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春秋那些事兒 > 第十四章 從春秋走向戰國

第十四章 從春秋走向戰國

壹 決戰

公元前482年冬吳越媾和之后,句踐又給了夫差五年的時間,可是夫差毫無長進,越國卻日漸強盛??磥砝咸於家獏菄鴾缤?,句踐當然沒理由再繼續等下去了。

好吧,就賞你一刀,讓你早死早超生。

公元前478年,越王句踐決定率全國兵力傾巢而出,給吳國以毀滅性的打擊。

這次越國的兵力不再是五年前的五萬,而是足足八萬之多。

八萬雄兵,怎么來的,都是句踐這些年推行生聚政策以來,越國那些英雄母親生的。十幾年過去了,這些小孩一個個都長成了勇敢的越國戰士,為了十幾年前父輩的仇恨,他們將要攻入吳國,將那里的太湖水染紅。

老規矩,句踐又找來了他的左膀右臂文種、范蠡,問計。

文種道:“據我所知,現在吳國連年饑荒,市場上連粗糧都沒得賣了。為了生存,吳國很多百姓都離開國都逃到了東海之濱靠揀蛤蚌填飽肚子。一切對我們都如此有利,不滅掉吳國還等什么!”

句踐一邊點頭一邊又問范蠡:“范大夫,你怎么看?”

范蠡道:“文大夫說的沒錯,我聽說,捕捉機遇,就像撲滅大火和追捕逃犯一樣,拼命追趕還來不及呢!大王,不要猶豫了,出兵!”

句踐想了一會兒,又道:“兵者,兇也。打仗畢竟是大事,范大夫是不是再依例卜個卦,問一問吉兇保險一點?!?/p>

范蠡相術非凡,按道理應該答應,沒想到他一反常態,斷然道:“有疑惑才問神,沒有疑惑,還問個什么?如果神說不打,難道就不打了嗎?大王,咱們現在應該立刻出兵,不等吳國其他地方援兵到達,直搗姑蘇。吳王將以不與越戰為恥,必率都城的軍隊迎戰。倘若咱們能打敗吳王,一舉攻下姑蘇最好,如果一時無法成功,就讓御兒(今浙江嘉興,越國北部重鎮)的守軍牽制吳國的地方部隊,讓他們無法和吳都城守軍會合。如此我軍主力則可將姑蘇團團圍住,餓也要餓死他們!”

句踐大喜:“太好了,就這么辦!傳令下去,馬上發布全國動員令,如愿加入軍隊跟隨寡人伐吳的,都去國都門外集合,寡人有重要的事情宣布?!?/p>

這正是:

不揣,要奮迅名揚東海,

把吳宮踏破,

易如歷塊。

慷慨,

定仗劍長驅,

戰勝三吳歸去來。

——明·梁辰魚《浣紗記》

緊接著,句踐老婆將自己的宮殿用土堵死,讓句踐放心出征。

緊接著,句踐派使者去周天子敬王那里報告,說自己要伐吳,一切都是為了世間的公理與正義。

緊接著,句踐齋戒沐浴,到大禹廟祭告祖先,然后來到城外飛翼樓上,宣告在那里集合的國人:“你們中有好的主意想來報告的,都請報告我。主意好的有賞,報告不實的將受罰,請在五天內一定慎重考慮,超過五天你的主意就不被采用了?!?/p>

五日之后,一切準備就緒,句踐又來到飛翼樓上,親自擊鼓,三軍整列,然后當著八萬大軍的面,處死一個罪犯,宣布說:“此人賄賂有司,破壞軍紀。當死!”

原來這個倒霉鬼是越國富家子弟,貪生怕死不敢從軍,故用金銀財寶賄賂人口普查部門,妄想逃避軍役。越王句踐當眾殺了他,就是為了嚴明軍紀,殺雞給猴看。

隨即就是動人的送行場面,三軍將士各自與父母兄弟訣別,互相哭著說:“此行不滅吳,復不相見!”

壯烈的氣氛彌漫了整個廣場,大家齊聲唱道:

躒躁摧長恧兮(急速行動,以減退我們長久預計的羞愧?。?。

擢戟馭殳,所離不降兮,以泄我王氣蘇。

三軍一飛降兮,所向皆殂。

一士判死兮,而當百夫。

道佑有德兮,吳卒自屠。

雪我王宿恥兮,威震八都。

軍伍難更兮,勢如貔。

行行各努力兮,於乎,於乎!

——《吳越春秋·離別相去辭》

唱完歌,大軍正式出發,第二天,句踐又當眾殺了一名“官師”級罪犯,宣布說:“此人不聽軍令,當死!”

看來猴子們心存僥幸,只好再殺一只雞。

第三天,句踐又當眾殺了一名“下大夫”級罪犯,宣布說:“此人不遵王命,當死!”

看來猴子們還心存僥幸,只好再殺一只雞。

第四天,越軍兵臨吳越邊境御兒,句踐又當眾殺了一名“將軍”級罪犯,宣布說:“此人驕奢淫逸,不聽管教,當死!”

這下猴子們全老實了,沒有一個人再敢干犯軍紀。

大軍接著出發,走了沒多久,就看到路邊一只憤怒的小青蛙,肚子一鼓一鼓的,睜著大眼使勁瞪路人,好像別人欠了它幾萬塊錢似的。

句踐點了點頭:“這個小憤青,有前途!”說著從戰車上站起來,低頭扶軾,向它敬禮。

左右問:“大王為何要向一只小青蛙敬禮,難道它不是一只普通的蛙,而是一只神蛙?”

什么神蛙,還鬼娃呢!句踐怒,正色道:“你們不懂。一只小小的青蛙看到敵人以后都能充滿斗志,怒氣沖天,難道還不值得尊敬嗎?”

大家聞聽此言,頓時羞愧難當:“吾王敬及怒蛙,我等受數年教訓,豈反不如蛙乎?”

大家于是一個個緊握戰友的雙手,互相勉勵,以必死為志。

句踐見這出戲大獲成功,大喜,一只小青蛙成就了八萬悍不畏死的大軍,寡人的演技,果然爐火純青。

接著,句踐又向全軍宣告說:“軍中凡是有父母而無兄弟的,向前一步走!”

這些人站了出來,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不知何事。

句踐大聲道:“我不需要你們效死,你們回去吧!”

群情激昂:“為什么,我們要為大王獻身,為祖國獻身,我們不回去!”

句踐說道:“你們都戰死了,你們的父母怎么辦?請你們姑且回去,奉養父母。今后你們沒有了牽掛,還可以再來參軍嘛!”

大家全感動得哭鼻子。

句踐又道:“有兄弟幾個都在軍中的,向前一步走!你們聽著,接下來會有一場硬仗,如果戰事不利,你們都有可能會犧牲。你們兄弟之間選一個回去吧,讓你們的父母能有人送終?!?/p>

大家全感動得抹眼淚。

句踐又道:“有眼睛昏花、體力虛弱、有病在身的,也統統回家去吧!”

這可好,幾個命令下去,八萬大軍一下子走了一兩萬,但句踐一點兒不覺得可惜,比起人數來,士氣對一場戰爭的成敗要重要得多——沒有牽掛、勇敢而健康的士兵,才是最強大的所謂精兵。

第二天,六萬多越軍進入吳境,行至錢塘江口,大戰在即,句踐再一次當眾處死五名罪犯,向全軍宣告:“我愛你們,比對我親兒子還愛。但是如果犯了死罪,即使我的親兒子也一樣要處死!決戰就在眼前,你們中有讓回去而不回去,讓留下而不安心,讓前進而不前進,讓撤退而不撤退,讓向左而不向左,讓向右而不向右的,一律處死,老婆孩子賣做奴隸,聽到沒有!”

終于,在公元前478年3月,越軍到達姑蘇城外笠澤(即吳淞江,今天的蘇州河,太湖入海三條主要水道“三江”之一)南岸,吳王夫差聞訊慌忙帶著姑蘇城內全部兵力五萬,前往迎戰,雙方隔江對陣。春秋時代最后一場大仗“笠澤之戰”爆發了!

奇怪了,夫差腦袋壞掉了嗎?越軍來勢洶洶,他這個時候為何不固守城池、等待地方部隊前來支援,反而要主動出擊呢?

因為夫差想憑借大江之險御敵于姑蘇城外。要知道,水道是吳國的生命線,如果連最大的水道吳淞江都被越國人控制,那么姑蘇城將會變成一座孤城,遲早會被越軍攻下。

他這個時候還在做美夢,吳淞江是姑蘇城的天然屏障,越軍沒有那么容易攻過來的。

確實,在戰略思想落后的春秋時代,渡江作戰十分困難,因為不能徒涉的江河,限制了進攻部隊的機動,易割裂戰斗隊形,指揮、協同、通信聯絡和物資補給都很困難。只要吳軍在越軍渡江的時候找準時機半渡而擊之,就能給敵人以毀滅性的打擊。

句踐看著這條寬闊的大江,十分頭疼:渡江作戰,從前也沒有什么成功戰例可以借鑒呀!想來想去,也只有當年楚成王攻打宋國的泓水之役算是一個比較成功的例子,但那次也是因為宋襄公自己太迂腐,等到楚軍完全渡過泓水才發動進攻,楚國這才打贏的。夫差應該沒有那么傻才對,怎么辦呢?

想了半天想不出轍,句踐只好請教范蠡,范蠡道:“渡江進攻戰斗,一定要力求乘敵之隙,出敵不意,從行進間以奇襲的方法實施;不可能時,則實施強渡。但這兩種方法,在敵人有充分準備的情況下都很難實施。所以,我們必須采取主渡與助渡、真渡與佯渡、強渡與偷渡相結合的方法,在密集的弓弩與黑暗的夜幕雙重掩護下,迅速、突然地渡過江河,堅決勇猛地沖擊、奪占敵岸要點,鞏固與擴大登陸場,適時使用后續力量發起進攻?!?/p>

“哦?”句踐一下子被勾起了興趣,“不錯,有點意思。不過你說的這些都是理論,實際應該如何操作呢?”

“依臣之見,我們不能讓全部主力在一個地方強行渡河,這樣損失會很大……”

“繼續,繼續!”

“是!”范蠡鋪開軍用地圖,邊指邊說道:“我們可以在這里、這里布置兩支部隊,在我軍兩翼發動佯攻,造成吳軍錯覺,調動敵軍分散兵力。然后我們中軍主力趁機從這里偷偷地渡河,放槍的不要……”

這天黃昏,越軍部隊一分為二,各自向上下游移動五里待命。

半夜,兩軍點起火把,擊鼓渡江。夫差聽到上下游都是鼓聲,大驚,好陰險的句踐,竟然趁夜摸到我軍防守薄弱的地方實施偷襲,要是被他們渡過江來,左右一夾,寡人可全完了!還好我早有準備及時發現。

于是夫差立刻也將軍隊分成左右兩軍,分頭抵御。

夫差太天真了,句踐比他想象的還要陰險。

這時候,句踐的中軍主力,最精銳的六千君子(王族部隊),已然從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趁著夜色無聲無息地悄悄渡過江來,直撲吳中軍指揮部??!

兵不厭詐,這是戰爭!

吳王夫差正在指揮部等待好消息,突然他的偵察連長臉色蒼白地沖進帳來,大喊:“大王,不好,不好了……”

“慌什么,打仗最重要的就是保持鎮靜,真沒出息!”

“大王,原來越國那兩支渡河的部隊并非越軍主力,咱們上當了!”

“那又怎么樣,管它是不是主力,將他們擊退就好了!”

“不是,越軍的真正主力已經趁著我們不注意渡江了,他們現在離我們不到三里!”

“什么!”夫差全身一震,跳起來沖到帳外,只見漆黑的夜色中,遠處黑影曈曈,密密麻麻,也不知有多少敵人。

夫差一把抓住偵察連長的衣領,歇斯底里地喊:“你這個偵察連長是怎么當的,越軍渡江了這么久,你才發現??!”

偵察連長慌得暈頭轉向,心里暗道,你怎么能怪我,這么長的江面,我哪能什么地方都關照到。

夫差一把推開偵察連長:“現在沒工夫,遲些再收拾你!”又轉身對王孫雒道:“現在我們這兒還有多少人?”

王孫雒道:“不到一萬?!?/p>

“那還不趕快叫左右兩軍回來支援!快,組織反擊,咱們一定要撐到跟左右兩軍會合才行!”

數千吳軍立刻開始展開迎擊,雙方在夜色中互相對射,然后短兵相交。

越女阿青和陳音的訓練成果開始發揮效用了。句踐的這六千君子,裝備是越軍中最先進的,他們身著輕甲,后背長劍,手持勁弩,先用弩連發三射攻擊敵軍,邊射邊靠近敵人,待到敵人被射得不敢抬頭,再迅速殺上,長劍出鞘,連砍帶刺,所至之處,吳軍大片大片倒下。

這六千君子軍,劍弩全能,能對敵人同時實施近身和遠程攻擊,其殺傷力之大,也只能用特種部隊來形容了。

從前在艾陵之戰對齊軍實施過毀滅性打擊的吳國中軍、從前在黃池之會嚇得晉國人屁滾尿流的白色惡魔、從前吳王夫差引以為傲的虎狼之師,在越國的六千君子軍面前,統統變成了披著狼皮的羊,被任意屠戮。

夫差開始發抖,止不住地發抖:自己十幾年前犯的錯誤,終于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惡果,這些曾在自己王座下匍匐戰栗的奴隸,現在已經徹底進化成了可怕的遠古惡獸,它們將會把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全部吞沒……

完了,寡人完了,吳國完了,全完了!

與此同時,吳國左右兩軍接到夫差命令,開始回撤,朝吳中軍靠攏。

越國左右兩軍趁勢渡江,從后掩殺而來,吳中軍受到重創,指揮混亂,再加上夜色之中三軍無法協同,頓時全面崩潰,大敗而逃。句踐大喜,率三軍追在吳國人屁股后面打,接連在沒(今江蘇蘇州南)、郊(今江蘇蘇州南郊)又兩次擊敗吳軍。吳國名將王子姑曹、胥門巢相繼戰死,夫差帶著一萬多殘兵退入都城據守。至此,吳國的老本已經快輸光光了。

老虎終于將主人逼到了死角,張開血紅的大口撲面而來。

這一戰,越軍第一次使用了誘敵、佯攻、夜襲等高段位戰術,一步接一步,一環套一環,每一個時機都抓得恰到好處。作為中國戰爭史上第一個成功的渡江進攻戰的指揮者,范蠡不愧為春秋時期數一數二的軍事大家,其使用戰術之妙、把握戰局之精、拿捏戰機之準,簡直可以和當年的孫武媲美。范蠡也有一部《范蠡兵法》傳世??蓱z的夫差,雖然也是個能兵之人,卻堪堪遇上了這樣一個可怕的對手,慘敗也是沒話說了,誰叫他當年殺了吳國唯一的頂梁柱伍子胥呢?

貳 吳殤

句踐在姑蘇郊外攻滅吳軍主力后,并沒有急著攻進城去,而是在姑蘇外圍一邊掃蕩吳軍的地方部隊,一邊全面控制吳國水陸糧道。

各個擊破,慢慢蠶食,這才是大蟒吞象最好也最保險的方法,畢竟,吳國雖敗,但地盤比越國大、人口比越國多,要是一口氣吞下來的話,會撐著的。

與此同時,楚國也在吳國北面攻滅了吳國最后一個小弟——陳國??磥?,現在楚越兩國都緊緊地盯住了吳國這塊大肥肉。到底是瓜分,還是獨食,這是懸掛在全天下人面前的一個大問號。

兩年后,公元前476年春,越王句踐突然出兵,攻打楚國,楚國還擊,越軍退,楚國大夫公子慶、公孫寬追趕越軍,到達冥地(今安徽廣德東南七十里的苦嶺關與浙江長興西南的泗安鎮之間),沒有追上,就撤兵回去了。

是年夏,楚沈諸梁(沈尹戌之子)為報復越國,又率軍攻打越國的小弟三夷(古代居住在浙江東南沿海寧波、臺州、溫州一帶的三個部族,是百越的一支)。三夷人投降,雙方講和。

奇怪了,楚越兩國都是吳國的敵人,雙方不是戰略同盟么,現在怎么自己打起來了?

原因有兩種可能:第一,吳國敗亡在即,雙方在利益分配上產生了矛盾,所以起內訌了;第二,這其實是雙方唱的一出雙簧,目的是為了迷惑吳國,讓夫差放松警惕。

從后續事態的發展來看,第二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果然,夫差以為句踐沒有一心一意吞滅吳國的戰略決心,遂放松戒備,開始花天酒地,享受人生最后的瘋狂。

這時候大臣中又跳出了一個不怕死的家伙,名字叫做公子慶忌。應該不是被要離殺死的那個慶忌,或許二人同名,不知道,史書有時候也記載得很混亂。

公子慶忌勸夫差說:“不要玩了,國家都要亡了,還玩!”

夫差大怒,將公子慶忌驅逐出境,慶忌于是逃到了艾地(今江西修水),又逃到楚國,四處流浪。

第二年,公元前475年11月,越王句踐屈指一算,十年生聚、十年教訓,今天正好是會稽之恥二十周年紀念日(會稽之恥發生在公元前494年),本王就選擇今年讓吳國在這個世界上消失吧!

是月,越軍大舉侵吳,一路高奏凱歌,直逼姑蘇城下。這次句踐又不忙開打,畢竟姑蘇城是江東第一大都會,城高池固,強攻損失太大,所以他先筑工事,自吳淞江北開渠至橫山東北,又在胥門外筑起一座小城,就地取食,以戰養戰,儼然要在吳國的腹心地帶生兒育女、安家落戶了。

這一圍,就是足足三年之久。

當年句踐為奴入吳,是三年;現在句踐筑城圍吳,也是三年;這是歷史的巧合,還是天意的安排,沒有人知道。

這三年,吳王夫差所受的苦楚,一點兒不比當年越王句踐為奴少。

在圍城的初期,夫差還抱有一絲希望,經常出來向越軍挑戰,甚至一天來回五次,以圖突破包圍。但越軍在吳都外圍堅守陣地,每次都不與吳軍決戰,他們的計劃是只圍不攻,讓夫差彈盡糧竭,乖乖投降。

這樣的損失最小、成效最大,也最保險、最折磨敵人。

期間,句踐也曾動搖過,幾乎想接受夫差的挑戰,這時候范蠡勸他說:“不是說好了只圍不攻嗎?這還沒堅持多久,大王怎么又反悔了呢?我聽說天道貴恒,謀劃好了的事是不能再更改的?!?/p>

句踐接受了范蠡的勸諫,開始修身養性,將仇恨深埋心底,默默等待吳王夫差和姑蘇城崩潰那天的到來。

凍僵的蛇終于回暖了,它緊緊纏住農夫的身體,越縮越緊。

夫差幾次挑戰,都無功而返,心里十分郁悶,這時候流浪漢慶忌突然自己跑回來了,口口聲聲要和吳國共存亡。

夫差很感動,危難之際,居然有人不顧自己安危和個人恩怨回來保護祖國,這是多么崇高的愛國情操呀!

他對慶忌說:“之前寡人不聽你的忠言,將你趕走,你卻不計前嫌回來共渡危難,寡人看錯你了,你是個真正的愛國志士來的。為了彌補寡人從前的錯誤,寡人決定讓你來主持大局,與越國決一死戰!”

夫差錯了,慶忌回來并不是為他效死的。他回來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想辦法向越國求和,從而保住吳國的宗廟,甚至干脆滅掉夫差,以求取越王的原諒,求取吳國的和平。

換而言之,慶忌是個主和派,說得不好聽些,就是投降派。

果然,慶忌沒有如夫差所愿去拼死攻打越軍,而是一掌握了權力,就派人去跟越王求和了。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慶忌甚至殺死了幾個主戰派來討好越王。

夫差終于認清了慶忌的真面目,大怒,立刻發動親軍攻打慶忌。

經過一番激烈的戰斗,慶忌兵敗被殺,至此,吳國的主和派被夫差全部清除,主戰派獲得了最終的勝利。

唉,到了這種生死存亡的時候,吳國人還要內訌,自掘墳墓,愚不可言。

包圍在繼續,吳王夫差在做著最后的抵抗,死守,再死守!他幻想著有一天,那些和他曾歃血為盟過的盟友們,會像童話里白馬王子接灰姑娘一樣,乘著一朵白云來救他。

夫差太天真了,在這個爾虞我詐的春秋亂世,所謂盟約不過是一張廢紙罷了,利益和拳頭要比它重要得多。更何況那些盟會,大多數是夫差逼著人家參加的。所以當盟主有難,大家不看笑話就已經很不錯了,怎么可能千里迢迢出兵來自找麻煩。

想必,夫差困守在姑蘇城的近千個日日夜夜,每天腦海里應該重復著這么一句話:

大家同是姬姓國,兄弟被外姓人欺負,你們咋一個都不來幫忙呢!你們,你們太不夠意思了!

相信如果諸侯們聽到了夫差的怨言,都會這么回答他:“別怪我們哪,這年頭,誰的拳頭硬誰就是老大,別說同姓了,就算是親兄弟,大難臨頭,也要各自飛呢!”

恰好此時,當年和夫差一起喝過牛血的晉定公病死了,兒子鑿即位,是為晉出公。有了國喪做借口,晉國更加可以不出兵救援了。

當然,話是這么說,表面功夫還是要顧,怎么說大家也是形式上的兄弟之國,是舉手在神明祖先面前發過誓的。

于是晉國上卿趙無恤(趙鞅之子)自動降低自己的飲食標準,天天吃素,以表達自己對吳國的同情與哀傷。

他的家臣楚隆不明白怎么回事兒,就問:“國君去世,您已經降低了您的飲食標準很多了,為什么最近還要接著再降呢?是不是另有緣故???”

趙無恤回答:“你說的沒錯。當年黃池那一次盟會,我老爹(趙鞅)曾和吳王有過盟誓,說好了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涩F在吳國有難,夫差大叔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我很想去救他,但又無能為力,只好用降低飲食標準來表達自己的心意?!?/p>

楚隆說:“我主仁愛。但是愛,就要說出口來。不如就由我楚隆去姑蘇走一趟,代替您向吳王表達這份心意?!?/p>

趙無恤表示同意,遂派楚隆出使吳國,吩咐他小心行事。

楚隆來到姑蘇城外,先去征求越王的同意,句踐大發慈悲,放他進去見夫差最后一面。

句踐之所以這么放心,是因為他與晉國早有默契,知道晉國人此來不過是為了顧全一下盟友的顏面,并不是真的想救夫差。

等了半天,一個盟國沒來幫忙,總算來了一個,卻只是個表示慰問的老頭,夫差郁悶!

郁悶歸郁悶,難得有遠客來,還是要好好招待一下,餓死事小,面子事大,夫差于是搜羅出宮里最后一點好吃的,請楚隆吃大餐。

楚隆將自己的來意說了一番,表明晉國領導人很同情夫差的遭遇,但鞭長莫及,沒辦法救助吳國,只能派他來表示慰問和歉意。

已經心力交瘁的夫差聞聽此言,竟然失態地朝一個家臣下跪磕頭道:“寡人沒有才能,不能侍奉越王,讓貴主擔憂了,請替我拜謝他的教誨,并致以誠摯的問候?!?/p>

夕陽照在空蕩蕩的宮殿里,將夫差落寞的身影,拉得很長,很長。

楚隆搖頭嘆息,欷歔不已。

英雄末路,實在不免令人感傷,相信夫差此時或許能體會到幾分當年句踐困守會稽時的苦楚吧。

楚隆免不得安慰他幾句,然后告辭。楚隆臨走之前,夫差又拿出一小盒珍珠,讓他幫忙轉交給趙無恤,說:“句踐恨我入骨,恐怕寡人要不得好死了,不過即使快淹死的人,也懂得強顏歡笑。寡人,是不會讓天下人看笑話的?!?/p>

說著夫差苦笑了一下,此時此刻,他也只能苦笑了。

這個絕望的微笑在楚隆的眼里,比哭還難看。

姑蘇城外,歷史的車輪已經開到了公元前474年5月,越軍的包圍還在繼續。

吳國的姑蘇城已經被圍困了半年之久,城里的糧食快吃光了,開始按人頭限量供應。

越王句踐向魯國派出了使者,尋求自己滅吳的正義行動在國際輿論中的支持,并為自己日后的稱霸事業鋪路。

公元前473年4月,包圍仍然在繼續。

姑蘇城已經被圍困了一年半之久,城里所有的糧食都吃光了,千金難求一米,老百姓開始吃草根樹皮,軍隊開始殺馬求生。

先前被夫差廢掉的邾隱公從齊國逃到越國,宣誓向越國這個新崛起的勢力效忠,越王句踐大喜,將邾隱公送回邾國復辟。邾國成為越國在中原地區的第一個小弟。

公元前473年11月,包圍到了最后關頭。

凜冽的寒風摧殘著吳國人最后的求生意志,所有能吃的東西都沒有了,吳國人開始易子而食,甚至有人家將老弱病殘趕到樹上,用力搖,還能抓住樹枝不掉下來的就讓他們活,掉下來的就殺了吃掉。

到了11月27日,吳國的城門上已經找不到一個能站起來的士兵了??帐幨幍慕诸^躺滿了尸體和奄奄一息的百姓。

一個紅衣少年踟躕地站在街口,冷風下長發飄飛,一雙滿是淚水的眼睛里,充滿了哀傷與迷茫。

他輕輕揮舞衣袖,凄然唱道:“干戈動,桐葉冷,吳王醒未醒?寒鴉唱,梧葉秋,吳王愁更愁!”

歌聲蒼涼悲壯,聞者無不落淚。

他就是江湖閑樂生,幾十年過去了,黑發依然,似乎從來不會變老。

長街另一頭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那是吳王夫差和數百名全副武裝的甲士。

幾個甲士不由分說將少年押到夫差面前,夫差怒道:“你是何人?竟敢在此妖言惑眾、亂我軍心,找死嗎?”

閑樂生搖頭道:“吳王啊吳王,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有什么軍心可言?開城投降吧,放老百姓一條生路!”

“住嘴!吳國還有數千精兵,就算寡人戰死沙場,也絕對不投降。臣可跪著生,君要站著死!”

閑樂生一指大街上奄奄待死的百姓,大聲道:“你要死是你的事兒,憑什么讓他們為你陪葬!”

夫差一愣,啞口無言,許久,喃喃道:“你說的對,百姓何罪……這一切都怪寡人,寡人無道,愧對列祖列宗,愧對吳國百姓;寡人愚蠢,活該被天下人恥笑;事到如今,什么都晚了……”

正在這時,城門那邊突然傳來慌亂的喊叫聲:“快逃啊,越兵入城了……”

夫差顧不得再管這個神秘少年,拔劍道:“沖啊,和越國人拼了!”

身后傳來凌亂的腳步聲,一回頭,身邊的甲士已經逃了個精光,只有伯嚭和王孫雒等少數幾個親信大臣、三個兒子以及十幾個親信衛士,仍舊站在原地,滿臉恐懼地看著他。

寶劍落地,夫差的眼神充滿絕望:“吳國的軍民都已拋棄了寡人,寡人完了,全完了!”

伯嚭道:“大王,啥也別說了,快逃命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夫差無奈,只得帶著這二十幾個親信亡命出城,逃上秦余杭山(今蘇州陽山,姑蘇城外五十里,在太湖邊),越軍緊追不舍,兵分三路,將秦余杭山團團圍住。

大勢已去,夫差心中卻還存著一絲殘念,他幻想著句踐能像自己當年一樣,答應求和,遂派王孫雒赤裸上身膝行至句踐帳前,說:“寡德之臣夫差,斗膽向大王吐露忠誠:過去敝國曾經在會稽山上得罪過大王,那時我不敢違背大王的命令,得以與大王結好而歸。如今我不遵天道,又得罪了君王,君王親自來到敝國,懲罰我的過錯,我心服口服。但我還是要冒昧地請求大王顧念從前的情誼,允許我把金玉美女進獻給您作為賠罪,以恢復當年在會稽實行的和好,那么吳國的百姓和夫差愿永遠做您的奴仆,吳國愿永遠做越國的附庸,世世代代,永不背離?!?/p>

句踐看到這從前不可一世的霸主而今竟如此之落魄,心里不落忍,就想答應夫差的求和。范蠡趕緊在一旁勸:“我聽說圣人的成功,是由于他能順從天意。所以老天爺發給你的紅包一定要及時收下,不然駁了他老人家的面子,后患無窮。再說我們辛辛苦苦謀劃了二十年,好不容易逮到這個機會,又怎么能前功盡棄呢?現在大王遲遲不能決斷,難道你忘記了會稽之恥嗎?難道你忘了養馬之苦嗎?難道你忘了嘗糞之羞嗎?”

句踐豁然醒悟,大聲道:“沒錯,深仇大恨,寡人一日未曾忘。心心念念,就是為了今日!”說著他決絕地一揮手,對王孫雒說:“你回去告訴夫差,過去上天給越國降下災禍,讓越國落在吳國的手中,而他卻沒有接受?,F在上天一反此道,叫我們報復吳國。寡人怎敢不聽從上天的命令,而聽從吳王的命令呢?”

王孫雒見多說無益,遂退出大帳,在越營營前伏地痛哭,希望用眼淚感動句踐。

王孫雒錯了,同樣是眼淚,申包胥的眼淚值錢,他的眼淚,一文不名!

果然,句踐越聽越煩,一揮手:“范大夫,你幫寡人出去打發走這個討厭鬼!”

范蠡走出營帳,來到王孫雒面前,說:“大王已經將軍政大事托付給我來處理了,王孫大夫,你還是快走吧,否則別怪我得罪你?!?/p>

王孫雒還在嘴硬:“尊敬的范大夫呀!古人有句話說:‘不要助天作惡。助天作惡的人會有報應的?!F在我們吳國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您還要助天作惡,不怕遭厄運嗎?”

范蠡詭譎地一笑:“尊敬的王孫大夫呀!我們越國的先君原來不過是周朝一個上不了臺面的子爵,所以只能住在東海岸邊,和黿鼉魚鱉相處,同水邊的蝦蟆共居。我們雖然面貌儼然像個人,實際上跟禽獸也差不多,怎么聽得懂你這些巧辯的話呢?所以你還是快走吧,不要再跟我們這些野獸枉費嘴舌了?!?/p>

王孫雒愣了,他萬萬沒有想到,堂堂一個越國大夫,居然也會耍無賴,看來越國人是鐵了心要亡我吳國了,走吧,沒希望啦!

他沒有再說一句話,癡癡地站起來,一邊哭一邊往回走,身后傳來震天的戰鼓聲。

老虎的血盆大口終于咬破了主人的喉嚨,它喘著粗氣,等待主人鮮血流光的那一刻。

下雪了,大雪紛飛,鋪天蓋地,莽莽蒼蒼的山林,浩浩蕩蕩的太湖,銀裝素裹。

這是公元前475年第一場雪,時屆仲冬,萬物肅殺,吳山吳水,一片死寂。

秦余杭山頂的小屋里,夫差冷得瑟瑟發抖,迷茫、饑餓、心如寒冰。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只見王孫雒步履踉蹌地從山下走來,深一腳,淺一腳,不時地摔倒,滿頭滿臉,全是雪水。

夫差沖了出去,一把抓住王孫雒,急聲問:“王孫大夫,越王答應求和了么!”

王孫雒呆呆地看了夫差一眼,突然放聲大哭。

夫差什么都明白了,他松開手,仰天長號:“天,為什么,我夫差到底做錯了什么,你一定要將寡人逼上絕路!”

“大王!……”夫差腳下,十幾個大臣和衛士跪倒一片,伏地痛哭。

夫差鏘啷一聲拔出佩劍——那把從前越王獻給他的步光寶劍,直指青天,問:“二十二年前,寡人為報父仇,興兵伐越,寡人錯了么?”

眾人齊聲哭道:“沒有!”

“十八年前,寡人憐憫越王,興滅國,繼絕世,放其歸國,寡人錯了么?”

眾人齊聲哭道:“沒有!”

“十二年前,越國大饑,寡人心念越國百姓之苦,借其糧食一萬石,助其渡過難關,寡人錯了么?”

眾人齊聲哭道:“沒有!”

“十年前,寡人遠征千里,與晉國在黃池盟會,得到無上霸業,寡人錯了么?”

眾人齊聲哭道:“沒有!”

夫差放聲大哭:“那為什么,為什么寡人竟會落到如此地步,吳國竟會落到如此地步?……”

眾人無言,只是陪他哭。

這時突然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你不知道為什么,那么就讓我來告訴你吧!”

不知何時,山上已經布滿了越國士兵,黑壓壓的一片,與彌漫的大雪,交相輝映,而剛才說話的,就是越國的相國——范蠡。

“夫差,你共犯有五條大錯,每一條都可以讓你死一萬次!”范蠡說著,聲如寒雪。

夫差一劍直指范蠡,歇斯底里地喊:“寡人不信,你說,你說寡人到底有哪五大錯!”

范蠡的聲音依舊同這大雪一般冰冷:“不聽忠言,殺害忠臣伍子胥,這是你的第一大錯;聽信讒言,重用奸臣伯嚭,這是你的第二大錯;齊、晉無罪,數伐其國,這是你的第三大錯;吳越本屬一族,音同俗近,吳卻侵越,這是你的第四大錯;越人殺吳先王,不知報仇,而縱敵貽患,這是你的第五大錯。你犯了如此多的錯誤,得到這樣的下場還不應該嗎?”

寶劍落地,夫差踉蹌著倒退幾步,垂淚道:“寡人確實錯了,每一條都做錯了!寡人愧對先祖,愧對黎民,愧對天地,愧對山河……寡人唯有一死,謝罪天下!唯有一死,謝罪上蒼??!”

范蠡道:“這倒不必,我們大王說了,人的生命并不長,希望吳王你不要輕易去死。人活在世界上,不過是一個過客,能有多少時日?他說希望將你安排到甬東(今浙江舟山島)這個地方養老,并讓你挑選夫婦三百戶,隨同前去伺候你終生,如何?”

要他在一個小島上度過余生,這么說就是要把夫差當成拿破侖來辦了,看來句踐果然頗懂政治,明白留下夫差的小命可以收買吳國的人心。

面對句踐的假仁假義,夫差此時的表現還像個漢子,只見他凄然一笑,說:“不必了,如今吳國宗廟滅絕,土地和百姓都歸了你越國,我這個吳王還留在這世上有什么勁,徒惹天下人笑話罷了!你回去跟越王說,我老了,沒辦法伺候君王,唯有一死,以謝天下!”

屈辱的生,還是壯烈的死?夫差最終選擇了后者。其實歷史上大多數悲劇人物都選擇了后者。不自由,毋寧死!

說著夫差上前幾步,撿起步光寶劍,慘笑道:“你們知道嗎,寡人現在就是死得再壯烈,身后也一定要遺臭萬年了,哈哈哈……”

說著他拔出寶劍,準備自刎。

臨死之前,夫差也留下了一句千古名言。每個英雄臨死前都要留下一通名言的,夫差之前有成得臣和伍子胥,夫差之后有項羽和文天祥,夫差是不是英雄我不知道,至少在他選擇自刎的時候,頗有幾分英雄的樣子。

“吾生既慚,死亦愧矣。使死者有知,吾何面目以見員也;使其無知,吾負于生。死必連繴組以罩吾目,恐其不蔽,愿復重羅繡三幅,以為掩明,生不昭我,死勿見我形,吾何可哉?”意思是:假使死去的人有知,我還有什么面目見伍子胥于地下;假使死去的人無知,我也對不起活著的吳國百姓。我死以后,你們要用三層羅繡,遮住我的臉和眼睛。我活著時這雙眼睛看不清楚看不明白,死后更不要讓人看到我那愚蠢的臉龐。除此之外,我還能怎么樣呢?

說完,夫差大哭三聲,伏劍自殺,鮮血染紅羅繡,完成了他這一生中最壯烈的舉動。

掛在吳國城門上伍子胥的頭顱,緩緩閉上了眼睛。

楚、吳、越三個國家數十年的恩恩怨怨,隨著伍子胥和夫差的先后死去,總算是告了一個段落。吳國這個身在恩怨中心的短暫王朝,就如劃破春秋時代政治星空的一顆流星,憑著柏舉之戰和艾陵大戰的奪目異彩,剛寫完它歷史上最光輝的一頁,就隨著黃池之會和笠澤之戰的慘淡收場,迅速隕落,走向敗亡。而身背復仇與野望的伍子胥和夫差則如絢爛綻放的曇花,在入郢鞭尸和夫椒之戰中痛快淋漓地報仇雪恨之后,迅速地在其人生最高點悄然滑落、枯萎,最終壯烈地折枝、死亡。

其實世界上的大多數事物,都是有善始沒有善終的,花無百日紅,國無萬世君,人生苦短,轟轟烈烈過了,就足夠了,何必追求永恒呢?

我們講述的這段歷史就要接近尾聲了,總的來說,這是一段復仇的歷史,一切都以復仇開始,一切也以復仇結束。伍子胥、夫差、句踐,三個各具特色的“復仇男神”,最終是最能隱忍的句踐笑到最后。

只是當大仇得報后,他們真的快樂嗎?真的心滿意足了嗎?答案是否定的,因為他們同時為此也失去了生命中最寶貴的東西,伍子胥失去了好友和祖國,夫差失去了國家與民心,句踐失去了尊嚴與人性。而在這三個人中,伍子胥和夫差更加讓人欽佩,至少他們還是性情中人,雖然他們因為政治上的不成熟,慘遭滅頂,但最終也以死亡保住了他們的尊嚴與人格。而句踐這個所謂的成熟政治家,雖然達成了他夢寐以求的所謂大業,但他為此所付出的代價,那是無論多少大業,也無法找回來的。

叁 結局

隨著吳國的滅亡和夫差的自刎,本段復仇的歷史至此正式落下帷幕。在節目的最后,我們來介紹一下本劇各大主演的最后結局,包括活著的和已經死去的。

首先來說夫差,夫差死后,句踐以侯禮將其葬在秦余杭山,一人一捧濕土,遂成大冢,面向太湖,春暖花開。

接著來說伯嚭,句踐當然不會讓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活在世上,命人將其及一家老小全部殺死,也算是給伍子胥報了仇。

再下來說句踐,句踐既平吳,乃率大軍從好心人夫差留給他的兩條運河北渡江淮,與齊、晉、宋、魯等諸侯在徐州會盟,并向周天子進貢。周元王派人賞賜胙肉(祭祀專用肉)給句踐,并封其為“東方之伯”,正式承認其諸侯霸主地位。越國滅周王名義上的伯父夫差,周天子不但沒有責備,反而加封其位,真夠窩囊的,看來這個世界還是拳頭硬好使。

句踐嘗到了當霸主的滋味,隨后開始學夫差,經營中原之地,先是開始興建新都瑯琊(今山東膠南),將觸角伸到了黃河以北,隨后率水軍橫行于江淮之地,耀武揚威,宋、鄭、魯、衛、陳、蔡、邾等君主以及淮泗流域十二國,紛紛前來朝賀。

可是,越國這連番的軍事行動觸及了同為江南強國的楚國在江淮地區的根本利益。楚惠王深感威脅,遂出兵跟蹤越軍,欲與其瓜分吳地。句踐此時還沒有和楚國打硬仗的打算,遂將淮水上游五百里地盤割讓給楚國,又把吳國侵占宋國的土地歸還給宋國,把泗水以東方圓百里的土地給了魯國,算是用土地換取和平與諸侯對其霸主地位的認同。

這就奇怪了,句踐干嗎放著大好的地盤不要呢,難道他真的轉性了?對此清朝歷史學家顧棟高也提出了質疑,他說:“夫越既滅吳,與齊、晉諸侯會于徐州,天子致胙。方與北方諸侯爭衡,豈有反棄江、淮之地以資勃敵之楚耶?”

對呀,為什么呢?

其實這一點恰恰說明句踐在政治上確實比夫差老練多了。越國怎么說也就是個中小國家,在連續用兵吳國十年之后,其經濟軍事實力能否支撐它控制吳國所擁有的廣闊地盤,恐怕要打上一個問號。畢竟在連年累月的戰爭后,不管是越國高層,還是吳越兩地的百姓,都需要一個長時間的休養期,來恢復生產,恢復元氣。如果硬要像夫差那樣不顧自身實力,以超乎其可以承受的速度擴張,只會讓整個國家不堪重負,而在內憂外患下全面崩潰。

主人死了,老虎在狂笑,開始啃食主人的尸體,并將吃不完的一條大腿,留給了另外一只來搶食的獅子。

當然,句踐雖然不敢和齊晉楚等大國輕易爆發沖突,但對一些小國家他還是有實力控制的,畢竟他是春秋時代最后一位霸主,這個名分,來之不易。

公元前471年4月,邾隱公無道,越王句踐發兵將其俘虜,立其次子公子何為君。10月,秦厲共公不遵越王號令,句踐調動十萬諸侯盟軍,西渡大河進攻秦國。時值嚴寒霜雪,行軍異常艱辛。秦國畏懼越國,越國也不愿真打。兩軍尚未列陣,秦國便主動承認錯誤,賠罪求和,句踐乃還。越軍將士喜悅不已,集體創作了一首《河梁》詩:

渡河梁兮渡河梁,舉兵所伐攻秦王。

孟冬十月多雪霜,隆寒道路誠難當。

陣兵未濟秦師降,諸侯怖懼皆恐惶。

聲傳海內威遠邦,稱霸穆桓齊楚莊。

天下安寧壽考長,悲去歸兮何無梁。

——《吳越春秋·河梁詩》

這首充滿了喜悅與淡淡哀傷的小詩,道出了越國人民愛好和平的心聲,他們本以為大王在滅掉死敵吳國后從此就會和大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沒想到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個美夢而已。句踐雖然沒有如夫差那般野心夸張到駭人的地步,但他一如所有的統治者般,對戰爭和威名都有一種近乎狂熱的喜愛——所謂“天下安寧壽考長”,只不過是老百姓的美好愿望而已。

是年閏十月,魯哀公被三桓輕視,一怒之下逃往越國,得到越太子鹿郢的保護,鹿郢將其女嫁與魯哀公,并欲助哀公討回公道,三桓之首季氏重花財禮,得免。

公元前470年5月,衛國爆發奴隸起義,國內大夫趁機起兵討伐那個喜歡講江蘇話的衛出公,衛出公逃往宋國,又派人前往越國,請求越王幫助平定內亂。一年后,越國聯合魯、宋,護送衛出公回國。衛國大夫以重兵把守城門,衛出公不敢入城。越軍離開后,衛出公叔父自立為衛悼公。衛出公無法復位,最終死在越國,實現了當年衛大夫子之的預言。

公元前468年春,越王句踐派使者曳庸出訪魯國,劃定邾、魯疆界,儼然國際警察。魯國沒了子貢這個外交達人(子貢已為衛相),打又打不過人家,只好越國說什么是什么。隨后,句踐正式遷都山東瑯琊,并在此建造了一座方圓七里的高臺以觀東海。一抖起來就大興土木,句踐原來和夫差一個德行。據《吳越春秋》記載及后世史學家考證,越王遷都時一共帶了八千名死士,三百艘戈船(越人于水中負大舟,又有蛟龍之害,故置戈于船下,因以為名),三萬吳越移民,浩浩蕩蕩,何其壯觀!

瑯琊遠離越國本土,應該屬于陪都性質,目的是為了更好地控制北方諸侯,維護中原霸業,其大本營還是在會稽。

是年4月25日,三桓之首季康子死。哀公借吊喪之名返回魯國,是年8月,又圖謀借助越國力量掃除三桓,遭到三桓反擊,避居于邾國,然后又逃回越國,這年也是《左傳》記載的最后一年。

第二年,越王句踐又發兵進攻三桓,護送魯哀公回國。但是,魯哀公依然徒有虛名,不久后郁悶死去。

這個時候,越國的勢力范圍已南抵閩中,西接鄱陽,東盡大海,北鄰齊魯,土地之博,至有數千里;人徒之眾,至有數百萬人。句踐的霸業,達到其人生的最頂峰。

可惜,這個世界上并沒有萬歲之君。一個人活著的時候或許可以凌駕于萬人之上,但面對死亡,每個人都是平等的,上天并不會因為某人的地位而多增加他一秒的時間。公元前465年11月,越王句踐病逝。臨死之前,句踐對太子鹿郢說:“寡人在這個世上所建立的功業,不可謂不大,但你要記住,爭霸容易,保住霸業就很難了,稍有不慎,就會落得吳王夫差一樣的下場,小心,小心,小心,小心……”說完就離開了人世。

兩千多年后,越王句踐自作用劍和吳王夫差自作用矛先后在同一個地方(湖北江陵望山)出土,又在同一個博物館展廳相對陳列,供游人觀賞。

有意思的是,就如這兩把武器主人的命運一般,吳王夫差自作用矛銹跡斑斑,越王句踐自作用劍卻寒氣逼人,光亮如新。

更有意思的是,這兩個生前的死對頭恐怕做夢也想不到,他們隨身佩戴的武器,會在他們死后數千年,在相隔不到幾百米的地方出土,又在相隔不到數米的地方展列。如果器亦有靈,恐怕也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破框而出,代替他們的主人,再打上個三百回合吧!

寫到這里,我似乎覺得好像還有什么東西沒有交代,對了,本劇還有幾位重要人物的結局沒有介紹呢!不得了,幾位主演開始發脾氣抗議了,小生得趕快收拾心情,再堅持寫個幾千字,切切不能厚此薄彼。

范蠡,范蠡的結局如何呢?

他走了,揮一揮手,帶走無數片云彩。

因為他記得老師計然曾跟他說過的一句話:“越王為人,長頸鳥喙,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榮樂?!?/p>

對于老師的這句話,范蠡深信不疑,更何況他和句踐朝夕相處了二十幾年,句踐是什么樣的人,他最清楚。

再說,范蠡本是一個楚人,給越王干活屬于雇傭兵性質,對于越國的興衰,他并沒有歷史責任,也沒有特別深厚的感情。

這一點,范蠡和伍子胥不同。伍子胥是個性情中人,有仇必報,有恩必還,即使為此失去性命也在所不惜;而范蠡則是個冷靜的智者,他所作出的所有選擇只順從理智,從不感情用事。

換句話說,伍子胥是個熱血派,范蠡是個哲學家。

一個哲學家,一個冷靜的智者,往往對于自己的人生是很有規劃的。范蠡既然幫助句踐復仇稱霸,就已經完成了自己的政治抱負。剩下的時間,他打算轉換跑道,重新規劃自己的職業生涯,去經商,挑戰人生另外一個高峰。

這很好理解,就像現在大公司的高管,在一個地方待膩了,就換一個心情,換一個地方,重新開始。有真才實學的人,到哪都有飯吃。

像范蠡這種“花心”的人,是絕對不會在一棵大樹上吊死的,他需要在各種不同的領域獲得成功,尋求各種不同的刺激。

而且,一個人給人家“打工”打久了,都會想自己當老板,范蠡現在就想自己當當老板,這樣就不用每天打卡上班,提心吊膽,看老板的臉色行事了。

于是,范蠡找到句踐,要炒老板的魷魚,他說:“現在大王既已報仇雪恥、功成名就,就不再需要范蠡了。而且我身居相位,時日已久,緊繃的神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所以請大王接受我的辭職,給我永久的放假吧!”

句踐本來就對范蠡文種這些大功臣不放心,怕他們功高蓋主?,F在范蠡主動要求放棄權位,句踐當然求之不得,但是身為春秋最佳男演員,當然還是要好好展現一下演技,將表面功夫做足。

于是句踐故作哀傷,擠出幾滴眼淚,假意挽留說:“天下的諸侯都肯定你,越國的百姓都信任你,寡人的霸業也需要你?,F在你說要離開我,將要去遠方,寡人就再也沒什么可以依靠的了。范大夫,求求你,不要走,請你不要離開我……”

范蠡說:“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大王,你就讓我走吧!”

句踐接著演戲:“不行,你留下來,我把國家分一半給你,你非要走,我就殺你全家!”

范蠡說:“既然決定要走,就再也沒有什么牽掛,你要殺就殺吧!”

句踐見范蠡去意已決,遂不再演下去,說:“好吧,你走吧,寡人會想念你的?!?/p>

范蠡躬身道:“請大王自勉,范蠡就此告辭!”說完收拾包袱,帶上西施,乘一葉小舟,出三江,入五湖,只羨鴛鴦不羨仙,泛游天下去也。

范蠡終于走了,他的背影為世界留下一個傳奇,他的歌聲在煙波浩渺的太湖上飄蕩:

走吧,走吧,為自己的幸福找一個家……

以上是小說家的寫法,歷史并沒有那么浪漫。事實上,西施并沒有跟范蠡走,而是被越夫人搶先一步派人扔到大江里去了,還編了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說:“此亡國之物,留之何為?”這個理由很濫,估計越夫人是怕西施的美貌對自己的王后之位產生威脅,所以把醋壇子給弄翻了。(此記載見先秦典籍《墨子》)

另外,范蠡走的時候也不會只乘一葉小舟。他在越國當官那么多年,估計在吳國也搶了不少,一定積累了巨大的財富,沒有幾艘大船根本搞不定。我這樣說是有根據的,范蠡是個大生意人,沒有一點本錢怎么可能起家?你不要跟我說范蠡天縱英才,可以在短短幾年的時間內從一個窮光蛋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大資本家。

另外,史記上說范蠡曾三致千金,兩次散盡家財,從頭再來,此言不可信。估計范蠡是使用“欲先取之,欲先與之”的生意經,分些好處給顧客,做口碑來的。你要說他高尚到把所有錢財統統散光,我不信。

接著我們來說說范蠡到底是怎么發家的。據說他離開越國后,乘船來到齊國,改了個稀奇古怪的名字叫“鴟夷子皮”,據臺灣歷史小說家高陽的推測,范蠡取這個名字是因為鴟夷是用牛皮或馬皮做的酒囊,用得著時,虛能受物,腹大如鼓,用不著時,可掩而藏之。范蠡以此自況,正就是君子用行舍藏的意思。

這個理由說不通,范蠡這個人高調得很,即使到了齊國,也還不斷地在出風頭。他先是在海邊開了個養殖場,靠養魚貝珍珠大發其財,很快賺到了幾十萬錢。齊國人看他如此厲害,就請他來當官,主抓經濟。但是范蠡當官沒幾天,就覺得這個工作沒有挑戰性,遂辭官不做,跑到經濟開發區陶地(今山東定陶),又換了個名字叫“陶朱公”,先做牛羊買賣,后做高利貸生意,沒過多久,家資積累到上億,一躍成為比爾·蓋茨級的人物,最終與在晉國鹽池販鹽的猗頓以及衛國的官僚資本家子貢,并稱春秋三大富豪。

范蠡的又一次成功,得益于他最終找到了賺錢的最快法門——放高利貸。作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吃金融業螃蟹的商人,暴富,自然變得無比簡單。

接下來我們看看文種的結局。

文種這個人,又和范蠡不同。他沒有經濟頭腦,除了讀書當官,其他什么都不會,所以范蠡可以想走就走,他卻不能走,也舍不得走。

其實,范蠡在臨走之前,也曾經勸過文種,說:“人生命運有盛有衰,幸運至極必遭厄運。能夠懂得進退之道,而又不失正義的人,才是一個真正的賢人。所謂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句踐這個人,脖子長長,嘴巴尖尖,看人像鷹,走路像狼,可以共患難,不可同富貴,你也走吧,否則早晚性命不保?!?/p>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范蠡輕輕松松地就為我們創出一句經典哲言,果然是個哲學家來的。

對于范蠡的話,文種并沒有放在心上,他是那種典型的聰明一世糊涂一時的人,他根本不相信句踐會害他,反而認為范蠡很傻,到手的權位都不知道要。

嘿嘿,這樣更好,少了一個跟我爭權的人。

范蠡走后,句踐非但沒有殺范蠡的妻兒,反而加封了百里土地給范家,這個地方叫苦竹城(今紹興縣婁宮鎮),距離山陰城十八里。并下令:有誰敢侵擾我范弟弟的家人,嚴懲不貸!

不僅如此,句踐為了寄托自己對范蠡的思念,還叫工匠用黃金給范蠡鑄了一尊像,開會的時候放在自己寶座旁邊,就好像他沒有走,還在和大家討論政事一般。

文種見句踐如此念舊,如此重感情,心中十分感動,他覺得范蠡這個人真的是多慮了,我們大王是個大大的好人,他怎么可能加害我們這些立有大功的忠臣呢?

文種錯了,很傻很天真的不是范蠡,而恰恰是他自己。

既然已經大功告成了,句踐就不再需要一個居功自傲的所謂忠臣了,他需要的是一個老實聽話的手下,如果誰硬要跳到他的頭上,他就會毫不留情地殺掉他,就像夫差殺伍子胥那樣。

可是文種并不懂得藏拙,他不但沒有乖乖聽老大的話,反而越發得驕傲起來,甚至經常遲到早退,動不動就耍脾氣不上朝。

這樣的員工,老板怎么會喜歡,句踐于是動了殺機。

而朝中的小人們見句踐開始不待見文種了,也紛紛開始進讒言,說文種心懷怨望,想犯上作亂來著。

歷史要重演了,當君主想要使壞卻又苦于沒有好點子時,總有所謂的奸臣小人跳出來一展身手。只是費無忌伯嚭們好歹在史書上留下了名字,越國這幾個奸臣的名字卻被史書自動忽略了。

有人告狀,這事情就好辦了。句踐很快將文種找了來,說:“你的胸中懷有陰謀兵法,能夠消滅敵人,奪取國家。比如說你的滅吳九策,就為寡人攻破了吳國,端的是厲害得緊哪!”

文種見句踐提起了自己的功勞,還以為老大要封賞他,大喜,說:“嘿嘿,小意思啦,我胸中還有很多計謀沒來得及用,吳國就滅亡了,可惜……”

句踐笑道:“沒什么好可惜的,寡人有個主意,您不如到地下去,為越國的先王對付吳國的祖先,也免得浪費了您的高才,如何?”

啊……晴天霹靂!

范蠡說中了,沒想到句踐這小子真的要殺我……

這可真是樂極生悲了,只見文種痛苦地伏倒在地,繼而仰天長嘆:“哎呀,我后悔呀!要是早點聽范蠡的話,我就不會落得如此下場了?!?/p>

句踐不理他,扔下那把曾飽飲伍子胥之血的屬鏤劍,昂首而去。

“屬鏤劍?”文種撿起寶劍,突然大笑:“居然是那把殺死伍子胥的屬鏤劍?哈哈哈哈,我用反間計害死了伍子胥,如今這把兇器居然又加到了我的項上,莫非天意乎?哈哈哈哈……”

同伍子胥夫差一樣,臨死之前,文種也留下了一句遺言:“南陽之宰而為越王之擒!后百世之末,論者必以吾配伍子胥,而忠臣必以吾為喻矣?!?/p>

意思是:我這個楚國南陽的地方官,現在竟然被越王擒獲了!百世之后,后人們一定會拿我和伍子胥相提并論,忠臣們也一定會拿我來作比喻的。

真不要臉,自夸是忠臣,還拿自己和伍子胥比較,他比得過伍子胥么?

事實是,后人說文種不智的遠比說他忠誠的要多得多。

事實是,文種雖然也是個人才,卻必將籠罩在伍子胥和范蠡的光環之下,根本沒辦法如他所愿流芳百世。而他的那句遺言,也沒辦法成為千古名言,而默默無聞地流失在歷史長河之中。

文種伏劍自殺后,句踐大喜,將其埋葬在山陰城外的西山,又發樓船卒三千余人,為文種建造了一條呈鼎足狀深入山底的墓道,后人因此將這座山稱為種山。

傳說,文種葬后一年,伍子胥從海上駕潮而來,沖開文種的墳墓,把他帶走。這兩個生前的冤家,同死于一把寶劍,死后居然又攜手同游于海上。伍子胥在前,曰“潮”;文種在后,曰“汐”。兩人生殊途,死同歸,真可謂造化弄人。

最后,我們來講一下越國的結局。

句踐死后,他的子孫后代們憑借著老祖先留下的基業,仍然風光了好幾十年,直到公元前449年,句踐的孫子不壽(瞧這名字取的)被太子朱句殺害。從此,越國陷入了無休止的宮廷內亂之中,三代越君不得好死,越國衰弱了。

越國變得越來越衰弱,而它的國君們反而越來越窮兵黷武。公元前415年,越王朱句發兵攻滅滕國(今山東滕州)。第二年,又攻滅郯國(今山東郯城),郯國君主鴣被俘。公元前404年,越王翳(朱句之子)趁齊國執政者田和子地位尚不穩固,又發兵討伐齊國。當時,繒國(今山東棗莊)倚仗齊國的勢力,輕視越國。越王翳聞訊大怒,下令討伐繒國,一戰將其攻滅。隨后,田氏代齊,歷史進入戰國時代,日漸強大的齊國開始清除越國在山東的勢力。公元前379年,越王翳在齊國的軍事壓力下被迫將都城遷回姑蘇,至此,越國的中原霸業重歸為零。

但是,吳越好戰的基因并沒有因為地盤的縮小而稍減半分。公元前335年,句踐的六世孫無強(瞧這名字取的)又蠢蠢欲動開始與諸侯爭強,四處興兵,北伐齊,西伐楚,徹底惹惱了鼎鼎大名的楚威王。公元前334年,楚威王興師伐越,殺死越王小無強,盡取故吳地至錢塘江,越國從此分崩離析,各族子弟們變成一盤散沙,有的稱王,有的稱君,居住在錢塘江以東沿海,服服帖帖地向楚國朝貢。

楚吳越數百年的爭斗,結果還是楚國笑到了最后。

時間洗滌著百年血仇,默默地拉下春秋的帷幕,戰國時代開始了。

在線讀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股红在线 杨方配资开户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哪些类型 河南481遗漏号码查询 山东11选5玩法规则 广西十一选五和值基本走势图 加拿大快乐8开奖数据 上海普陀股票配资公司 秒速赛车是哪里开的 安徽股票配资公司 秒速赛车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