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1年 03

第四部 2001年 03

柳鈞將賣技術得來的資金全數投入到購買新設備上。柳石堂看得跳腳,要是把這筆錢還了高利貸,他們就可以無債一身輕,日子過得很滋潤??赡贻p人就愛冒險,寧可讓債務抽得每天緊張忙碌。

騰飛的產品新陳代謝之際,柳石堂終于可以暫緩出差,回家息養一段時間。想到他的車胎屢屢在小區慘遭毒手,柳石堂決定豁出一夜睡眠,窩在車里守株待兔。柳鈞見不得老爹出差回家第一天就豁出睡眠,只得毛遂自薦犧牲自己。夏日的車廂內異常悶熱,為免打草驚蛇,柳鈞只能將四扇車窗打開手指粗的縫,保證通氣??墒俏米右搽S著空氣流竄進來,圍繞著柳鈞嗡嗡打轉,柳鈞苦不堪言。

好在夜晚并不是想象中的寧靜,除了手機此起彼伏的來電,還有車子旁邊在夜色掩蓋下不斷上演的活劇,柳鈞還可以趁此機會好好思考一下給騰飛辦理高新技術企業認定的程序,尤其是必須考慮自我評價該如何寫,才能突出騰飛的與眾不同。應該說,按照他的研發費用投入,和高新技術產品收入,以及申請的專利,他自審結果是他應該通過認定,起碼比據說今年再爭取高新技術企業的市一機有資格得多。如果通過認定,那么騰飛獲得的將是實實在在真金白銀的利益,與稅收優惠大有干系。

不過有一個問題柳鈞有點兒打不定主意。申華東向他透底,其實他們年初花五百萬請大學教授協助科研攻關,這錢花得醉翁之意不在酒,主要目的是打教授這個專家的主意。申請報告上面有沒有那教授的簽名,認證會上有沒有教授的出席,那效果大不一樣。面對稅收優惠這個大誘惑,柳鈞心中搖擺,他要不要也花錢請一個教授做一個空頭簽名造一個假?他的申請報告需要硬杠子。

好不容易時間爬到半夜一點多,繞著柳鈞轉的蚊子不知道已經換了幾次崗,柳鈞終于見到有一個六十多的老頭不僅走近他爸的座駕,而且還背著手繞車子轉了一圈。這一圈走得不容易,有一邊需要穿越綠籬??赡抢项^子還是費勁地走完一圈。柳鈞悄悄地鉆在后座,緊張地看老頭下一步行動,務必捉個現行??墒悄抢项^什么也沒做,只是一個勁兒地嘆息,喃喃地自言自語。

“你這輛車又是好幾天沒來了,聽說你忙著出差掙錢,唉,年紀再大,能掙錢都是好事啊,勸你千萬不要停手。你看我,今晚睡不著,愁明天孫子開學要交的錢。我們一家兩個老的只有我拿一點點退休工資,兩個中的沒工作,靠我退休工資糊口,一家廢物啦。唉,我們家這么窮,這個小區的私家車卻是越來越多,我每天都數著,有些是換車子了,有些是搬出去住更好的地兒了,都發財了?,F在啊,人跟人差別太大了,不過你這么忙,你這輛車,是小區最忙前十名,也算是勤勞致富,我再怨也怨不到你頭上,以后有什么運動,我給你做證明,不會打倒你。唉,我也想忙,沒人要啊。唉,富在深山有遠親,窮在鬧市無人問,我連說個話都沒人聽,只能跟你們說……”

柳鈞目瞪口呆地看著老頭摸摸車頭走開,去往下一輛車。但是老頭對下一輛車卻不客氣,先踢上一腳,才劍拔弩張地說話。柳鈞忽然想到,他家車子好幾次破胎,會不會是這個老頭搞破壞?仇富?他看著那老頭一輛輛車地嘮叨下去,而老頭的態度也是因車而異,有些摸摸車頭,有些踢一腳,有些則是啐一口濃痰。不過僅此而已,直到老頭拐彎,柳鈞也不曾見到老頭拔出鋼針一枚。

看看手表,時針已經指向兩點,都已經守了半夜,今晚就堅持到底吧。柳鈞打著哈欠,繼續看野狗野貓在小區蹦來跳去,看夜歸的人以不同于白天的步伐神秘地回家。

就在柳鈞哈欠連天的時候,他終于又見到有人鬼魂一樣地接近車子。已經習慣黑暗的柳鈞看得分明,毫無懸念,這不是傅阿姨是誰?他見到傅阿姨若無其事地往車子里面張望一下,又若無其事地走開,輕輕的腳步聲越來越遠,直至聽不見。柳鈞疑惑,難道傅阿姨發現他了?這基本上不可能,他爸的車子貼膜了。抑或,這是一次試探?柳鈞的腦袋全清醒了,五官也各就各位,仔細偵察周邊所有響動。

可是這一等,又是一個小時。夏天,清晨來得早,三點鐘已能聽見偶爾一兩聲鳥叫。天還是暗著,野貓野狗反而不大出現了,沉悶了一夜的天終于吹出幾絲風,車子里面終于能感受到一絲涼意。柳鈞心想放棄,可此時車身邊的綠籬傳來不同于風聲的“沙沙”聲,柳鈞仔細傾聽,那聲音漸漸靠近他的車子。他頓時興奮起來,候著聲音越來越近,近在咫尺,他隱隱見到綠籬后匍匐的身影。然后,他見到身影鉆進近一米厚的綠籬,一條手臂握著一只器具謹慎地接近輪胎。他不等了,直接打開靠綠籬的車門,大喝一聲:“誰?”一腳往來人手臂踹去,踢落手臂握著的器具。

綠化帶里的人直起身就跑,柳鈞看清是傅阿姨,好整以暇地撿起傅阿姨掉落的器具,才躍身追上。追趕基本上也沒懸念,不等第一個岔口出現,傅阿姨已經被柳鈞輕松擒拿。報警之后,柳鈞問傅阿姨:“為什么沒完沒了?明明是你們先錯。八只輪胎價格不菲,你等著再次坐牢?!?/p>

“我老頭被你們害死了,我把牢底坐穿也不怕,你們姓柳的千刀萬剮,我出來繼續跟你們沒完沒了?!?/p>

“你家老頭……我們并沒有接觸?!?/p>

“我老頭有病,要錢看病,要有人陪他看病,你把我和兒子關進去,我老頭死了一星期才被人發現,人都爛了,太慘了。我恨死你們,下半輩子只要有口氣在,跟你們沒完?!?/p>

柳鈞覺得此人不可理喻,他為春節家門被潑糞,與隔三差五車胎被刺,早已忍耐足夠,火氣很大,現在更是煩傅阿姨的糾纏不清?!澳銘撉宄悄阆韧滴覀兊馁Y料,那份資料我現在打包出售,賣了幾百萬。也就是說,你偷了我近百萬的財物。你不坐牢,誰坐?明明是你和你兒子貪心害死你家老頭。賴給我和我爸,你以為你可以逃脫你老頭孤零零慘死的罪責?”

“不怪你們怪誰?我年紀輕輕給下放吃足苦頭,我怪誰去?你媽心狠手辣拋棄原來談的男朋友找城里的你爸結婚,得以調回城里,我一身清白,卻到老還調不出山村,我怪誰去?我從教幾十年含辛茹苦,培養出桃李滿天下,可是上面說取消我們小學就取消,說解聘我們代課教師就解聘,我做了一輩子代課教師,卻退休工資無著,我怪誰去?我老頭的鄉鎮企業說倒就倒,說賣給個體老板就賣,他做一輩子,連醫藥費都沒處報,靠我在外面做牛做馬掙錢買藥,我怪誰去?我的東西,你們說拿就拿去,連骨頭渣都不留,你們這些趁改制買國家廠的卻都肥得流油。你們的東西呢,我拋家棄小伺候你爸那么多年,你爸給過我好臉色?一家房間那么多,卻讓我住雜物間,當我是人嗎?你爸給我的工資又是多少?從來不會主動給我加工資,非要我苦苦哀求他才開恩,他算個屁。我只是要回本該屬于我的那份子,你們沒理由讓我坐牢,還害我兒子坐牢。你等著,我出來會繼續追索,我要陰魂不散追著你們不放??雌饋砟阋膊皇呛脰|西,有你爛爹娘遺傳,我白善待你……”

柳鈞的工科腦袋怎么都無法把傅阿姨吃足苦頭與怪罪他們柳家之間用邏輯的線條鏈接起來。他看著傅阿姨振振有詞,滔滔不絕,似乎全是傅阿姨的理,心里想到上半夜那個東摸車子一把西啐車子一口的自言自語老頭。他不再反駁,只是默默聽著,但也不放手,一直等到公安趕來。

清晨與早起的爸爸說起,柳鈞唯有讓爸爸搬家,搬到安保嚴密的小區居住,避開死纏爛打的傅阿姨。讓他更頭痛的是爸媽的婚姻,以前總覺得媽媽多愁善感的性子與爸爸的不搭,只記得他有記憶起,媽媽一直與爸爸分開臥室,他長大后知道這不正?!,F在聽了傅阿姨的控訴,他有點兒明白,可是他不愿深想。大概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無可奈何,而他上一代人的一輩子有更多無可奈何。對于那么多的事,他是如此的無能為力。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股票分析群是不是诈骗电话 pc蛋蛋幸运28赌博 七星彩全部历史记录 赌博见好就收的法则 12选快乐彩12稳赚技巧 幸运农场免费计划 pc蛋蛋幸运28单双预测 全球股市估值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 种类 股票涨跌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