯。尤其是在公司里面有選擇地裁員或減薪的話,勢必在員工之間掀起內斗。結果我成本是減了,可人心也散了,這筆經濟賬不容易算。再說……”柳鈞嘆一聲氣,他想到錢宏明的預言,不知為什么,看著形勢一天天地惡化,他心里越來越相信錢宏明的判斷,經常反復思考錢宏明的思想軌跡?!澳銢]看見這幾天新聞中一家家巨大公司倒閉,一個個關聯官員因此暴露而被雙規嗎?太多了。那些舉債謀‘大躍進’式發展的倒閉公司背后,都有一串關聯官員。繼續倒下去,決策者吃不消輿論。我相信這一切目前只是因為全民辦奧運而不被提上議事日程。奧運后應該會有政策出臺?!?/p>

羅慶聽了點頭:“而且企業繼續倒閉下去,迅速從去年的民工荒轉到現在的高失業率的話,社會安定也是個問題。應該會有措施迅速出來。嗯,我明白了,不用急吼吼地裁員,看這個月。老大,高瞻遠矚啊,佩服?!?/p>

柳鈞一笑,將“宏明的想法”五個字吞進肚子里。他當初無法反駁錢宏明,現在,在機關工作過的羅慶也承認錢宏明說得對??梢?,錢宏明比他們都更早一步認清了現實。只是……眼下正舉國歡騰呢……

“可是……”羅慶猶豫了一下,才又繼續道,“一個月后可能出來的新政策,可能不是哪兒有危險救哪兒,而是哪兒與自身最要命利益攸關而救哪兒。我看柳總最好不要對政策寄予太多期望?!?/p>

“這還需要可能嗎?可即使救最不遭人待見的房地產,好歹也能帶動工程機械的銷售,給我們送來生意。我們還是別指望政策專門對我們網開一面了。社會就那樣了,不指望?!绷x幾乎是自言自語。

“孫工難得來這兒嘛,看來研發中心坐不住了,輪休的工人都埋怨研發中心是燒錢的主兒,最應該關中心的門?!绷_慶坐窗邊,正好看見孫工的車子進門?!傲?,裁員的問題,我建議你還是有必要擺到議事日程?,F在是材料價格下行期,原料進門,經過一段加工周期,等出廠時候,原料價格下跌就得吃掉一部分利潤,我們接下來的日子更不好過?!?/p>

“裁員是實在混不下去的時候才能出的下策。這會兒我更需要做的是壓孫工提高設備的國產化率。你也最好找一些定制產品的合同,比如F-1系列的。我們兩個月前簽的F-1合同,那時候運費和材料費都高,我們根據那時候的價格報價,現在降下來的材料費和運費就是我們額外的利潤了。沒辦法,這種時候只能隨時調整策略啦。說句心里話,看到原油價格雪崩一樣的往下掉,其他大宗商品的價格也掉頭向下,還有房地產商哭爹喊娘,我是喘一口氣的,總算這個社會正常了,我們可以安心掙合理的利潤?!?/p>

孫工進來,替換走了羅慶。但羅慶俯身笑嘻嘻地對孫工道:“沒錢?!?/p>

在場三個人誰都清楚羅慶的意思,孫工一臉尷尬地對柳鈞道:“怎么辦呢,都眼看只差臨門一腳了?!?/p>

“我把太太的車子當掉?!?/p>

這個項目按計劃還差一百來萬研究經費,孫工前天開會一看老板當車,工人輪休,唯獨便宜研發中心,當然心中有數,回去就召集全體研發人員開會兩個小時,幾乎是錙銖必較地挖潛,才將計劃用資金壓縮到七十萬左右??墒抢习鍏s還是得當車,孫工無言以對。

柳鈞繞過桌子,從郁悶的孫工手里挖出經費預算,仔仔細細看完,預算連加班夜餐費都沒有,交通費更是不用說。中心的人員如此犧牲個人利益,讓他好生感動:“孫工,謝謝你們。錢……我先給你十萬,后續會跟上,你就照預算來做?!鳖D了頓,又道,“夜宵的費用還是打上去吧,總不能餓著肚子等數據?!?/p>

“大家知道最近生意不好,都想著早日將主要部件國產化了,可以大大降低成本,跟人打價格戰去。加班加點是必然的,公司好,大家才不會丟飯碗。我開會說了,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工廠每天背后罵我們燒錢,搶他們獎金,我們不能當沒聽見,這種緊要關頭大家自己看著辦。后續的錢,柳總是不是又得掏自己口袋?”

“別多想,我這兒虱多不癢,又不多你這一筆?!绷x佯笑,“無論如何,壓縮成本是我們必須走的路,遲早的事,好在中心有孫工領著替我考慮,合力斷金,公司的困難肯定是暫時的?!?/p>

“可這回是全世界出問題……”

“孫工不用擔心,我會解決?!?/p>

可是,等孫工一走,柳鈞就抓破了頭皮,錢呢,錢呢?借錢,當然可以,可眼下私人借貸的利率較以往更高,他借得到,卻用不起,這會兒他哪兒有利潤來支付高額借貸利息?讓崔冰冰在股市低迷期低價賣掉銀行原始股來支助他,顯然說不出口,他還不到最后階段呢。他爸的錢,是養老金呢。目前他自己手頭可以動用的,除了車子,就只?!X宏明賣給他的那些房子了。賣,不可能,這是宏明對他的托付,每間房子都有錢宏明的足跡,他不舍得。眼下唯一出路只有房屋抵押貸款??墒?,抵押錢宏明托付給他的房產,由于他全價付款,房主已經是他,柳鈞將房產證交給崔冰冰去辦理的時候,心里依然有點兒不是滋味。

而好歹,過了眼下這一關。

整個八月,工人輪休看奧運,柳鈞忙得不可開交,他追著研發中心趕緊拿出產品,投入使用,大幅降低了成本。這算是冬天里的一縷陽光。

另一縷陽光則是來得意外,波羅的海指數暴跌至今,已經幾乎跌掉一半,國際貨運價格大幅跳水,運費成本顯而易見地下降,所以有些國外用戶又想到來中國做加工??裳巯露际巧娌灰?,一家生意百家搶,個個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價格,必然成了敏感指標。以往,有些毛利菲薄的生意柳鈞一概拒絕,可現在,即使面對美國次貸危機越演越烈,各界紛紛預言美元肯定貶值,等產品交付時候可能虧本,他還是咬牙第一次做出削價競爭的舉動。工人輪休,拿基本工資,這筆支出合起來是巨大的費用;為籌建熱處理分廠所做借貸的利息也是無論刮風下雨都會照常產生的費用;公司運作所需最低辦公費用,等等,許多費用口子每天嗷嗷地吞錢。有生意,即使毛利再薄,好歹可以分攤不少費用,有比沒有強。起碼,他預測原材料價格還將下降呢,他可以從這種下降中獲得利潤。

幾乎每一筆生意的洽談,都是需要精確到一分一厘的成本計算,最忙的也就是這個工作了。在各種價格充滿變數的時期,成本會計做不了這種包含多種變量的計算,都得柳鈞自己憑扎實的數學功底和對行業未來的預估來建立公式。

可是回家,柳鈞再累也得檢查小碎花每天的補習進度,詳細詢問小碎花在柳石堂那兒與性格開朗的大學生補習老師相處得如何,好在小碎花雖然郁郁寡歡,學習成績倒是很好,接受能力很強,與她爸一脈相承。因為柳鈞給小碎花報的是小學三年級,那么他就得在暑假這段時間里,把二年級的所有功課都灌輸給小碎花,還得把小碎花在澳大利亞接受的幾個月英文教育轉成中文。強度看似很大,但對小碎花不是問題,柳鈞發現小碎花其實已經掌握很多中文字,閱讀普通文章絕無障礙,加減乘除也基本不成問題。他懷疑是嘉麗每天悶在家里教育的小碎花。就像他小時候,他媽每天一有時間就給他開小灶,他簡直不跳級不足以平民憤。

柳鈞不禁看看他的女兒,九月要上幼兒園了,可是從一到十都還數不全,每天只知道嘻嘻哈哈沒心沒肺地玩,用崔冰冰的話說,淡淡基因優質,智商沒問題,讓淡淡盡情玩到初中再抓學習也來得及。柳鈞不知道小孩子的教育是哪種更正確一點兒。想到小碎花的乖巧,柳鈞忍不住抓淡淡過來,硬是教她寫自己的名字。淡淡煩得直叫喚,坐在小凳子上花樣百出,一會兒耳朵痛,一會兒背脊癢,最終還是小碎花耐心地抓著淡淡的手教會了她。柳鈞看到小碎花教淡淡的時候話特別多,神情特別開朗,就放手了。

這么忙,再攤上崔冰冰出差的日子,他真的要喊老天救命了。工作的忙,又怎么比得了兩個小孩子層出不窮的麻煩,早上起來一個人收拾兩個孩子像打仗。幸好崔冰冰體諒他,出差能趕著回來就早回來。

八月底崔冰冰出差回來,帶來一個小道消息,國家有給銀根松綁的打算。雖然崔冰冰讓別透露出去,不過柳鈞還是跟處于水深火熱之中的申華東通了一下氣,這個年頭,誰都需要點兒安慰。不料申華東也剛剛獲知這個消息,跟柳鈞道:“董秘來電鬼鬼祟祟跟我說,我本來有點兒不信,這個月公布通脹還這么高,這時候放松銀根會出問題。既然阿三也這么說,可能性就比較大一點兒??雌饋韸W運一結束,決策也回到軌道了?!?/p>

“通脹,我一直懷疑統計數據有問題,估計上個月造假的時候沒能跟上飛快轉變的時勢。只要它貸款放松,我就貸款,我已經接近變賣家財了。幸虧阿三在銀行做,要不然我連抵押家產換點兒錢都會被拒?!?/p>

申華東卻嘿嘿一笑:“我倒是不希望銀根立刻放松,我下面兩種實業的競爭都很惡性,不怕你生氣,我還希望多緊幾天,再倒閉幾家,倒到死翹翹為止,我以后日子就輕松了。我有錢,我是本市典型的大到不能倒的企業。連楊巡都乖巧地跟我商量借錢?!?/p>

“楊巡?借多少?他那鎳礦應該是炒得最熱的時候吃進,現在資源價格下降,他麻煩大了?!?/p>

“他一開口就是兩億。我讓他找礦區政府解決,他說那邊政府窮得寅吃卯糧。他開的條件非常優越,高利息,包括給我股份,不過他這個人的股份我不敢要,有名氣的不講規矩,見利忘義,我爸替我拒絕了,我爸說拿不住這個人的,不能跟這個人談錢。我看他現在想脫手礦山,不過沒人接手。鎳價繼續跌的話,他死定了。他要是賣酒店的話,我倒是有興趣?!?/p>

“嚯嚯??梢哉冶臼姓?,他也算是大到不能倒的公司了吧?”

“他算什么大。再說他那礦山不在本地,利稅上繳別人的,本市政府怎么肯伸手?喂,我爸一直想請阿三爸吃飯,你就撮合一下嘛,阿三爸太清高了,我爸都不知道怎么謝他?!?/p>

“很容易,借給阿三爸女婿一千萬,阿三爸會自己跳出來請你爸表示感謝,哈哈。還以為你沒錢呢,前兒放過你?!?/p>

“錢當然是緊張的,你又不是沒看見社會上的傳說。不過你要真是火燒屁股需要救急,可以打電話給我??赡憬桢X如果是拿來救病,我建議你別借,利息吃不消,還不如量入為出,耐心熬過這陣子為好??雌饋碣J款應該很快就放松了?!?/p>

“對的?!绷x其實也是這個意思,不過他有一點兒還意猶未盡,“我很想知道楊巡現在精神狀況怎么樣?!?/p>

“你倒是直接。楊巡不好,一看上去就是壓力很大的樣子,這個人尋常有點兒壓力是顯露不出來的,我看他是真麻煩了。你盡管幸災樂禍,不會笑錯?!?/p>

“嚯嚯。對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這兒又出一項跨越性研究成果,全國獨家,你知道我現在賣的D系列機子成本比全國同類的低多少嗎?下個月起,國內D系列的產品,我家就是獨家了。再加上原來獨家的F-1?!?/p>

“恭喜。問題是你的產品都是精度太高,國內市場需求不大啊?!?/p>

“媽的,別揭穿我,我這幾天忙得腳跟不著地,就是在開發國際市場。我不信了,我打價格戰打不過歐洲國家和日本的?!?/p>

“再澆你一盆冷水,據我觀察,目前國際市場對低檔貨的需求反而下降較少,對高檔貨的需求萎縮更快。符合我的預測,現在市場需求趨向基本面,少了點兒個性追求。這世道啊,我叫你家阿三破壞我跟陳其凡的好事?!?/p>

“這世道啊,果然是我家A系列和B系列的最有人問津,真是……真是……”

可即使冷水澆頭,這一天柳鈞依然忙碌得非常愉快。他承認自己小人,聽到楊巡遭難的消息他就是高興。

忙碌之中,九月的發薪日到來。柳鈞將他爸現在住的房子和他的房子也抵押了,崔冰冰也主動貢獻儲蓄,他幾乎山窮水盡,不知道接下來還能抵押什么。

但發薪日才過不久,央行宣布降息了,準備金也減了1%。另有消息放出來,國家要求銀行加強對中小企業的貸款。前者倒也罷了,降息的呼聲早已聽了很久,只是后者,一年前他還沒被錢宏明教育的時候,他看到這條消息還會覺得理所當然,國家當然得重視解決大部分就業的中小企業。但現在,不知為什么,他看著這條消息卻是懷疑,銀行有動力嗎?誰給銀行做風險擔保?而最大的懷疑卻是,中小企業普遍是私企,這回卻首當其沖地被關懷了,他真有點兒不適應,這是真的嗎?似乎太不符合錢宏明原則。

仿佛好日子已經展現在面前,可柳鈞卻不敢高興。因為他看到遠在太平洋另一端的大名鼎鼎的雷曼兄弟公司繼貝爾斯登之后,轟然倒下。柳鈞擔心剛剛才面向中國的國外市場,他即使可以對美國接二連三的小銀行倒閉視而不見,可他不能忽視雷曼兄弟與貝爾斯登這樣的巨人的倒下。毫無疑問,國際市場的形勢將更加嚴峻,他剛燃起的出口救命希望看來得落空,做人真是沒指望了。

早上,柳鈞送小碎花上學。小學的上學時間早,為照顧崔冰冰和淡淡的睡眠,自小學開學起,柳鈞只好自告奮勇擔負起叫小碎花起床穿衣吃飯送學等一系列的重任。因此上班時間總是特別早。不過他有一個同路人,那就是每天早上送兒子上學的梁思申。今天很湊巧,兩人是一起到達,一起離開,柳鈞開在前面。但才剛出城,后面梁思申那漂亮的保時捷立刻“嗖”地躥上,超越柳鈞,卻又不仗著速度絕塵而去,壓在柳鈞車頭面前。柳鈞開著他的舊奧迪只能無奈地跟著,滿心想念他那躺在典當行倉庫的M3。

一前一后到達研發中心,梁思申跳下車道:“剛聽說你把最值錢的車子當了,怎么回事?”她暑假時候領著兩個兒子游南美洲,緊趕慢趕回來,大兒子還落了幾天課。如今她在家做家庭婦女,穿著隨意休閑了許多,白天也肯戴眼鏡出來見人。

“豈止當了車子,家產早當無可當了,資金緊張得很。這鬼日子到底什么時候到頭啊?!?/p>

梁思申一拍腦袋,笑道:“你看我現在健忘的,我給你帶來幾本書,有關美國大蕭條的,有關日本那幾年的,你有空看看吧,借鑒一下也好?!彼@進車子里面找書,遞給柳鈞?!案艺f老實話,為什么你資金會緊張,光是發發工資,應該難不倒你,你還算是有積累的,不是很沖的人?!?/p>

“下家,關鍵還是被下家拖死了。很多是拖后交貨期,這樣我的資金周轉節奏給打破了,許多資金就積壓在拖后周期內。也有的預付金讓我吃沒,貨也不要了,我倉庫里現在不少這樣的存貨,這種世道下很難轉銷出去,也是嚴重侵蝕我的資金。沒辦法,大環境這樣,比我更慘的是我們一家客戶,船廠,現在半價叫賣那種客戶不提貨的船都沒人要。這種情況下生意不好,尤其是后續生意接不上,做完舊訂單盼不來新訂單,我的資金鏈就岌岌可危了。工資算是最后一根稻草。我真是急等貸款放開,可又擔心貸款是飲鴆止渴,它不知什么時候忽然收回去?!?/p>

梁思申耐心聽完,道:“我家某人說,他經歷三次經濟低谷,總結出兩個字:活命。千方百計地生存,呵呵,不擇手段地生存。有貸就先拿了再說?!?/p>

“我最擔心不擇手段這四個字,很擔心年底稅務突擊檢查搞創收,他們今年的任務肯定很難完成。真是伸頭一刀,縮頭還是一刀。梁姐,你們組最近的研究,對不起,只能停留在理論上了,我在一個月內暫時拿不出錢來做實驗,一個月后還得看天吃飯?!?/p>

梁思申笑笑,聳聳肩,兩人告辭。但柳鈞走出幾步,又折回來追上梁思申:“根據我朋友的思維方式,由于地方財政的一半來源是賣地。目前地方財政困局,會不會讓他們打房地產的主意。比如說,放開對房地產的信貸,收回年初的一些政策?!?/p>

“你管那么多干嗎?”

“我得預估市場發展啊,看看會不會有工程機械的出路。做工程機械的客戶今年業績快吃鴨蛋了,連累我E系列找不到出路?!?/p>

“我看來得找點兒內部數據研究了……回頭告訴你。不行,脫離社會太久,遲鈍了?!?/p>

梁思申嘀嘀咕咕地離開了。柳鈞與宋運輝的“活命”二字真經產生共振,決定無論如何要從銀行挖出錢來,能挖多少就挖多少,搭乘信貸放寬的頭班車,只求活命。這陣子下來,他已知道,活命很難很難,比他想象的更難。他不能再保守地采用常規措施了,就像走進叢林,為了活命,可以皺起眉頭閉上眼睛吃蚯蚓吃蟾蜍。即使,貸款發工資,貸款支付日常運行費用,貸款贖回他抵押出去的房產和車子,又如何?沒有規矩了。

但銀行還有點兒小心,給柳鈞開的是承兌。承兌與貸款對柳鈞而言支付功能并無不同。拿來錢,他趕緊將車子贖回來。最近經常有人問他車子去了哪兒,是不是抵押出去了,是不是手頭緊張,是不是日子不好過。他終于體認錢宏明去年資金鏈繃緊卻反而買賓利的心態,越是沒錢,心里越沒底氣。

有了錢,他徹底放手打起價格戰,可以跑量。以前他讓騰飛做一線品牌,讓騰達做二線品牌,放棄技術含量低的大路貨,可現在為了活命,只要價格吃得消,他什么都做。他在銷售例會上殺氣騰騰地說,搶到生意,就意味著在這脆弱的生存環境中消滅競爭對手,就意味著獲得更大市場占有率,就意味著活命。他第一次放手銷售部門與同行價格肉搏。

羅慶管理的市場部人員個個定期進行技術培訓,以確保推銷產品時候可以說到點上,讓客戶認識騰飛的產品究竟性價比好在哪兒,要保證可以面對客戶的工程師。因此對于柳鈞的決定,大家當場哀聲一片,這價格肉搏太沒技術含量了??墒谴箅y當頭,公司又能怎么做呢?柳鈞也在會上直言不諱,他心里也很矛盾,他從來堅持科技制勝,也一向以此理念來管理公司,不惜為此犧牲規模,可是面對世界性的危機,必須采取不同尋常的辦法以求活命。但科技制勝的理念依然是公司的靈魂,只要公司存活下來,一切照舊。

說服了市場部人員,柳鈞自己心里卻很不好受。為了活命,這個借口是不是真的如此理直氣壯?

申華東稍微得空,就將柳鈞一家約出來,與陳其凡一起吃飯,以好友一家的良性形象,來向陳其凡表明他也是個良人。因陳其凡說他劣跡斑斑,懶得跟他結婚,申華東相當焦慮。席間,申華東告訴柳鈞一個動向,他作為本市最大房地產開發商之一,剛受邀參加一場本市黨政頭面人物主持的研討會,與會的還有相關部門主管官員,四大銀行主事,和各路專家。會議商討的是如何救樓市??吹贸?,政府比他們開發商還著急房地產市場,當然間接著急的就是財政這只米袋子。而且領導們還直接在會議上說,中央有救樓市的想法,股市倒了,樓市不能再倒。

柳鈞聽得咋舌,政府這一步一步,居然完全不出錢宏明所料,也完全符合他根據錢宏明思維方式推算出的決策可能。他不禁看著文靜地吃飯的小碎花,就只差那么幾個月,就是那么短的三個月,要是熬過了,錢宏明的曙光就在前面了??慑X宏明雖然先人一步看到地平線上的微光,卻終于堅持不到這一天。時間,只是因為時間。

“我們有個樓盤一直在建,可是不敢開盤。這個會議下來,等于給我們吃了半顆定心丸?,F在我們只要等待,看后續有什么措施??墒乾F在樓市這么淡,全國各地都在退地王,售樓處常常被砸,再加上經濟大環境不好,想恢復樓市,難啊,另一塊地不敢再啟動,還是觀望?!?/p>

“最近信貸有點兒放松,根據我和銀行接觸……”

“別偽君子,直接說跟阿三接觸吧,你和銀行誰跟誰啊?!?/p>

眾人都笑,崔冰冰指使陳其凡揍申華東,柳鈞笑道:“我說的是普遍性,雖說貸款支援中小企業,可我看不到操作細則,基本上只是一句口號,阿三說很難操作,本來中小企業的資信就不好,授信不高,碰到現在不死也只剩半條命的,銀行怎么敢貸?像我,貸出來全靠阿三。那么你想,銀行現在有錢可以貸,信貸員有貸款的沖動,然而可以授信的企業卻較過去少,那么錢該流向哪兒?”

“只要二套房政策有改變,我毫不猶豫地貸款給房地產公司?!贝薇逶?,“救工廠難,救樓市太容易,每個地方只要尋找各種借口大規模拆遷,需求立刻上來。別看現在積壓的未售房很多,相對全市人口,這個數量不算什么,本市有錢人多,眼下正無處可投資,都放我們那兒存定期,三個月的,通知的,都是短期的,個個賊心不死等著苗頭呢。你們房地產只要稍微有起色,一勾引,那些存款就沖出來。投資渠道只那么幾個,后市怎樣,得看政府怎么操作樓市了?!?/p>

“阿三跟我爸的腔調差不多。他聽了我的傳達后,說政府必定指望賣地充實地方財政,可現在這種情況,誰也不肯去拍地,上兩個月已經流拍兩次,他們不會不心急,只要上面中央松口,地方一定動作很大。他說他已經不愁了?!?/p>

柳鈞揶揄道:“是我跟阿三與你爸見識差不多,我們早若干天就預知這一可能,只是猜不出什么時候拐點出現。東東你以后要多向我們虛心學習,你別不信,證據都在我的博客,你跟帖說我異想天開,罔顧本國現實,嘿嘿嘿?!?/p>

“哼,你們兩個同聲共氣,慣會拆臺?!鄙耆A東斜睨一眼陳其凡,悻悻地轉開話題,“看起來我要用房地產養兩家制造公司了。這年頭,開廠最最最沒意思,最最最不賺錢?!?/p>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兩個“最最最”,驚醒夢中人。即使眼下憑老婆阿三的人脈,搶先獲得貸款,讓兩家工廠一家研發中心得以靠貸款茍活,可是,他真能指望政策幫得了忙嗎?無論內外銷,即使他向市場部發出不惜進行價格肉搏的指令,可是面對驟縮的市場,面對與他一樣觀望而不敢推出無訂單新產品的客戶,他即使搶到了更大的市場份額,可銷售絕對值的下降趨勢卻是難以挽回,他所做的一切,不過是以開后門獲得的貸款茍延殘喘。

原本指望經過這一年來的經濟局勢起伏,主事者能夠看清經濟發展結構的不平衡表現在哪兒,可以趁經濟放緩期間大力修補,扭轉畸形發展的趨勢??蓶|東轉達的會議精神,讓柳鈞徹底看不到制造企業頭頂上有什么政策的曙光,他也不敢再有指望了。制造業在申華東眼里最最最沒意思,在決策者的眼中,又何嘗有意思了?他相信,未來即使再來什么扶持中小企業的政策,也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而更多悶聲不響的暗力,則是會使在與財政利益最直接相關的地方,也是最快速獲利的地方,最容易獲利的地方。

可是,為什么心里有那么點兒小小的不死心呢?他心里總是存著點兒希望,希望有一天出國參展的商品不是因為價廉物美而吸引人,而完全是因為最前沿的高科技招人眼球。他多么希望有那么一天,他可以自豪地拍著胸脯說,完全自主研發,我們中國不僅僅只會生產襯衣玩具,我們國家大力支持企業向高科技轉型。

可是,真難啊。他獨木難成舟,今年的高新產品退稅都還沒拿到手呢。連這種僅有的支持都難以兌現。

國慶長假,一家四口人浩浩蕩蕩奔赴嘉麗的老家,小碎花想媽媽了,小碎花的外公外婆也非常想念小碎花。兩個小孩子給綁在專用座椅里,在后面一路嘀嘀呱呱說話,笑鬧。鬧到后來都累了,終于肯安安靜靜睡覺。崔冰冰轉身給她們蓋上小毛毯,試探兩人都是熟睡了,才對柳鈞輕道:“你看淡淡總是笑得那么大聲,一邊笑一邊尖叫,我看好多小孩子高興起來都這么鬧??偹阈∷榛ㄔ谖覀兗疫@幾天待下來笑聲越來越大,只希望這幾天下來不會有倒退?!?/p>

“沒辦法,只能這樣?!绷x意識到小碎花將看到讓人心里不快樂的畫面,可人有時候也只能認命,這就是小碎花的命。

因此,在高速出口意外看到小碎花外公揮手招呼的時候,柳鈞心里咯噔咯噔的,只希望小碎花外公能照顧小碎花的小心靈。他忍不住先跳下去,準備與小碎花的外公事先交流一下看法??墒且豢匆娦∷榛ㄍ夤齻€月不到蒼老憔悴了許多的臉,他真有點兒不忍心再提要求??稍撎岬倪€是得提,小孩子更脆弱。

小碎花的外公一提起女兒就泣不成聲。他也覺得小小的小碎花不應該再受打擊,可他們又寄望小碎花的聲音能喚醒嘉麗,他心里非常矛盾,手心手背都是肉,只好為難受創最小還不很懂事的小碎花了。末了,小碎花外公拉著柳鈞的手一直說感謝,說他和妻子每天最大的安慰是看柳鈞寄來的記錄小碎花生活的VCD,他們非常感謝柳鈞夫婦為小碎花所做的這一切。柳鈞一聽,終于松了口氣,他最怕的是小碎花外公外婆不滿意,現在看來,小碎花外公外婆是多么遷就多么溫和的人。

從小碎花醒來見到淚眼婆娑的外公這一刻起,幾乎一整天,柳鈞耳朵里都是此起彼伏的哭聲,還有淡淡抓著小碎花的衣襟跟著一起哭。唯有嘉麗的眼神一直凝視在無窮遠,臉上既沒有快樂,也沒有不快。連崔冰冰都看著心酸。晚上去賓館住宿,柳鈞將一家人送上車,又下來跟殷殷送行的小碎花外公外婆道:“實事求是地說,嘉麗其他都很好,臉色比早前還強了許多。其實……宏明在的時候她很憂郁,現在這么無憂無慮也好……您兩位別太難過了,嘉麗心事重,又內向,或許失去記憶未嘗不是好事,可能是躲避痛苦的最好辦法?!?/p>

小碎花外公外婆一人拉柳鈞一只手,無語凝噎。好一會兒,外公掏出一只牛皮紙信封塞到柳鈞手上,哽咽道:“你們明天直接回吧,別來了。謝謝你們把小碎花帶得這么好,我們很放心。起碼我們還有一個小碎花可以指望?!?/p>

柳鈞卻一手就掂出信封里是什么,是錢,他經常送人這種信封,早手勢純熟,一摸便知:“我跟宏明是開襠褲兄弟,我跟他不談錢。小碎花是我侄女?!?/p>

小碎花外公外婆當然不肯收,柳鈞臨走從車窗里扔回給他們,一個沖刺溜了。不過他第二天沒走,讓崔冰冰領淡淡去玩,他領小碎花再次去探視她外公外婆,三個人好好地待在他的車里見面,他一個人在小區里曬太陽?;刭e館路上,他告訴小碎花,大家都很愛她,非常愛她。小碎花似懂非懂地點頭,但是很疑問為什么媽媽不抱她不看她,是不是不要她了。一說起來,小碎花就哭得很傷心。柳鈞只好告訴小碎花,媽媽生病了,什么都看不見聽不到,不知道小碎花去看她。等媽媽恢復健康了,媽媽會狠狠地親小碎花。

一次探親下來,小碎花又沉默了。一行繞道上海好好玩了一趟,一家人才恢復節前笑容??墒?,柳鈞估計楊巡整個長假笑不出來了,長假這幾天,國際大宗商品價格猶如雪崩,幾乎跌掉四分之一強。楊巡的鎳礦出產的鎳自然也在其列。柳鈞想到,楊巡這個人頭腦活絡,對賺錢這種事見縫插針,估計很可能在上海期貨交易所做套期保值,他記得曾聽楊邐說起過。只是不知道楊巡眼光如何,賭性如何,持的是空單還是多單。目前國內大宗商品價格與國外聯動迅速,長假后必定跟風下跌,若是楊巡因三季度連續鎳價下跌而持有空單,純粹只為自家產品套保,損失還不至于太慘重。

果然,10月8日,上海期貨交易所哀鴻遍野。

與此同時,是各地不斷傳出大力支持樓市的地方政策。柳鈞一聲嘆息,他似乎看到市道的前途。他不知道最高決策怎樣,大約很多人跟他一樣翹首期待上面的聲音,只是目的各有不同。

很快,梁思申就告訴柳鈞一個消息,楊巡在期貨市場大敗虧輸,輸得手機都停了。柳鈞奇道:“他難道不單純做套保?還做投機?”

反而是梁思申奇道:“你懂期貨?既然你懂,你應該理解做那行的心理,進了那門,不投機投什么?”

“是啊,我當時差點兒玩得扔掉公司,幸好機械是我的熱愛,好不容易才拔出泥足?!?/p>

“現在都這么暴跌,你怎么辦?繼續養著這個燒錢的研究中心,還是尋求國企合作?”

“我最近一直在考慮,試圖尋找另一種賺錢途徑,來養活研發中心,就像東東家目前所做的那樣,用投資和房地產來養活兩家大工廠。我也很希望給研究中心找個大戶人家,可是很少有人能花大錢支持獨立創新自主研發精神,很多投資客無法理解中心這些虔誠于科研的科學家的精神領域,與那樣的投資客無法合作?!?/p>

“可你目前的自有資金根本無法從事投資和房地產這兩大項目,除非搭車。而我國目前可供你這種外行投資的領域又很少,股市期市你現在不敢進去吧,你還能做什么?請原諒我直接,我們這算是談工作?!?/p>

“我……正瞄準房地產。這幾天的各種信息越來越讓我相信,地方政府有企圖也有本事在區域內提升房價。但他們具體準備怎么做,還有待觀察,目前只是幾個城市試水性質地推出政策。我算了一筆賬,我如果有三千萬流動,投資買二手房,只需要支付30%的首付,假設我可以買一萬平方米。只要房價每平方米上升一千元,我就可以獲得一千萬的回報,這已經是不小的回報率了,適合我這種資金實力不夠雄厚的散戶。而我相信,這個升值幅度應該概率不小。原諒我說句可笑的話,只要我還能生存,研發中心一定不會倒。支持它,也是支持我的一個信念,一個希望。只是很可惜,我為了它,不得不離我喜愛的研究工作越來越遠。人生真是很符合墨菲定律?!?/p>


在線閱讀 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