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春秋那些事兒 > 第十章 越國崛起

第十章 越國崛起

壹 越國建筑師

吳國雖然把句踐放了回來,但還是留了一手,為了防止他反復,他們留給越國的地盤只有不過區區百里方圓,還不到原先疆域的十分之一。西起周宗(今紹興涼帽尖),東至炭瀆(今上虞縣曹娥江),南造于山(即會稽山),北薄于海(今杭州灣)——如果我們拿出地圖將這四個地方標出來的話,我們會發現此時的越國,只占了今天紹興縣西北巴掌大的一塊地方,面積大小不過現在的一個小鎮,人口估計也就十萬不到,簡直小得可憐。更何況越國飽受戰爭創傷,田地荒蕪,人口減少,生產受到很大破壞——句踐想要靠這么點本錢發家復仇,簡直就是癡人說夢,至少從那會兒來看事實如此。

不過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只要能報仇,別說十年,二十年句踐也等得——“十年生聚,十年教訓”,伍子胥的這句名言,正好可以被越國人“拿來主義”,制定四個“五年計劃”,一步一步走,逐漸實現自己的戰略目標。

句踐的首要任務,就是重建都城。越國原先的都城平陽,如今已經是吳國人的地盤了?,F在他們也只好另挑個風水寶地,作為自己的戰略大本營。

可是這個大本營該建在哪里好呢?句踐的意思是,想放棄吳王所封之地,而在封地南面的會稽山上重建國都,對此他有四個方面的考慮。

一、句踐三年前被吳國打敗的時候就是逃到這里退守的,所以在這里建國都可以警醒自己,不忘當年會稽之恥。

二、會稽山離吳國比較遠,四面環水,易守難攻。吳國還是十分恐懼。

三、當前越國飽受戰爭創傷,百姓貧敝,不適合大興土木,而會稽上山已建有一個越王城了。在原城基礎上建立國都,可以大大地減少開支。

四、會稽山區是于越民族的發源地,這里居住的都是土生土長的越國山民,群眾基礎比較好。

這四個理由看起來挺充分的,可是范蠡卻不同意,他說:“咱們可不能抱著老地方不挪窩。一成不變,如何發展?從前公劉去邰遷豳,而在夏末大顯功德;古公亶父讓豳去岐,而在商末發跡揚名?,F在大王要重建國都,如果不鎮守地勢開闊的寧紹平原,不占據道路四通八達的戰略要地,而退居在閉塞落后的會稽山區止步不前,將如何建立霸王的基業?咱們雖然窮,但該花的錢還是要花呀!”

句踐一想,得,你范蠡是計夫子的高徒,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這看風水蓋宅子的事情,正好是你的強項,那重建國都的事情,就全權交由你處理好啦!

由于吳王夫差隨時可能反悔再次攻打越國,所以范蠡必須抓緊時間,建筑一座雖小但足以抵抗吳軍入侵的堡壘。于是他也跟當年伍子胥一樣,上觀紫薇星象,下探風土民情,經過一連串的實地考察,終于決定在臥龍山(即紹興城區西北府山)東南麓建起一座山陰城,又名句踐小城。此城于公元前489年建成(句踐回國的第二年),城周約1223步,設陸門四處、水門一處,滿打滿算也就一個小山村大小,比起姑蘇城來,真是寒磣呀!后來過了幾年,越國有點閑錢了,才又在小城東面建起一個山陰大城,又名蠡城,城周達二十里七十二步,有三座陸門、三座水門。

我們看一下山陰城即句踐小城的城建規劃。

一、在山陰城的西北面,是一座高達15米的“飛翼樓”(從宋代起稱望海亭),說是風水用途以象征“天門”,其實就是個“軍事瞭望臺”。當時錢塘江江道從南大門出海,從飛翼樓可以北眺江濱,便于觀察吳國的軍事行動。

二、在山陰城的東南面,范蠡在地下鋪設泄水的石洞,在風水上講是代表“地戶”,其實就是個古代的下水道。有了這玩意兒,日后伍子胥要是想效仿孫武破郢故技放水淹城,恐怕是行不通啦!

三、山陰城的四個陸門,都建在四通八達的道路之上,在風水上講是象征“八面來風”,其實也是為了公共交通的需要。要想富,先修路嘛!

四、范蠡在規劃外郭城墻時,故意在西北面留下缺口。嘴巴上說是為了表示越國臣服吳國,所以不敢在面對吳國的方向修筑城墻,實際上是為了迷惑吳國,而且這樣一來,越國朝吳國出兵也更加方便。

看來,和伍子胥一樣,范蠡不僅是個軍事專家,而且是個出色的建筑設計大師。據民間傳說,范蠡興建起山陰城這座越國霸業的基石之日,上天還降下吉兆,一夜之間,不知從何處悄然飛來一座怪山,翌晨,百姓見之無不詫異,有人認得此山,竟是山東瑯玡的東武山,后來越國的百姓就把這座山叫做“飛來峰”,孫悟空也是從這山上一塊怪石中生出來的。更怪的是,原先瑯玡東武山腳下的東武村也跟著飛了過來,村里的百姓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從齊國人變成了越國人,這可真是天下第一奇事了。

對于這件奇事,范蠡是這么解釋的:“臣之筑城,上應天象,故天降‘昆侖’,象征著越國將成霸業!”

越王大喜:“原來寡人是奉天承運來當天下霸主的,哦,賣糕的,老天爺呀,神啊,寡人一定不會辜負您給我的使命?!?/p>

這件事當然是鬼扯,八成是后人捕風捉影穿鑿附會上去的,不過今天在紹興市區解放路確有此山,名字很多,怪山、飛來山、寶林山、龜山、塔山什么的都有人叫。據《吳越春秋》記載,句踐還在這個與自己命運有著神奇聯系的山上建起一座“靈臺”,又稱“怪游臺”,共有三層高樓,周532步,高10.6米,用于仰望天氣、觀察星象,是我國有記載的第一座綜合性的天文臺和氣象臺。

現在越國有了句踐小城這座政治中心,后來又有了句踐大城這座經濟中心,句踐終于可以憑借這兩個基地放開手來實行他“十年生聚,十年教訓”的復興計劃,可是想要復興,談何容易。如今整個越國還是殘破不堪、百廢待興,簡直讓人不知從何下手為好。

貳 自虐狂

先別說復興了,眼前就有一個尷尬的問題急需解決。當年,句踐為夫差嘗糞問疾,從此就患上了嚴重的口臭病。他每次上朝跟群臣商討政事,一開口,濃烈的惡臭立馬彌漫了整個宮殿,熏得大家頭昏眼花嘔吐連連,群臣們別說跟句踐一起商量復興計劃了,就算能堅持上班都成問題,那時候又沒有防毒面具,況且大家戴個面具去上班也太搞笑了!

還是能人范蠡有辦法,他在山陰城北一座山上發現了一種蕺草,紫色的莖青綠的葉,味道苦苦的,氣味還有點怪。大家把這種怪草放在嘴巴里,可以稍減惡臭。只是苦了這幫忠心耿耿的大臣們,上班就跟受罪一般。

為了時刻警醒自己,句踐想出各種辦法自虐他,夜以繼日,處理公務:餓了,就啃個窩窩頭;困了,就用辛辣的蓼草熏自己的眼睛;冷了,就用冰水泡腳刺激神經;大冷的冬天,抱著冰塊跑步;熱死人的夏天,抱著炭爐蛙跳;睡覺也不用席夢思,非要睡在柴禾上;飯前便后還時不時地舔一舔掛在床邊的苦膽;經常是睡得好好的就爬起來對著那塊苦膽又唱又跳:

膽哪,

你顏色墨而綠、你不美、你不香、你性寒、你苦而澀,

一看見你,就知道你的氣味是多么難以入口、多惡心。

你苦啊,膽!

可你是清心明目的,你叫我們眼亮耳明,看得見希望。

你苦啊,膽!

然而你是退熱的、定神的,

你叫我不焦躁、不慌張。

在敵人面前,深思戮慮、知機觀變、要沉靜。

膽,你是多么苦啊。

但是你能教人膽壯、叫人勇敢,敢于面對一切殘暴和不平。

膽,你苦啊。

但你是驅毒的、除不潔的。

你教我們把一切懶惰、茍安的毛病都一起拋卻,

教我們敢于把這骯臟的世界洗得干干凈凈。

——曹禺《膽劍篇》

看來,我們的句踐同學活生生地被口臭和仇恨整出神經病來了,用現代醫學來解釋,應該稱之為因心靈重創而導致的厭食抑郁狂躁自虐癥候群。

叁 送禮的學問

前面說了,越國僅靠著這區區百里的地盤,想要實施復興計劃,根本就是癡人說夢,所以句踐決定下血本,給吳王送禮,讓吳國再多賞點地盤給越國。否則句踐就算把苦膽舔成月光寶盒,他也絕對報不了這嘗糞之恥。

送什么好呢?

這個問題很簡單,四個字,投其所好。

于是句踐找來大臣們商量:“吳王是個很懂得享受的人,平常喜歡穿寬松透氣好的衣服,寡人聽說在城東七里處有座‘葛山’,出產葛藤,我想派人去這山上采葛,然后由女工們織成細布獻給吳王,來討他的歡心,如何?”

大臣們表示同意:“送布好,送布好!這禮拿得出手。誰都知道,這年頭,不送禮啥事兒都辦不成!”

過了幾天,句踐又道:“吳王還喜歡養寵物,尤其喜歡白鹿。寡人聽說在城外二十九里處有座‘鹿池山’,山上有白鹿出沒,我想派人養些獵犬去抓幾只白鹿來獻給吳王,來討他歡心,如何?”

“送鹿好,送鹿好!這個禮送得有水平!”

又過了幾天,句踐又說:“吳王還很喜歡游獵,因而收藏了不少馬鞭。寡人聽說在城外三十五里處有座‘六山’,山上出產良竹,我想派人去這山上采竹,制些竹制馬鞭來獻給吳王,來討他歡心,如何?”

“老大,拜托,你想送什么一次性說完好不好,這樣我們也可以歸在一起準備?!?/p>

句踐不好意思地一笑,于是回去仔細研究,終于給他搗鼓出一個豐厚的禮單來:葛布十萬匹、甘蜜九桶、狐皮五雙、箭竹十船,還有白鹿、馬鞭等不一而足。統統讓大夫文種給夫差送了過去。

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這些個奢侈品句踐用不著,索性送給夫差好了。

夫差一下子接到這么多禮品,大喜:“原以為越國這樣的鄉下地方沒啥有檔次的東西,沒想到他們一次就送來了這么多好東西。句踐這小子,果然有眼力見兒,我喜歡!”

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吳王夫差一高興,也不跟伍子胥商量,立馬就下令增加越國的封地,還回贈給句踐用羽毛裝飾的旌旗、諸侯的服飾等儀仗,越國上下頓時一片歡騰。其實旗子呀衣服呀這些虛的東西越國人根本不稀罕,最關鍵的是地盤,這才是實實在在的大好處。越國的地盤終于恢復到戰前的80%,達到了方圓八百里:南至句無(即今諸暨縣句乘山),北至御兒(今嘉興境內),東至鄞(今鄞縣附近),西至姑蔑(今衢縣附近)。不管怎么說,越國總算是有個國家的樣子了。

好消息傳到越國,不僅句踐君臣們開心,越國的百姓們也跟著高興。有一個采葛女子為此還發表了一首情感濃烈的愛國詩歌,叫做《苦之詩》:

葛不連蔓臺臺,我君心苦命更之。

嘗膽不苦甘如飴,令我采葛以作絲。

女工織兮不敢遲。

弱于羅兮輕霏霏,號素兮將獻之。

越王悅兮忘罪除,吳王歡兮飛尺書。

增封益地賜羽奇,機杖茵褥諸侯儀。

群臣拜舞天顏舒,我王何憂能不移?

誰說春秋時代民間沒有愛國女詩人了,瞧瞧,這個采葛女文采多好,如此人才居然跑去當女工,可惜了!

這是吳王夫差的又一次大失策,你開心就開心,口頭嘉獎一下再送點諸侯儀仗等無關緊要的東西也就罷了,偏偏還要送越國人地盤,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挖墳墓嗎?

所以,伍子胥聽說這件事兒后肺都快氣炸了,寫信跟夫差說自己有病,請假,幾個月不上班,躲在家里生悶氣。夫差不理他,這個“老憤青”,不來上班就算了,眼不見心不煩,沒有他在身邊嘮叨,自己還落得個耳根清凈。

說句題外話,據《史記·孔子世家》記載,越國送給吳國的奇珍異寶里還有一節巨大的骨頭,足足有一輛車那么長。據孔子他老人家考證,當年大禹召集群神到會稽山來開會,防風氏遲到,大禹就把他殺死并陳尸示眾,而這塊大骨頭就是巨人防風氏的尸骨。他還信誓旦旦地稱防風氏的具體身高達到三丈長那么夸張,真能掰活!依現在看,那塊骨頭很有可能是恐龍化石。

肆 人多力量大

有了地盤,越國的復興計劃終于可以繼續開展了。所謂“十年生聚,十年教訓”,句踐首先要做的一點,就是生聚,換句話說,就是生孩子。

想要打敗吳國,靠什么?葛布、甘蜜、狐皮、白鹿?這些統統沒用,統統送給吳國好了。冷兵器時代的戰爭,得靠兵、靠糧食、靠武器!

而想要兵、糧食、武器,就得有人!有了人,就有兵;有了人,就可以生產糧食;有了人,就可以制造武器——沒有人,一切免談。

所以越國目前的第一要務,就是制定科學的人口政策來鼓勵生產、鼓勵生育,生得越多越好,三個五個不嫌多,十個八個那更好!

于是句踐規定:

第一,男的20歲、女的17歲必須結婚,否則父母受罰。

第二,老頭不能娶少女,犯者閹了當太監。當然,句踐自己除外。

第三,婦女臨產前必須報官,由國家統一安排醫官檢查照顧,以保證“優生”。

第四,生男孩,獎勵兩壺酒,一條狗;生女兒,獎勵兩壺酒,一頭豬。紹興黃酒天下聞名,據說可以幫助催奶和恢復產婦的體能,有利于“優育”。

第五,家有兩個兒子的,國家供給“月子餐”,并負責養活一個;有三個兒子的,國家供給乳母,并負責養活兩個;有三個以上兒子的,恭喜你,你全家以后的生活費國家全包了。

第六,將國內所有寡婦遷到山陰城西北的一座小山上,稱“獨婦山”。國內但凡討不上老婆的單身漢,都可以去找這些寡婦尋歡作樂。從這里生出來的小孩無父無母、無依無靠,正可收歸國有,將他們訓練成沒有牽掛、沒有感情的殺人工具,也就是“死士”、“間諜”或者“特工”,用于執行那些危險的特殊任務。

有了這么一系列的優惠政策,越國人就開始死命地生孩子。那年頭,大家不是比誰家有錢,而是比誰家生的孩子多。你要是家里小孩多,走在路上都備受尊敬,倍兒有面子。生得最多的那個婦女,還會被國家評為“生育明星”,戴紅花坐華車,全城游行,接受國人的鮮花與掌聲,然后越王親自接見,以“國母”之禮待之。一時間,越國是人丁興旺兵源充足,除卻其他方面,至少在人口這塊,越國已經具備了一個春秋大國的實力。

句踐的下一個行動,就是收拾民心,同仇敵愾,一起來對付大仇敵吳國。他規定:

第一,每家每戶,嫡子死了,免除三年徭役;庶子死了,免除三個月的徭役;而且句踐親自哭著參加埋葬,就像自己死了兒子一般。

第二,凡是有病和貧弱的家庭,由國家供給其子女生活費用。

第三,對那些有才干的人,給他們整潔的住房,給他們穿好的、吃好的,讓他們交流思想切磋武藝。對各國來投奔的士人,一定在最高級的賓館里以禮接待。

第四,在山陰城外的雞山、豕山上養雞養豬。每到節假日,勾踐必帶著裝滿雞肉豬肉的車船出行,給街上的流浪漢提供吃喝,問貧訪苦,扶危濟困。

第五,句踐帶頭親自澆水種田,其夫人則親自采葛織布,自給自足,給國人樹立榜樣。

第六,整整十年國家不收賦稅,以保證百姓家里備有三年的存糧。

越國人應該感謝夫差,要不是他賜給句踐如此巨大的屈辱,他們的君主怎會做出這么多有益于人民的事情。一時間,越國的民心空前高漲,紛紛請求跟吳國打一仗,給自己的主子出氣!句踐見此情景,心潮澎湃,忍不住想快一點復仇了,于是他召來群臣,商量滅吳大計,這時候是越王句踐九年(前488年)正月,距離句踐回國,已經整整三個年頭了。

句踐說:“寡人歸國三年,臥薪嘗膽,時刻不忘會稽之恥、養馬之苦、嘗糞之羞,心心念念,要復大仇。就像兩腿皆瘸的人,念念不忘起身走路;雙目失明的人,念念不忘看見光明。如今在大家的一致努力下,越國的國政總算是稍有成效。各位大夫,你們說,寡人可以去攻打吳國了嗎?”

大夫逢同進諫說:“大王不可。我也想今天晚上打沖鋒,明天就把夫差的十幾萬人馬干掉!可是不行呀!我國遭受重創,而今才稍有起色,現在大王想商定復仇的計策,絕對不能過早暴露自己的意圖。如今吳國兵壓齊、晉,而對楚、越皆有深仇大恨,我們越國不如趁機親近于齊,深結于晉,陰固于楚,厚事于吳。吳王夫差此人,猛驕而喜自夸,必定會輕慢諸侯而欺凌鄰國。這樣吳齊晉三國爭雄,戰爭不可避免,而我國自可坐收漁翁之利,待吳國疲困之時,一舉攻入吳都,報仇雪恨!”

句踐點頭表示同意。至此,越國復興計劃的第三招正式宣告成熟,前兩招“增加人口”和“收拾民心”都屬于內政范疇,而逢同卻站在全局的戰略角度上,大致勾畫出了越國日后的外交政策:也就是結交楚齊晉三國,并挑動三國與吳國之間的矛盾,這樣不但可以消耗吳國的國力,使自己日后報仇更加容易;另一方面還可以借吳國之手損傷楚齊晉三國,為自己滅吳之后稱霸天下鋪平道路;這真是個把握全局高瞻遠矚的長遠之計,可以算是戰國時縱橫家“遠交近攻”策略的開山鼻祖了。

在線讀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江西时时彩五星直选 彩票网址app大全 吉林省11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号一定牛 黑龙江11选5前三组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图 福建体育11选5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