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4年 02

第四部 2004年 02

羅慶被打發去與柳石堂交接。羅慶不客氣,將會議大概跟柳石堂一說,柳石堂急了:“一幫技術瘋子,那幫瘋子兩只眼睛只看得到技術,只要有機會,他們就不計成本??晌覀兪寝k廠,哪來那么多錢?小羅,你知道我們公司年研發投入是多少,其他公司是多少嗎?”

“知道,這是柳總引以為驕傲的數據??上?,我也知道柳總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技術瘋子傾向,畢竟我們不是國家養的。但是東海一號這個項目,勢能太強,我看柳總有點兒……”

羅慶沒說出來,但柳石堂心知肚明。對于那個姓柳的總,大約只有他這老爹能施加克制的外力了。要不,連續兩三年下來,騰飛必亡。

想到巨額現金將流向一場成敗難料的研發,柳石堂心急如焚,但多年江湖沉浮,讓柳石堂能技巧地安坐輔助的位置,而不會立即沖進會議室阻止兒子繼續。柳石堂一直關注著走廊,一直等到會議結束,走廊恢復安靜,他才走進兒子的辦公室,將門合上。但兒子顯然人在里面的衛生間,柳石堂等好久才見兒子頭腦濕漉漉地,低頭皺眉走出來??吹絻鹤舆@樣子,柳石堂心里猶豫要不要提此事了,兒子何嘗不知道研發投入巨大?但作為老總,人前總不能先泄氣吧。

柳鈞見他爸爸緊趕著來找他,奇道:“跟羅慶的交接?爸你全權好了,你比我更清楚?!?/p>

“交接我會處理。你那東海一號是怎么回事?”柳石堂終于還是決定問,實在是干系重大。

“羅慶?小子,告狀告得快嘛。他怎么說的?”

“他說一年產值的20%,你得投到東海一號部件研發上去。我在想怎么算純利,你是不是打算把純利全投入東海一號?你算純利的時候,是不是把我們那些高新產品的退稅也算進去了?我看你先把退稅那一塊劃掉,從來讓你繳稅是一天都不讓耽誤,退稅,而且是我們這種退不少的,你還真不能卡時間,退下來才能算數?!?/p>

“我正想說這個,爸以后閑下來,多幫我跑跑政府機關,該死的退稅跟擠賓館小牙膏似的,爸多催催??蒲薪涃M的事,從今天會議開下來看,我做不起來。我只是跟大家討論一下可行性,可是越細分工作,越發現這項目需要多學科緊密結合,我們不僅人手不夠,知識也不夠尖端,真運作起來,需要找大學合作。你說,現在跟大學談一個合作得多少錢,那可都是獅子大開口。今天討論結束,大家也死心了?!?/p>

“你心里很想做的吧?”

“誰不想摘下皇冠頂部的明珠??梢驳妙櫦靶悦?。這個項目,資產不到十億的,休想?!?/p>

“你跟申家說說,他們要是想做,你也有沾手機會了?!?/p>

“東東……唉,有錢的只想引進消化,沒錢的卻想自主創新?!?/p>

柳石堂見兒子將困難考慮得很清楚,還沒瘋到只要技術不要命,才放心離去。柳鈞看著他爸出去,心里很是悶氣。對于高精尖新產品開發這一條路,他而今走得熟門熟路,盡量為自己爭取最多的政策優惠,以抵銷巨額的研發投入。至目前為止,他已經有好幾樣新產品通過國家級或者市級試制計劃評審,新產品投產后,退回的所得稅已經不少,為更多新產品研發創造良性資金循環環境。

可是東海一號,除了投入大、難度高之外,還有一個周期長的大問題。也就是兩三年時間內,他只有流水般的純投入,不見產出,必須等新產品投產,單獨核算產生利稅,才能有退稅回來。麻煩的是,退稅能在一年內到手已經算上上大吉。也就是說,三四年時間才能談收益??墒侨哪陼r間的抽血,估計研發還沒見結果,工廠已經羽化升仙。

柳鈞是真想,非常想,可惜蚍蜉撼樹是個笑話。業內有句老話,搞技改找死,不搞技改等死。并非空談,而是經驗之談。

柳石堂才走不久,孫工被譚工拖著進來。譚工一反會議時抱頭做鴕鳥狀的態度,忽然變得有點兒亢奮。孫工則是進門就聲明:“小譚說我們這幾年已經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所有本科出身的工程師都學會合理運用數學知識。而且在柳總領導下,我們傳遞函數的建模也有做,就是那臺進口數控機床自行維修那次,動態穩定性還是不錯的。其實我們的團隊已經有一定基礎了?!?/p>

“是啊,柳總,是啊。我剛才回頭一想,哎呀,我忽略一個問題。我們這回雖然研制的是東海一號的一個分段,可是這個系統的研發思想,卻正是可以用到我們制造行業最精深、最尖端的機床設計制造上去。我……熱血沸騰了!柳總,我向你保證,只要你不咔嚓了這個項目,我保證我這一塊的研發經費下降30%。我們一定要全員努力,達成目標啊,機會非常難得?!?/p>

柳鈞只能強捺激動,以一個經營者的身份平靜地說話:“我理解你的想法,作為一個萬惡的資本家,我當然愿意對你動用個人資源動員同學好友幫你工作,假裝沒看見,正好省錢??赡闶莾刃腥?,這回所需運用的微積分、偏微分數值分析、泛函分析那么多,靠你蹭面子蹭得來嗎?我們首先要以科學的態度分析是否可行???”

孫工嘆道:“剛才開會,小譚還是最知難而退的人??梢彩撬?,剛才忽然想清楚我們要做的是精密數控機床的胚子,堅決要拉我幫襯。小譚不拉,我也是很想的??蛇@樣的項目,還真不是我們的資金能解決得了的,我們對研發的投入按說已經夠高了?!?/p>

譚工臨走也是嘆息:“按說我們公司的技改環境算很好了,有大投入,也有柳總這樣懂行的老板,可是我們也搞不起來,不敢搞……哎……中國真沒指望了?!?/p>

柳鈞怔怔地看著譚工與孫工出門,心里百種滋味,忍不住打電話給申華東,以做最后掙扎??缮耆A東才聽三言兩語,就道:“這事兒早幾天宋總已經跟我們談了,我們算來算去,無法向股東交代,我們需要顧忌有人拿巨額研發經費在股價上做文章??赡芩慰傄呀洸恢箚柫宋覀円患?,對此有點絕望了,才請你去旁聽。你別在心里有壓力,我看宋總也不敢指望你,總不能把你的資產全折騰進去吧??烧f老實話,如果你資產足夠,你倒是最合適的,起碼由你自己領軍,研發經費可以省一半。不像我這兒,他們磨洋工我也不知道,差距啊?!?/p>

柳鈞才知道其實宋總也不敢讓他傾囊而出,讓他去旁聽那個會,更多意圖是從他嘴里了解國內技術行情。估計被那么多人拒絕后,宋總自己也是心有不甘。雖然只是一個候補的,不過柳鈞也沒氣餒,還是緊釘著問申華東:“我來主持這個研發項目,我們各出一半資金,成果對半分成,你有沒有意向?”

“不能有意向。研發這東西,動的腦力很難量化。比如我不管而只出錢,你全管也出一樣的錢,這首先就對你不公平,是吧?親兄弟算賬不明,準掰?!?/p>

“也是,研發過程中我積累的經驗,累計的數據,以后應該可以很輕易地用到其他產品開發上去,說實在的,這方面還真難以量化,也不可能讓你應用,以后不可知的產出你無法分享,你很吃虧。所以研發只能各自為政?!?/p>

“哈,你向阿三求婚也是丑話說前頭的嗎?柳鈞,我建議你別鉆牛角尖了。還有一件事,我準備最近從市一機脫身,進入集團管理了。這幾天開始接觸集團,非常感慨,原來我辛辛苦苦發展的市一機的利潤,真是笨錢,那么大的資產,那么多的人,那么辛苦地操心,所得相比公司其他項目,不可同日而語。你也得換個思考方式啦?!?/p>

“快別提錢了,上回做期貨,做得心浮氣躁,差點兒誤大事?!?/p>

“嘿嘿,才不是期貨,甚至不用太有風險。你想聽嗎?晚上慕尼黑啤酒吧我請客?!?/p>

柳鈞當然知道申家賺錢的點在哪兒,那就是與地方政府良好溝通,最有效地利用政策,賺那地方壟斷的錢。他即使知道所有細節,他也沒辦法效仿。不過他還是與申華東相聚啤酒吧。

申華東又找了個女友,原來剛跟那個很有性格的女律師陳其凡相處幾天的時候,申華東還覺得很有挑戰,但多相處下去,申華東就厭煩了,女權又不是把男人壓腳底下,這種姑奶奶伺候不起。于是申華東換了一個省電視臺的美女主持。美女主持見多識廣,有攻有守,申華東興致盎然,送禮手筆巨大。美女主持投桃報李,經常有空就穿越高速公路,趕來約會。柳鈞還是第一次見到美女主持,一晚上被活色生香電得神志不清。申華東得意地告訴柳鈞,每天上班見的都是所謂的強悍白領女性,早審美疲勞了,家里的需要換口味,讓強悍白領女幫扶阿斗去??善鞒忠嗝灿邢嗝?,要思想有思想,想不平衡地說她美則美矣全無靈魂都不可能。另外兩個朋友也帶著活色生香的女友,生生把柳鈞郁悶住了。尤其是想到在他這兒,崔冰冰還跟他一副冷戰到底的樣子。

而崔冰冰則是在柳鈞步入酒吧的第一時間,就接到朋友的爆料電話。朋友更是在電話后下一個注腳:這樣的男人在外面誘惑太多,再不抓緊割地賠款,難道非得等男人生出異心來才后悔莫及嗎?崔冰冰不語,可是一晚上隨時連線朋友,監控柳鈞的動向,她豈能真的不急。于是當她聽說有孤身美女中途加入,與柳鈞玩得很好,崔冰冰恨不得放下面子殺過去慕尼黑酒吧。這一晚她在加班的辦公室里如坐針氈。

酒吧距離崔冰冰的家比較近,柳鈞照常將車停在崔冰冰的車位上,以便酒后打車回家。崔冰冰心煩意亂地回家,一看占了她車位的奧迪,氣得想殺人??勺谲嚴锷税胩鞇灇?,她還是調頭遠遠找個地方趴下,什么措施都沒有。她懷疑柳鈞是故意的。

柳鈞直到第二天才想到昨晚霸占崔冰冰的車位是個錯誤,而今崔冰冰也得用上這個車位。他忙發個短信道歉,不過并不指望收到回信,強悍的白領女就是如此風格。崔冰冰果然不回,不過她正為朋友的電郵煩惱。昨晚爆料的朋友今天腦袋清醒過來,發來一封條理清晰的電郵。電郵中說,到一定年齡的男人,結婚未必是因為愛情。一定年齡的男人結婚的原因是:你不是唯一,但你合適,他有誠意和你度過下半輩子,如此而已。崔冰冰心里哀嘆一聲,人混到一定年齡,天真是無比可恥的。

宋運輝很快就召柳鈞問話。他在十年前主持的一次國產化運動中,并沒取得太好成績。業內雖然已經好評如潮,可作為實事求是的工程技術人員,他心里很是不滿。這次,他有些無奈地瞄準國外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水準,想到國家目前扎實的經濟底子,意圖再國產化一次。他是一手一腳從頭做起,太清楚進口設備商欺負國內不能生產,才敢喊出無法拒絕的高價。他作為有想法的人,不可能總是認栽??墒?,幾次非正式會議溝通下來,有幾項不是被告知以國內目前的母機水平無法加工,就是被告知國內的技術水平還無法解決如此復雜的問題。宋運輝不肯氣餒,決定一追到底,一口一口地啃硬骨頭,盡可能找出癥結所在,解決癥結難題。

柳鈞在宋運輝的追問下,將實際問題攤開來說。跟能人說話就是遭罪,宋運輝一個個的“為什么”就跟剝皮一樣,柳鈞想遮掩一下都不行,會被下一個“為什么”揭穿。

宋運輝翻來覆去審了一個多小時,終于放過柳鈞:“明白你的意思了。其實是可以做的,關鍵問題是資金?!?/p>

“我沒說一定能做,我不能保證??扇绻麤]資金,那是完全不能做了?!?/p>

宋運輝問完就放柳鈞走。但柳鈞走得悻悻的,他真希望宋運輝一把拉住他,認定他是唯一能完成項目的寶貝,許諾足額糧草給他放手試驗??上?,他不是。他為不能沾手這樣令人激動的項目而沮喪。

柳鈞鼻孔猛噴一股氣,抬眼一看,卻發現自己鬼使神差地又轉回宋運輝的辦公樓,可是他想跟宋運輝說什么呢,他敢像其他企業負責人一樣寫下保證嗎?柳鈞沉默了會兒,又灰溜溜折返停車場。宋運輝卻見到這一幕,他一個電話打到柳鈞手機,很隨和地問:“想做?”

“太想了??墒切挠杏喽Σ蛔??!?/p>

“你可以引進資金參股?!?/p>

“誰肯投入,誰敢投入?”

“有新打算的話,立刻跟我講?!?/p>

宋運輝的重視,多多少少鼓舞了柳鈞?;厝ヲv飛,需要擦過市區。他發一個短信給崔冰冰,提出一起晚飯,但沒接到回信。于是再次發信,說他某個時間段內在某個飯店等,不見不散,依然不見回信。柳鈞一個人坐在飯店慢吞吞吃下一頓晚飯,整個過程看著門口,不過一直沒有看到在古代稱為豐滿,在而今舉國求瘦時被稱作胖的那個身影。他只得結賬后悻悻地再發條短信過去,說明自己已經離開。幾天不聞崔冰冰的消息,柳鈞心里有些慌??纱藭r不明不白地追著崔冰冰推翻原先的說法,他又不肯。那么只能讓時間來解決問題。

回到研發中心的別墅,見東邊的采菊樓還亮著燈,他對此習以為常,公司科研人員遲到遲退是家常便飯,不過他還是走過去看看。一看是譚工與小柯等四個人,正圍著一塊白板畫畫擦擦激烈議論。夜深人靜,柳鈞在門外聽得清清楚楚,他們爭的正是東海一號的那些事。這一刻,柳鈞感覺自己像個頑固勢力。當他的同事們無償加班加點為東海一號出力的時候,他這個成日里號稱以科技為生命的人在干什么?他在扼殺同事們的激情。

柳鈞倒退幾步,猶豫了會兒,才走進里面去。他看到大伙兒草擬的思路,當然是譚工他們幾個能經手的那部分。柳鈞仔細審閱的時候,周圍幾個同事眼巴巴地看著他。當柳鈞抬頭的時候,正撞上這八只充滿期待的眼睛。柳鈞啞然,在大伙兒的逼視下,他唯有再看向草擬的思路。如此再三,他終究是無法吱聲,最終還是搖頭離去。他感覺大伙兒的眼光將他背脊燒穿,而他則是落花流水地逃竄。


在線閱 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奇趣腾讯分分彩计划官网 赌博上头控制方法 极速时时彩全天计划 上海11选五5开奖结果4 广西快三历史开奖结果 新疆喜乐彩开奖信息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 炒股票融资 江苏快三分布走势图 中国彩票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