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春秋那些事兒 > 第九章 陰謀家句踐

第九章 陰謀家句踐

壹 送別

公元前494年5月的一天黎明,在越國會稽郊外,烏云蓋野,一線陽光照著江里停泊的吳國戰艦船只。遠處不時有殺聲、哭聲傳來?;鸸鉄t了半邊天——吳國的占領軍正在放火,把來不及掠去的稻子燒在田里。

錢塘江畔,越王句踐正在大禹廟里辭別列祖列宗。沉重的鐘聲、磬聲一陣陣響著。吳國甲士守在門前。他們是太宰伯嚭率領的吳軍,負責等句踐一完事,就押他們去吳國。

廟內莊嚴肅穆,沉重的氣氛壓得越國君臣喘不過氣來,廟外卻是熱鬧非常,成群結隊的吳國軍士正興高采烈地搬運著越國的寶器。

他們是勝利者,也是征服者,喜悅理所當然。

固陵碼頭上,泊著幾十艘大大小小的船只,滿載了從越國各地搜刮的金銀珠寶。另有幾艘大船上裝的是獻給吳王夫差和太宰伯嚭的三百名越國美女,美女們有的正在失神,有的正在垂淚,就要離開故鄉和親人了,她們心如刀絞。

這么多美女聚在一起,在吳國人眼中,那是賞心悅目,而在越國人眼里,卻是世界上最凄涼的一種美麗。

這時,禹廟內鐘聲逐漸停止。廟門大開,走出成隊的吳國武士,警備森嚴。而后,越國的君臣們也滿臉淚痕地走了出來。

句踐環視四周,但見江邊跪滿了前來送行的越國百姓,回望故國,四野蕭然,整個越國一片荒蕪——我的祖國啊,你究竟是犯了什么天大的過錯,要遭受如此深重的苦難……他忍不住長嘆一聲,唱道“吿天地神明可窺,吿宗廟精靈可推,念句踐包羞含愧,知甚日得回歸,知甚日得回歸?!?/p>

這時文種走上前來,舉杯帶頭向句踐祝酒,唱道:“大王德壽,無疆無極,乾坤受靈,神祇輔翼。我王厚之,祉佑在側。德銷百殃,利受其福。去彼吳庭,來歸越國。觴酒既升,請稱萬歲?!?/p>

句踐仰天嘆息,舉杯垂涕,百感交集,默無所言。

百姓和大臣們也陪著句踐一起哭起來。哀聲遍野,好不凄涼。

在吳國人面前哭哭啼啼的,成何體統。范蠡見氣氛不對,決定來點激昂的,不過他五音不全,唱歌難聽,于是決定開說。只見他轉向群臣,舉杯高聲道:“吾聞‘主憂臣辱,主辱臣死?!裰魃嫌腥畱n,臣吳之辱,以吾浙東之士,豈無一二豪杰,與主上分憂者乎?”

大家聽到這兒,趕忙收住哭聲,齊聲道:“誰非臣子?惟王所命!”聲震四野,驚走滿天烏云。大風吹動江水,卷起一片春潮,遠處的山邊兒晚霞綻放,景色好生壯麗。

句踐突然笑了起來,笑得無比燦爛。

他感覺自己死灰般的心重新復活了,而且充滿了力量,這世上再也沒有任何事情能讓他再害怕,即使前方有無盡的苦難甚至死亡在等待著他。

“你們,你們都是越國的好臣子,好百姓!只要有你們,越國就有希望,寡人也就可以放心地去吳國了!時間不早,你們統統都回去吧,寡人也該上船了?!本溘`說完,轉身又緊緊握住范蠡和文種的手,說:“范大夫、文大夫,寡人的社稷就托付給你們二位了?!?/p>

范蠡道:“大王,讓我跟你一起去吳國吧!此去兇險萬分,您身邊需要一個幫你出主意的人?!?/p>

句踐感動地說:“不行,寡人怎么能讓你跟我一起去受苦呢?你還是留在越國替我看守國家吧!”

范蠡道:“看守國家的事,文大夫一人足矣。在國境以內,治理百姓的事,我比不上文種。在國境以外,對付敵國,需要當機立斷的事,文種比不上我?!?/p>

“范大夫,寡人悔恨當初沒有聽你的忠諫。你曾勸寡人堅守不攻,待機迎擊,寡人不聽,才有今天這樣的慘??!寡人如此對你,沒想到你還一片忠心……”

吳國的士兵不耐煩了:“你們演戲演完了沒呀,快上船吧,這天都要黑了!”

句踐心中暗罵:寡人演得正起勁呢,你們打什么岔!可惡,人家的感情才剛醞釀出來!口中卻道:“來啦!來啦!急什么,你們還怕我跑了不成!……文大夫,越國的事情就全倚仗你了,分別在即,你還有什么話要交代寡人嗎?”

文種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范蠡辦事,我放心,有他陪著大王,老臣沒啥好交代的,只是有一句話,大王您一定要切記,切記呀!”

“哪句話如此重要,快快道來!”

“一個字,忍!”

句踐重重地點了點頭,轉身和夫人及范蠡等向船上走去,江中般只的帆檣逐次升起,在越國臣民的哭泣聲中離岸而去。

江岸漸行漸遠,招手的人群也慢慢地看不見了,句踐等人默默地站在船頭,故國不堪回首。

一旁的越夫人無力地靠在船舷上,嗚嗚地哭了起來。

這時夜色漸漸深了,波浪拍打著船舷,江面上靜悄悄的,只有幾只無聊的水鳥,輕輕地掠過水面,啄起江中的魚蝦,又歡快地振翅而去。越夫人觸景生情,哭著唱起“越劇”來:

仰飛鳥兮烏鳶,凌玄虛號翩翩。

集洲渚兮優恣,啄蝦矯翮兮云間,任厥兮往還。

妾無罪兮負地,有何辜兮譴天?獨兮西往,孰知返兮何年?

心惙惙兮若割,淚泫泫兮雙懸。

又唱:

彼飛鳥兮鳶烏,已回翔兮翕蘇。

心在專兮素蝦,何居食兮江湖?

徊復翔兮游,去復返兮于乎!

始事君兮去家,終我命兮君都。

終來遇兮何幸,離我國兮去吳。

妻衣褐兮為婢,夫去冕兮為奴。

歲遙遙兮難極,冤悲痛兮心惻。

腸千結兮服膺,于乎哀兮忘食。

愿我身兮如鳥,身翱翔兮矯翼。

去我國兮心搖,情憤惋兮誰識?

一曲即終,四野悄然,隨行的越人們都被越夫人這首情感濃烈直入人心的歌曲感動得一塌糊涂,一邊抹眼淚一邊紛紛舉起了“10分”的牌子??墒蔷溘`卻搖了搖頭,負手笑道:“孤何憂?吾之六翮備矣?!币馑际钦f:哭個屁呀,寡人的羽毛已經長硬了,遲早會有展翅高飛的一天!有啥好傷心的,來,大家跟我一起笑——123,田七!

貳 那些囚徒的日子

句踐等人不日來到吳國,馬上被人帶去姑蘇臺見夫差。

夫差滿臉傲慢地坐在高臺之上,搖頭晃腦地聽著吳國小調兒,正眼都不看臺下的句踐一下。

沒有大王的吩咐,歌女們不敢停唱:“蘇臺高峻,房廊隱隱,青蛾紅粉,打團成陣。千門花月笑相迎,香風滿路笙歌引……”

句踐強忍屈辱,拜伏在地,向夫差請罪:“東海賤臣句踐,上愧皇天,下負后土,不自量力,辱王之士。大王仁慈,寬臣萬死之誅,示以再生之路,使臣執箕帚以侍大王,誠蒙厚恩,不勝仰感俯愧。臣句踐叩頭頓首?!?/p>

夫差揮去歌女,上下打量了一下句踐,問:“你就是句踐?”

“正是賤臣?!?/p>

“長得夠丑的!寡人越看你越像一只鳥!”

“是是是。賤臣確實長得不好看?!?/p>

“哼,當日你害死我父王,可曾想到過今天!”

“是是是。臣罪該萬死,愿大王憐之!”

聽到這兒,一旁的伍子胥又開始發飆了,只見他目如流星、聲若雷霆,怒道:“臣聞飛鳥在青云之上,尚欲挽弓而射之,況閑游于池沼,近集于殿庭乎?之前句踐躲在會稽山上,咱們治不了他。今幸入我廚灶之中,一個宰夫就能把他煮了。如此送上門的美餐,大王千萬不可輕易放過!”

夫差說:“我聽說誅殺投降的人,將會禍及三代。寡人不是個玻璃,并非因為喜歡句踐而不殺他,寡人是害怕上天追究罪過呀!”

伯嚭在旁幫腔道:“大王圣明!伍相國啊,你不要這么生氣嘛,生氣就犯了嗔戒了!句踐不過是死魚一條,能掀得起什么風浪,你何必要把他說得天那樣高呢?”

伍子胥直氣得面如土色,白發沖冠,轉身朝伯嚭大聲喝道:“你這個小人,這里還輪不到你插嘴的份兒!先主臨終的時候,囑托老臣,要將吳國放在永遠不敗之地。刃懸頭上,要知道危險;路走迷了,要知道回頭!奸佞的妄語不可信,誤國的計謀不可聽。話已說盡頭,老臣向大王告退?!闭f完頭也不回地拂袖而去。

夫差咬牙道:“神經??!發什么瘋!”

伯嚭奸笑一聲,道:“也難怪伍相國當著大王都發這樣大的脾氣。他常對人說,大王從前能夠立為太子,完全是他伍子胥一個人的功勞?!?/p>

“是伍子胥立我做太子的!誰都知道,要你在此地啰唆什么!”夫差只覺得心里有團烈火快要將自己燒炸了,伍子胥,是你立我做太子,難道你的話我就不能更改嗎?你是天神嗎?為什么你要時時刻刻像一片烏云似的罩在我的頭上?成天把先主掛在嘴邊,別忘了,現在寡人才是你真正的主子,專橫而昏聵的老東西??!總有一天我要讓你知道,寡人才是吳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王,全天下都將要像這個句踐一樣臣服在寡人的腳下,包括你在內!

句踐跪在一旁偷偷地看著好戲,心里頭樂得開花兒了一般,表面上卻不動聲色,靜待吳王發落。

夫差的心情稍稍平靜了些,揮手道:“句踐,既來之則安之,這樣吧,寡人讓王孫雒在這姑蘇山下朝著先王墓的方向給你修一個石室,你在那里幫寡人養馬駕車,對著先王的英靈靜思己過吧!”

“是!”句踐叩首再拜,小心翼翼地膝行而退。

歌女們魚貫而出,又開始咿咿呀呀地唱起吳國小調來:“錦筵香霧氤氳,氤氳。華堂歌舞繽紛,繽紛。珠翠擁,暮云屯,燈火亂,曉星昏。洞房深處醉橫陳。洞房深處醉橫陳……”

句踐于是在姑蘇山下的石室中住下來,給吳王夫差當了一名馬夫,不過他這個馬夫可沒有孫悟空的“弼馬溫”來的滋潤,不但手底下一個小弟沒有,上頭還有個看守成日里對他們夫婦又打又罵。

唉,從前的越國之王,如今卻成了吳國的一個最下等的奴隸。

好衣服是沒得穿了,只能赤裸上身圍個圍裙,算是遮羞;帽子也沒得戴了,只能扎個粗布頭巾充數,免得披頭散發嚇到小朋友。君臣三人成日里蓬頭垢面,叫花子一般,要不是伯嚭看在錢的面子上偶爾給他們送點米鹽,句踐夫婦和范蠡就算不餓死,也得折騰掉半條命去。

如果是身體上的苦楚倒也罷了,而讓句踐更加難以忍受的是心靈上的屈辱。

尊嚴,這個他往常最容易得到的東西,現在卻變成了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夢。

此時此刻,他不需要王的尊嚴,他只求得到一個人的尊嚴。

但是對不起,沒有。

那些日子,吳王每次駕車出游的時候,句踐都必須牽著馬走在前面為他開路,任由旁邊吳國的老百姓指指點點:“這就是被咱們大王揍趴下的那個越王句踐了,瞧瞧,一副衰樣,生得就是當奴才的料!”

“是啊是啊,長得跟個鳥一樣,他以為他是鸚鵡??!”

“我還聽說句踐為了活命,把老婆都送給大王睡了,嘻嘻……”

“真的嗎?他怎么那么賤哪!”

“句踐句踐,如果他不夠賤,又怎么會叫夠賤(句踐)呢?”

“哈哈哈哈……”

兀的不痛煞人也么哥!兀的不恨煞人也么哥!

可是句踐不回嘴,也不惱怒,只是低頭自顧自地牽著馬:沒啥大不了的,就當自己是在遛狗好了!

苦啊,這日子簡直就不是人過的??墒蔷溘`似乎是個天生的“忍者”,如此難以忍受的痛苦和屈辱他竟然挨了下來。句踐夫婦,男的每天剁切草料喂養馬匹,女的則每天擔水、除糞、灑掃——任勞任怨,三年下來,臉上居然沒有一刻露出過惱怒怨恨的表情——凡成大事者,皆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從古到今,莫不如是。

當然,句踐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會有脆弱的一面,雖然他在人前總是裝出堅強認命的樣子,不讓監視他的無數雙眼睛發現自己的真實心思,可是無數個夜晚,午夜夢回,句踐曾一個人面對冰冷的石墻,默默發狠:夫差,此仇不報非君子!我句踐在吳國所受的這些屈辱,總有一天會讓你加倍償還,你等著!

句踐夫婦在吳國受盡了苦楚。難能可貴的是,在這種艱難的情狀下,隨侍同來的范蠡對他的主子不離不棄,居然也沒有變節。有一次,吳王夫差在宮中召見句踐君臣,句踐跪在前面,范蠡隨后站著。

夫差對范蠡說:“寡人聽說‘好女不嫁窮郎,賢士不仕亡國’。今句踐無道,國之將亡,你和你的主子都淪為奴仆,關在一個小小的石室里,難道你就不覺得恥辱嗎?不如這樣吧,只要你肯改過自新,放棄你的舊主子,以后跟著我混,寡人包你吃香的喝辣的,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樂無邊!”

句踐聽到這兒,忍不住涕淚交加,伏地痛哭:好你個夫差,不但侵略我的國家、搶掠我的子民、折磨我的身心、禁錮我的自由,現在還打起寡人愛臣的主意來了,你好狠!

夫差得意地笑了。

嘿嘿,這世上是沒有人能抵抗金錢與權力的誘惑的,伍子胥不是說你句踐能忍辱負重嗎?我現在倒要看看,當你最心愛的臣子投入到寡人的懷抱里后,你是否還能保住你那點可憐的自尊與殘念。句踐,寡人就是要讓你失去所有的一切,讓你生不如死,這將比一刀殺了你要有趣得多。

可是范蠡卻偏偏不吃夫差這一套,說:“臣也聽說‘亡國之臣,不敢語政;敗軍之將,不敢言勇?!荚谠讲恢也恍?,不能輔越王為善,致得罪于大王。幸大王洪恩浩蕩,使我君臣得以保住性命,心中已經很感激了,哪里還敢奢望什么富貴?!?/p>

“你可要想清楚了,曾經有一份富貴擺在你的面前,你沒有珍惜,以后可不要追悔莫及!”

“臣想得很清楚?!?/p>

范蠡確實想得很清楚,夫差并不是真的欣賞自己,他不過是想利用自己來打擊句踐罷了,一旦目的達到,他就會像對待一只破鞋一樣將自己丟在一旁——范蠡多精明的人,這種明得利暗吃虧的事情,他絕對不會干!

“那你就回你的破石室去吧!敬酒不吃吃罰酒的東西!”夫差惱怒地站起身來,拂袖而去。

句踐感動地握住范蠡的手,又露出了他那標志性的深情眼神:“范大夫對寡人之情何其厚矣,寡人保證,復國之日,越國當與君共享之,如果非要在這個保證上加一個期限的話,我希望是,一萬年!”

范蠡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叁 放,還是不放?

這樣又過了幾個月。一日,夫差閑極無聊,帶著寵臣伯嚭一大早去姑蘇臺游玩,正是江南初春,煙籠春水,草木欣榮。二人登臺遠眺,遙遙望見碧波萬頃的太湖,在纖云四卷、銀河漸隱的時光中,悄然蘇醒。另外一邊,姑蘇城內的早市剛剛開張,熙熙攘攘,人群涌動,一派繁華昌盛的景象。

夫差志得意滿,興致勃發,忍不住高聲吟道:“長刀大弓,坐擁江東,車如流水馬如龍,看江山在望中……”

伯嚭忙大拍馬屁地迎合道:“正是正是,大王虎踞三吳,鷹揚一世,天子之下第一,諸侯之上無雙……”

夫差對伯嚭的馬屁很是受用,正在陶醉,眼波一轉,突然看到一個和周圍景色極不協調的一幕,眉頭不由一皺。

只見姑蘇臺下,一個破爛的馬廄邊,句踐君臣三人衣衫破爛、蓬頭垢面、滿臉憔悴地坐在一堆馬糞邊,手里捧著幾個窩窩頭,菜里沒有一滴油。

夫差搖頭嘆道:“瞧他們那副窮酸的樣子!看來那越王不過是一個窮鄉僻壤的蠻主,沒有什么雄心大志;范蠡不過是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傻小子,連寡人給他富貴都不敢要;這樣兩個沒用的家伙,又能對我大吳造成什么威脅呢?”

伯嚭見機會到了,趕緊煽動夫差說:“沒錯沒錯。您看看他們,好可憐的一對君臣哪!大王您一向是圣人心腸,不如就此放了他們,句踐有感于大王的厚恩,一定會重重地報答于您?!?/p>

夫差點頭道:“太宰言之有理,那就選個好日子放句踐回去吧!”

看來,夫差這個人還真不是個當國君的料,做起事來一點譜都沒有,完全憑個人感情行事,先前恨句踐入骨,對他百般凌辱,后來發現對方很可憐,心腸一軟又起了婦人之仁——喜怒形之于色,膽小而無城府;氣量狹如雞腸,敏感而又善變——這樣的性格,倒似一個家庭婦女般。夫差心心念念想當霸主,但霸主,可不是這么當地。

伯嚭馬上派人把好消息偷偷地告訴了句踐,句踐欣喜若狂,連忙找來范蠡分享自己的喜悅:“范大夫,寡人的心情好復雜啊,就像有頭小鹿兒在胸脯里亂撞一般,既是高興,又是擔憂,高興的是寡人這次或許就可以脫離苦海了,擔憂的是怕吳王臨時改變主意,讓我空歡喜一場?!?/p>

范蠡笑道:“大王不要著急,且讓為臣算上一卦,看看此事是吉是兇?!?/p>

別忘了,范蠡可是當世活神仙計然的得意弟子,算命卜卦是他的拿手好戲。

范蠡于是屈指一算,心中已然轉過無數個公式,面色陡變,道:“不好,今天是戊寅囚日,卯時得信,正應了《天網課》中‘天網四張,萬物盡傷’的卦象。大王您還是別高興得太早了,免得樂極生悲?!?/p>

句踐頹然坐倒在地,面如土色,仰天無語。

當然,范蠡算命的那一套東西違背了唯物主義的科學精神,完全就是迷信,其實歷史上號稱活神仙的這些家伙之所以能料事如神,并不是因為他們真的就能借幾塊破龜甲而破解命運的謎團,他們真正的本事不是算天,而是算人。

其實,真正的相士,都是洞察人性的高手,因為只要把握住了一個人的人性,就能把握住一個人行事的方法。夫差是一個沒有主心骨的人,而伍子胥則是一個“一條道走到黑”的人,這兩個人的性格,注定了句踐想離開吳國,必然是好事多磨。

一句話:不使點絕招,想走,沒那么容易!

果然,伍子胥一聽說夫差有赦免句踐的想法,連忙沖進宮里提反對意見:“從前,夏桀囚禁了商湯而不誅,商紂囚禁了文王而不殺,最后反為對方所滅。大王啊,您如若真的放了句踐,只會重蹈桀紂的覆轍?!?/p>

夫差果然猶豫了,伍子胥說得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呀,雖說放了句踐似乎也沒啥大不了,但小心一點總是沒錯的。

伯嚭一見自己的好事就要落空,連忙跟伍子胥戧聲道:“大王,伍子胥居然把你比成桀紂!他安的什么心!”

伍子胥氣壞了,你這個小人,地地道道的小人,我頂你個肺!

伯嚭又道:“別聽伍子胥胡說,大王您怎么能是桀紂呢?從前,齊桓公將燕莊公送他的五十里土地還給燕國,從而獲得了仁義的美名;宋襄公泓水一役,等楚軍渡河完畢列好陣勢才進攻,也因此被后人稱道。齊桓公功成名就,宋襄公雖敗而仁德長存?,F在大王如果能赦免句踐,那么您的功德必將高于五霸之上!”

夫差再次猶豫,伯嚭說得也很有道理呀,雖說小心一點沒錯,但“仁義”的美名也很有誘惑力耶,寡人可比齊桓宋襄強多了,“仁義”當然也不能輸給他們倆。

伍子胥怒道:“胡說胡說,仁義,仁義又不能當飯吃!槍桿子里出政權,沒有槍桿子,光仁義有個屁用!”

兩人爭論不休,夫差抱著頭糾結起來——

寡人究竟該聽誰的呀,苦惱死我了!

肆 史上最惡心的絕招

也不知是在放與不放句踐的問題上過多地耗費了他那點可憐的智商,還是因為暮樂朝歡酒色過度掏空了他那個羸弱的小身板兒,夫差病了,病得很重,趴在床上三個月,不見好轉。而關于如何發落句踐的問題,也自然被無限期地拖了下去,形勢變得越發微妙起來。

句踐的心情也很微妙。他先想:好哇夫差,你也有今天,叫你小子欺負我,這就是報應!轉念他又想,吳王臥病在床,也不知道啥時候才能好,他要是歹命癱瘓個十年廿載,難道我也要在吳國陪他一直受苦下去不成?還有,萬一他短命病死了,換個聰明點的國君,聽伍子胥的話殺了我永除后患,那我句踐可就真的沒戲唱啦!

于是句踐立刻召來自己現在最信任也只能最信任的范蠡,商量對策。

“范大夫啊,你不是會算命嗎?你幫我算算,吳王的病會不會好!這對寡人很重要?!?/p>

范蠡裝神弄鬼地搗鼓一番,說:“算好啦,吳王死不了,而且在4月26日那天就會痊愈?!?/p>

“不會吧?連日子都給算出來了,范大夫真是個活神仙哪!佩服佩服!”

“嘿嘿,小意思小意思?!狈扼坏靡獾匦ζ饋?。其實他哪里真的能預測未來,只不過他的老師計然天文地理理工農醫無所不通,自然也將其高超醫術傳給了范蠡。中醫所謂“望聞問切”,范蠡一看夫差的面色,立刻就將其病情猜到了七八分。

句踐自言自語道:“夫差既然不會死,那我回國的事就有希望了,只是不知這家伙到時候會不會認賬,三年了,寡人在吳國已經待了三年了,再待下去,寡人真的要發瘋了!”

范蠡的腦袋中突然閃過了一個瘋狂的想法,他自己都差點被這個想法給嚇壞了——該不該跟句踐說呢?有點說不出口??!

句踐察言觀色,發現范蠡欲言又止,忙問:“范大夫莫非有什么好對策?”

“大王,臣以為,以為……這倒是個機會?!?/p>

“什么時候了,你還支支吾吾的,有啥話你就快說吧!”

范蠡一咬牙,道:“我這兒有個絕招,就是惡心了點兒,怕大王接受不了?!?/p>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寡人還怕什么惡心!只要能回國,讓我吃屎都行。你有啥辦法,行或不行,都先說出來聽聽吧!”

“大王您說對了,臣的絕招就是要你吃屎??!”

“???……不是吧!”

“正是如此。如今吳王久病不愈,大王您正可趁此機會前去探問吳王病情,然后要求拿他的糞便來嘗一下,同時看看它的顏色,然后跪倒在地表示祝賀,說他不會死,而且26日那天就會痊愈。如此一來,吳王一定會被您的行為所打動,等他那天病真的好了,咱們回國的事兒,嘿嘿,也就八九不離十了!”

句踐傻了,你居然真的要寡人去吃屎!

“范大夫你這招果然夠絕!只是我句踐好歹也是一國之君,怎么能去吃旁人的屎呢?再說夫差那個人面目可憎,他的屎一定很臭!”

范蠡回答:“夫欲成大事者,不矜細行。吳王行事像個娘們兒,而無半點丈夫之決,一下子說要放了大王您,一下子又說不放,咱們不使點絕招,怎能博取他的同情,又怎能順利回國呢?”

句踐沒有說話,抱著頭,內心掙扎了半天,終于決意道:“好,就按范大夫你說的辦!媽的,老子這次拼了!……”

第二天,按照原計劃,伯嚭帶著句踐去給夫差探病。夫差病怏怏地看了看跪在床邊的句踐,有氣無力地說:“句踐兄弟,是你么?寡人如此對你,你卻還肯來探問我的病情,你的良心真是大大的好哇!”

句踐心道:我的良心何止是大大的好,那簡直就是“相當”的好,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伯嚭在一旁道:“是啊,句踐聽說大王您龍體失調,內心十分憂慮,所以特意乞求微臣帶他來看看您?!?/p>

句踐叩首道:“大王,微臣也讀過幾年醫書,只要讓我看一看病人糞便的顏色,就能略知他病情的好壞?!?/p>

夫差喜道:“哦?你竟有這等本事?恰好寡人剛剛出恭完,你幫我看看,寡人還有沒有救!”

“謹遵王命?!?/p>

“那就辛苦你了?!?/p>

伯嚭忙派人將夫差的馬桶端出戶外,句踐再拜,跟出房來,揭開桶蓋,裝模作樣地觀察了起來。

伯嚭捏著鼻子,尖聲尖氣地說:“看好了沒,不要讓大王等太久喲?!?/p>

句踐擺手道:“再等會兒……”說著將手伸進馬桶,撈出一塊黑不溜秋的勞什子,放在眼前端詳了一下,突然閉上眼睛伸出舌頭往上一舔……

眾人直看得目瞪口呆,幾個宮女甚至轉過頭去,惡心欲吐。

伯嚭強忍住胸中的翻江倒海,掩鼻道:“味道如何?”

句踐咂摸了兩下嘴巴,說:“苦中帶酸,有點餿味,雖然不咋地,倒也沒有我想象得那么難吃,你們要不要也嘗嘗……”

“哇……”終于有人忍受不住,蹲在地上狂吐起來,很快被人拉走。

本來,句踐是很有希望和伍子胥爭奪春秋最受歡迎復仇人物獎的,可惜,他這一番惡心至極的表現讓他的英雄形象在大眾面前轟然崩塌,這是他日后無論怎么忍辱負重勵精圖治建功立業,都無法遮掩的人生污點。

夫差在房內聽到外面一片喧嘩,正在奇怪,伯嚭和句踐等人已走了進來,句踐面有喜色,而其他人的臉色卻有點古怪。

夫差問:“如何?”

句踐再叩首,滿臉歡喜地說:“恭喜大王,賀喜大王,大王您的貴恙在4月26日那天就會痊愈,到時大王您將精壯如初,又是一部活龍了!”

“你何以如此肯定?”

“下臣在越國的時候曾專門跟聞嘗糞便的內行學過手藝,得知糞便當與谷物味道一致。但凡糞便的味道與季節氣味相逆的,病人將會死去;而與季節氣味一致的,病人將會康復。剛才我私下嘗了一下大王您的糞便……”

“什么???”夫差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伯嚭等人在后不住點頭。

句踐裝作沒看見,接著說:“是,微臣剛才確實嘗了一下大王您的糞便,發現您的貴便味苦且酸,正應當下春夏發生之氣,所以可以肯定大王您一定會沒事兒。不過大王,您一定要記得按時吃藥、按時出恭??!”

夫差大悅道:“好一個仁義的句踐,寡人徹底被你感動啦!你們倒是說說看,但凡天下間做臣子的,有沒有人肯為了國君的健康而嘗他的糞便?”

眾人無語。有人心中暗想,這哪里是仁義呀,簡直就是惡心、變態嘛!句踐,算你狠,I服了YOU!

夫差轉身問伯嚭:“你能做到嗎?”

伯嚭搖頭說:“臣雖然敬愛大王到骨頭里,但這樣的事,臣自問做不到?!?/p>

夫差嘆道:“不止你,就算是寡人的親兒子,也未必肯為寡人做這種事呀!”

句踐叩首道:“大王對微臣有再造之恩,簡直就是比我親爹還親,此等小事,何足掛齒?!?/p>

夫差動了真感情了,忍不住垂淚道:“啥也別說了,眼淚嘩嘩地……小踐踐,寡人從前誤會你不是個好人,對你一點兒都不好??墒峭ㄟ^這件事,讓寡人重新認識了你,你是一個可以相交的正人君子,從今以后,你就是寡人的好朋友、好兄弟,以前所有的不愉快,大家都把它忘了,好嗎?”

句踐緊緊握住夫差的雙手,又露出了他那標志性的深情眼神:“不,大王,以前的事,都是我不對,我不該聽信越國那些小人的讒言而傷害大王。您這么對我完全沒有錯,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從今以后,我一定要告誡越國的臣民們:吳王是咱們的好君主、好老大;吳國的事兒,就是越國的事,越國一定要臣服大王,聽憑您的差遣,為您的霸業盡效犬馬之勞?!?/p>

夫差突然伸出雙臂,抱住句踐,動容道:“好,太好了,從今天開始,你不要再去養馬了,就在寡人的賓館里住下來,等寡人病好了,就送你回越國。從今以后,咱們兩人,就是兄弟;咱們吳越兩國,就是兄弟之邦;兄弟同心,永結萬世之好!”

兩個大男人,居然就這樣當著大家伙兒的面親熱地說起肉麻話來,誰能想到,就在幾個月前,吳王夫差還在挖空心思地想著新招如何折磨句踐呢?

句踐的這場戲,演得真是好極了。春秋最佳男演員獎,非他莫屬。當然,句踐也為演好這場重頭戲,付出了相當的代價。在他今后的歲月里,口臭病幾乎伴隨了他一輩子,無論他怎么刷牙吃口香糖,都一點兒用沒有。而他的這張臭嘴巴,也時時刻刻地在提醒著他——成功需要忍辱,復仇需要忍臭。想要復仇,就要付出代價。

伍 惜別

公元前490年4月26日,吳王夫差的病果然如句踐預期般的痊愈了,于是,夫差在這一天處理完政事后,按照原先的承諾在文臺(吳宮臺名)為屎殼郎句踐先生擺下酒宴餞行,并傳下命令:“今天要為越王安排北面的座位,群臣一律須以客禮事之?!?/p>

這個命令意義極其重大。從這一刻開始,句踐正式脫離了卑賤奴仆的身份,而得以重新恢復越王的地位。

眼見著句踐今非昔比,成了吳王跟前的大紅人,群臣們馬上轉變態度,對他客氣起來。他們爭先恐后地跟句踐套近乎,似乎全忘了就在幾個月前,他們還將句踐當成一堆臭狗屎。

伍子胥看到這一幕,心里那個不痛快啊——要我將句踐這個陰險小人當成貴賓對待,對不起,辦不到!他越想越氣,忍不住站起身來一拍桌子,拂袖而去!

果然是個又臭又硬的石頭腦袋。伍子胥越老越固執,凡是他認準了事情,保準“一條道走到黑”。他永遠不懂得做人情搞關系,永遠不懂得妥協將就,還永遠一副怒氣沖沖好像別人欠了他多少錢的樣子,從來不管時間地點。

酒宴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起來,群臣面面相覷,端起來的酒愣在半空中,不知該放下,還是該喝下去。

夫差鐵青著臉,一言不發,心中早將伍子胥那個不識相的老家伙罵了數百回。

伯嚭見氣氛不對,忙笑道:“奇怪啊,如此美好歡樂的氣氛,怎么有人會離席逃走呢?伍相國外徒剛狠,內欠厚道,我猜他大概是看到大家都這么仁義,心中慚愧,所以不好意思繼續待下去吧!”

夫差也哈哈一笑,道:“嗯,太宰之言有理。別管伍子胥那個敗興之人了,來,咱們接著喝酒!”

眾人紛紛賠笑,句踐和范蠡也見機站起身來,給夫差敬酒,祝詞是在臨席前早就挖空心思擬好的:皇在上令,昭下四時,并心察慈,仁者大王。躬親鴻恩,立義行仁。九德四塞,威服群臣。于乎休哉,傳德無極。上感太陽,降瑞翼翼。大王延壽萬歲,長保吳國。四海咸承,諸侯賓服。觴酒既升,永受萬福!

果然會拍馬屁,句句都拍到點子上,夫差不由大為開心,是日盡醉方休,命王孫雒送句踐回賓館,說:“三日之內,寡人當親自送你回國!”

凍僵的蛇終于躺進了農夫的懷抱,臉上露出一個詭譎的笑容。

第二天,伍子胥一大早就急匆匆地闖進宮來,叫起宿醉未醒的吳王夫差,說:“昨天大王以客禮待仇人,這是不對的!句踐這個人陰險得很,表面上對您溫順恭敬,甜言蜜語,內里卻是一肚子壞水,是個虎狼來的。豺狼的話怎可相信,猛虎的情怎可當真?,F在大王你放著我這個忠臣的話不聽,而去聽那些小人的諂諛之語,非要執著于婦人之仁,而放過那瀝血之仇。這好比把毛發放在炭火之上,而僥幸于其不焦;把雞蛋放在千鈞之下,而希望其不碎。這是極其危險的做法,要不得要不得啊……”

夫差冷笑道:“寡人病了三個多月,也沒見你來探問過我一次,就連水果都沒有送來半個,可是人家句踐為了寡人的病情,連我的屎都肯吃,這一點你做得到嗎?你還好意思說人家句踐是小人,我看你才真正是個不忠不仁自私自利的小人!”

蒼天啊,你夫差夜夜笙歌,不理國事,一切都是我伍子胥在幫你打理,我想去看你,我也要有空??!你現在居然不辨忠奸說我是小人,你要摸摸你的良心!罷罷罷,我本將心托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我也不解釋了,可是為了吳國,我絕對不能把句踐放回越國,這是最后的機會了,我一定要把你的彎繞過來!

于是伍子胥說:“為什么大王您老是聽不進老臣的話呢?狐貍縮起它的身子,是為了放松獵物的警惕;老虎擺出低伏的姿勢,是為了發動進攻做準備;野雞,兩眼發花,才會被罩入羅網;游魚,貪圖誘餌,而死于釣鉤。越王就是那老虎、那狐貍,而把大王當成了那野雞、那游魚。他從下飲嘗大王您的尿糞,實際上是為了向上吃大王您的心肝。大王您一旦放虎歸山,到時社稷丘墟,宗廟荊棘,咱們再后悔可就晚了!”

看來伍子胥平常應該很喜歡打獵,什么都拿動物來打比方。

可惜夫差不吃他那一套。

“伍子胥,老是這套陳言濫調,你煩不煩哪!寡人之意已決,你不要再說了,退下!”

話說到這個份上,伍子胥明白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了,只見他癡癡地站起身來,也不跟夫差拜辭,轉過身大笑而去。

“這堂皇的宮殿啊,難道我真的就要眼睜睜地看著它變成一片池沼嗎?哈哈哈哈……”

伍子胥凄涼的笑聲在空曠的宮室中不斷回響著,孤獨的身影顯得格外落寞。

從那天開始,伍子胥就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祥林嫂”,時不時地就跟人抱怨說:“我真傻,真的。早知道當初我就不應該讓先王去攻打越國,如果先王沒去越國他就不會死了,如果他沒死就一定會聽我的忠言,我的境遇就不會這么糟了。你說是不是,是不是……”

你想想,吳王夫差的身邊有這么一個“祥林嫂”整天在身邊嘮嘮叨叨,他能不煩嗎?于是,夫差漸漸地就將伍子胥疏遠了,很多事情都不再找他商量,就算有些大事不得不放在朝堂上討論,也大多不聽伍子胥的意見。當年威震天下的白發魔男,今日竟然淪落成為吳國政壇上的邊緣人物,可悲,可嘆哪!

確實,伍子胥再也不是從前那個白發魔男了,他老了,老糊涂了,老得都有點老年癡呆癥了,其實他大可不必整天嘮嘮叨叨地跟夫差說要殺句踐,這不是自討沒趣嗎?要是換作年輕的伍子胥,他絕對不會這么干,找個刺客把句踐偷偷干掉不就得了,一了百了!句踐雖是一國之君,但淪為一個手無寸鐵的階下之囚時,殺了他不就跟捏死只螞蟻那么容易!從前王僚厲害吧,慶忌厲害吧,還不是被伍子胥輕松干掉?殺個句踐又有何難,神不知鬼不覺,沒有任何證據,夫差能拿伍子胥怎么樣?就算事情泄露,也大不了被夫差罵一頓,難道他真會為了個囚徒跟堂堂相國翻臉?最后也只能接受現實罷了!

三天之后,到了句踐歸國的日子了。吳王夫差帶領群臣親自在姑蘇城南蛇門之外為其置酒送行。

夫差語重心長地對句踐說:“兄弟,再會了。希望你回到越國之后,痛改前非,真心對吳,好好工作,天天向上,要只記得寡人的好,忘記寡人和你的不愉快?!?/p>

句踐叩首,肉麻地說道:“生我者父母,育我者大王。蒼天在上,賤臣勾踐若背義忘恩,天誅地殛。愿大王千歲千歲千千歲?!闭f完心中又加了句“才怪”。

“君子一言為定!好了,你干了這杯酒,就上車吧,再會!”

句踐忙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又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跪在地上,磕了幾個響頭,做依依不舍狀。

夫差感動地扶起句踐,親自推他上車,范蠡執鞭一聲“駕!”馬車絕塵而去。

“再見!珍重!……”兩人不停地揮手,親熱得好似一對惜別的戀人。

戲要演完,還要演足。作為一個出色的演員,句踐深明此道。

待到夫差的影子看不見了,句踐這才放下手臂,朗聲笑道:“哈哈哈哈,我自由了,我自由了!”

范蠡也大笑:“是呀大王。從今以后,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越國的臣民,又有希望了!”

吳國壯麗的山河不斷從句踐眼前掠過,他負手站在車頭,深深地吸了口氣,放聲高唱:“天心漸轉興衰運,笑顛倒幾年豪杰。請看今日山河,定是誰家宮闕?!?/p>

至此,夫差為自己埋下了一顆毀滅的種子。

時過境遷,從我們現在的角度來看,夫差的所作所為真是太傻太天真,其實這都是事后諸葛亮。我們如果處在他那個時代,也會認同夫差的觀點。在春秋時期,畢竟爭霸才是那個時代的主旋律,而一個大國的君主想要稱霸,光靠殺掉幾個人,滅掉幾個國家,是沒有用的,你必須人品好講道德重言諾,還必須在滅掉小國后搞套“興滅國,繼絕世”的仁義之舉,這樣才能得到諸侯們的擁護,你的霸位才會得到周天子的承認。從前的齊桓公、楚莊王都是這樣做的,不然像唐國、蔡國、陳國這樣的小不點早就不知被滅了幾百回了。在春秋時期,一個大國擁有好幾個附庸國是很正常的事情,不一定非要把它們滅了,可同樣的道理,為什么到了夫差這兒就行不通了呢?第一是因為越國不同于陳蔡等小國,其國土面積并不比吳國小多少,拿這樣一個中等國家當附庸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二是因為到了春秋戰國之交,形勢已經發生了變化。經過連年的戰爭,諸侯們已經不像從前那樣講信義了,周天子說話也不像從前那么算數了,而春秋時代以樹立權威為目的的爭霸戰爭,也有逐漸朝戰國時代以攻城略地為目標的稱雄戰爭過渡的趨勢,可是吳王夫差還苦抱著教條主義的錯誤路線,沒有認清楚那個大時代大環境的細微變化,最終導致越國在自己眼皮底下逐漸崛起。這是他的歷史局限性,他是不可能超越他的時代看問題的。

確實,我們不能以現在的眼光看待歷史問題。比如鴻門宴,后人都嘲笑項羽存婦人之仁放走劉邦。試問坑殺秦軍二十萬的項羽真的有婦人之仁嗎?項羽之所以不殺劉邦原因是當初楚懷王已經有言在先,先入關中者為王。試想如果項羽真的殺了劉邦,那么項羽在諸王眼中就是一個不講信用之人,就會遭到諸王的反對,甚至會遭到諸王的聯合進攻。至于后來劉邦做大,消滅項羽那是誰也不會料到的。

吳王夫差的另一個錯誤,在于對待句踐問題上的不理智。要不將他軟禁起來不要折磨他,要不就徹底地去折磨他。你一會兒把人折磨個半死,一會兒又感情用事把人給放了——哦,你一個勁地欺負人家,又想別人不會對你產生怨恨,這世上哪有這么好的事情!還是當年吳王闔閭看自己兒子看得準:夫差這個人智商不高,婦人心性,孩子心腸,根本成不了大事!

卻說句踐一行一路策馬飛輿,不日回到錢塘江畔,望見隔岸故國山水,景色依舊,人事已非,不由仰面向天,嘆然歌道:“春雷地奮,愁云風卷,寒暑人間流轉。年年梁燕一回家,笑幾載不歸的句踐。江山不改,容顏全變,試問愁眉深淺。一朝羈鶴透籠飛,還又到故國江畔?!?/p>

近鄉情更怯,句踐此時的心境,大概就是如此吧。

沒想到,我句踐還能活著回到此地……

句踐哭了,痛定思痛,反更傷心,往事一幕幕從他眼前劃過,不堪回首。

“范大夫啊,寡人在吳國忍屈受辱三年,顏色憔悴,志氣隳頹。今日雖得還鄉,有何面目再見江東父老?!?/p>

范蠡道:“大王所言差矣,咱們脫身虎窟,已非幾上之肉。蛻骨龍潭,豈是池中之物。今吳庭雖遠,家山尚遙,速宜前行,恐有他變?!?/p>

是啊,誰知道吳王夫差那個反復無常的家伙會不會突然反悔,還是先渡過江去回到自己的地盤比較保險。

于是句踐他們趕緊渡過江去,文種帶著群臣和百姓們早在岸邊迎候多時,看到老主子終于回來了,無不歡天喜地,吹喇叭,放鞭炮,夾道歡迎。

句踐轉憂為喜,連連頷首道:“民心可用,民心可用呀……走,咱們回家!”

老虎終于擦干眼淚,開始了自己的復仇之旅。

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家庭理财频道直播 11选5电视图表 双色球中奖规则表图片 私募股票推荐 江西快三走势图一定牜 江西11选5前三直历史开奖 江西时时彩三星走势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百度 福彩3d独胆王预测专家 河北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