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1年 05

第四部 2001年 05

05

宋運輝很喜歡柳鈞他們吃蟹賞桂花的安排,他說屆時一定與梁思申一起成行。柳鈞心想,連宋運輝這么一本正經的人都喜歡這個玩賞計劃,那個工作狂錢宏明一準兒也會答應出來散心。果然,錢宏明很喜歡,可惜那天他正在火車上,他希望柳鈞捎上因為他不在家,一直關家里不大出小區的嘉麗,讓嘉麗偶爾也能放下小碎花出門曬曬太陽透透風。柳鈞好生為難,以前他對此也不以為意,但上回在醫院被申華東誤解后,他開始警惕,首先便是不愿錢宏明因此誤會??墒清X宏明取笑他的謹慎,柳鈞無奈,只得為朋友兩肋插花,而不是插刀。

回到公司,老張喜滋滋地通知柳鈞接駕,說原掌管科教文衛,現政協李副主席,明天上午下來調研。老張非??鞓返夭聹y,可能是騰飛的高新技術企業申請上達天聽了,既然這么快就有大人物降臨,那么說明騰飛的申請很可能獲得認證通過。柳鈞心里卻是咯噔一下,他倒是忘了將他申請高新技術企業與那崔冰冰聯系到一起了?,F在眼看著連李副主席都親自上門,那么他是不是該插草標賣身了?否則一個老大的政協副主席這么迅速降臨他的小公司干嗎?不明擺著假公濟私,假調研之名行相親之實嗎?

柳鈞心里生出無數的反感,他吃過許多衙門里公差的苦頭,著實見不得那里面人的工作作風,結果好,他爸背著他攀高枝,李大人上來就是一個公器私用。且不說李大人心中有沒有把他的高新技術企業認定與婚姻掛鉤,先說李大人通過辦公室下發通知做調研的形式來相親,他首先看不慣,這其中有太多復雜的味道。

可是反感歸反感,李大人通過辦公室下達的調研通知他不能不當回事,官府大小公差出巡到騰飛,哪次不是點名要他陪同的,他有拒絕的權利嗎?唯有賭氣地逐一否決老張提出的什么拉橫幅工人列隊歡迎等儀式,一切照常,甚至連貼個小通知都不干,就讓李大人他們悄悄地進村,打槍的不要??墒橇x一邊反感,一邊擔心他的高新技術企業認定申請。若是他惹李大人生氣了,申請會不會泡湯?而那可是實實在在的稅收優惠啊。還有……崔冰冰遞過來的那只貸款大光餅……

柳鈞一頭糾結,一頭反感,崔冰冰卻又找上門來。因為沒有預約,她被攔在門外。柳鈞頭痛,這對母女,無論哪個都得罪不起,現在很好,只因他爸的一個擅自決定,母女倆將他的公司當成后花園,愛來就來。

柳鈞不高興在辦公室等崔冰冰。崔冰冰則是入研發中心如入無人之境,勝似在家閑庭信步,對騰飛工程師們投注的目光視若等閑,直取剛穿上實驗室白大褂坐到砂輪面前磨刀片的柳鈞身邊。眼前的柳鈞在崔冰冰眼里非常特殊,她是一個文科生,跟著父母從小接觸的環境也算是五花八門,可是充滿陽剛的機械工廠卻是去得少,而一般的機械工人大約不大能進崔冰冰的法眼,眼前這個則是不同。柳鈞戴著有弧度的防飛濺鐵屑用平光鏡,正專心打磨一塊不知什么鐵片,形象異常陌生而新穎,卻并不將她的到來當回事,這在崔冰冰眼里比戴最時髦墨鏡的人更性感。等到柳鈞好不容易關掉刺耳的機械,摘下眼鏡,崔冰冰見柳鈞看著她不懷好意地笑了。

柳鈞本來對崔冰冰的到來很是頭痛,可是一看崔冰冰的裝扮,上面亮黃T恤,下面深藍牛仔,腦袋里立刻閃過一件熟悉的東西,那就是最常見的那種在堿性溶液里浸了半截的PH試紙,他的心情才算轉好一點兒。

“這種工作,你不可以吩咐別人去做嗎?”崔冰冰很有耐心,等柳鈞全部操作看似結束,才問一句話。

“樂趣。今天什么事?你今天沒有預約,我恐怕沒有時間給你?!?/p>

“上回跟你交談結束,我發現你對你公司的資金運作沒有一點兒規劃。我來給你做方案,報答你把我的車修好?!?/p>

“車子保養之后,有什么感覺?”柳鈞一邊問,一邊坐到鉗桌前面動手操作。

“輕好多?!贝薇詠硎?,自己跟去搬凳子坐下。

“不出所料,我也估計你最多只有這么一個感覺。我暫時沒有資金規劃的需要,等以后有需要一定請教?!?/p>

“可是我來找你,跟你說了那么多話,卻一點兒事情都不干,會不會害你被你們員工閑言碎語?不如你隨便丟個賬本給我看……”

“所以我并不建議你來。還有你媽媽,政協李大人是不是你媽媽?剛來電說明天來調研。我這么小的廟,你說她大熱天出城來一趟,能看什么?很不值得。你回家幫我說一聲,最好別來?!?/p>

“嘻嘻,她專程來看你,這個忙我可幫不上。李阿姨不是我媽,我爸媽都是醫生,我跟李阿姨女兒是同學加同事。我同學很煩惱她媽限令她跟你相親,她有個她媽看不上的心儀對象,我為朋友兩肋插刀來攪局,不過看看你是個做實在事的,不忍心陷害你,就這樣。要我給你出謀劃策,破壞你在李阿姨面前的印象嗎?”

“早說?!甭牭么薇c李大人無關,柳鈞當即對崔冰冰另眼相待,“晚上我請你吃飯,你傳授秘訣給我。既然你專程來了,不能讓你空著,跟我去財務室,務必見什么幫我什么?!?/p>

崔冰冰看見柳鈞的拒絕態度,很是歡喜:“喂,你沒見過我同學,別否決得那么快。萬一一見鐘情呢。我得問清楚,免得到時候你指責我搞破壞,追殺我。兄弟,皇親國戚呢,以后你想貸款直接找我們行長呢?!?/p>

柳鈞佯裝擦汗:“吃不消,吃不消。再加一碼,周日請你吃蟹賞桂花?!?/p>

崔冰冰這才滿意,快樂地扔下柳鈞,讓他忙他的,她自個兒活蹦亂跳地找去財務室。她何須人陪?柳鈞也滿意,周日吃蟹加上活潑的崔冰冰,省得他單獨與嘉麗相處。

崔冰冰在財務室快樂地等著吃飯,一等等到夕陽西下,饑腸人在天涯。她堅決要求跳上柳鈞那輛據說性能特殊的車子,不斷偷眼看辛苦了一天的柳鈞,七扯八扯地找話說。但她只要一問車子特殊在哪兒,柳鈞就一口拒絕解釋。崔冰冰只好問柳鈞愛吃什么,她太了解本市飯店,由她領路。

柳鈞毫不猶豫:“想吃最最地道的本地菜?!?/p>

崔冰冰和他一樣,她早摸清柳鈞的家底,曉得柳鈞這句話背后的意思。媽媽去世那么久,大男孩又是出國又是創事業的可能不怎么會做菜,因此說是最想吃本地菜,其實想的是媽媽的味道。她猶豫了會兒:“飯店一般吃不到,敢不敢去我家?”

“你會?”

“廢話,江湖上去打聽打聽,誰不知道神廚阿三?聽我的,我們去超市先買兩個包子填肚,然后買菜去我家燒。走進超市,你想吃什么盡管點,反正你掏錢?!?/p>

柳鈞高興得噓溜溜吹口哨:“阿三,我愛你?!?/p>

在超市里,兩人買菜買得夫唱婦隨似的。崔冰冰在挑雞毛菜的時候,忽然感覺對面有點兒異常,抬頭,見是一個大美女對他們怒目而視。崔冰冰機靈,眼珠子一轉,悄悄粘到正比較兩盒蘑菇的柳鈞身邊,與柳鈞指指點點研究蘑菇哪盒更鮮美。等崔冰冰再抬頭,她得意地笑了,大美女憑空消失。她也得意地吹個口哨,可惜聲音蔫而不響,獲柳鈞一頓譏笑。

柳鈞原本以為到了崔冰冰家他應該打下手。不料從進門起,他就做起了修理工,從燈泡到水龍頭,到桌椅到櫥門,崔冰冰單獨居住的家與她的車子異曲同工,整一個繡花枕頭爛草包。等崔冰冰來喊吃飯,他還鉆在浴室洗臉臺下纏生料帶,而臺盆下面放著一只掛滿銹跡的塑料盆子,崔冰冰就是用這種辦法解決漏水問題。崔冰冰連聲說不好意思,柳鈞反而見怪不怪了,能無恥到不懂換機油把傳動件燒墨黑的人,他早對崔冰冰沒有指望。

不過這一頓飯吃得極其地爽。崔冰冰果然給他做了一桌清清爽爽的本地菜,無論甜酸油膩,都是他久違的味道,與飯店拿出來的重油重味精極不相同。兩人開一瓶紅酒,邊吃邊聊,崔冰冰因為看了柳鈞的賬本,這回給柳鈞提出很多建議,而且她因工作關系見多識廣,她的例子信手拈來,讓柳鈞受惠不盡。

眼看一桌菜慘遭席卷,紅酒瓶也是見底,柳鈞依依不舍地看著紅燒帶魚的盤子,猶豫道:“給我一點兒米飯行嗎?你燒的帶魚太好吃,這些湯汁不能倒掉,我拌飯吃?!?/p>

崔冰冰目瞪口呆:“魚湯拌飯?沒煮飯,還以為這些菜夠吃了?!?/p>

“我們買了面條,我去下點兒面?!?/p>

“我……來?!贝薇芍劬粲伟泔h向廚房,實在不敢相信有人敢用腥氣的帶魚湯拌面條??墒?,她端上一撮面條后,就見識到了,“大哥,野貓見你也得自愧不如吧?!?/p>

“太好吃了。阿三,你家還有不少東西需要修理,我今天沒工具,等下我再掃一遍,記個單子,周六繼續上門服務。唯一要求,你再燒一桌給我吃吧?!?/p>

“想來就來,只要我有空,隨便搭伙?!?/p>

等柳鈞走在回家的路上,唇邊掛滿濃郁的魚腥味,小醉意升騰著精神,在秋風蕩漾中像只愜意的肥貓,他再回想崔冰冰的這句話。想來就來,隨便搭伙?這話錢宏明和嘉麗說出來,他們怎么說,他怎么聽,也會怎么做,不會覺得異樣??扇羰菗Q作現今幾乎一天一個以上電話的申華東,申華東出于隱私考慮,未必會說,而他尊重朋友個人隱私,也未必照做。至于才結識的崔冰冰,柳鈞毫無疑問地懷疑這句話背后的深意。

想想崔冰冰其人,其性格,柳鈞心中只有三個字:沒發展。做個朋友倒是挺好,問題是跟女人做朋友猶如河邊走路,失腳可能性太大,屬高危行業。他并未將此事往心里多想,一笑而過。好笑的倒是崔冰冰對他千叮嚀萬囑咐,要如何如何應付李大人。她仿佛比李大人的女兒更緊張,不過,崔冰冰當然有她的小算盤。柳鈞用畫法幾何的思路俯視崔冰冰的行徑,對崔冰冰的小心思一目了然。當然,心中受用。

第二天,李大人本來說好上午來,柳鈞等到早上十點,一個電話過來,通知說李大人有事,改成下午。修改行事歷,下午繼續等。以為一點鐘可以獲得消息,卻被老張潑一瓢冷水,國慶節前,機關下午睡完午覺才能上班,大約兩點。再集合,再車隊上路,估計到公司最早得下午三點。

果然,三點多的時候李大人駕臨,柳鈞祭出崔冰冰教的獨門秘方,李大人的駕臨自然而然地變成公事公辦。

世界就此清靜。連崔冰冰都來電,謝絕他上門做維修工,因崔冰冰周六出差,晚上才能回家。但是周日清晨,崔冰冰就精力充沛地跳上柳鈞的車,上錢宏明新家,那市中心知名的豪宅區接嘉麗。

嘉麗穿一件自己畫的T恤,配牛仔褲和帆布鞋,身上不見一絲首飾,但頭發明顯是坐在某高檔美發中心一刀一刀花兩三個小時剪出來,全身上下可謂簡約而不簡單。最關鍵的是,嘉麗瘦瘦的,即使穿牛仔褲,也顯得仙風道骨。

柳鈞跳下去給嘉麗開門,崔冰冰在車里驚訝地看著嘉麗,這是個完全與她不同世界的人,那氣質完全不是她印象中的商人婦。一般從太太可以推知丈夫,崔冰冰好奇柳鈞的那個朋友究竟何許人也。

柳鈞坐回駕駛座后,也變得穩重起來,一本正經地替兩個人做了介紹。兩人都姓崔。

柳鈞跟坐在后面默默打量他車子的嘉麗道:“嘉麗,聽聽我給小碎花搜羅的曲子,全是我自己彈的,你聽著好的話,明天我做成文件傳到你郵箱?!?/p>

“宏明說,你彈的《小星星變奏曲》很好聽。我正想哪天領小碎花去你那兒觀摩呢?!?/p>

“啊,那我得趕緊把新買的鋼琴背回家,舊的太沒感覺了,誤導小碎花。你打算讓小碎花學鋼琴?我可以給你寫個計劃,還可以甄選老師,現在先多聽,培養興趣。你不教小碎花畫畫?”

“正在培養興趣呢,你看我T恤袖子上的一朵小花就是小碎花畫的,可意識流了?!?/p>

崔冰冰在一邊兒笑瞇瞇地聽著,也聽車子音響中流出來的音質不怎么樣的鋼琴聲,原來柳鈞會彈鋼琴。她斜睨一眼柳鈞那根功能不全的斷指,她不曉得傷了一根手指后會不會影響彈琴。那根斷指的來歷她早有耳聞,以前事件剛發生時候,她當作江湖恩怨的一樁,想不到今天能遇到當事人,而且當事人看上去并不江湖。她很想知道那事件背后的曲折,只是她目前還不到可以打聽隱私的級別。但她可以從車子里其他兩人的對話中聽到很多她不知道的柳鈞。

車子很快到約定集結地。一家超市平時車流不大的停車場上已經聚集不少車輛,好幾輛好車。崔冰冰看柳鈞向一輛牛高馬大的大切諾基走去。大切旁邊有一小群人,圈子中有個看上去不屬于這種游玩場合的中年男子和一個氣質高雅的美女。崔冰冰從來不是三從四德的料,她和柳鈞并肩走進這個人圈子。

“東東,我把阿三給你帶來了?!彪S即柳鈞回頭又跟崔冰冰道,“你上回生日,說東東比奶油蛋糕更奶油,他日日夜夜惦記你?!?/p>

崔冰冰被打個措手不及,但不慌不忙地笑道:“那天晚上沒看清你們的臉,要看清了,我直接叫你們菠蘿面包?!?/p>

眾人都起哄,柳鈞訕訕地看申寶田的臉皮,見申華東也是在審視他的臉皮,眾人都在看他倆的臉皮。柳鈞連忙借口預付活動款,走開找人。申華東索性把阿三生日那天的德行說出來以饗聽眾。眾人大笑著各自上車出發。申華東今天無法開他的燒包跑車下農村,只能開著寶馬在前面開路,他這一車載了四個女孩子。

柳鈞拿上梁思申遞給他的一只對講機上車,他感覺宋運輝可能有話要跟他說,心里非常忐忑,上車就將對講機打開,不即不離地緊隨大切諾基。果然,一會兒就有信號傳來。

“小柳,你選擇部件表面材料的時候,忘記考慮我們類似企業的工作環境。酸性大氣環境,對表面腐蝕很明顯。我帶著照片,你等下看看?!?/p>

“呃,會不會導致你們停機?腐蝕程度怎樣?我立刻去看?!?/p>

“目前我讓做了表面防腐,基本上可以拖到春季大修。但表面防腐……應該不是你追求的境界。需要批評你的是,這么重要的工作環境,竟然沒有考慮到,是個不該有的疏忽?!?/p>

“宋總,非常謝謝你如此關心這么一個不起眼的部件。但請容我解釋,我研究過東海的工藝,我以為應該有安裝脫硫裝置的。而其他酸性腐蝕我都有考慮?!?/p>

對講機好一陣子的安靜。崔冰冰聽著不對,沖柳鈞揮揮拳頭。柳鈞也早又按下說話鍵:“是的,我的疏忽,我進入廠區聞到氣味,就應該有所察覺?!?/p>

“你的解釋是對的,十幾年前引進設備之初,我也遇到過類似國外尖端設備到中國水土不服的問題,忘了提醒你。我當初對引進設備的考慮有這些小經驗……”

崔冰冰驚訝地聽著那個高高在上,她以為接觸不到的東海宋總像教育自家弟子一般,與柳鈞閑閑道出經驗之談,她不知道這兩人是什么關系,但她工作那么多年,清楚一個前輩對一個晚輩如此傳授經驗,是多么的不易。哪有幾個長輩有這等耐心,即使柳鈞大把大把地行賄宋運輝也未必換得來這種人的耐心。她不由得回頭看后面嘉麗的反應,她卻見到嘉麗拿著復雜的單反相機聚精會神地對焦窗外,全不搭理。柳鈞的朋友全都出乎她的意料,崔冰冰對柳鈞好奇更多。

“還有一個問題,你的公司ISO9000證書拿不出來,怎么辦?目前幾乎所有規范化企業,對供貨企業的質量管理體系認證都有要求?!?/p>

“其實那個沒用,那個體系還不如我的,尤其是認證機構的態度與水平,我大不認同,而且我得為此增加人員編制。這種對企業并無助益只有麻煩的認證,卻要不菲的認證費,還有未來需要復審,勞民傷財。不過我已經在排隊了。只能認證,否則競標去沒有證書首先被硬杠子敲下來。還有個ISO環境認證,也不得不做,完全是形式主義,未來我可能得實際做一套,為ISO另外備一套假文件?!?/p>

“小柳你聽著……哈哈哈,我們都在笑你?!绷x聽到對講機里傳出嘈雜的笑聲,夾雜著隱約的對話。旁邊崔冰冰也笑道:“這純粹是孩子話?!?/p>

終于等到那邊笑夠了,說:“我們笑完了,over”,柳鈞才能按下通話鍵:“今天不一樣嘛,出來玩,讓我發發牢騷。你們真不知道那認證費我是怎么談的,還有安排日期,還有什么工作餐,你們不知道我為此認了多少所謂的朋友,占去我多少寶貴時間??墒?,那幫大爺又非我出面不可。我無法不聽,因為他們是局里的處長掛帥,誰敢得罪?這不是認證公司質量管理程序,而是認證我的公關手腕,我的大弱項,你們不知道我有多痛苦?!?/p>

宋運輝又笑,但是笑畢,立即嚴肅地道:“我們系統的采購,有條明文規定,就是質量體系認證。相信未來有類似規定的企業將越來越多。明天你把剩下的兩只試用件拉回去,重做表面處理。不拿到認證書,不能再進門?!?/p>

這個問題對柳鈞打擊很大。崔冰冰看到柳鈞不明顯地皺起眉頭。相識以來,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柳鈞皺眉頭?!八慰?,我們這種小型制造企業,正所謂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有數不勝數的不合理社會成本沖著我們伸手,隔幾天就給剝去一層皮。前不久就有一個工種的培訓年審,公司花錢去培訓,上課馬馬虎虎,最后考試,上面考官讀答案,下面照抄,考卷拿上去,全部人當場通過。這樣的培訓這樣的年審有什么用?可如果不參加,這個工種沒有敲這一年的年審章,很快調查小組就順藤摸瓜上門,抓住罰款。更荒唐的是,年初工業區派出所通知我們被評為什么綜合治安優勝單位,要我們拿200元牌匾成本費,去換一只優勝單位牌匾,我連忙說我們去年發生好幾起治安事件,不配不配。到處都是這種花錢買證的現象,我非常反感,非不得已我盡可能拒絕,因此是工業區出名的刺頭。包括這個ISO質量體系認證,社會上有許多認證機構,可是我們不能去那些機構認證,因為我們常年有產品出口,出口必須仰商檢海關的鼻息,而商檢的出口處正是ISO質量體系認證的主導單位,所謂一個班子兩套牌子,我們只能乖乖去它那兒認證,接受高價認證。但據說,公關一下價格就可以商談。我沒有選擇公關。與此同時,因為ISO質量體系據說是近年才引進中國,從突破到普及,到目前的單位采購招標以ISO質量認證為硬杠子,這兩年算是達到高峰,因此需要認證單位眾多??捎钟捎谇懊嬲f的非去某個認證機構認證的原因,導致認證塞車,我們唯有排隊等認證??梢驗槲也辉腹P,眼看不斷有后來者加塞,不遵守排隊秩序,我公司的認證于是一直排不上日程。我本來一直想方設法避免被ISO硬杠子打到,寧可等,也不愿打開這個主動公關作弊的潘多拉盒子,包括我目前最迫切的高新技術企業認定??涩F在看來,我可能等不起。還有一個問題,我雖然跟國內機關接觸才兩年多,可是憑經驗,我已經清楚在ISO質量體系認證這種彈性工作中,他們會做什么,不會做什么,這些直接決定認證的通過與否。所以我說認證其實是對我公關能力的認證,可我打心底不愿做這樣的認證,不止是認證費用的問題?!?/p>

對講機一時安靜下來。車廂里也忽然安靜,連嘉麗都放下手中的相機,看向柳鈞。崔冰冰更是驚訝地看著柳鈞,原以為柳鈞剛才說的是孩子話,這么長篇累牘地聽下來,才知柳鈞這個理想主義者心底的掙扎。因已知柳鈞關閉說話鍵,崔冰冰好意提示:“你對宋總說這些話,會不會不合適?他的身份和他與你的關系,你考慮過?”

“找一個可以說這種話的人很不容易,我嗅到宋總身上有同類的氣味。即使說錯,也沒有什么后果?!?/p>

“我不這么以為?!?/p>

“謝謝,我知道分寸?!?/p>

崔冰冰無言以對:“對不起,我多嘴再說一句,你遇到的問題,其實其他企業一樣遇到,你有必要這么怨嗎?”

“如果真是這樣,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線上,那么我掏再多的錢也只能忍著??蓡栴}是那么多規則只約束守規則的人,執行規則的人作弊,使得企業站在不同起跑線上。比如說排污,我嚴格遵守規則,每年投入的環保費用需要計入成本。但是有人溝通機構,肆意排污,賴掉這筆費用,無形中他的成本就比我降低了。又比如說勞動保險,我按照規則給員工上勞動保險,可是有些地方管理不嚴,有些企業則是溝通機構,于是他們的人力成本就降低了。那么做同樣的產品,我守法的成本這么高,誰給我提升產品價格?我守法反而導致我產品的競爭力削弱,這正是我目前面臨的問題。我的產品,如果是核心技術容易被復制的,只能生產幾個月,在幾個月內可以有比較好的利潤。等市場做開,被模仿廠家盯上,高仿品出來,我基本上就沒有競爭力了。我只能退出這個市場,將技術賣給連模仿都做不到的廠家,讓這個市場惡性競爭去。我現在的問題是,我目前研發出的可控核心技術的產品正在東海試用,如果試用成功,以東海的背書,我就可以向全系統推廣,這其中宋總幫我極大的忙??扇绻驗槭种袥]有ISO質量體系認證而被退回,我如何對得起宋總的賞識?而且,退回后再進,對產品信譽的影響是大大的不同了。再有一個問題,退回,將嚴重打亂我的年度工作安排?!?/p>

“虧本?”

“對。短暫停工?!?/p>

“守法步履艱難,違章卻誘惑無限。很煎熬?!?/p>

“我不是個合格的老板?!?/p>

“前提是這個大環境,這個大環境下,你不合格?!?/p>

這時,對講機又響起:“小柳,剛才我和我太太不應該取笑你,我們道歉?!绷x驚訝地與崔冰冰對視,崔冰冰輕道:“你們還真對味?!?/p>

宋運輝那邊繼續說下去:“但是質量體系認證必須做。我舉個例子,我為什么敢開口放行你寂寂無名小公司的產品進入東海,正是因為我機緣巧合親眼看到你公司的細節,又跟你有一席長談。然而對于那些對工廠運作不熟悉,對質量管理無認識的人,或者是對工作不上心的人,他們判斷你企業如何,只能靠公認的標準,公認的認證。質量體系認證就是這么一回事。哪怕你看不起這個認證,你也得去做?!?/p>

“妥協的問題,大概我們有很多共同語言,以后可以交流經驗?!绷核忌杲恿苏煞虻脑?,“我的想法是,堅持理念,但設法謀求生存,這樣,才可以在我們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影響更多的人,改造更多的世界。我是行動派,但或許也有人認為生存不能凌駕于理念,那么各自求索吧?!?/p>

梁思申的話給了柳鈞理論基礎,或者說是借口。他面對的若只是自身的生存,他寧愿不妥協而求良心平安,可他而今肩扛的不是他一個人的生存,他從宋運輝提出需要質量體系認證那一刻起,已經沒有第二選擇。他今天算是向宋運輝夫婦撒一個嬌吧,起碼他沒認錯人。他更敬慕宋運輝。

這邊,梁思申問丈夫:“柳鈞會不會太任性?他若是跑單幫便罷,可他現在手下有百來號人吧,這么書生氣還不誤事?”

“你放心,任性需要有資格,只有特別有底氣和身無長物的人才任性得起來。柳鈞是聰明人,他知道今天出來玩大家都輕松,知道我欣賞他,撒撒嬌而已?!?/p>

“這么大的人還撒嬌……”

“知識分子,情緒比其他人種復雜點兒。但只要給他一個臺階下就可以了。那家伙確實厲害,他手下那幫工程師跟他一樣都是神人,他那套研發體系極其有效,我以后還得壓任務給他。你知道他那個部件試制出來,國產化的話,那得是我們系統設備國產化的一個里程碑,等慢慢攢成系列,我一年可以節省不少外匯。他自己也可以收獲很好效益。所以我要對他精益求精,壓著他多做事。那種認證小事,估計他接觸那些官僚時候給氣著了,賭氣過后會想明白?!?/p>

“可是他心里糾結的那些事兒,跟我以前差不多啊。原來你也是這么看我的?可你當初還裝作挺重視的。呀,我剛才又自以為是了一下?!?/p>

“沒,沒,你不一樣……”宋運輝發現按下那頭,翹起這頭,這頭的麻煩更大,這頭他當局者迷。

另一輛車子里,崔冰冰疑惑地看著柳鈞,直截了當地問:“宋總夫妻為什么縱容你?”

“什么叫縱容?這叫朋友,好不好?!?/p>

“誰跟你朋友,你在他們面前有資格嗎?為什么縱容?”

“你不就是想逼我說傻子拿大牌嗎?”

“你拿的是什么大牌?”

柳鈞被崔冰冰問住,回答不出來。是啊,宋運輝為什么幫他,總不至于因為他幫宋運輝安排太太的活動吧??礀|海那些人在宋運輝面前噤若寒蟬,他對宋運輝似乎還真太隨便了點兒?!拔覄偛耪f話會不會太過?”

“要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怎么都不為過。我只是想不通?!?/p>

柳鈞被崔冰冰提醒,下車后收斂了一點兒。但他收斂,并不意味著其他人收斂。一伙兒來的都是好事的青年男女,到了農村廣闊天地異常興奮,不知誰從后備箱摸出一只足球,一幫男的一哄而上,自覺組成兩隊,在曬場上踢將起來。昨天剛下過雨,曬場又是泥又是水,一會兒工夫,個個成了臟猴子。場邊女孩子們尖叫助威,不亦樂乎。柳鈞將宋運輝也拖下了場。說真的,他心里還真對宋運輝敬而不畏,只覺得這是個大哥一樣的人。

崔冰冰既然大號阿三,自然是個不肯站場邊吶喊做超短裙狀的人??墒亲闱驅辜ち?,她曉得硬邦邦的足球砸身上是什么滋味,因此連守門都不敢做,繞著場子做起撿球的勾當,竟與場內的人呼應默契,只是也很快一手一腳的泥水。

終于等那么多的螃蟹一鍋一鍋地蒸熟,一幫泥人才肯罷手,申華東先追著跟他車的其中一名女孩子一個大熊抱,惹得女孩子驚聲尖叫,泥人一個變倆。大家一看好玩,紛紛效仿,驚叫聲此起彼伏。崔冰冰足球踢不上,模仿非常積極,轉身找到嘉麗,飛奔過去大大地一個擁抱,在嘉麗背后印上兩只泥手印。也有自己撞上去要求變泥人的,那就是梁思申。崔冰冰不配合,甚至比男人們還積極,柳鈞當著同車兩位女士的面不得放肆,只能去河邊洗手。

運動過后,大家吃得特別盡興。柳鈞本想照顧比較文靜的嘉麗,可發現嘉麗早被崔冰冰罩著了,兩人混得似乎比他更熟。他便抓緊時間纏著宋運輝請教問題。申華東機靈,趕緊割地賠款和崔冰冰換了位置,坐到柳鈞身邊加入討論。兩個新進,一個老手,問不完的問題??砂阉芜\輝郁悶死,他太太的螃蟹腿還等著他剝呢,可兩個傻大膽的看不懂他的臉色。

但宋運輝發現,即使在場沒人很拿他當大爺供著,他依然玩得很開心,他似乎從來沒有這么放下一切,坦蕩地玩鬧過。于是他變得比梁思申更向往集體活動,等吃完飯,賞完桂,大家各自上車回家的時候,宋運輝忍不住追問柳鈞和申華東以后還有什么活動,搞得柳、申兩人很是吃驚。

柳鈞更吃驚的是嘉麗的態度。他們吃完螃蟹吃燒烤,嘉麗就說這是以毒攻毒,一天玩下來一張臉玩得紅紅的,難得臉上布滿很不沉靜的笑容。柳鈞送她到家,嘉麗幾乎是跳著出車門,跳著上樓去。因此柳鈞毫不猶豫給錢宏明打電話,責問錢宏明只顧工作不顧家。

但錢宏明也有理由:“柳鈞,我比你清楚嘉麗,你能想象嘉麗跟朋友在酒吧拼酒嗎?她連出去看電影都不愿,寧愿在家看碟。但我知道她喜歡這次的活動,才會積極鼓勵她參與。你看,誰對?”

柳鈞一想也對:“你最近究竟在忙些什么,不僅我見不到你,連你老婆都扔給我照顧?!?/p>

錢宏明笑道:“你這家伙,回國后口頭語日見匪氣,我太太,別什么老婆老婆的,粗俗。等我忙過這陣子,回來跟你好好聊聊,我最近大補特補WTO知識,回頭向你傳達,看起來我得開始留意進口?!?/p>

柳鈞斜睨一眼旁邊的崔冰冰,隱晦地問:“是不是去年幫我那次的進口模式?”

“有完善,有進步,有提高,哈哈?!?/p>

柳鈞對進出口貿易一竅不通,迷迷糊糊放下電話問旁邊的崔冰冰:“你們銀行有沒有安排WTO的學習?”

“有,但很泛。我個人收集了點兒資料,需要的話,我明天復印一份給你?!?/p>

“非常感謝。我請你吃川菜,我前天吃了水煮魚,驚艷啊,真想與你分享?!?/p>

“為什么想跟我分享川菜?”

“印象中女孩子大多喜歡吃的環境,你應該比較不同。一起去吧,去吧。我回家換套干凈衣服,一小時后來接你。OK?”

崔冰冰將信將疑地答應。一小時后,她見到一身休閑但一身名牌的柳鈞,這人竟然大膽地穿太陽黃的T恤和土黃的帆布褲,一下子就從灰撲撲的人叢中出挑了。她還收到小小一束白玫瑰花球和一瓶香水。崔冰冰變得疑神疑鬼,直接就問:“你想干嗎,賄賂金融系統國家干部?”

“周末,放松點兒啦?!?/p>

“哦,明白了,你周末很想風騷,可惜找不到合適的人,只好把花束pass給兄弟?”

柳鈞但笑不語,車子滑出小區才道:“我不知道哪天才能修煉成宋總的段位,恨不得用一個月時間,什么都不干,就跟在宋總后面拎包偷學?!?/p>

“原來你這是真心話,中午你說差不多話的時候,我還想你臉皮真厚,馬屁當眾拍得山響。含蓄點嘛?!?/p>

“我一個體戶,有什么可含蓄的?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直接說。又不是你們金融系統國家干部?!?/p>

“你據說還是歸國華僑、海外學人、高級知識分子、留德博士,哇……”

“我請教你一個問題,你怎么分進銀行的?據說這種國家單位很難進,銀行等油水單位尤其是,你那個信貸職位更是人人打破頭想進而不得?!?/p>

“父母領進門,修行靠自己。我爸是本市心血管一把刀,認識的都是富貴病人,而富貴病人下半輩子都離不開好醫生。問這干嗎?不可以嘲笑哦?!?/p>

“笑你干什么,我也是靠著我爸的基礎,才能順利在國內發展;否則一開始只能打工。起跑線太重要了?!?/p>

崔冰冰請柳鈞去一條小街拐一下,只是她不好意思說她去做什么,她最近貪吃黃油煎牛排,害得腰圍猛增,不得不將幾條褲子放到相熟裁縫店放寬褲頭,又順便在那店里量身做了兩件真絲睡衣??墒撬姷酱藭r最不想見的人,她的同學,李大人的女兒沙菲,因這家裁縫店本就是她們姐妹淘的據點。偏偏柳鈞挺自覺,一看見崔冰冰拎的袋子挺大,就跳下車去做苦力。于是他被沙菲見到,沙菲堅決要求做兩人的電燈泡。崔冰冰急得要死,柳鈞卻無所謂,周末反正沒事,多加一個女孩吃飯多一份熱鬧。

一行上車,觸目便是雅致的花球和香水,沙菲讓崔冰冰從實招來。柳鈞在前面道:“什么事情都沒有,我只是賄賂金融系統國家干部,以求騙得仨瓜倆棗?!?/p>

沙菲道:“說得這么赤裸裸,才是有問題呢?!?/p>

崔冰冰連忙道:“那啥,東東,我給你介紹,沙菲,我同學,她媽媽李阿姨也最喜歡我?!?/p>

柳鈞立刻拎清了,暫時冒充起東東申華東來,不敢惹沙菲這種人。等會兒有手機呼叫,他就立刻借口公司有緊急情況,將兩女拉到飯店,他自己先溜了。崔冰冰才松了一口氣。

不料沙菲卻暗自記下柳鈞的車牌號,纏著她媽媽去查車主,一查,原來車主正是那個柳鈞,拿來的登記照片復印件顯示,這個自稱東東的人不是柳鈞是誰。母女一番推演,立即摸清前后因果,這崔冰冰不要臉的,先她們一手將柳鈞攔截了。

問題既然搞清楚,李大人直接找崔冰冰父母下了最后通牒。崔冰冰無奈之下,只能苦笑著給柳鈞去電話。

“柳鈞,我跟你道別的。晚上有空出來,我請你喝酒?!?/p>

“不巧,我出差,回母校。我買的是周四的回程機票,我周四找你。怎么回事,道別?”

“呵呵,我做了一件壞事。說是幫同學相親,結果……呵呵,我同學其實沒中意的男朋友,她和她媽現在很滿意你,很生我氣。我就是想告訴你這些,反正你有機會。周四不用找我了,我已經趕緊打包滾蛋了?!?/p>

“呃,你……你別放棄工作,我可以向李大人說明情況,我確實有女朋友,與你無關?!?/p>

“謝謝你好意,不用啦!我還真橫刀奪愛了,哼哼,太巧,我生日許愿完畢,你就跳出來,老天注定。我不怨誰,反正一身本事,哪兒都一樣吃飯。我去上海工作,眼下股份制銀行到處招兵買馬,我很搶手?!?/p>

“別莽撞,這邊是市分行,國企,穩定,而且你已經打穩基礎,站穩腳跟?!?/p>

“不礙事,剛畢業沒出息時才削尖腦袋混國企呢,現在只覺得束縛,正好也想跳去外面看看,真正摸透市場化的路子。你能這么說我很開心。你回母校干什么?科研聯系?”

“也在做壞事。我申請高新技術企業認定,想請母校教授助一臂之力,工程院士呢!周四真已經走了嗎?”

“呵呵,看起來潘多拉盒子正式打開了。柳鈞,臨行不負責任地問一句,你喜歡我嗎?”

“喜歡,但不是愛。所以你滾蛋得很冤。我跟李大人說說吧,都是我的責任?!?/p>

“你少惹她,你家大業大,惹不起官場的人,不像我卷包就走,他們拿我爸媽也沒辦法。除非你想做乘龍快婿,那么我建議你趕緊?!?/p>

柳鈞覺得很內疚,崔冰冰打包滾蛋,總是與他有一部分的干系,也感激崔冰冰為他著想??墒谴薇転t灑,她說人難得有一次犯渾的體驗,那感覺比嗑藥還迷幻,人一生有這么一次,也算是賺到,她一點兒不后悔,一切向前看。柳鈞以往對崔冰冰不過是馬馬虎虎,此刻不禁刮目相看,可是崔冰冰已經不需要了。


在 線閱DU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河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 万科a股票 北京十一选五形势走势图一定牛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下期号码 线上赌博赢的钱合法吗 江西时时彩前三综合走势图 三峡新材股票涨跌 江西快3开奖结果走势2元网 幸运农场开奖走势图 期如意期货配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