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7年 02

第四部 2007年 02

柳鈞想到擴大騰達的地皮。人家炒房子,炒房地產商吃干抹凈利潤才吐出來的房子,那么他既然有辦法,就直接買地皮儲存??墒聦崊s是嚇了柳鈞一大跳,他站到騰達公司的制高點往左右前后一瞧,兩年前這地方還是一片綠油油的稻田,而今不是房子就是塘渣,才兩年時間,這一片土地就滄海桑田了,觸目之處再見不到一塊完整成片的綠地。柳鈞都沒地兒擴他的騰達。

不說別的地兒,就看這塊地方,忽然之間嘩啦啦一下子冒出這么多工廠,包括他柳鈞手中開足馬力絕無庫存的工廠,這市場還真是跟海綿似的,竟能吸收這么多密集冒出來的產能,真是讓人匪夷所思。所有懷疑GDP過高的人,只要走出書房看看,只要眼見就能明白,柳鈞懷疑今年這GDP都還不止政府公布的數字。就像全民懷疑統計局將CPI做低,柳鈞懷疑統計局也將GDP做低。

騰達中班與早班交接完,柳鈞有意到工廠周圍走走,開著M3小心地繞來繞去,發現那些已經填滿塘渣的土地基本上有主,不是已經用圍墻圈起來,就是敲了一塊牌子表明此地乃某某公司所有。有些沒有明顯標志的,柳鈞拿支筆記下來,回頭找主管招商單位問一下。繞到一處村落,M3底盤吃不消鄉村公路,他只能停車步行。

柳鈞在城里長大,對農村有種異樣的好奇。此行并非專程探訪農村,可既然來了就走進去看看。其實沿海的農村已經很難純粹,到處是花花綠綠的水泥樓,柳鈞原以為能看到傅阿姨家那邊的石板小徑,卻不料這邊的小徑早已鋪成平滑水泥路,挖出排水溝。路盡頭刷著一塊小小碑文,原來是達標社會主義新農村。不得不承認,雖然江南農村味兒淡了許多,可是對本地人而言,生活方便不少。

讓柳鈞很驚訝的是一路撞見的縷縷濃煙。當然絕非詩情畫意的炊煙裊裊,而是他一路看到好幾個女人在生煤球爐子。對,就是他印象中很小很小時候才看見過的煤球爐子,他家經濟條件一向較好,他記憶中一直用的是煤氣灶,左鄰右舍很多家用的煤球爐或者煤餅爐,一到傍晚下班時候都拎出來生煤爐。他不會記錯,誰家經濟條件越差,就越遲棄用煤球爐。

柳鈞想不到現在農村還普遍使用煤球爐。按說本地農村的經濟條件不差,看看好多只煤球爐身后是兩三層的漂亮小樓,所有者絕非租住破舊老屋里的外地打工仔??墒敲呵驙t不是又臟又麻煩嗎?怎么舍得在好好的房子里用煤球爐。柳鈞不得其解,心說雖然農村富裕,與城里人的生活方式還是有點兒不同啊。

回去經過騰達,見到門口簇了一堆人,好像打打鬧鬧的樣子。柳鈞遠遠就停了車子,打電話問廠里面的管理員出了什么事。原來是中班一位員工的家屬打上門來,找公司領導控訴現代陳世美。保安人員讓秦香蓮自己回家解決,可是秦香蓮一定要找領導反映問題,希望組織插手解決,于是就有了眼前這一幕。柳鈞一聽就啟動車子走了。最初只有騰飛的時候,也有員工家屬直接鬧到他辦公室,什么原因都有,夫妻關系啊,父母贍養啊,鄰里矛盾啊,說急了苦主還會操起椅子朝柳鈞砸過來,可他一家私企業主既非司法機構,又非黑道組織,哪來權威管別人的家務事?在辦公室和門衛接待室三番兩次被砸之后,他制定規矩,家務事一概拒之門外,公司不予受理。

可是兩家工廠的年輕員工太多,平日里上班守著一臺全自動機床很少消耗精力,而且能獨立操作加工中心的員工大多高工資,于是下班時候就沒準頭了。對此,柳鈞的應對策略是,觸犯法律的,一律開除?;ㄌ炀频囟绊懙诙焐习嗑Φ?,勸回,算作一天曠工。全體員工一視同仁。

公司條規雖然嚴格,可現在的柳鈞已經能嚴格執行了,不會再因為開除一個主力員工而上演揮淚斬馬謖的大戲。因為這幾年他一直常抓不懈的就是員工培訓,有條理地、系統化地培訓員工,因此A角出問題,就會有B角C角很輕易地頂替上,誰都不會是唯一了,誰都得在心里繃緊一股競爭的弦。近年,雖然多有其他公司來騰飛騰達挖墻腳,可眼下的騰飛和騰達已經不容易輕易被撼動。

最考驗工廠管理的,便是那一套長治久安的人員培訓策略。而與之配套的則需一套齊全優厚的工資福利,要不然養熟一個,飛走一個。這兩條說著容易,做著卻難,最考驗的還是老板的資金實力。柳鈞現在終于能大致做到了,而他過往在培訓方面的天量投資,終于慢慢開始獲得回報。

等柳鈞來到機場,騰達那邊來一個電話,“秦香蓮”見鬧了半天,公司一個管理人員都不出來,砸碎保安室的大玻璃走了。公司已經下單通知當事員工,玻璃損失費用從當月工資中扣除。柳鈞一笑置之。今天這件事情若非他碰巧遇到并過問了一下,恐怕騰達自己照章處理,未必會拿這等小事來知會他。這種,而今都是小事一樁。

大事是柳鈞接上才下飛機的羅慶,兩人就明天的年中生產規劃會議商量的內容。最近兩個人都是大忙人,一個國內滿天飛,一個全世界地飛,難得湊到一起,后天又得勞燕分飛,有見面的時間更得分秒必爭??墒橇x卻見到羅慶專注地看著手機,目不斜視地走出來,根本沒看到等在外面的老板。柳鈞好奇地湊過去看什么短信這么要緊,能讓羅慶一路看了那么久。一看,原來是股票信息。他哭笑不得,一把搶了羅慶的手機:“我現在一看見股票就想殺人。連廖工這種做事專注得不行的人,上班時間也偷偷摸摸上股票網站。工廠排班,個個不想上白班,就怕影響白天炒股。連你也變成瘋狂股民。全民炒股,你說正常嗎?”

“老大息怒,讓我看最后一行。你看我從不耽誤工作,就是路上無聊時候消遣玩玩?!?/p>

柳鈞將手機遞回:“買了什么股?收益怎么樣?!?/p>

“謝謝老大。其實我哪有時間炒股,我們的作息太不正常,我買了一些基金,讓專業人士替我操心去,進賬很不錯。孩兒娘他們機關里的才炒得厲害呢,基本上九點半到下午三點沒心思工作,全趴在電腦面前看走勢?!绷_慶一心二用,一目十行地將信息看完,連忙將手機合上,“行情好得讓人不敢相信,也真不知道市面上哪來那么多的錢,把股票炒得那么高。以為四千點應該到頂了,想不到沒有最高,只有更高。跟我們現在的銷售額一樣。這么高了,卻還能感覺到后續勢頭很強?!?/p>

“我正是準備跟你商量這個問題。從理論上說,實在不應該相信需求會忽然放大,在我們公司的產能成倍增長的今天,我們的設備三班倒連軸轉都還做不過來,看似不正常??墒抢碇欠治霈F有市場,問題是確實存在著這么大的實際需求。我今天半路攔截你,我們在明天的會前,先一起做個分析。我手頭是隨機選取的二十份合同,上半年的。我們坐下來冷靜分析,這些合同的另一方,是不是還會有后續需求,有什么理由。我們不能憑印象做決策,必須做出科學的概率分析才行?!?/p>

羅慶一聽就知道這事兒半夜之前完不了,立刻想給老婆打電話請假。柳鈞卻笑道:“別打了。今晚你、我的老婆,還有梁姐,還有幾個相熟的富婆,都把小孩扔在宋家讓宋總照料,她們相約吃飯泡吧SPA。我們也找個飯店吃飯,邊吃邊談?!?/p>

羅慶駭笑:“她們也應該好好放松放松。這幾天其實研發中心的幾個,老大也放他們一馬吧,苦了那么多日子,現在讓散散心,炒炒股?!?/p>

“別跟我提股票。說起來,我非常佩服我們研發中心的這些兄弟。F-1才脫手,孫工率大伙兒已經自覺開始研究F-1研制過程中遇到的其他問題。他們打算以此為契機,改進B系列的一系列產品,全部由液壓改為電機驅動。我答應他們,有思路就先拿騰達的一臺鍛床開刀。爭取到明年底,將B系列產品全面減肥兩到三倍,精度起碼提升十倍?!?/p>

“我服。不過老大,你知道新B系列出來,意味著什么嗎?”

柳鈞一笑:“喲,可別下來一個文件把我的整個研發中心國有化了才好。我得悠著點兒,還是別去觸碰目前只能國營的那條底線。繞開某些產品。最近原油漲得厲害,曲線簡直跟我們的A股一樣陡峭。我跟梁姐商量了一下,目前國內成品油價還壓著,沒怎么調,可國外的都在隨行就市,國際貨運價格飛升。最近我做的幾單出口很有感覺,運費每次變化,每次都是成倍地漲。梁姐說,運費再這么漲下去,我國對歐美的出口價格優勢得大幅削弱了,尤其是笨重機電類產品的出口,當運價加上產品價格漲到一定程度,美國首先會轉向墨西哥尋找加工商,歐洲會轉向東歐。我在想,會不會因此削弱我們一部分客戶的銷售,我們有多少客戶其最終產品是走外銷的?!?/p>

“你不讓我說股票,我偏說股票,市場在這個時候跟股市差不多,都知道這么高有風險,可是眼看著股指繼續向上,你舍得錯過這個搭車賺錢的機會嗎?我不買,有別人來買,市場容量這么大,根本就不會在乎我一個人的退出,大把的人想加入呢。我們也豈敢因保守而退出市場,做熟的客戶如果拱手讓給別家,以后想再奪回來,就要下點兒血本嘍。我相信市場有自我調劑能力,若真到飽和了,它自己會遲緩下來,需求增長慢慢趨向零值。畢竟我們這個行業與炒家離得比較遠,那種大起大落的現象不大應該出現在我們這兒。因此我準備在明天會議上說的就是,我們最起碼要做到滿足現有客戶的需求。這是最起碼的,最保守的做法,已經非常保守了?!?/p>

“是這么回事,這是我征詢好多經驗人士之后得出的結論,你說的還算是最保守的??雌饋砦沂欠堑猛毒拶Y打通現有的生產力瓶頸了。今晚我們最后看二十個合同,看完如果還是這個結果,明天騰達地塊二期開始建熱處理分廠。最近熱處理那一塊卡得實在厲害?!?/p>

兩人說著到了一家就餐環境很安靜寬敞,當然就餐價格也很嚇人的飯店。柳鈞下車就把一份資料交給羅慶,擺明了吃飯時候就開談的架勢。羅慶早習以為常,這種習慣還是他自己搞出來的呢,他剛進騰飛的時候特別忙,有很多東西不懂,只好吃飯時候抓住老板問個明白。久而久之,兩人吃飯若是不談公事,倒反而非常不正常。

入座點菜開吃。才吃了沒多久,服務員端上本店名菜濃湯象鼻和白切加料鵝肝,說是有位先生送的。兩人不禁環視一周,沒見到有相熟的,好奇得不行,羅慶更是與服務員開玩笑,問究竟是男的還是女的送的,如果是女的,究竟愛慕的是哪一位,這個問題非常重要。

很快答案揭曉。一位中年男子過來,遞上名片,是一家貿易公司的老板。該人七搭八搭打躬作揖套了半天近乎,說了很多好話,最后提出請柳鈞幫忙向錢宏明通融,讓他推遲一個月還款,然后說了一大堆非??陀^也非??蓱z的原因。說是都知道柳老板是錢老板的好朋友,請柳老板千萬幫忙,事成必定重謝。

柳鈞好不容易才將這位黏著不肯走的老板請走,羅慶疑惑地道:“現在人還錢這么誠懇了?難道不該是錢總追著這位仁兄的好友,期望好友幫忙催這位仁兄趕緊還錢?”

柳鈞借錢的經驗比羅慶豐富了不知多少,羅慶不過是道聽途說,他是親身經歷。因此稍一思考就明白端的,但他只是道:“不懂。不提了,我們繼續?!?/p>

羅慶卻自己醒悟過來:“看不出,錢總不像是路道很粗的那種人?!?/p>

“一個行業是一套模具,走進這個行業的人,等于是裝進這套模具成型,最終出來的業內人士,都是八九不離十,難的是怎么保留最后的一二成自我?!绷x看著那個中年男子走開的方向,心緒翻滾。他想了好一會兒,摸出手機給錢宏明發條短信,把自己最近的行事歷告訴錢宏明,預約三個小時詳談。

柳鈞與羅慶深入研究分析隨機抽取的二十份合同,還算高效,十一點鐘之前拿出結果??粗Y果,兩人相顧而笑,還需要選擇嗎?“逼上梁山了,熱處理分廠非上不可?!?/p>

羅慶想到一件事,摸出新簽合同遞給柳鈞:“老大你看,本來說好的數量,結果簽合同的時候臨時又加了三百四十五套??蛻暨@一批據說都是給煤礦做的。這個量,這個勢頭。每次看到我們的銷量,我買入基金就很有動力。經濟形勢如此火熱,怎可能不反映到股指上去?!?/p>

“明明趕上一個好時代,我怎么心里反而不踏實呢?看起來我只有苦干的命?!绷x嘴里嘀咕,心里也是嘀咕。他翻閱羅慶新簽的合同,點頭道,“又是需要熱處理的,我們的優勢有一部分體現在獨特的熱處理工藝上,現在總算有人識貨,可我們也做不過來了。熱處理分廠非搞不可?!?/p>

“其實我已經放棄一部分熱處理占重頭的產品合同。我的意思,這回上新熱處理分廠的話,一定要上更大規模,檔次在我們是毫無疑問的,不需要我說。大概需要多少錢?”

柳鈞笑道:“我現在可以拍著胸脯說,錢不是問題,哈哈。F-1給我們帶來不小的利潤,尤其是出口幫我們將自有周轉資金體量大大縮小。熱處理分廠要怎么做嘛,完全看我們的理想?!?/p>

“既然如此,為什么不可以對新上馬工廠建設規模的規劃更前瞻一些,更超前一些呢?”

柳鈞想不到的是,第二天的半年度工作會議上,大家全都發出與羅慶一樣的聲音,為什么設計規模不可以更超前一些。發出聲音的包括研發中心的孫工們。

大家一致認定,這是一個百年不遇的好時代,全民資產增值。遠的不說,起碼,火燒一般的好年景一定會延續到明年奧運會開幕,國家一定會力爭在奧運的時候將最好形象展現給世人,也有可能,會延續到后年的建國六十周年與大后年的上海世博會。只要最簡單的猜測,想想國家在奧運會這么多投入的邊際效應,世博會這么多投入的邊際效應,起碼三年內,效應將普惠全國制造企業。沒有理由,騰飛在這種時候反而裹足不前,騰飛更應該分秒必爭,抓住眼下這最好的時機。

結論不出柳鈞所料,只是他沒想到大家的意見會如此統一。末了,他用筆頭敲桌子,提醒大家道:“今天在座諸位,都是在騰達持有股份的股東,正因為今天的會議涉及的是公司未來半年的重大決策,因此這個會議更應該看作是股東大會。所以你們別著急著說服我趕緊開工建設大規模熱處理分廠,你們應站在公司股東的角度首先需要說服你們自己,未來一到兩年,公司該將利潤分配紅利還是新建熱處理分廠?”

眾人一下子啞了,剛才倒是沒考慮到,新建熱處理分廠就得掏自家紅利的腰包??墒菦]多久,大家就又眾口一詞回到原來的調門。新建熱處理分廠全票順利通過,毫無疑義。

會議結果給柳鈞很大的心理支持,原來不僅是他看好盈利前景,而是大伙兒全都看好,而且全都是以實際行動支持擴建。于是,柳鈞心中最后的一點兒懷疑也灰飛煙滅。

會議結束回到辦公室,秘書說錢宏明有緊急來電。柳鈞連忙打過去問有什么要緊事,錢宏明接到電話也是懵懂地問柳鈞有什么要緊事,這么不正常地發短信行事歷跟他敲定約見時間,他昨晚正好手機落在公司沒帶著,剛才又逢柳鈞開會說不上話,現在正焦急從上海趕回來,晚上見面吃飯談。柳鈞想不到昨晚吃飯時候圖方便,發個短信,就誤導了錢宏明。不過事情在他看來確實不小,誤導就誤導吧。唯獨崔冰冰郁悶,好不容易出差回家幾天,結果接連兩天吃飯不在一起。

柳鈞先到飯店,得知錢宏明還沒到,索性坐在車上打開電腦處理幾件事情。過會兒被車燈晃得抬頭,見到一輛碩大的Jeep停在對面,從里面跳下錢宏明。柳鈞一看車身硬朗方正的線條,就知道是指揮官而不是大切諾基。他也合上電腦出來,奇道:“不開寶馬X5了?新歡?”

“X5賣二手車了。剛開始看到牛高馬大的X5,還覺得這SUV夠味,后來越看越沒性格?!彼呐闹笓]官車頭,手底下傳出的是厚鋼板才有的悶悶回聲,“這個不一樣,選擇它,是選擇一種生活。什么時候空了,我們哥倆找個地方真越野去?!?/p>

“我呸,你這葉公好龍的,我看你選擇它,是選擇美國大兵夢。你小時候多愛掛著我的木頭槍招搖啊?!?/p>

錢宏明一個勁兒地笑:“看,瞞不過你,真是麻煩得要死,我好歹也是錢總了,你還跟我提開襠褲時候的破事?!?/p>

“你不也一樣,說是跟阿三談工作,結果談什么,啊,連我小時候怎么對女生好奇,怎么率男同學偷偷摸摸流著口水看女生游泳也給我捅出去了,我才跟你提提又怎么啦?!?/p>

錢宏明開心大笑,忽然想起來,道:“我今天回來,沒跟嘉麗說,你也別跟她提起?!?/p>

“你看看,我小時候雖然壞了點兒,可現在多好,正宗絕世好丈夫。你呢,晚上宿誰家?當初我們偷看去的時候,你還故意裝作掉隊,不跟來呢。這就是我想找你談的問題?!?/p>

錢宏明不經意地左手背在嘴邊放了會兒,立刻拿開:“我說這么反常呢,原來教育我這個來了。你怎么知道我不回家是找別的女人去?告訴你,我今晚很正經,順便連夜處理一些工作,時間很緊,就不驚擾嘉麗了?!?/p>

柳鈞聽著不信,他即使時間很緊,即使半夜回家會吵醒妻女,他再晚也肯定要回家的,起碼摸摸女兒通紅的小臉蛋,被阿三埋怨幾句也好。但他沒揭穿,因為他留意到錢宏明很久沒出現了的那個招牌動作。走進飯店坐下,柳鈞道:“我昨晚也在這兒吃飯,結果有人看你面上送我兩道好菜?!彼鲎蛲硎盏降拿?,放到錢宏明面前。

錢宏明一看就怒道:“這個癟三。找熟人做中問我借錢,說是預付款進去,貨一直拿不出來,需要借錢調個頭寸。結果貨拿出來,頭寸解決,卻偷偷炒權證去了。他以為權證是股票,結果輸得當褲子,我的錢更還不出。我還寬他幾天,讓他想辦法籌措,他很好嘛,找你告狀了。你今天找我是不是為這個事?”

沒等柳鈞答應,服務員拿一瓶酒過來,笑瞇瞇地說:“今天是有人送酒,指名道姓送給一位柳先生?!?/p>

柳鈞奇道:“男的不要,女的要?!?/p>

“是位很美麗的女士呢,讓我不要跟你說是誰?!?/p>

錢宏明笑道:“打嘴了吧,還教育我呢。我看你小時候的性子一點兒沒改?!?/p>

柳鈞拿起酒看了一眼:“挺貴的。小姐你請拿回去,我跟朋友兩個今晚都開車,沒法喝酒,幫我謝謝那位女士的好意?!钡确諉T一走,柳鈞就接著道,“有一些事情,從小就知道那是壞事,比如婚外情。而這種壞事又是只需要克服一下,克服后最終也只影響我一個人的快感,那么我當然克制一下自己,不去觸動那條線。這就是我今晚想跟你討論的。我絕無教訓的意思,我只說說我的一些想法,一些我積累了很多日子的想法,今天傾訴一下?!?/p>

“婚外情與婚外性,不是一個概念。對,我們今天是理智地討論,我有必要向你指出,你千萬不能混淆?!?/p>

“我無法理解,但我愿意理解你?;橥馇檫@種事對我而言,判斷起來很簡單,白就是白,黑就是黑,沒二話??墒俏覀冇龅降暮芏嗍聟s不是。很多事情,我舉個例子,行賄,從小我就知道行賄是壞事,可是真遇到了,卻發現不行賄影響到的不僅僅是我個人的生存,若只影響我個人,我選擇不行賄,可是不。而行賄卻有無數正大光明的理由,有時候甚至是不得不行賄。我得說,從我這兩只手送出去的紅包已經無數了,可每次行賄,我都很內疚,心里很掙扎。每次聽到有人說起行賄,理所當然地說人在江湖,還沒混出師門的才拿行賄當回事兒……”

錢宏明一直認真看著柳鈞的眼睛,聽到這兒接了一句:“你雖然行賄無數,可你從不認為這是理所當然,所以不僅是每次行賄你的心里都很掙扎,而且你還是長長久久地內疚、矛盾,甚至不斷譴責自己的這種行為?!?/p>

“是的,我就知道你能理解我。有人或許說這是一種虛偽,做都做了,還假惺惺掉什么鱷魚眼淚,再惡心不過。沒錯,我不斷地意識到我在犯錯,可是我依然不斷地犯錯,但我不愿內心麻木,不愿放棄兒時便養成的善惡標準,我依然認定行賄是壞事,然后每一次做壞事,便可以譴責自己一次。同樣的,還包括很多事情。我唯愿我堅持的這點兒脆弱的標桿,讓我內心以為我還不算是道德敗壞到家的人,讓我內心以為我還是個分辨得清是非曲直的人,讓我在某些我可以控制的領域中克制我的行為。我不知道我這么想算不算很白癡,這種想法其實多余,我即使不這么想,我可能依然還是現在這樣的柳鈞,可是我多了這點兒想法,卻是挺折磨自己。幸好你一聽就能理解我。我就知道你能理解,而且你也會這么想。是嗎?我們如此堅不可摧的友誼,說明你也是個多情的人?!?/p>

錢宏明卻好久說不出話來,他想順著柳鈞說一句皆大歡喜的“是的”,可面對認真看著他的柳鈞,他卻難以啟齒。良久,錢宏明才道:“這個問題很形而上,我還真沒時間認真反省過。今天不能貿然給你答案。良知在很多場合都是多余,沒辦法,生存逼得太緊了?!?/p>

“像你說的那個賴賬的,從我昨晚看他眼神深處的驚惶,我相信你給他施加了你們這一行常用的壓力。雖然,在這件事上,我知道你必須這么做,我也想不出有更好的辦法??墒呛昝?,這種做法非常不良善,我不愿你回頭一個人痛苦地面對自己的內心。嘉麗雖然是最好最安靜的港灣,可是港灣又能容納得了多少。你看看你一頭白發?!?/p>

錢宏明雙肘支在桌上,兩手抱拳撐在下唇,欲言又止,無力辯白。到最后才說了句:“我有很強很強的欲望,各種各樣的欲望?!?/p>

“可你更是個內心豐富而敏感的人,你想得要比我多得多,我一直在想你為什么經常不回家,找各種理由蹲在上海,可又這么愛嘉麗?!绷x頓了頓,“你怕把你的丑陋暴露在嘉麗面前吧。我剛剛才替你想明白?!?/p>

錢宏明迅速但并不干脆地反駁:“柳鈞,我沒你想象的這么單純?!?/p>

“我們都奔四十的人了,怎么可能單純?我剛才說了那么一堆,就意味著我單純嗎?不見得。宏明,我只真誠地希望你別親手摧毀自己的心。找時間,你好好面對一下自己。你都已經不敢面對嘉麗了?!?/p>

“不要想當然,行嗎?我跟你雖然是好朋友,可到底是不一樣的人,你別把你的想法生拉硬扯到我的頭上。我確實不單純,內心不單純,我不愿瞞你,其實我可以敷衍你,這種問題很……對我很弱智?!?/p>

柳鈞卻是定定地看著錢宏明的眼睛:“我不信?!?/p>

錢宏明心頭煩躁起來:“不管你信不信,事實就是事實?!?/p>

“事實是你本質并不壞,你別糟踐自己。好吧,今天討論到此為止,你都快把你的嘴唇磨腫了,別人看到還以為你瘋狂怎么了呢,還真不能回家見嘉麗了,嘻嘻?!?/p>

錢宏明一愣,迅速撤回雙臂,心中有種被透視的不快。他盡量克制,微笑道:“柳總現在指揮慣了千軍萬馬,飯桌上也這么有張有弛有條不紊了嘛?!?/p>

柳鈞也笑,不再深挖。不喝酒,兩人雖然說了很多話,可還是很快吃完了飯。柳鈞問剛才的服務小姐究竟是誰送酒,小姑娘不肯說,眼光卻飄啊飄地飄向一處包廂。柳鈞會意,走過去那包廂,打開門一看,就一臉木然地回來。里面有個美女他一眼就認出來,那就是余珊珊。

錢宏明一聽說剛才送酒的是余珊珊,頓時拍桌大笑,招手讓服務小姐過來,搶著結賬同時加兩盅木瓜牛奶燉燕窩,讓送去到余珊珊所在包廂。柳鈞大不以為然:“你送什么不好,送這種容易引起誤會?!?/p>

“想在你面前揚眉吐氣?我涮她一道而已?!卞X宏明笑嘻嘻地拉柳鈞離開飯店,“難得我們單獨聚會,我想看你怎么開我的車,你趕緊想個可以越野的地方,我們飆過去?!?/p>

“你不是今晚很忙嗎?”

“再忙也得給你讓位啊。走?!?/p>

柳鈞坐在車上想了好一會兒,才想出朋友的一處基建工地。錢宏明懶得開口指點特殊操作,讓柳鈞那老手自己摸索去,對那種天生的機械狂人而言,自己摸索反而是種樂趣。只是他旁觀柳鈞的操作,心中憤憤不平,這款雖然是歐洲生產,可全然美式設計的車子針對的市場主體是五大三粗的老美,他一米七出點兒頭的身高開這車子很是不順手,許多柳鈞只要勾勾手指就能達到的功能,他得移動整只手,所以有些人的優勢真是從腳底武裝到牙齒。

夏天的晚上八點來鐘,路上還人來人往,好多乘涼的市民。不過通往工地的路還是塘渣塊路,基本上就沒有行人。但柳鈞才將車子開進去一百多米,就迎面對上一個穿圓領碎花布衫、黑色人造棉大腳褲子的老婦人,老婦人手里捧著一堆木條,木條之間還有一把本地人愛用的蒲扇。塘渣路狹窄,天色又暗,走錯了就得掉進旁邊爛泥地,老婦人站在路中央,有點兒不知所措。柳鈞將車子靠路邊停住,讓老婦人就著車燈慢慢擦著車身離開。

柳鈞見老婦人手中還沾滿水泥沙石的木條,奇道:“好像是本地人吧,這年頭本地人還燒柴灶?”

錢宏明笑道:“你這公子哥兒從小就‘何不食肉糜’,你知道現在煤氣多少一罐?一百二三十大元了,看原油價格走勢,煤氣價還得往上升。尋常工薪一個月工資才多少,又沒見升,好多人家用不起,家里改燒煤球爐了?!?/p>

“錢總你怎么知道的?太神奇啦?!?/p>

“憑我是勞動人民出身,憑我始終扎根在勞動階層?!卞X宏明一笑,“上回帶小碎花去鄉下乘三輪車,隨便繞小鎮轉了一圈。那三輪車夫告訴我,夏天一到,他一天得喝五熱水瓶的開水。家中煤氣轉眼就燒沒了,怎么用得起。正好鄰居有人支起一只老虎灶燒開水,一瓶一毛,像他那樣一天五六瓶的就八分一瓶批發價了。你別這么看著我,好像我跟你撒謊似的。老虎灶燒開水為什么便宜,就是因為現在房地產發燒,到處是工地,工地上到處是扔掉不要的木條木片嘛。不過剛才那老太太撿去的木板可能是給自家燒煤球爐做引火柴的。燒煤球二三十塊一個月,比起燒煤氣就便宜多了?!?/p>

柳鈞這才明白昨晚進入農村,為什么到處都是生煤球爐的。原來不是農村特殊一景,而是生計所迫,不得不將時光倒退十幾年,撿起煤球爐?!芭?,還有最近的面粉漲價,方便面漲價……公司食堂這兩個月的支出確實有漲,我一直沒過問,還以為是就餐人數上升的緣故?!?/p>

“你公司不是提供免費工作餐嘛,可能對有些低工資人群來說,那是他們一天中吃得最好的一餐了。我經常帶小碎花去城鄉結合部走走,去山區結對助學家庭走走,送點兒吃的用的去,讓小碎花懂得點兒世事艱難??蓜e走你這公子哥兒‘何不食肉糜’的老路?!?/p>

“呵呵?!绷x被揶揄,皮實地笑,“我剛才就說你了吧,本質挺好的一個人,硬是要糟踐自己?!?/p>

“我們這把年紀,說難聽點,半截身子已經埋進黃土,已經就那樣了。我懶得多想,活著不容易,別再給自己添堵?!卞X宏明不容柳鈞再說,一口氣接下去道,“知道楊巡做得怎么樣嗎?他現在可是正宗煤老板了。我前陣子跟老鄉們在上海聚會,看到他也來,一水兒三輛悍馬,身邊緊跟著的兩個人很像保鏢。聽說他一直在為手頭膨脹的資金尋找出路,尋思著投資點兒什么?!?/p>

“我早知道,楊邐跟我說了?!绷x有意又八卦了一把,“楊巡今年終于答應在離婚協議上簽字,據說給身在美國的前妻一筆不少的錢,兩個孩子歸楊巡,但依然放在美國由前妻教育撫養。楊邐說,其實楊巡很信任前妻,也很器重前妻,許多事情弟妹們都不知道,他跟前妻全說。但等事到臨頭才后悔,晚了,他前妻那種人不可能容忍男人在外面胡搞。我也順便提醒你,嘉麗不可能看不出丈夫在外面做什么,你別欺負她軟弱?!?/p>

錢宏明不語。兩人在黑暗中沉默了會兒,柳鈞就調轉車頭回城。錢宏明過了好一會兒才開腔:“我知道你是為我考慮。我姐跟我提起的時候,她跟我說的理由是不許禍害女孩子,而不是站在我的角度。這世上,像今天一樣跟我說這么多肺腑之言的人,只有你了。我唯一要求,你別讓我表態,給我留下一點兒轉圈余地,你放心,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聽進去了。來,握握手?!?/p>

柳鈞在黑暗中伸出右手,兄弟倆緊緊握了一下,不用再多說什么?;貋淼穆飞?,變成大多數是錢宏明在說話,錢宏明說他給一家老小辦移民去澳大利亞的曲折。柳鈞心說,這可就把嘉麗發配得更遠了,以后嘉麗更管不到錢宏明。

早晨起床,臥室一臺電視機,廚房一臺電視機,一起播報新聞偽造立體聲,在央視新聞雄壯鏗鏘的聲調中,柳鈞與崔冰冰分頭行動,前者煎蛋烤面包做咖啡熱牛奶削水果,后者對付小玩猴一樣的女兒。崔冰冰好不容易將淡淡洗干凈,驅逐出衛生間,接下來就由她爸接手喂食。崔冰冰不喜歡保姆在家過夜,于是每天早上只能這么打仗一樣來一遍,尤其是柳鈞出差的時候。

等崔冰冰洗漱裝扮了出來,卻見女兒已經喝光一杯牛奶,面包啃了半片,據說還吃了兩只大蝦,半朵香菇,兩口青菜,顯得崔冰冰總是跟丈夫抱怨女兒吃飯不老實害她早上常吃不上飯很有告黑狀的嫌疑。她坐到父女倆對面,倒想好好問柳鈞取經,看怎么才能將飯塞到女兒嘴里去。結果看到差點兒吐血,丈夫就是夾了一筷子青菜送到淡淡小嘴邊,很沒技巧地說聲“淡淡,吃青菜”,淡淡就麻利地張開小嘴將青菜咬進嘴里,又麻利地咀嚼幾下咽進肚子里,然后自覺地自己掰面包吃,吃的時候兩只眼睛還巴巴兒地看著爸爸,那個乖巧哦,與她平時面對的小魔頭完全不是同一個人。崔冰冰扼腕浩嘆,她也要出差,也要讓這小魔頭體會體會媽媽也很珍貴。

終于電視放廣告,柳鈞奇道:“經濟新聞怎么不是股市就是房市。即使不相干的事,也可以一句話牽到股市?!?/p>

“本來就是全民炒股,我們不到下午三點整幢樓幾乎停擺看股票,再前兒一個5.30大跌,跌得全國上下鬼哭狼嚎,現在誰敢不拿股市當回事???還有說得很多的是我們銀行的,準備金率啊,利息啊,你打開財經頁面去看,幾乎每天都占頭版位置?!?/p>

“我們制造企業本來貸款就難,貸款利率高,它這么提高準備金率,提高利息,說是對付熱錢,結果刀刀都刺在我們實業界身上,融資費用一升,利潤全給吃掉了?!?/p>

“不把股市降下去不行啊,我們銀行存款都快搬家搬空了。眼下最要緊的還是我們嘛,你們暫時靠邊站站?!?/p>

“錢不去股市就去房市,現在誰還敢存銀行?算上通脹,存銀行是負利率。早就該把GDP壓下去,去年卻還壓那個數字,剛不是調整過來了嗎,誰知道調整后數字是不是確切的??刹坏貌怀姓J,現在經濟后勁真足,都不知哪兒來的勁。這幾天吃飯,不預約就沒桌子,市道火得驚人?!?/p>

可是淡淡沒睡著的時候,夫妻兩個人的對話只夠新聞里插播廣告的時間,很快淡淡就敲著碗唱亂糟糟的歌吸引父母的注意。兩人快速收拾好孩子,出門依依惜別。崔冰冰畢竟不可能送丈夫去機場,柳鈞也不是偶爾出差。

候機樓里,電視上放的居然也是股市行情。正是早上開盤時間,更多人拿著手機或者電腦看行情,個個臉上有喜有憂。柳鈞遇到熟人上前招呼,熟人張嘴就是基金股票,柳鈞一點兒沒頭緒,唯有聽的份兒。從家飛到廣州,從廣州飛出國,這一程,柳鈞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全民炒股,股指百折不撓,這算正常嗎?

柳鈞有很多的疑問,卻缺少對宏觀經濟的認識,許多問題想著想著便走到死胡同,翻不出去,找不到路。他想到,既然股票是由境內外的熱錢炒高,那么熱錢總有獲利撤退的時候??墒菍嶓w經濟由誰炒高呢?那么大的需求量又由誰炒高呢?公布的每月進出口同比超20%,又豈是進入中國的熱錢所能炒高,那么實體經濟又因何而熱呢?再有,若股市熱錢撤走,對實體經濟會不會產生影響?產生什么影響?影響有多大?好多問題,他無法解答。他只知道,經濟再這么延燒下去,非常危險??墒歉鶕缟吓c阿三的簡短討論,看得出國家想控制,但政策顧此失彼,調控失衡。當然柳鈞最終還是想到自己的問題,面對如此失衡的局面,他敢不敢大投入。

柳鈞想得絞盡腦汁,在飛機上如坐針氈。因為與股票不同,股票容易變現,可熱處理分廠如果上馬,未開工前那就是一口無底洞。開工后如果吃不飽,也會成為無底洞??扇f一,經濟還真如去年至今那樣的快跑,而他若今天保守,做出一個循規蹈矩的決定,熱處理分廠只上一半的保守產能,那么就意味著他將與百年一遇的大好時機失之交臂。怎么辦才好,柳鈞還真有點兒看不清,更不敢下決定,所以昨天的會議,他堅決拋到腦后。

毫不意外,他讓研發中心暫停熱處理分廠設計的決定,立刻遭到眾高管電郵的轟炸。有郵件問他,當初孤注一擲決定接手F-1研發的時候,有沒有考慮到失敗,可是相比當年F-1的決定,熱處理分廠成功的概率大大超過,那么,有什么理由不上熱處理分廠?也有郵件直接問柳鈞,柳總的經營側重是不是有問題,一家企業光有類似F-1這樣的大膽研發就夠了嗎?如果沒有配套完善的設備,做不出F-1,那么與茶壺里煮餃子又有何異?也有老成持重的電郵,說大家一起經歷了F-1研發的痛苦歷程,柳總在各方面所遭的罪非一般人所能體會和承受,大家理解柳總因此在熱處理分廠建設決定上裹足不前的心情,但是企業家不能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繩,企業家的教條中有一條是必須的,那就是勇于進取。當然,更有其他郵件跟柳鈞闡明目前的大好經濟形勢。


在線讀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下载福彩乐每天3d试机号 山西高银股票配资公司 股票分类为哪几种板块 北京pk10五码分析技巧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 陕西11选5手机版 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走势图 配资炒股平台_杨方配资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结果 481现场直播快赢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