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大道朝天小說 > 第二十七章忽然過冬

第二十七章忽然過冬

倒春寒籠罩大原城,百姓們趕緊翻箱倒柜,重新把過冬的厚衣服翻出來。
商鋪里已經下架的棉襖再次熱賣,甚至經常斷貨。
幾輛大車停在衣鋪前,伙計們不停往下面搬貨,在寒冷的天氣里,汗水生成的霧氣非常醒目。
不遠處的一家古董行前,一位男子端著熱茶看著這些景象,問道:“自家伙計們的冬衣與炭發下去了嗎?”
此人約摸三十歲左右,氣度沉穩,眼神清澈,鬢角卻有些星白。
正是當年那位李公子。
古董行的管事連聲說道:“回公子的話,都辦妥了?!?br/>井九與過冬離開大原城之前,給他留了一箱金葉子,他用這些開了一家古董行。其后不久他的父親李太守也被從獄里放了出來,大原城的官員們震驚之余當然要多給幾分面子,古董行的生意自然不錯。
十年時間過去,他已經成為大原城里有名的文商,但還是被人們稱為李公子,因為他還沒有成親。
管事接著說道:“昨日三千庵過來買了很多棉襖與棉被,不知道是不是準備賑冬?!?br/>三千庵在大原城很不出名,管事自然是得了東家的吩咐,才會關注著那邊的一舉一動。
李公子有些意外,心想那座庵堂只有幾位年邁的師太,而且向來不作施粥之類的事情,買這么多棉襖棉被做什么?
他決定過幾天去看看。
已經好幾年沒有去那里了,竟有些想念。
他想起當年,自己與那些損友酒后,誤入溪谷深處,貪看朝陽,結果落進了蓮池里……不由自嘲一笑。
一笑過后,又是淡淡悵然。
……
……
說是過幾天去看看,事實上李公子第二天便去了。
這與偶然興起無關,只是找到了一個非常合適的理由去故地重游。
最開始的那幾年,他經常去那座庵堂,對著無人的湖彈琴,庵里的尼姑也不理他。
琴聲飄蕩在湖面,始終沒有人來,于是他也漸漸少來,直至不再來。
看著石上的兩個字,李公子想起當年的事,搖了搖頭,走了進去。
如當年一樣,庵里的師太們沒有出現。
他沒走多遠,便覺得有些奇怪,心想這里怎么會如此之冷?
溪水已經完成被凍住,橋上的雪積的極厚,沒有腳印,對面的那些庵堂屋頂也積著極厚的雪,讓人擔心會不會被壓塌。
他慢慢地走過雪橋,來到那間禪室之前,向著里面望去。
圓窗,對著那邊的雪湖,割出極美的一方天地。
屋里,地板上堆著無數棉被,如山一般,里面埋著一個小姑娘。
那個小姑娘全身都被棉被裹著,連嘴與鼻都被掩著,只露出緊閉的眼睛,臉色蒼白,竟像是沒有呼吸。
李公子吃了一驚,向四周望去,確認沒有人,毫不猶豫地翻過欄桿,向屋里沖去。
嗡的一聲悶響,一道無形的力量把他彈了回來,重重地摔落在雪地里。
他沒有起身,從靴子里拔出了一把小刀,望向禪室,心想應該從哪里進去?
“放下刀子,我不想殺你?!?br/>雪地里傳來一道聲音。
那聲音很清冷,沒有任何情緒。
李公子握著小刀,警惕地望向聲音起處,說道:“你是誰?你對那個小女孩做了什么!”
那個聲音沒有回答他。
李公子憤怒地喊道:“她要被壓死了!”
在他看來,那個小女孩只怕已經被如山般的棉被壓死了,但他不愿意這么想,依然想要保有一些希望。
悄無聲息,井九從雪地上走了過來,看著他平靜說道:“她沒有死?!?br/>李公子看著他的臉,不由怔住了,腦海里一片混亂,喃喃說道:“那她也會被熱死的?!?br/>“她不會被熱死。而如果不這樣做,大原城里的所有人都會被凍死?!?br/>說完這句話,井九轉身向禪室后面的雪湖走去。
李公子終于清醒了些,當年的回憶盡數涌上心頭,看著他的背影,聲音微顫問道:“你們……回來了?”
“她應該不會再回來這里?!?br/>井九的身影消失在禪室那邊。
李公子慢慢垂下握著刀的手,然后垂下了頭。
當年他便猜到這對兄妹應該是仙人,今日看著井九的臉與當年沒有任何變化,知道自己猜對了,不由微覺苦澀。
父親忽然逃脫大難、那幅古畫被人送回來了、那位陰險的朋友被抓回來,他也懷疑是不是與這對兄妹有關。
還有那箱金葉子。
太多事情想問,卻不知從何問起。
仙凡殊途,世事如塵,彼此的時光都不相同。
他在雪地里站了很長時間,對著禪室深深一揖,轉身離開。
童顏與青兒來到禪室外的欄前,看著離開的那個身影,覺得好生奇怪。
這個人是誰?
禪室前有井九用承天劍法布下的殺陣,這人想要進禪室,居然沒有死,自然是井九不想他死,臨時撤了陣法。
更不可思議的是,井九居然還與這人說了兩句話,以他的性情,這真是很罕見的事情。
青兒轉身望向被棉被山壓住的雪姬,生出更多不解。
在青天鑒幻境里,她看了井九數十年時間,比真實世界里的絕大多數人都更了解他。
井九怕麻煩,不喜歡惹事,準確來說就是怕死,那為何會同意童顏的做法,帶著雪姬來到這里?
夜晚來臨,雪云遮星,黑暗里的點點燈光很是醒目。
那位老尼姑慢慢走了出來,用顫抖的手,把剩下的十余盞燈依次點亮。
井九說道:“辛苦了?!?br/>老尼姑抬起頭來,看著他說道:“我壽元已盡,幾年前就應該死了,能熬到現在已是不易,本想著……”
這句話沒有說完,未盡之語變成了一聲嘆息。
井九沉默了會兒,說道:“她現在很好,應該再過幾年就會醒?!?br/>老尼姑沒有再說什么,在弟子的攙扶下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三千庵里的燈都是供養了百年以上的長生燈,以老尼姑的境界修為,每夜只能點亮十余盞。
用了數日時間,她終于點亮了庵里的全部長生燈,成功地啟動水月庵的陣法。
有這道陣法,雪姬向著天地散放、或者說流失的寒意便會受到控制。
井九望向天空,發現不再落雪,知道雪姬也應該快醒了。
庵前忽有琴聲傳來。
他向那邊望去。
李公子披著黑氅,坐在雪地里,膝上橫著古琴,正專心地彈著。
其音錚然,其息雍暖。
這是一首望春吟。
冬天過去,春天就會到來。
如果不來,那就不來。
大概是這個意思。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股票配资平台找恒瑞行配资丿 2019重庆幸运农场官网 股票配资什么平台安全 分分彩规律的计算方法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深圳风采2013065 钱放在悟空理财安全吗 山西快乐10分中奖规则 河南省快3 时时彩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