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3年 02

第四部 2003年 02

02

年底,錢宏明駕駛一輛簇新的寶馬X5到科技園區騰飛的新研發中心找柳鈞商量個事兒。他這回算是錦衣夜行,他是早上匆匆從上海趕來,回來辦一些事兒,再回家卸下行李親親妻女,都來不及喝完一杯熱茶,就摸黑頂著西北風出來找柳鈞。他聽說柳鈞最近索性住在研發中心的別墅,他讓柳鈞別出來了,他去看看嘉麗設計的園林究竟怎樣。

夜色中,科技園區的道路寬敞而幽靜,綠化雖未成蔭,可已看得出規模,路上只偶爾有加班加點的工程車輛開過。騰飛研發中心也差不多,黑暗中可以看到處處是瘦弱的枝枝丫丫,不過可以想象得出春天來時的茂密。錢宏明循保安的指點將車停到一處線條簡單硬朗的別墅門口,開門便聽見屋里傳出叮叮咚咚的鋼琴聲,柳鈞顯然在練琴,彈得并不連貫,不過在寧靜的夜里,不懂樂器的錢宏明聽著也覺得怪有味道。他想讓小碎花也開始學鋼琴。他從小看著柳鈞練習高貴的鋼琴,而那時小學的音樂課老師用的只是手風琴,初中老師用的則是小小的風琴,樂器音質的區別是那么的不同。錢宏明至今還記得千方百計與柳鈞成為朋友之后,第一次有幸到柳家摸到雪白琴鍵那一刻的激動。他還記得他轉身去了一家樂器店,在琳瑯滿目的樂器中,他見到最便宜也最簡陋的竹笛,可那時,他連竹笛也買不起?;叵脒^往,錢宏明不禁伸手撫摸自己的愛車,久久。

不過很快琴聲停歇,代之以一串小跑聲音,別墅大門里鉆出穿著毛衣的柳鈞?!白屛铱纯茨愕男萝??!绷x順手摘了錢宏明手中的鑰匙,“你進屋里吧,外面冷,你穿得忒少?!?/p>

“知道你這大少爺奢侈,家里暖氣足,我還背大衣干嗎?”錢宏明沒進去,抱著手臂跺著腳看柳鈞鉆進他的車子。他見旁邊停一輛黑色奧迪A624,他估計這就是柳鈞跟他說的新買的商務用座駕,這車常見,他懶得頂冷風過去細看:“不是說最近公司運作良好嗎?又不是沒錢,為什么不買一輛你喜歡的性格車?”

“買設備了,打算明年內徹底趕超市一機的加工水準。不過他們的量,我還得過兩年才能趕超?!?/p>

“現在你公司貸款額度有多少了,用足沒有?”

“額度給我加了兩千萬,不過他們現在肯給我開承兌匯票,可以超過兩千萬,我現在流動資金一點兒不愁。所以挪用流動資金貸款,自討苦吃一口氣進了好幾套頂級設備,把我們全研發中心高興得,每天就掐著日子等新設備到港。我可就麻煩嘍,天天算計著錢錢錢,拆東墻補西墻,最頭痛還貸日,有時還得光顧那些典當行籌頭寸?!?/p>

“典當行確實是個好東西,我買了這輛X5之后資金小緊,也常跑典當,呵呵,這輛車害死我嘍。我本來想開個典當,把我的資金運轉得更圓順,可惜那牌照不好拿,相比那些拿出牌照的,我在本地的根基還是淺,相當淺,找不到真正出得了大力的。有些時候,再多的錢也未必找得到地方塞,人家不敢收來路不明的錢?!?/p>

柳鈞自打去年底買了兩塊地皮造新工程起,公司的資金運轉便時常在還貸日捉襟見肘,與那些掛著典當大旗的民間資本常有接觸,算是知道些運作的底細。聽錢宏明這么說,他笑道:“你都已經直接放高利貸了,還想謀取那一塊合法牌照???進去吧,外面冷。你回家幾天?這車借我開開?!?/p>

“行,三天后我來取還。你覺得開一家房屋中介公司,怎么樣?”

“你姐?不是說營銷做得挺好的嗎,打算自立門戶?”

“我想叫我姐跳出來,跟我合作房產中介。我的思路是希望用房屋中介公司更好運作我手頭能攪動的資金流,一分錢都不能讓空跑,同時又通過中介公司攪動更大的資金流……”

“不懂,阿三也不在,到上海述職去了,這兒沒人懂你?!?/p>

“你們都算是有身份的人,既然已經公然住在一起,為什么還不去辦一張婚書?”

“不知道,我把婚戒和保證書都遞交給阿三了,她還說我沒誠意。呵呵,是她自己沒時間生孩子,找借口?!?/p>

錢宏明搖頭,不曉得究竟是他還是柳鈞更開放:“你別煮咖啡了,我睡眠不良,這個鐘點喝咖啡,晚上得烙餅。你過來聽我給你演繹加上房地產中介公司這一環后,我打算的資金運作路線。別裝傻,很簡單,你肯定一聽就懂?!?/p>

“讓阿三回來跟你談,她也跟我提起過可以問中介公司調頭寸?!?/p>

“不,我需要你的意見,你用你的邏輯思考,幫我分析一下這個路徑走不走得通,對,路演?!?/p>

柳鈞有些莫名其妙,明明有崔冰冰這么好一個內行人,只要等兩天,錢宏明卻不問,非要問道于盲??墒撬y以拒絕錢宏明熱切的眼神,只好硬著頭皮坐下來聽天書。

錢宏明敘述問題很有條理,他取資金流動的線路作為提綱,從他的進出口貿易公司如何以自有資金通過銀行及其他金融工具杠桿放大,如何與二手房中介公司相結合,又如何從中介公司獲取客戶訂金,反饋自有資金。期間,柳鈞只能問得出兩個問題:一個是“你怎么想到的”;另一個是“這一步的風險是什么”。

對于前一個問題,錢宏明往往以得意一笑開場,詳細告訴柳鈞他所了解的某些事例,以證明并非他異想天開。對于后一個問題,錢宏明也不隱瞞,在柳鈞的追問下,一方面憑事實說話,一方面根據現狀做合理推測,兩人盡量深挖在現實中可能產生的風險,以及風險概率。因此,等錢宏明將整件事全部說完,已經是深夜零點。錢宏明手頭才剛開封的香煙已經吸掉一半。

“可行嗎?柳鈞,你不需要以一個朋友的身份說話,只需要以一個中立者態度,對一個項目進行評估?!?/p>

“是風險,也是機遇……”

“是的,誰都這么說。我姐害怕,說本身資金實力有限的情況下,通過多種渠道如此冒險放大資金量,萬一哪一處關節斷裂,粉身碎骨都還不起。但我告訴她,這么玩,用的是銀行等金融機構和二手房購買者的資金,我們只是借力者,其實我們賺取的是資金中介費。而我們的自有資金可以逐步抽離,甚至投放至離岸?!?/p>

柳鈞心里本能地反感錢宏英,即使心中閃過一個念頭,覺得錢宏明的操作思路對出資者很不負責,他還是擰著錢宏英說話:“這個倒是可以計算出臨界值,我們可以建立一個模型,計算出每一筆放貸控制在多少限額之內,那么出現一筆、兩筆,甚至三筆壞賬的時候可以不損傷這條資金通道。不過這個模型……你的先決條件太多,我明天找我們中心的小柯一起看看怎么做。掙錢當然需要冒險,尤其是創業的,社會發展至今,能不冒或者少冒風險就賺錢的地方,哪兒還輪得到我們?即使輪到也是薄利?!?/p>

錢宏明一把抓住重點,急切地問:“什么模型,怎么建立?”

“當然是數學模型咯,誰讓你當初選學科死命抱牢應用科學,我當時怎么寫信給你沒忘記吧,讓你辛苦點兒讀數學系雙學士,一定要掌握基礎科學,你不肯,非要勤工儉學……”

“你別飽漢不知餓漢饑,我那時候若讀雙學士還哪來飯菜票?”

柳鈞連忙噤聲,那段時間是兩人的大忌諱。他偷瞥錢宏明一眼,見錢宏明果然又左手不自覺地放到唇角,他連忙若無其事地將話岔開,大致解說一下建立模型的思路。錢宏明果然不甚了然,但他的眼中再度流露出熱切,他此來,手把手地教會柳鈞,就是等著柳鈞給他一個肯定答復,他心里萬分需要柳鈞的肯定,才敢繼續下一步。

柳鈞不容置疑地道:“只要你剛才已經提供給我的方法和數據正確,你接下來只需要等。我會給你一份多種變量下的投資模型,供你選擇?!?/p>

錢宏明仿佛從柳鈞的口氣中聽出肯定:“你平時公司的借貸投資發展是不是也建立類似模型?”

“當然,否則難道拍腦袋決策?”柳鈞倨傲地、別有所指地又補充一句,“我們總需要有些汲取知識力量的舉動,以區別于其他人吧。我們絕不做無端的擔憂和拒絕。那個,日常我們稱作瞎——操——心?!绷x仿佛見到錢宏英無言以對,皺眉啞然,他心里有種反擊得逞的痛快。

“柳鈞,先給我一個變量下的答案,國家經濟平穩發展,稍有波瀾,企業發展也相對平穩,債務有借有還。最多,有一筆五百萬的欠款無法收回?!?/p>

“那還猶豫什么?以你目前的個人資產,都已足夠對付五百萬的壞賬?!绷x想到這區區五百萬壞賬估計,肯定是錢宏英的小手筆,錢宏明哪兒問得出這等小數字。他下意識地就給了一個最快的答復。

錢宏明終于發自內心地笑了:“除了做數模,我做不到,其他的,我想的與你一樣?!?/p>

“你別抬舉我了,我才知道多少,你知道多少,你是業內人,我是門外漢。你這幾年做得真好,眼光準,落點準,下手快,我拍馬難及,啊,你是拐彎抹角來告訴我竅門吧?!?/p>

錢宏明聽了哈哈大笑:“怎么會,怎么會?不跟你說一聲,我是六神無主啊,這下可以回去好好睡一覺了,明天跟我姐好好談。柳鈞,你以后有閑錢,拿來我幫你操作,你絕對可以放心,我現在經驗充足啊?!?/p>

錢宏明走后,柳鈞百思不得其解,不清楚錢宏明問道于盲干什么,后面更是不真誠,他都還沒給出數學模型呢,錢宏明已經說能睡著覺了,客氣得太假。柳鈞只好不去想,依言于第二天找小柯一起建了一個復雜模型,看來看去,除了出現經濟大崩潰,或者忽然一眾欠債人聯合起來賴賬,一般應該不會有太大差池。柳鈞將結果告訴錢宏明,錢宏明說,看來就這么定了,他已經說服他姐,今天就開始籌辦房產中介公司,速戰速決。

柳鈞將錢宏明的寶馬X5開了幾天,愛不釋手,可終究還是得還。他駕車進城,路過豪園飯店,飯店已經改頭換面成門庭幽深的會所,柳鈞記得申華東提起這家會所新開,需要刷卡進入,非會員不得入內。顯然已非宋總姐夫的天下,好像是一家港資背景的公司在經營。

柳鈞直奔錢宏明家。錢家客廳立式空調打得很暖和,小碎花已經大得滿地亂蹦,看見柳鈞大有不認識的樣子,柳鈞才想起今年一年忙碌,似乎記憶中沒有嘉麗請他幫忙的印象。再一想嘉麗父母已經搬遷過來,當然不便再麻煩他做事。一家人都樂呵呵的,除了小碎花又見長大,錢宏明與嘉麗都沒什么變化,甚至連胖瘦都沒有明顯變化,嘉麗依然話不多,態度云淡風輕,但是很真誠,連小碎花的寶貝零食都拿出來招呼柳鈞。

從錢家客廳大窗看出去,不遠處是楊巡那家金碧輝煌的五星級賓館,已經試營業。柳鈞知道楊邐這一年為了引入國際知名酒店集團進駐,率團成了空中飛人,不過回報豐厚,眼下夜色中酒店熠熠生輝的店徽,估計全世界百分之百的空中飛人都認識。毫無疑問,酒店開業,使楊巡的身份更上臺階。即便楊巡依然年輕,可在他出現的場合,誰也不敢再拿他當個體戶。這個市里喊“楊巡”的人已經屈指可數,“楊總”則是完全取代“楊巡”,成了“楊巡”的代名詞。

柳鈞看著夜色中酒店皇冠般璀璨的屋頂五味雜陳,雖然楊邐送了他一張VIP卡,卡號名列前茅,可他決定不會去消費。

錢宏明拿一杯茶過來給柳鈞,有點兒躊躇滿志地道:“站這兒看城市,與在地面走路看城市的感覺完全不同。走路看城市,得不斷抬頭仰視。而這兒唯有平視,甚至俯視?!?/p>

柳鈞聽著感覺有些酸,笑了笑道:“你這兒門衛越來越嚴,簡直成鬧市中的禁地了,進門手續夠啰唆?!?/p>

“安全基本可以放心,有時候車里載一包錢,感覺進入地下車庫就安全了,這種安全感很重要。特別是等你有了孩子之后,這世道能讓小碎花隨心所欲地在草坪亂跑的地方,太難得了?!?/p>

“我就住研發中心,晚上安靜得無法想象,可以看很多書,阿三也說住那兒后心靜了許多?!?/p>

嘉麗難得插進來一句話:“柳鈞,我看你眼睛好多紅血絲,眼皮也有個小包鼓起,你有沒有去查過血壓?”

“我家父母兩系都沒有高血壓史,我估計不會有高血壓。不過我們做工廠的每天不是對內吵就是對外吵,按下葫蘆起來瓢,天天火氣旺盛,阿三每天給我吃降火湯水。不像宏明,誰看見宏明都贊一聲儒商,看見我肯定就兩個字:奸商?!?/p>

大家都笑,錢宏明看柳鈞,剛回國時候就已經不雅致,現在每天混在工業區,當然更加粗糙。似乎現在的柳鈞更適合豆漿白酒,而他錢宏明則是悱惻在牛奶與紅酒之間。

一會兒崔冰冰打來電話,應酬結束,讓柳鈞去接。錢宏明送柳鈞下去,順手拿上一盒最近正熱俏的精裝庫爾勒香梨,非常友好地送給大樓值班的保安。柳鈞回頭接上崔冰冰,告訴她錢宏明如此細膩友好,崔冰冰感覺錢宏明比柳鈞會做人,而且高明一大截。

但有一件事,崔冰冰非得弄明白不可,她今天在本市新開張的五星級酒店請客吃飯用了柳鈞的VIP卡,結賬小姐才走出去不久,一位妝容精致看似高管的年輕女子就過來。女高管看見是她用那張VIP卡,臉上神情有點兒不對勁,崔冰冰心里含了一包的醋,抓住正為她開車的柳鈞追問。

“楊邐,楊巡的妹妹,以前住我隔壁,結婚后搬走,老熟人啊?!?/p>

“沒有更進一步的關系?或者,請你再做進一步的描繪?!?/p>

對于崔冰冰這樣的明白人,柳鈞并不做隱瞞:“男人跟女人的友誼很少有純粹的,不夾雜點兒荷爾蒙不可能,但絕大多數也就流于柏拉圖式,再進一步又不可能,都知道越線是個大麻煩。大家心知肚明就容易相處,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還不是一樣道理?”

崔冰冰聽著郁悶得不行,扭頭看身邊人硬朗的線條,她起碼是一看見就喜歡得不行,都來不及探索此人有沒有靈魂。她想象得出楊邐作為柳鈞死對頭楊巡的妹妹,卻與柳鈞保持良好而不純粹的友誼,這其中得有多少荷爾蒙,而她更不知道全市還有多少個楊邐等她去發現。

柳鈞見崔冰冰沉默,奇道:“你還為這種事生氣?”

“是你的態度,太不擔心我生氣,太理直氣壯了點兒?!?/p>

“實話嘛,難道你也學那些小姑娘玩態度決定論了?”

“既然你那么愛實話實說,那么你說實話你從小到大有多少個這樣的女朋友?”

柳鈞哪兒數得過來,只能“呵呵”一笑,道:“趕緊結婚,省得疑神疑鬼?!?/p>

“又拿結婚做擋箭牌。你怎么不問問我身邊有多少這樣的男朋友?!笨墒谴薇闹敲?,柳鈞根本就不必擔心她,他們之間,唯有她單方面地擔心個沒完。

“你看看,一說到結婚,你又用倒打一耙法來回避。我不是跟你說了嗎?騰飛的資金來自我爸爸,但是當初為了弄個外資招牌享受優惠政策,不得不用我的名字注冊驗資,出資人不得不是我。這是一筆糊涂賬。所以我們婚前有必要簽協議明確一下我爸的權利,我絕對沒有拿你當外人的意思。你別一說協議就好像我在為離婚做準備,我沒那意思,這只是現代人步入婚姻的一道程序,你是明白人,怎么就在這兒擱淺了呢?”

“你別總讓我做明白人,我不想做了,我現在改信奉態度決定論,你怎么就一點兒都不在意我心里不舒服呢?!?/p>

“呃,我不應該提,這方面觀念不同,一談就傷感情?!?/p>

“可問題就這么拖著不解決?我也再次聲明,我一看見你那事無巨細的協議就影響感情。我只需要感覺良好的婚姻,不愿勉強自己?!?/p>

“我們這樣在一起,而不結婚,這在中國社會,對你影響最大。你……理性點兒好不好?”

“我很理性,我清楚我的婚姻需要的是什么,我寧可這么堅持著讓你傷感情,在社會上傷名譽?!贝薇裢砗攘它c兒酒,說話更加直接,“如果你能像我愛你一樣愛我,你還會提那么多條款嗎?”

“這不是愛不愛的問題,如果不愛我跟你結婚做什么?不跟你說,算我白說?!?/p>

崔冰冰越想越悶:“轉彎,送我去我老巢?!?/p>

柳鈞斜睨過去,見崔冰冰一臉生氣,他知道又是這種結局,只得再次提醒自己下次不可再提結婚,可是他不提,難道等崔冰冰提?觀念不同,簡直是一個死結。他伸手攬住崔冰冰脖子輕輕撫摸,但沒轉彎。崔冰冰也不再提,她就是被柳鈞看死的明白人。等回到科技園區住處,兩人照樣該干嗎干嗎,跟什么都沒說一樣。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2010年股票融资额 喜乐彩开奖号 中国急速赛车节 国际金融理财师 广东11选5人工计划全天计划 股票融资平台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彩控 广东快乐十分 走势图 三分彩开奖结果提前知道 江苏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