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大道朝天小說 > 第二十八章大道如青天

第二十八章大道如青天

青山弟子大多不通音律,神末峰上的人們更是如此。
井九不懂這首琴曲的意思,但覺得還算動聽,所以沒有理會,轉身向禪室走去。
青兒在廊下認真聽著,看到他過來,仰著小臉問道:“這人是誰???琴彈的真好,聽著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br/>井九沒有解釋,走進禪室,來到被如山般的棉襖前,右手伸向雪姬露出的小半張臉。
他對這種高階血脈比較有興趣,很想研究一下對方的構造,看看與別的生命形式有什么本質上的不同,比如她到底有沒有嘴,但……最終他什么都沒有做,便把手收了回來。
這是基于安全考慮的保守選擇。雖說雪姬再過幾天應該便會醒來,但何必讓她提前醒來,弄得大家都緊張。
他走到角落里,掀開幾床棉被,取出藏在那里的青天鑒,跨過圓窗,走到雪湖邊。
青兒沒敢直接穿過禪室,揮動透明的翅膀,化作一道流光,繞過整個建筑也來到了湖邊。
童顏站在小橋上,視線隨著他們也來到了湖邊,微微挑眉,心想難怪自己怎么找都找不到。
沒人敢驚醒沉睡中的雪姬,自然沒人能發現被藏在棉被下的青天鑒。
童顏看著雪湖邊,視線不敢離開,不然井九再帶著青天鑒跑了怎么辦?
湖畔忽然生出十余道劍意,組成一座陣法,把井九與青兒的身影擋在了里面。
童顏的眉更濃了,在雪橋上顯得愈發醒目,心想那邊究竟有什么秘密?青兒為何不肯告訴自己?
他收回視線,望向雪橋那邊,心想這個人又是誰?與這座庵堂、與井九的秘密又有什么關系?
李公子披著黑色大氅,坐在雪地里彈琴,手指已經凍紅,琴聲卻沒有片刻斷絕。
琴聲越過雪橋,穿過安靜的庵堂與梅樹,來到湖面,被風卷起,顯得更加飄渺。
陣法能隔絕視線,也能把琴聲迎進來,井九伸出右手,悄無聲息破開湖面的冰雪,沾了些水,灑在青天鑒上。
看著這幕畫面,青兒覺得有些寒冷,翅膀折加抱住自己,在他的身邊蹲下,問道:“你真要磨劍???”
在果成寺的時候,她進入過他的身體,知道他的很多秘密,自然不會像童顏那樣,誤以為他要磨的是宇宙鋒。
現在的朝天大陸,她只有這一個同伴,自然不會把他的秘密說出去,哪怕是對童顏,她只是有些好奇。
井九嗯了聲。當初在果成寺里他與麒麟定下賭約,說要借青天鑒再入幻境一次,是想著在云夢山里答應過要幫青兒解決一些問題。誰想到他被渡海僧重傷,最后竟是真的需要青天鑒,偏還重新遇見了它。
禪宗喜歡說一飲一啄、莫非前定這種話,從這件事看來,確實有幾分道理,若非他記著答應過青兒的事,想要拿到青天鑒,那便可能不會受傷,可他如果不受傷,又哪里需要青天鑒呢?
所謂因果,原來今次是這般模樣。
看著井九的右手在銅鏡表面不?;瑒幽ゲ?,青兒擔心道:“能磨得動嗎?你不如用有花紋的背面試試?!?br/>要說誰對青天鑒最熟悉,當然是她這位鑒靈。
鏡面確實很滑,磨劍的進度很慢,但井九不著急。
他已經確認青天鑒就是自己尋找了一年多時間的磨劍石。
銅鏡本來就是最好的研磨材料,光滑的程度越高,越是細膩,越能抵近完美的程度。
他說道:“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雖然把鐵杵磨成針比較容易,磨劍比較難,但也能做到?!?br/>青兒心想這我就不懂了,轉而問道:“前天我問你怎么才能變成真正的人,你讓我自己想,我想了兩天才想明白,如果我能想明白,我來問你做什么?”
井九看著銅鏡,把右手調整了一下角度,說道:“答案很簡單,只要你認為自己是人,那就是人?!?br/>青兒覺得很莫名其妙,說道:“這和自欺欺人有什么區別?”
井九沒有抬頭,說道:“欺什么?”
青兒明白了他的意思,若有所思。
“真正重要的問題是,你為什么要成為人,為何不能是山河湖海、花樹草獸?”
井九從雪湖里撈起一些水,灑在青天鑒上,繼續無聲地磨著。
青兒沉默了很長時間,說道:“他們都是人,你也是人,童顏也是人,小早兒也是人,我也要是人?!?br/>井九知道她已經想通了,不再需要自己的幫助,沒有再說什么。
琴聲從雪橋那邊傳來,寒冬的夜晚,多了幾分暖意。
十年前,李公子夜夜來此對馬彈琴,那馬如今還在青山吃草。
今夜聽琴的變成了青天鑒,是不是意味著這面銅鏡也要去青山?
想著這種可能,井九有些滿意。
湖畔樹上掛著的長生燈,照亮了庵堂,也照亮了他的臉。
水月庵陣法起,禪室里的寒意被隔絕,風雪已止,氣溫升高,湖面的冰發出咯吱的聲音不斷裂開。
前夜被冰雪壓下去的一枝蓮枝,破雪而起,展直了身軀。
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內心深處響起,井九想了想,放緩了右手的動作,也輕柔了些。
……
……
青天鑒的幻境里,狂風呼嘯,陰云密布,隔數息便會有一道閃電照亮夜空。
那道閃電極其恢宏壯觀,從極北處伸向極南方的海洋,仿佛要把天撕開一般,至少有數萬里之長。
與閃電一道到來的,是轟隆隆的天雷,還有不知從哪里來的雪花。
張大公子裹著厚厚的棉襖,爬上家后那座小山,雙手叉腰,挺直身軀,對著夜空里的雷電破口大罵。
那些話無法形諸于文字,不過是賊老天之類的臟話。
忽然,夜空里的雷聲變得小了很多,那道恐怖而壯觀的閃電出現的頻率也慢了很多,就連雪花也漸漸稀了。
張大公子怔了怔,以最快的速度下了山。
他回到自家院子,時隔很長時間再次鎖上了門,腳沒洗便上了床,用被子蒙住頭臉,轉身背著對門口,開始睡覺。
他哪里睡得著覺,在被窩的黑暗里眼睛瞪的賊大,心里想著陛下居然當老天爺了嗎?
想著這個問題以及隨之延伸的陛下有沒有聽到自己罵娘的問題,他很是緊張,沒有察覺到隔壁房間里,兒子與兒媳婦身上的被子被掀開了一角,更不知道不遠處的趙舉人家以及縣城里很多家里,沉睡的人們都有了醒來的痕跡。
……
……
(這章寫的好,前幾章也很好,但這章更重要些,章節名是開書前就預備好了的,這是李白大大的名詩: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整體兩句的概念會在幾十萬字之后來用徹底。再就是:朋友們,年會期間還在堅持更新的作者……居然有我一個,這個畫風真的很不對啊,我自己都很不適應,而且我沒存稿,都是白天寫出來了然后晚上發,實在是過于勤奮了些,明天回大慶飛都要五個小時,肯定要請假了,頓時覺得心安不少,大家后天見。另外:李公子的爸爸最開始的時候真的已經死了,井九問卷簾人的時候得到的結論,但后來我在鹿國公那里就寫錯了,寫成他還活著,所以后來就一直是按照活著在寫,抱歉,這不是用心問題,是記憶力問題,大家應該看得出來,我年紀大了,這些方面真的不行了,請同情~)

在線閱讀 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 湖北快3专家预测豹子 真钱与假钱有什么区别 福彩湖北快3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彩票是哪里的 湖北11选五的玩法规则 加权股票指数 排列5玩法中奖概率 贵州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11选5电视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