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大道朝天小說 > 第三十章如果不能天上見,何以誤了這多年

第三十章如果不能天上見,何以誤了這多年

如果雪姬真的學會了承天劍法,那她究竟用了多長時間?
這是一個值得深思與仔細計算的問題,因為這必然會成為青山歷史上的紀錄。
井九讓童顏去教雪姬如何與人類正常交流,然后來雪湖布陣準備磨劍,童顏同時拿出青銅器、瓷器與那幾本書,攏共最多也就是十余息時間。
不,時間應該還要更少。
井九伸手接過那本飄到自己身前的薄冊,用劍火燒成青煙。
看著那些青煙,他在心里默默想著,童顏走進禪室之前,雪姬便已經看完了。
他的表情沒有什么變化,心情卻并非如此。
他常年在上德峰與神末峰閉關,很少入世,但畢竟活的歲月夠久,談得上見多識廣,尤其是看過師兄留下的筆記之后。
他從來沒有見過,甚至沒有想象過,有雪姬這樣的存在。
承天劍法是天光峰主劍,是青山掌門的必修絕學,以劍為陣,繁復程度只在清容峰的無端劍法之下,玄奧之處又猶勝之,便是想要入門都極其困難。
顧清當初學這套劍法用了幾年?柳十歲用了幾年?卓如歲呢?
柳詞他又用了幾年?師兄用了幾年?自己呢?
青山數百年,無數劍道天才都不如她。
遠不如她。
井九不至于心灰意冷,只是有些感慨生命階層的差距原來如此之大。
就像前一刻,童顏在禪室里想到他的臉。
真的很無趣。
“童顏要教你的那些東西確實沒意思,你不想學就不學?!?br/>井九看著雪姬說道。
他已經做出決定不能再教她任何事情。
按照這種速度,她可能只需要幾天時間,便能掌握人族歷史上所有的修行功法。
最重要的是,如果她通過那些書籍學會了的人類的虛偽、陰謀以及某些時候毫無道理的濫殺沖動,那才真的會出大事。
“不過……你想學圍棋嗎?其中有一方的棋子與你的眼睛很像,好看?!?br/>井九忽然問道。
青兒確認下棋的人不止心臟而且臉厚,忍不住用透明的翅膀捂住了臉,卻是遮不住小臉上的羞愧神情。
雪姬靜靜看著井九。
換成別的人,哪怕是卓如歲臉皮這么厚的人,在這樣的目光注視下都會覺得有些尷尬,但井九不會,平靜說道:“我說過不行,那個地方我自己都暫時去不了,更沒有辦法帶你過去,除非你能幫助我盡快達到那種境界?!?br/>青兒知道他說的那個地方在哪里,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心想這是讓她幫你飛升的意思嗎?
如此厚顏無恥的要求,居然能說得如此平靜,如此理所當然,真是……夠了!
井九自然不會奢望雪姬會當場答應自己的請求,只是提前做個伏筆,誰知道數百年后會有什么用。
劍陣被破,自然沒辦法再磨劍,他抱起青天鑒離開了雪湖。
雪姬頂著被子跟了過去,看著就像是在飄動的小女孩鬼。
……
……
李公子悠悠醒來,想著先前忽然出現在身前的那位仙師,還有那道恐怖的雪霜,用了很長時間才回過神來。
他抱著古琴準備離開,路過石橋前時,剛好看到了雪姬跟著井九的畫面。
井九站在那位***太身前,像長輩般摸了摸她的頭,不知道說了些什么。
李公子覺得有些奇怪,視線卻被雪姬吸引了過去。
那應該便是前天夜里看到的被壓在棉被山里的小姑娘吧?
李公子心想她的病居然真的好了,吃驚之余很是開心,又想著當時自己的著急,自嘲而笑。
自己區區一個凡人,居然妄圖去救一個仙人。
就像當年,知道那位姑娘病了自己居然還想著替她求丹藥。
真是可笑啊。
李公子抱著古琴轉身向庵堂外走去,背影有些落寞。
……
……
仙凡殊途。
童顏看著漸漸遠去的那道身影,默然想著這四個字。
他知道此人彈琴并不是給自己這些人聽,而是給水月庵的那位前輩,但無論癡情還是長情,又或者只是某種遙望,始終都是徒勞。
踏上修行路,首先便要明白這個道理,壽元長短不同,世界層次不同,舊時親朋,總會漸行漸遠,終會隔墳相望。
這個道理他五歲的時候便明白了,按說不會生出任何感慨,但可能是相似的處境讓他對此人竟生出一些憐惜。
他走回禪室里,準備把那些青銅器與瓷器收起來,明日去大原城送給那位李公子,既然雪姬不愿意學這些,再把這些留在身邊也沒有用。
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走到窗邊一看,發現湖面生起波浪,宇宙鋒停在上面。
雪姬裹著被子站在劍首,井九站在她后面,青天鑒系在背后,青兒坐在他的肩上。
這就準備離開了嗎?童顏心想那雪姬的寒意怎么屏蔽?難道井九有辦法把庵堂里的燈陣帶在身邊?而且自己的東西還沒有收好。
正想著這些事情,他忽然看到青兒眼里流露出來的歉意,心頓時沉了下去。
“我沒辦法,青天鑒在他手里?!鼻鄡阂荒樜f道。
童顏沒有說話,毫不猶豫祭出法寶,向著湖面轟了過去。
現在是白晝,碧藍的天空里春日很是明亮,卻忽然變得黯淡了數分。
庵堂里的長生燈同時亮了起來,彼此之間隱秘的聯系,組成了一座極其堅固的陣法。
轟的一聲巨響。
法寶飛了回來。
童顏這才知道,這座水月庵的燈陣,除了隔絕雪姬身上的寒意,竟也是用來對付自己的!
宇宙鋒發出輕微的嗡鳴,湖面的細紋更密。
童顏對井九說道:“你居然真搶?”
井九說道:“在果成寺里我贏了與麒麟的賭約,青天鑒本來就應該讓我用一段時間,你在這里安心修行,要去西海的時候,自然還你?!?br/>童顏皺眉,心想你怎么知道我要去西海?問道:“她會被發現,到時候你們怎么辦?”
雪姬的血脈太過強大,身體里的寒意可動天地,哪里是一張棉被能夠遮住的?
井九說道:“要走了?!?br/>也不見雪姬如何動作,雪湖四周樹上的長生燈搖晃起來。
數百道劍意從宇宙鋒里散溢而出,隨著雪姬的意識落下,如無形的繩索般整在棉被上。
這是承天劍法。
雪姬身上的寒意被鎖死,不再外泄。
這時候的她看著就像一個家里忘記了添柴的、怕冷的、過年時候在炕上緊緊裹著棉被的小姑娘。
……
……
李公子離了庵堂,向山外走去。
沒走多長時間,他便來到了兩溪交匯處。
這里有處水塘,里面生著很多荷花。
現在是春天,又剛經歷了一番可怕的倒春寒,自然沒有新發的蓮枝,只有去年的殘葉,看著很是慘淡。
他站在蓮塘邊,沉默不語,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空里忽然落下一個東西,就在他的眼前,他下意識里伸手接過,發現是個小瓷瓶。
他抬頭望去,只見一道劍光向著天邊飛去。
那道劍光很快,數息之間便消失于天際。
他靜靜看著天上,過了很長時間都沒有收回視線。

在線閱讀 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蓝筹股有哪些 网易快猜的新马快乐8 幸运农场有什么规律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一定牛 股票行情素材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新 上官婉儿的玩法和技巧 网上怎么买七星彩票啊 金股在线配资官网 排列五近200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