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2年 01

第四部 2002年 01

01

等馬不停蹄地將大事小事處理完畢,大年夜來到了。這個大年夜,又是只有父子倆冷冷清清地過。柳鈞累得心力交瘁,懶得做菜,兩人叫上姑姑一家去飯店包了一桌年夜飯。想不到如今春節的飯店一樣熱鬧非凡,他們去吃的飯店全部坐滿,若無預訂,謝絕入內。吃完飯,父子倆心有余悸地將車子停放在賓館停車場,帶著醉意迎著西北風,看著天邊偶爾偷放出來的煙花,慢吞吞走回家。

看著身邊消瘦的兒子,柳石堂異常感慨:“去年一整年都特別辛苦??扇ツ暌荒?,掙的錢比我以前掙的加起來還多。而且,再辛苦,我們父子有商有量,即使商量不出個結果,我們也能分擔辛勞,我去年一年做得特別踏實。阿鈞,你回來對啦?!?/p>

“爸,我基本上已經不是魚已上鉤,而是烤熟上桌,不可能再蹦跶。你這下能不能跟我講實話,你大前年是真病還是假???”見爸爸不語,柳鈞又補充一句,“如果是真病,趁春節長假,我帶你去我一個朋友的爸爸那兒看看,人家是心血管名醫?!?/p>

柳石堂想躲避不說,可是兒子就是不上他的套,他只能訕訕地承認:“我大前年為騙你來,才出此下策?!?/p>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害我女朋友跟人飛了,你害得我白頭發添那么多,你還害得我苦死累死操心死庸俗死,氣死我了,我明天不陪你過節,我飛香港玩兒去?!?/p>

“跟女朋友一起去?讓爸爸看看……”柳石堂唯有賠足笑臉。

“沒有女朋友,哪有時間談女朋友,每天穿的是三年前的衣服,再不勢利的女孩子也不要我。明天跟東東幾個一起去,早簽出來的。爸你呢,有沒有準備再婚?”

“這兩年太忙,哪有心思?等你新產品的市場穩定下來再說吧。只要新產品可以多做幾年,我把市場打開就可以扔給別人去跑啦,到時候再說吧?!?/p>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夜夜笙歌,裝什么門面?!?/p>

“臭小子,我是你爸,說話放尊重點?!?/p>

“其他人隨便你,唯一要求,堅決不許錢宏英進門?!?/p>

“錢宏英?人家現在是女強人,我這種老頭子有什么好的?,F在把我放她面前,她也未必看得上。你不知道?”

“不想知道??雌饋硭麄兘愕軙r來運轉了?!?/p>

“錢宏明那小子,一只眼睛看前面,一只眼睛看你,每天心里跟你比劃高低。這種人不可深交,太摸不透?!?/p>

“宏明挺好,夠修養,夠兄弟?!?/p>

“錢宏明挺好?我告訴你,他外面有二奶,長得很漂亮,大學還沒畢業呢,他給人家買了一輛車租了一套房,養著。怎么,你真不知道?別拿眼睛瞪我,好像我還會誣蔑錢宏明那小子一樣,不信等開學,我陪你去逮?!?/p>

“老天,我還以為我渾身桃花,給女孩子追得雞飛狗跳,敢情錢宏明才是個悶騷的。難怪,難怪……”他一直覺得錢宏明忙得不可思議,哪有開外貿比他開小廠還忙的,這下他終于明白了。想到嘉麗一個外地女孩子,在本地的社交圈幾乎為零,連出去玩都只能靠他這個錢宏明的哥兒們,他替嘉麗深深地悲哀,也非常非常生錢宏明的氣。論理,錢宏明吃過他姐姐做人二奶的苦,他應該厭惡那一套丑陋,可他怎么可以才剛發達,就直奔那一套丑陋而去呢。他被錢宏明包二奶的事兒震得說不出話,不由自主地摸出手機,但他的手臂被他爸眼明手快地摁?。骸皠e做傻事,你一個外人能做什么,通報錢宏明老婆,還是罵錢宏明?”

柳鈞腦袋一個拐彎,就知道自己不會將情況通報給嘉麗。老公有外遇,老婆知道后會怎樣,他媽就是血淋淋的例子:“我會跟宏明談談?!?/p>

柳石堂慢悠悠地道:“你懂不懂,包一個小姑娘,尤其是女大學生,這是多有面子的事?!?/p>

柳鈞無言以對,是,他懂。正如錢宏明有錢先買寶馬車,他以性價比規勸卻牛拉不回。他能就二奶的事勸阻錢宏明嗎?柳鈞發現自己竟然真的無從著手??墒羌嘻愒撛趺崔k。

今年初一,柳鈞竟然又巧遇楊巡一家。上一次在廟宇,這一次在機場,他們乘坐同一班飛機飛香港。即使柳鈞與楊巡互不理睬,可申華東與楊巡還是很有寒暄,而楊邐也與柳鈞在飛機上坐到一起。楊邐告訴柳鈞,他們一行主題是過境香港,送大嫂任遐邇去美國撫養一雙兒女,讓小兒女的學習起步就是英語教學環境。當然,兄妹順便游玩美國。柳鈞很覺得奇怪,這樣子為了孩子,夫妻遠隔重洋做起牛郎織女,楊巡那種人會管住自己手腳嗎?但隨即柳鈞就不懷好意地醒悟,面對一個百無禁忌的丈夫,一個知書達理的妻子該怎么辦,或許,帶著一雙兒女遠走高飛,一輩子裝作不知此事是最現實的做法。柳鈞不禁想到嘉麗的結局。

與一幫年齡相差無幾,經歷大同小異的朋友一起玩,基本上不會有什么意外。雖然照舊是一日三餐,不過免去早餐,添加消夜。盡興而歸,每個人除了自己的,就是給別人帶的,出門時候一手的購物單,回來時候手拉肩扛都是包。柳鈞也是一手推車的超重行李,光是給小碎花買的奶粉零食玩具就是一整個紅白條大編織袋。錢宏明自然得來接機做搬運工。

柳鈞今天看見錢宏明,渾身都不對勁。他將紅白條編織袋放進后備箱,就拉開拉鏈,開鎖取出一只小包,道:“這一袋是嘉麗的,不交給你,我找時間自己給她?!?/p>

錢宏明不知其意,笑道:“還想當面邀功?給我,我太太神圣不可侵犯?!?/p>

“不給,怕你轉手送給別人,嘉麗拿不到。你打算把嘉麗怎么辦?”

錢宏明一愣,奇怪事情怎么可能傳到柳鈞耳朵里。柳鈞見他不答,又追問一句,“你打算把嘉麗怎么辦,不許你傷害嘉麗,你我都知道,這種傷害致命?!?/p>

錢宏明被柳鈞盯住,不得不表態:“我會處理,不過是一時鬼迷心竅?!?/p>

“處理?可憐那邊那個女孩,日子想必也不好過。宏明你聽著,嘉麗是我朋友,你不可以對不起她?!绷x還是忍不住道,“楊巡把老婆兒女送出國了……”

“不,你千萬別跟嘉麗提起,也別跟嘉麗出那餿主意。嘉麗是我的港灣,你放心?!?/p>

“既然嘉麗是港灣,你為什么還不知足?”

“你別問了,我們混不同的圈子,有不同的行為準則,你未必理解。包括你車子上經常換不同的女孩,我也不理解,可是我不問。我只向你保證,嘉麗不會知道,嘉麗不會受傷害?!?/p>

柳鈞無言以對?;氐剿募?,錢宏明拎著手提電腦跟上來,一定要給柳鈞看倫敦銅期貨。錢宏明連線上網,興奮地解說,柳鈞聽得不知所云,完全是他不熟悉的名詞,不熟悉的操作。什么期權,什么合約,什么交割,什么平倉,什么期貨空頭多頭,錢宏明中英文輪著說,柳鈞的腦細胞被交替割裂,號稱交割?!拔抑豢吹窖矍暗拿繃嶃~價數據折算成人民幣,加上運費,依然大大高于國內市場的銅價。你是不是想通過期貨市場做銅?國內的上海不也有銅期貨嗎?”

“孺子可教!”此時的錢宏明全無往日儒雅之風,眼睛迸射激動的光芒,顯然是身體內荷爾蒙超常分泌,“再給你看滬銅……”

柳鈞將雙手全蓋到鍵盤上,“你簡單告訴我,今年是不是不做出口,改炒期貨了?”

錢宏明急得想抓開柳鈞的手,可是抓不走,只有干著急,“跟你解釋你又不好好聽,我做套期保值,如果方向跟對,我就在期貨市場兌現盈利;如果跟錯,大不了吃進做進口,反正國內銅價一向居高不下,風險不大。再說,我還可以在信用證上動腦筋,通過倫銅滬銅兩手抓……咳,看你一臉茫然,你聽我細說規則。這年頭,我們不可能鉆進權貴圈做壟斷交易,那么只有善用規則,規則越復雜,跨行業越多,越少人做,獲利越豐。因為這是僅限高智商人群的游戲。你以前挺能利用規則的,現在怎么不行了呢?”

柳鈞不得不去煮一壺咖啡,才能打起精神聽錢宏明灌輸知識。好在柳鈞也是聰明人,即使那是一個他從未涉及的領域,可幾個事例聽下來,他終于對概況了解得七七八八。再加上他的公司如今用銅,對國內銅價行情有所了解,心中略作計算,兩只眼睛也賊亮起來。

“一起做?我們一向配合默契,彼此信賴,這是合作的最佳基礎?!?/p>

“可是精力和時間,我哪兒有?現在只一個騰飛已經占據我所有時間?!?/p>

“你可以盯倫銅,晚上。大不了不去歌臺舞榭混你過剩的精力?!?/p>

“我還歌臺舞榭,兩周happy一次已算足額。另外一個問題,資金?我自顧不暇,拿不出資金。無法合作啊?!闭f這話時候柳鈞想到崔冰冰給他做的一份資金規劃,他還得找時間與崔冰冰詳談,同時將手中替崔冰冰在香港買的參考書交付,“用上回長期信用證套利的辦法?”

“你這下可以答應了?”錢宏明手指輪番擊打桌面,目光炯炯鼓勵著柳鈞。

柳鈞將他不熟悉的,從信用證到期貨的程序在心中好好梳理一遍,“你單獨就可以做,你已具備單獨操作的一切可能。不用分我獲利。你盡管去做,若不得不吃進高價銅,只要與國內市場的價格差不多,我可以接手,同時說服申華東接手一部分?!?/p>

“不,我是新手上路,我需要可以信任可以商量的人一起做,壯膽?!?/p>

“你以現有資產,抵押的話,足夠滬銅開戶……”

“怎么夠?那還不如炒股票打新股去。一向都是你大膽我周密,我們一向互補協作。上吧!”

“嘗試一個月!”柳鈞難拒誘惑,蠢蠢欲動??尚睦锊唤氲?,現在他與錢宏明的角色似乎倒置了,現在是錢宏明大膽,他周密。而且柳鈞的嘗試還有前提,那就是先紙上談兵演練一番,才能進入實戰。錢宏明雖然不太情愿,可也答應了。他此舉頗具風險,太需要有個壯膽的同行人。

這以后,柳鈞一邊每天投入兩個小時閱讀錢宏明搜集給他的期貨知識,一邊與錢宏明看著行情模擬操作,每天投入巨大精力和時間??杉幢闶悄M操作,卻也迅速見勝見負,心情如坐過山車,刺激異常。也正因為是模擬,兩人可以動用極多的虛擬資金,在期貨海洋暢游得非常痛快。更因為是模擬,遇到兩人意見不一時,不用坐下來擺出理由說服對方,只要另設一部分虛擬資金,各自往認定的方向操作,最終結果說明一切。這樣,便讓兩個心氣甚高的人心中生出競爭意識,競爭讓兩個人更加專注,抽出更多時間關注兩地期市。競爭也使兩人的性格暴露無異:柳鈞謹慎,錢宏明潑辣;柳鈞細水長流,錢宏明大開大合,竟是與兩人小時候給他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不過最終算總賬,盈虧半斤八兩。偶爾兩人也有意見統一的時候,這種時候,他們需要出門撮一頓以示慶祝。于是,實錢還未開始賺,聚餐已經好幾頓。嘉麗說他們兩個像上癮的賭徒。

柳鈞專注于期貨的時候,騰飛公司為了申請高新技術企業認定而從事的外圍工作也緊張地進行著,包括座談會。因為柳鈞精力分散,專心旁騖于期貨,做事不免顧此失彼,老張起先還著手彌補,眼看著座談會時間越來越近,老張終于怨聲載道,抓住柳鈞指出最近工作因為甲乙丙丁等延誤,導致節節延誤,卻不見有誰出來力挽狂瀾。這樣下去,五天后的座談會還不如不開,得罪到場的重要人物將前功盡棄。

柳鈞心驚,不得不暫時擱下期貨那頭,專心抓緊座談會安排工作。座談會之前,原本邀請的人還得再次殷勤地敲定一下,以示騰飛非常恭候大駕。有些忽然吞吞吐吐的,需要柳鈞專程三顧茅廬。遠路的,則是談妥接送事宜。還有會后需要送出的禮物,也需籌備。更得準備的是座談會的進程,發言稿自是不必說,他們還得設想可能發生的變故,柳鈞需要拉來幾個人當聽眾,模擬演練一番??傊鞘虑?。柳鈞一邊忙碌,卻忍不住將期貨行情掛在電腦上,隨時聯網,百忙之中總是會一目十行地看一下翻新的信息,稍微分心思考一下。

等柳鈞一行進入一家四星級賓館的會議廳時,柳鈞覺得自己已是強弩之末,老張說他眼白全是血絲,臉皮全是粉刺。柳鈞無法不反思,期貨是不是分去他太多的精力。

宋運輝來得不早不晚,比開會時間提前十分鐘到場,進門一看柳鈞那一臉亢奮和疲憊,自以為了然。他笑問柳鈞,組織這種會議是否比得心應手的研發工作更累,會不會研發時候三天三夜不睡也不如這邊開一場會辛苦。柳鈞心懷鬼胎,只敢笑不敢回答。會議上,宋運輝主動發言,他肯定騰飛公司的先進研發體系和高比例研發投入,更就東海集團多年來國產化道路上探索的艱辛,指出騰飛公司自主研發的產品在幾個方面的重要意義。

柳鈞早已被灌輸得知,即使與會者來自各行各業,可是大家的行動卻隱隱向著行政級別看齊。而東海集團又與本地行政密不可分,于是行政級別最高的宋運輝的發言基本上成了會議的基調,將柳鈞自己定的有點兒自吹自擂的發言稿打進箱底。自然,宋運輝的發言較之柳鈞的自吹自擂,效果不可同日而語,完全出乎柳鈞意料。柳鈞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感謝宋運輝的大恩。

宋運輝沒有留下來吃中飯。柳鈞送他上車去,沿路感激不盡,宋運輝只是很謙和地說,他只是實事求是,同時以實際行動為優秀企業保駕護航。他上車前,督促柳鈞不要看到成績沾沾自喜,前路很難,也無止境,必須忍耐寂寞,堅持、堅持,再堅持。

柳鈞汗顏,覺得非常辜負宋運輝的無私提攜。他滿心糾結地想,期貨占去他太多精力,他手下確實有幾個怪才,可是怪才清高不擅管理,他若不親眼盯著,騰飛的科研成果不會出得那么快那么好。他是不是該戒了分去他太多精力的期貨?但期貨已經鉆研了那么多,剛剛學會建立數學模型摸到門道,前面正是一片未知的誘惑,心頭一塊火燙,著實難以取舍。

會議算是成功,后續工作由柳石堂跟進,往往場面做足之后,接下來的都是桌面下的勾當。錢宏明一聽柳鈞終于閉關結束,力邀柳鈞趕緊去他辦公室面談。幾乎是一看見手機屏幕顯示出錢宏明的號碼,柳鈞心中的天平就自覺地微微傾斜了。而錢宏明見面便開門見山,將電腦頁面拉出,推給柳鈞看。

“你閉關前一天,我們難得做出同樣的判斷,我高興得躍躍欲試。你閉關時候我實在忍不住去上海了。我帶去公司的流動資金,還有我兩處房產的抵押,雖然微不足道……你看看所有發生的交易記錄,我必須第一時間與合作伙伴你通報。如何?果然是兄弟同心,其利斷金,不錯吧?!?/p>

柳鈞仔細看完,嘴里只會說一句話:“這錢掙得太容易了?!彼睦锖芸鞂⒔灰姿谜鬯愠沈v飛的收入,騰飛需要發生多少啰里八唆的事,耗費多少人的集體努力,花費多少的時間,才能取得相同收獲。

“所以你看,只要是我們都看好的,準沒錯?,F在我有些猶豫不決……”錢宏明跟柳鈞詳解這幾天來的形勢變化,他又有多少下單,還有多少剩余資金可以操作,而眼下國際形勢表明,資源市場短期內顯然波動挺大,可期貨喜歡的是波動,有風險才有回報,關鍵是怎么走好每一步,以免已經進場的資金虧本,盡力在波動中順勢而為。

“眼下小虧,別擔心。不會沒希望?!绷x看著后續數據,盡力安慰將全部身家壓進去的好友。

“擔心有一點兒,但不大。不過今天看著收益漸漸收窄,直至小虧,我仿佛從那個時候才真正意識到,我們已經不是玩模擬,而是真刀真槍。刀刀割肉,非??简炓庵玖?。幸好你出關了?!?/p>

柳鈞責無旁貸,即便不想盈利,眼下也得先幫朋友脫困。兩人在錢宏明的辦公室里討論至深夜。結束時候柳鈞才發現他的體力快撐不住,而且他那邊還有大學的教授和陪同的同學忘了接待。他不得不趕回賓館,不敢打攪老師,只能找同學賠個不是,出來后被他爸埋怨得差點瘋掉。

不過無論如何,研討會總算是順利結束了,結束后各方的反饋都不錯,看起來高新技術企業認定有望。柳鈞終于可以喘一口氣,專心研究期市波動。他也將一部分騰飛的流動資金補充進去。騰飛的流動資金本就緊張,這么一抽血,日常運作便有些捉襟見肘。但是柳鈞想,很快,他會以期貨所得反哺騰飛。但騰飛上下的知情人開始怨聲載道,工作認真的得不到嘉獎,工作松散的得不到懲罰,整套管理體系仿佛方向盤失靈的汽車,走得漫無目的。

終于有人敲開柳鈞的門,竟然是孫工與廖工這對冤家結伴而來。他們兩個不等柳鈞說話,就自說自話地坐到柳鈞對面,眼光不再平靜,仿佛壓抑著憤怒。

“我們強行阻止車間開工,動用的是廠規第三章第五條,我們認為柳總簽發的工藝不對,我們以研發中心名義強制車間停工?!?/p>

“這個產品是我負責研發,敲定工藝的時候我正病假,原以為有柳總在,我只要安心養病,這種小問題柳總洞若觀火?!绷喂⑹种泄に嚱唤o柳鈞看,“紅線劃出那道工序,柳總請看,這么走捷徑,強行加工產生的應力怎么辦,等著交付的時候部件開裂?”

“這么顯而易見的錯誤,絕不應該出在一個從業十年的高工身上,唯一解釋只有:不認真!”

兩個高工你一言我一語,基本上不留情面,批的都是柳鈞以往一直重點狠抓的條目:不認真。柳鈞簡直無地自容。起先,兩位高工的批評對事不對人,講的都是技術有關的問題,因此句句一針見血,打得柳鈞體無完膚。但是孫工后來見老板臉色通紅,就安撫了一句:“柳總應該不會是不小心犯這種低級錯誤,但是我看你最近住公司的時間多,按說不會有太多分心的家務事,不過你年輕人……”

“我最近在幫朋友做一個項目,投入的精力非常大,很多高數計算?!绷x連忙踩剎車,免得他們懷疑他色迷心竅,酒色過度,“對不起,工作中大大分心了,害廖工提前結束病假趕回來。我很快改進?!?/p>

“我們倚老賣老,索性多說幾句,柳總,這幾個月……公司在嚴重退步,質量上退步,生產上退步,管理上更退步。還有資金,下面車間已經好幾次為流動資金斷檔停炊了,太動搖軍心。到底怎么回事啊,不能再這樣了,你不心疼我們心疼,你不能讓我們下面做事的失去指望啊?!绷喂るm然平時話不多,可真說起來,都是掏心挖肺的話。

“柳總,春節后你一直沒給我們中心開會討論新的研發方向。我已經兩次書面提醒,不知道柳總看見沒有?!?/p>

“柳總,我這人一向有什么說什么,心里藏不住話。你老板三心二意,我們該怎么辦?我們都是做事的人,不想吃閑飯?!绷喂ふf到這兒,下面挨了孫工一腳。廖工也一想不對,這不是明目張膽地造反嗎?趕緊閉嘴。

兩位高工盯著柳鈞將工藝改過來,重新簽字,才拿走告辭。柳鈞被訓得像個小學生。但兩位高工不放心,又偷偷一個電話打給太上皇柳石堂。柳石堂還以為兒子老大不小內分泌不平衡,竭力婉轉勸說兒子有必要忙里偷閑享受生活,不能一心撲在工作上。柳鈞倒是沒想到有人通報了南轅北轍的爸爸,他給他爸弄得哭笑不得。這么多人提醒,柳鈞意識到他應該合理安排時間,不能太沉迷期貨。

柳鈞幾乎是左手斬右手地克制上網時間,這個過程很痛苦,就像幾年前戒煙一樣,有一根神經根本不聽他的指揮,放肆而妖孽地自說自話。而且還有錢宏明三不五時地跟他來一個熱線,就像有人硬塞給戒煙的人一根好煙,柳鈞經常為此破戒,打開電腦。終于,連年輕而膽小的會計也找上柳鈞,告訴他這個月的辦公費用即將超過硬杠子,問柳鈞有幾筆等待付款的支出要不要收回。如果不收回,超出部分需要另外走一套財務簽字程序,才可以入賬。

公司的財務都是柳鈞一支筆簽名,他認為自己一向把關嚴格,怎么可能一個月多出好幾筆超支的,他心里有些懷疑,就讓財務拿最近三個月的賬簿和憑證來查。查賬說簡單也簡單,只要在電腦上做一個表格,一個月發生的費用全部列出,下個月有類似費用就列在一行,對比之下,一目了然。對比,最說明問題。顯而易見,一個月比一個月,不僅支出項目增加,單項支出額度也逐月提高。柳鈞越來越覺得問題嚴重,這幾個月他的把關似乎越來越松。

但查賬期間,錢宏明一個電話打來,匯報今天戰況。兩人將被杠桿放大的資金幾十萬、幾百萬地一議論,柳鈞再回頭看憑證上幾十、幾百、幾千的小支出,心里很有點不耐煩。礙于對面坐著被他拉住加班的小會計,他只有繼續對賬。等心情慢慢平復,柳鈞忽然驚悚,錢宏明來電的一前一后,他的心態出大問題了。工廠的工作必須擁有按部就班細碎耐心至極的心態,期貨操作則是不同,在期貨市場,隨著資金的杠桿放大,人的貪欲、情緒等也成倍放大?,F實表明,他顯然做不到在兩種心態之間游刃有余地切換。這就是三個月來費用逐月增加的原因。因此他面對的問題不是減少關注期貨的時間,而是面臨兩種選擇:選擇一心一意做期貨;還是選擇一心一意做工廠。

當千頭萬緒提煉成非此即彼的選擇時,柳鈞沒有猶豫,即使心中抱有很大遺憾,他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工廠。他自嘲地心說,啊,錢不是最重要的,人生需要有追求。與財務一起查完賬,柳鈞就電告錢宏明,今天開始他退出,絕不回頭。原因只有一個,繼續炒期貨,他的公司不出三個月會垮掉。唯有斬草除根,柳鈞才能戒掉所有的癮。

一夜睡過,柳鈞回首做期貨的那幾個月,真如鬼迷心竅似的。他是亞當·斯密的信徒,他一向認定唯有制造業才創造價值,制造財富,因此他將制造和科研奉為他的信仰??汕皫讉€月,他竟將寶貴的時間貢獻給賭博一樣的所謂金融事業。那幾個月,他幾乎早上睜開眼就打開電腦,先看全世界行情變化,晚上閉上眼睛前最后一件事一定是關電腦。他是真的荒廢了騰飛的工作。柳鈞深信,這幾個月里,不會僅僅辦公費用出問題,一定還有更多渾水摸魚。

而他首先要做的不是亡羊補牢,而是于上班時間全心投入抓生產抓質量。果然不出所料,抽檢成品庫產品的質量合格率并不是百分百。有些鑄件竟是出現肉眼可見的砂眼,也被魚目混珠當作成品。至于原因,無非是質檢高抬貴手,車間少扣廢品率獎。這幾天,一口氣查出好多問題,包括產品質量的,包括管理程序的,處罰單開了一疊,光是激光打印機就運作了近半小時。

可這些都只是馬后炮,柳鈞流著冷汗想到一個嚴肅問題,在他鬼迷心竅期間,不知有多少不合格產品渾水摸魚,又不知有多少疵品流到客戶手上。像他騰飛這樣的小規模制造企業,放到偌大的中國,幾乎是滄海之一粟,毫無優勢可言。騰飛得以安身立命,唯有品質,而眼下,他似乎自毀江山了。柳鈞一時委決不下,要不要將產品召回。如果不召回,需不需要派人去下家重新驗貨。而后者若是做出來,幾乎可以毀掉他用兩年時間建立起來的騰飛質量百分百的信譽保證??扇绻却闷繁话l現,更毀信譽。怎么辦才好?

與此同時,柳鈞利用八小時以外時間,全面徹查這幾月的所有憑證。令他膽戰心驚的是,好幾張憑證明明是他的簽字,他卻對其絕無印象,毫無疑問,他簽署那些憑證的時候,大約正全心關注倫銅滬銅的起落。他這種精神狀態,賬目怎能不出問題?他發現最近幾筆短駁到內河碼頭的運輸費高得異常。他既然做銅期貨,當然也關心國際油價,在近期國內油價并無顯著上漲的前提下,運輸費怎么可能上漲?柳鈞叫來掌管儲運的員工,指示要么壓價,要么換運輸公司。

很快,員工就反饋,那家運輸公司方老板聲稱,要么原價做,要么拗斷。柳鈞以為很簡單,拗斷就拗斷,死了張屠夫,不吃帶毛豬。不曾想,運輸市場說大很大,說小很小,尤其內河碼頭短駁運輸,那真是鐵板一塊。與方老板拗斷之后,再聯系其他運輸公司,要么一聽騰飛的名字就搖手謝絕,要么有不知套路的拉上騰飛的貨色去內河碼頭,結果要么不得其門而入,要么被不知哪兒躥出來的人圍著車子砸。幾天下來,騰飛陷入只能進不能出的尷尬境地,發貨工作陷于停頓。

柳鈞悔得腸子都青了,若不是他前陣子鬼迷心竅,怎么會有貨運價格偷偷小幅快跑,漲到眼下高價。而吃多了高價運輸費的貨運公司自然是不甘自行降價,誰肯把到嘴的肥肉吐出?柳鈞想到申華東家大業大,旗下幾家公司的日貨運量驚人,應該與那些人有些關系。他找申華東咨詢,果然沒問錯人。申華東了解內幕,本市內河碼頭有限,自從私有化開始,幾年下來幾乎被一群老鄉收入囊中。那群老鄉身在異地,自然非常團結,經常抱團議價抱團接貨,似乎內部有一套不為人知的運作體系,帶點兒暴力,帶點兒江湖。柳鈞眼前一黑,想到在本市很有名氣的楊巡那個老鄉團,幸好申華東答應幫助協調。

他們晚上約一家酒吧見面吃講茶。與運輸公司方老板一起來的是申華東家的長期合作運輸公司老板,與申華東口口聲聲稱兄道弟。用申華東朋友的話說,他是押著方老板過來講和。但他們那行有規矩,破鏡重圓,喝三杯交杯酒,從此揭過,見面都是朋友。申華東那朋友二話不說,也不管酒吧規矩,去柜臺摘下六只紅酒杯,倒滿六杯綠瓶紅星二鍋頭。酒保一看那人架勢,什么都不敢說,任他們拿自帶的酒在酒吧的場子自由發揮。

柳鈞看看瓶子上明晃晃的56°,心說這哪是喝酒?這基本上就是灌酒精了??墒窃倏纯瓷耆A東朋友與方老板手臂上年糕般粗的純金手鏈,以及方老板手背青郁郁的一個“忍”字,他知道今天逃不過去,能用喝酒解決,已經是看在申華東的面子上了。柳鈞只能豁出去,強笑著與方老板交臂喝下三杯綠瓶二鍋頭,頓時整個人跟火球一樣,全身發燙。后來的事他全不知道了,等他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他身處醫院。柳鈞以胃粘膜損傷吐血和酒精中毒,終于了結他一度鬼迷心竅在騰飛造成的虧空。

柳石堂得知此事,更加生氣錢宏明,一心認定兒子是中了錢宏明那小子的圈套。他找到錢宏英罵了一頓,錢宏英唯有唯唯諾諾。錢宏英雖然而今一心工作,做得風生水起,可是她的地位越高,心里越留戀陽光下堂堂正正的生活,便越發擔心她過去的陰暗被人挖掘揭發,而柳石堂是她最忌憚的那個。等柳石堂離開,她便一個電話打給錢宏明,將錢宏明罵了一通,要錢宏明從此遠離柳鈞,不許招惹。錢宏英問弟弟,柳鈞是一個能提醒痛苦回憶的人,為什么一直巴著柳鈞不放,除了友誼,還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潛意識,自虐嗎?

錢宏明回答不了,可是姐姐的問題又提醒他,為什么?理智分析,他應該離柳鈞遠遠的,最好老死不相見。真的只是友誼嗎?難道不僅僅是友誼嗎?

柳鈞雖然將養了好幾天才恢復正常,可騰飛卻猶如“人頭馬一開,好事自然來”,終于拿到質量體系認證了,起碼以后走國企正門有了一張硬pass。高新企業認定也批下來了,不過批下來的同時,一個經辦人員從柳鈞這兒私人借款五萬,倒是給了一張借條,不過借條上面不見約定歸還日期。

騰飛公司開始走向一條被政府關注的軌道。柳鈞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關注多了,揩油的也多了,不過給的政策也多。政策在某些人手里是彈性的,可以給你上限,也可以給你下限,端看你企業主拎不拎得清。柳鈞顯然不大拎得清。只是眼看研發能力在業內公認不如他騰飛的市一機獲得更多關照,柳鈞心里到底有點兒不平衡,可也只能認命,申家在本市散枝開葉,根系發達,豈是他騰飛可比?


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腾讯分分彩在线人数开奖结果 股票指数的 江西多乐彩前三走势图 全国十大股票配资平台app 排列五奖金规则 破解青海快3规律 广西11先5开奖走势图 四川体彩金7乐 南昌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