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春秋那些事兒 > 第八章 攻越

第八章 攻越

壹 兵不厭詐

選定了太子后,闔閭覺得自己為革命工作辛苦了半輩子,也該享享清福了,于是派夫差長期駐守江淮之地,以防備北方。自己則在吳國大造宮室,先后在安陽里修造了射臺,在平昌里興建了華池,在長樂里蓋起了南城宮,又在姑蘇山上筑了一座高臺,名曰姑蘇臺。闔閭秋冬在姑蘇城內處理政事,到了夏天就去這些地方避暑游玩,經常是早晨在紐山吃飯,白天在姑蘇山踏青,或在鷗陂射箭,或在游臺跑馬,或在樂石城擁姬彈琴,或在長洲苑縱犬射獵,簡直就是快樂似神仙。

花花世界,永遠讓人沉醉。何況闔閭打了這么多年的仗,也該好好休息一下了。

同樣,吳國也需要休養生息,再強大的國家,也經受不住連年的戰爭。

而這一休息,就是整整十年(前505—前496年)。

在這十年間,吳國西破強楚,北威齊晉,闔閭的人生之路達到了最頂峰。

然而,有句話說得好,叫做“爬得越高,摔得就越狠”。往往一個人爬到最高峰的時候,也是他最危險最有可能掉下來的時候。吳王闔閭志得意滿后,未免變得有些自負毛躁。恰好這個時候越王允常突然去世,其子句踐繼位。闔閭靜極思動,想起當年越國曾在自己背后捅過一刀,端的是可惡的緊,便想趁著此機會攻打越國,教訓句踐這個小毛孩一頓。

確實,十年不動刀兵,闔閭和吳國勇士們的手都有點癢了。吳國人是天生的戰士,即使安定平和地生活,也需要一點鮮血的刺激。

伍子胥卻認為此舉不妥,說:“越國的國君剛死,士人百姓都很悲痛,所謂哀兵必勝。我們這個時候去攻打他們,恐怕討不了好,不如過段時間再揍他們?!?/p>

闔閭不聽。什么哀兵必勝,咱們吳國軍隊天下無敵,管他哀兵悲兵,照揍不誤,你不同意算了,寡人自己去!

闔閭于是留下伍子胥看守老家,自己御駕親征,帶著三萬吳軍烏呀呀地直朝越國殺奔而去。

越國這個地方,在今天浙江省一帶,古稱于越。越國人和吳國人其實是同族,都屬于百越族,衣(麻,葛)、食(稻米,魚類)、?。ǜ蓹谑浇ㄖ?、行(舟楫)、文字(鳥篆)、語言(鳥語)、文化(斷發文身,崇拜鳥)都十分相近。只不過因為地域的關系,吳國更接近中原,更早接觸中原文明,再加上吳國的統治階層也來自中原,所以吳國比之越國更加開化一些,而越國從上到下,都是土生土長的野蠻人,喜歡鑿齒(錘掉門牙)錐髻(類似于日本武士的朝天辮)、契臂為盟(劃破手臂拜把子)、踞箕而坐(兩腿分開呈八字形坐,按照中原人的看法,這種坐法十分不雅,因為春秋時代不論男女都是上裳下裙,這么坐裙下風光可不全被人看到了,真是有夠涼快)乃至喜生食、善野音(山歌)、重巫鬼?!妒酚洝ぴ酵蹙溘`世家》說越王句踐的祖先來自治水先驅大禹同志,所以也是打中原來的,不過我看這件事恐怕還得打個問號。

沒錯,越國的首任國君確實就是大禹的第六代子孫夏后帝“少康”封在會稽的庶子“無余”,其主要任務是奉守會稽山上禹王廟的祭祀,(大禹于會稽山召聚諸侯萬邦開會時病死,就埋葬在那里了,其子夏啟因而在這里修建了禹王廟以祭祀老爸)但是據《吳越春秋》載,無余的王位傳了十多代后就衰弱了,最后無力執政,淪落為平民,越國的百姓便重新推舉了一個叫無壬的人來擔任國君。據說無壬生下來就會說話,而且說出來的話“唧唧咕咕”就像鳥叫一樣(果然是鳥語),老百姓都很崇拜他,所以才將他民選為國君。越王允常和越王句踐就是這個無壬的后代。

如此看來,越王句踐并非是大禹的后人。大禹真正的后人,早就在越國沒落地不知跑到啥地方去了。當然,為了維持自己地位的合法性,無壬和他的后代們仍然自稱是大禹的后人,并繼續主持著大禹的祭祀工作,其實和大禹一點血緣關系都沒有,他們應該是當地正宗的百越土著出身。

好啦,粗略地介紹完越國,咱們再來說一下越王句踐。正所謂“英雄不問出路,流氓不看歲數!”句踐這小伙子年紀雖輕,但城府深不可測,從小就心機很重,喜歡豢養死士、玩弄陰謀詭計、結交各方面的人才。這種人,那就是天生玩政治的料,敬告各位看官,您要是遇到這種人,千萬要離他遠一點,要是不小心當了他的手下,一定要小小心心做人戰戰兢兢做事,否則會死得很難看;而你要是萬一命苦當了他的敵人,對不起,那結局更不是一般的慘。

句踐喜歡結交各方面的人才,所以在他的手下,頗有幾位能人異士,這些人來自四面八方,他們在日后的吳越爭霸中,都會有十分出彩的表演。這里我們先簡要地介紹一下。

第一號人物和第二號人物分別是文種和范蠡。文種是句踐的相國,其作用相當于伍子胥之于闔閭;范蠡則是句踐的參謀長,或者說軍師,其作用相當于孫武于之闔閭。這兩個人本為楚國人,文種是宛地(今河南南陽)的縣令,范蠡則是宛地出了名的“神經病”,人稱“范瘋子”,不過他的“神經病”是間歇性的,常常一陣清醒,一陣發作,還老是說一些常人聽不懂的怪話,大家簡直沒辦法跟他交流。其實,天才與瘋子往往只有一線之隔,所謂“夏蟲不可語冰”,世間的這些俗人就好像是“夏蟲”,范蠡非要跟他們討論“冰”是什么東西,當然會被“夏蟲”們當成是“神經病”,或者說“狂生”。后來文種來到宛地做官,聽說了“范瘋子”的美名,對此人非常感興趣,便想去拜訪一下他。

文種的手下說:“范蠡是個瘋子,我們正準備把他抓到精神病院去呢,大人您去看他做什么,小心他咬您!”

文種笑道:“一個人有與眾不同的行為,凡人必笑他胡鬧,他有高明獨特的見解,庸人自必罵他糊涂。你們又怎能明白范先生呢?依我多年的經驗,這個人肯定不簡單?!北阌H自前去拜訪。范避而不見,但料到他必定去而復來,于是向兄長借了衣冠,穿戴整齊。果然過了幾個時辰,文種又來了。兩人相見之后,長談王霸之道,投機之極,當真是相見恨晚。

兩人都覺中原諸國暮氣沉沉,楚國邦大而亂,奸臣滿朝,眼前霸兆是在東南。于是文種辭去官位,與范蠡同往吳國。其時吳王闔閭正重用伍子胥的種種興革措施,兩人自量未必勝得他過,一商量,以越國和吳國鄰近,風俗相似,雖然地域較小,卻也大可一顯身手,于是來到越國。句踐接見之下,于二人議論才具頗為賞識,就封二人為大夫,以文種處理朝廷的事務,范蠡管理外面的事情。如此,文、范兩人是分工合作,同心同德,一個主外,一個主內,把個小小的越國治理得井井有條,日漸強盛。

第三號人物叫計然。他是越國的太史,也是范蠡的師傅,相傳曾受業于老子。這可是一個傳奇人物,在很多古籍中都有記載。據說此人是蔡丘濮上(今河南蘭考、民權縣間)人,姓辛,字文子,早先是晉國流亡的貴族,所以又稱“晉三公子”。傳說他博學多才,天文地理無所不通,尤善計算,有鬼神莫測之機。但是這么一個神人,長得卻跟“傻根”似的,傻傻的,呆呆的,正應了人們常說的那句——大智者若愚。計然從小非常好學,通覽群書,在各方面的學問都是一流中的一流,是春秋時期著名的哲學家、科學家、農學家、文學家、經濟學家、心理學家,并且和孔子孟子等人同屬“子”級別,世稱“文子”。其代表作品有道家經典《文子》,農家經典《范子計然》(其實是一本很有借鑒意義的經濟學著作),雜家著作《萬物錄》等。

計然因為品行剛直,酷愛山水,常泛舟出游,而不肯主動游說,自薦于諸侯,所以盡管才冠當世,卻不為天下人知。因為他經常遨游山海湖澤,因此又號稱漁父。他曾經在南游到越國的時候,收范蠡為徒。范蠡將他推薦給了越王。他雖然賣徒弟范蠡面子,卻提醒范蠡說:越王為人,長頸鳥喙,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榮樂。按相術,“鳥喙”主狡詐,無情義。事實證明,計然不但學問淵博,看相的本事也是一流,可惜伍子胥沒有這么一位好老師指點,否則結局就不會那么悲慘了。不過估計伍子胥也聽不進去,他和范蠡是完全不是一類人,一個是理想主義者,另一個是現實主義者。伍子胥性真情摯,永遠不知道妥協和退讓,而范蠡則明哲老練,深知進退保身之道。

另外,計然啥都懂一些,其實是個雜家,但因為《文子》這本道家經典太出名,故后世大多把他歸為道家始祖之一。唐玄宗于天寶元年(742)詔封計然為通玄真人,是為道家四大真人(即南華真人、沖虛真人、通玄真人、洞靈真人)之一,并尊《文子》一書為《通玄真經》,奉為道教“四子”真經之一。

第四號人物叫苦成,越國的太宰。據《周禮·天官》,太宰是“天官長”,主管王宮事務。和他做同樣太宰的是吳國的伯嚭,不過苦成可比伯嚭的人品好多了,是個十分正直忠心的大臣。

第五號人物叫曳庸(《左傳》稱后庸),越國的行人,也就是外交部長。春秋爭霸,軍事很重要,外交也很重要,所以曳庸是句踐手下一個極為重要的人物。

第六號人物叫皓進,越國的司直,主進諫之職。

第七號人物叫諸稽郢,越國的司馬。此人也是個出了名的猛將兄,其作用相當于夫概之于吳王闔閭。

第八號人物叫靈姑浮,越國的第二號猛將兄,官任越軍先鋒之職。

第九號人物叫皋如,越國的司農,是個學養深厚、德高望重的老臣。

越國雖小,但也是人才濟濟。吳越爭霸的好戲,有的瞧了!

對于吳國的大舉入侵,句踐一點兒也不慌張,因為他喜歡豢養死士,擁有一批死士,一支可怕的趕死部隊。

關于句踐的這些死士,先秦典籍《墨子》曾記載過這么一件事。為了試試這些死士的勇敢,有一次,越王句踐暗中令人放火燒船,卻假稱是失火,而對他的死士們說:“越國的重寶在這船上,你們趕快去給我奪回來!”說著他親自擊鼓,鼓動讓死士們去送死。這些死士們早被句踐洗腦,都認為能為大王而死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所以聽到鼓聲后,個個奮勇上前,等到死士們蹈火而死大概有一百多人了。句踐這才滿意地敲鑼讓他們退回來。

由此可見,句踐的這支敢死部隊,擁有一種不怕死的“武士道精神”,“效忠大王”就是他們活著的意義,為了句踐,他們可以赴湯蹈火,萬死不辭!還是那句話,“吳越之君皆好勇,故其民好用劍,輕死而易發”。比起吳國人,越國人不怕死的精神則更加夸張。這真是強中自有強中手,吳王闔閭已經夠心狠手辣了,不過比起越王句踐,他還差一些。

公元前496年(吳王闔閭十九年,越王句踐元年),吳軍一路往南,最終與越軍在吳越邊境檇李這個地方狹路相逢。吳越爭霸的第一場好戲,開場!

檇李這個地方,其位置大概在今天浙江桐鄉到嘉興之間,據說此地得名是來自那里出產的一種名貴果子——槜李。槜李,其實就是李子的一種,乃是果品中的黑珍珠,世間罕有之物。其成熟后的果子,很漂亮,黑里透紅的表皮還有層白霧狀的東西蒙著,在陽光照射下,宛如少女臉頰蕩漾開來的紅暈,里面果肉一般呈琥珀色,質細密,汁液充盈。這果子吃起來,甜中帶一點點酸。據說好的品種,拿一根吸管插入皮里,吸著吃,可以吸到只剩癟癟一張皮包著一個核。槜李有一種醇酒味道,所以有時候也被叫成醉李。

閑話少說,咱們來講這場大戰。吳國和越國之前也打過不少仗了,但之前的戰役,都屬于小規模的試探性質的騷擾戰,而這一次,雙方可是動真格的了,不但兩邊的最高領導人都親自出馬,而且雙方最精銳的部隊也盡數出動,吳國這邊就是曾大破楚二十萬大軍的三萬“海軍陸戰隊”,而越國這邊就是句踐親自訓練出來的“可赴湯蹈火而面不改色”的五千死士。

戰斗開始了,越王句踐首先發起了進攻,他命令大將靈姑浮率領一千名死士,全體使用短兵器,一齊朝吳營猛沖而去。

闔閭冷笑,哼,區區一千死士,就想沖我三萬人的吳軍大陣,真是天大的笑話!他傳令下去,不用理他們,只把陣腳穩住,外設大盾,內設弓弩手,等他們沖到近前,就萬箭齊發,把他們射成刺猬。

越軍一千悍不畏死的敢死隊睜著血紅的大眼沖上來了,吳軍士兵面色平靜地看著他們,就像看著一群前來送死的傻瓜。

三百步,

不動;

兩百步,

不動;

一百步,

仍不動;

五十步,

好,放箭!

烏壓壓的箭雨頓時布滿了戰場上空,就像一片烏云遮住了天空,那一瞬,整個戰場暗如黑夜。

一千死士頓時倒下大半。既然是死士,沒有大王的命令,就算前面是一條死路,他們也要向前沖,沖!沖??!

他們就像一群殺人機器,沒有半點人類的感情,身邊的戰友倒下了,看都不看一眼。

闔閭撇著嘴巴搖了搖頭,令旗一揮,大陣讓開一條路,讓剩下的數百名越軍死士沖了進來,然后又一揮旗,大陣重新封住。只見陣內吳軍已經將數百名越軍分割包圍成數十段,分別施以剿殺。

沒想到這群越軍死士還真是頑強,面對數十倍于他們的敵人,他們個個臉上沒有一點懼色,左右沖突,臨死前都要拉上幾個墊背的。

不久,陣中的廝殺聲慢慢停止了,越軍一千死士全部被剿殺,無一生還,但吳軍為此也付出了近千名士兵的生命。

闔閭心頭一凜,好家伙,越軍的這些死士可真厲害,好在越國的兵不多,要是他們也有三萬兵馬的話,寡人恐怕還真不是他們的對手。

越王句踐聽說自己的一千死士全玩完了,臉上卻一點表情都沒有,好像剛才戰死沙場的士兵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靈姑浮,你帶三千死士再沖一次,寡人就不信了,他吳軍就是銅墻鐵壁?”

接下來的情況如出一轍,任由越軍怎么沖鋒,吳軍巋然不動,只用弓弩壓住陣腳,半步都不曾松動。句踐泄氣了,只得鳴鑼收兵,再這樣不講一點策略地沖下去,他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敢死隊,就要拼光了!

句踐回頭看了看他的一幫幕僚,問:“吳陣堅固,現在敢死隊不頂用了,你們有啥好辦法嗎?”

范蠡眼珠一轉,口中說出五個字:“罪人可使也?!?/p>

句踐何等聰明,他一下子就猜出了其中的奧妙,撫掌大笑道:“范大夫好計,此計正合孤意?!?/p>

第二天,范蠡將所有隨軍死刑罪犯都召集在了一起,發表講話說:“你們都犯了死罪,注定是死路一條,我現在給你們兩條路:第一,在刑場上屈辱地處死;第二,在戰場上光榮地戰死。你們想選擇哪一條!”

大家七嘴八舌地喊道:“我們要戰死,我們要戰死!”

范蠡點了點頭,道:“好,好!你們都是鐵骨錚錚的好漢子,本大夫敬佩你們?,F在吳國無故侵略我國,如果我軍戰敗,即使我們僥幸活了下來,我們的妻子兒女也都會淪為吳國人的奴隸,現在我給你們這些人生有污點的人一個做英雄的機會,讓你們為了越國和越國的百姓戰死沙場!大王答應你們,你們死后不但一切罪名免去,而且會變成烈士,你們家人都將受到烈屬的優厚待遇,來吧,取走你們武器,上戰場吧!你們的光輝之路就在眼前??!”

罪犯們高舉著武器,大聲喊著:“我們是烈士,我們是烈士!”來到吳軍陣前。

吳軍看著這一群衣衫襤褸的罪犯,面面相覷:越國人是不是瘋了,昨天幾千名敢死隊都不頂用,今天派這幾百個罪犯來做什么,馬戲表演嗎?

百步之外,罪犯們停住腳步,分為三排,為首的上前一步,拿起高音喇叭喊話道:“對面的吳軍兄弟聽著,現在吳、越兩國交兵,我們這些人違犯了大王的軍令,罪該萬死,不敢逃避刑罰,愿一死以謝大王?!痹捯粑绰?,三排罪犯一齊拔劍抹脖子,竟然來了個集體自殺!

數百名罪犯一排一排撲通撲通地倒在吳軍士兵的眼前。大風將濃重的血腥味吹散開去,一時間,戰場上鮮血橫流,天昏地暗。

所有人瞠目結舌,都被這個慘烈的場面鎮住了,吳軍陣中一陣騷動。

打仗嘛,死人誰沒看過,可是數百個人在自己眼跟前兒“集體自殺”這樣的震撼情景誰曾看到過,這也難怪吳國的士兵被嚇著。

句踐見自己的心理戰奏效了,大喜,連忙命令擊鼓。靈姑浮率領著四千敢死隊各擁大盾,持短兵,踏著數百罪犯的尸體呼嘯而至。吳軍還沒從剛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一時間陣腳大亂。句踐率大軍趁機發動了全面總攻,闔閭引以為傲的三萬“海軍陸戰隊”頓時全面崩潰。

兵不厭詐,這是戰爭!

闔閭萬萬沒有想到,句踐這個小毛孩竟然會使出這么一個驚世駭俗的奇招,眼看著自己的軍隊兵敗如山倒,不一會兒的工夫,如狼似虎的越軍已經沖到了自己的中軍之前。越將靈姑浮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口中大喊:“沖啊,活捉闔閭老賊!”

闔閭大驚失色,顧不得指揮軍隊了,保命要緊,忙命令親兵上前抵擋,自己跳下車來,想混入亂軍之中逃跑!

靈姑浮根本不去管那些親兵,一個縱身,從他們頭上飛了過去,回身一戈,直朝闔閭右足擊來,正中闔閭大腳趾,闔閭痛叫一聲,抽出血淋淋的腳,光著一只腳一瘸一拐拼命往另一邊跑。靈姑浮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殺闔閭的大好機會,飛奔上前又是一戈。

眼看闔閭就要斃命于此,一個人影沖了上來,拼死擋住靈姑浮,口中大喊:“大王快坐我戰車跑,這里我撐著?!痹瓉硎菍VT的兒子專毅。

闔閭感激地看了一眼專毅,爬上他的戰車,絕塵而去。不久,闔閭的身后傳來一聲慘叫——專毅壯烈犧牲了。靈姑浮看也不看他的尸體,徑自撿起吳王闔閭丟掉的那只鞋子,屁顛屁顛地找句踐獻功去了,不提。

檇李一戰,最終以吳國的大敗越國的大勝而告終,但有一點我們必須搞清楚,吳國雖然慘敗在越國的手上,但這并不意味著吳國的實力低于越國。事實上,越國國小地貧,其國力遠遠落后于西破強楚、北威齊晉的吳國。闔閭的慘敗,一是由于自己過于輕敵,二是由于句踐和范蠡不按常理出牌,使出了讓囚徒在吳軍面前“集體自殺”這種讓人跌破眼鏡的變態怪招——其實,越國這次雖然僥幸勝利了,但從長遠來看,卻是一個敗招。因為這件事將越國徹底推到了一個風口浪尖的位置上,自己實力不足,不先努力發展,積蓄力量,而偏要在這個時候去激怒一個強大而危險的敵人,這才是真正的失策。

貳 夫椒烈焰

從前專諸的一死為闔閭換來了尊貴無比的吳國王座,現在,專諸的兒子專毅的一死能不能換來闔閭寶貴的一條小命呢?

答案是否定的。

闔閭雖然只被砍掉了一個腳趾,算不上什么致命傷,但他畢竟老了,十年養尊處優的神仙日子早已消耗光了他的強健體魄和堅強意志,再加上春秋時期醫藥條件落后,沒有云南白藥,更沒有什么止痛針,因此,老邁的闔閭在隨軍潰散出七里遠之后,終于忍受不住劇烈的疼痛,大叫一聲,跌下戰車,鮮血流盡而死。

闔閭一生,征戰無數,全身上下竟無半點傷痕,這是他第一次受傷,卻也是他最后一次受傷。沒想到,威震天下英雄蓋世的吳王闔閭,竟然就這么出人意料地隕落了,更可惡的是,為他掘墓的這個人,居然就是他一直瞧不起的小小越國的一個小毛孩——句踐小兒,他真是好恨,好不服氣!臨死前,他看著自己的寶貝兒子夫差,氣喘吁吁地說:“爾而忘句踐殺汝父乎?”

夫差哭著說:“夫差誓死不忘此殺父大仇,三年之內,我必將越國夷為平地?!?/p>

一旁的伍子胥也握拳道:“大王,從前,你為臣報了全家的大仇,現在,輪到臣為你報仇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幫太子滅掉越國,句踐不死,子胥不生?!?/p>

闔閭滿意地點了點頭,一聲長笑,闔目而逝。

從此,吳國與越國結下了比錢塘江還長、比太湖水還深的血仇。血債就要血來償,這兩個國家,將注定不能共存于這個世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果然是一段復仇的歷史,伍子胥和楚國的深仇大恨只是本段歷史的第一個高潮,吳國與越國的血海深仇是本段歷史的第二個大高潮。伍子胥啊伍子胥,你何等命苦,總是生活在痛苦而慘烈的復仇之中,為父兄復仇,又為君王復仇,一生一世,仇怨做伴。

不久,夫差正式登基,成為新任吳國國君。這個大孝子,為了給父親闔閭營造墓穴,竟然發動了成千上萬的吳國民工,在破楚門外七里處的海涌山上,取土堆丘,又在丘上修建起長寬各六十步的劍池,池水深達一丈五尺(防止盜墓),終年不干,清澈見底,味道甘甜,可以汲飲,唐代李秀卿曾品為“天下第五泉”。夫差就將他老爹的尸體用三層銅棺深埋在這劍池之下,并在墓中修了個六尺見方的水銀大池,池里放上黃金珠玉做的鳧雁,還將與闔閭畢生命運密切相連的魚腸寶劍及三千口扁諸寶劍,再加上三千人殉,一同為吳王闔閭陪葬。據《元和郡縣志》載,后來“秦皇鑿山以求珍異,莫知所在;孫權穿之亦無所得”,看來夫差防止盜墓的本事,還真是一流的。另外,據說此墓修成三日之后,墳丘上出現了一頭吊睛白額大老虎,所以此后人們又將闔閭墓稱為虎丘?;⑶鹗翘K州著名的古跡,也是頗負盛名的佛教圣地。宋朝大詞人蘇東坡曾說過:“到蘇州而不游虎丘,乃是憾事!”明代徐縉也說:“平生游覽遍天下,游之不厭惟虎丘?!蹦莵硖K州旅游,沒去虎丘看一下,那等于沒來過蘇州一樣。

再說夫差,所謂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夫差是個大孝子,當然要謹遵父王遺命,他叫他的侍衛們輪番在宮廷里值班,每當自己經過門口的時候,就大聲提醒說:“夫差,爾忘越王之殺爾父乎?”

這個時候夫差就會哭著回答:“唯!不敢忘!”

同是報仇,可是比起白發魔男伍子胥來,夫差就顯得沒啥氣魄了。大丈夫頂天立地,報仇就報仇,何必要作這些秀,夫差的行為,看似有血氣,其實只是弱者所為。因為只有弱者,才需要擺個樣子,借此來提升自己的膽氣,一旦沒有了仇恨的刺激,便會原形畢露,恢復其平庸懦弱的本性。從這點上來看,夫差不但比之伍子胥甚遠,就是比他老爸闔閭,那也是差多了。

好在吳國還有一個伍子胥,對于闔閭的死,他內心十分自責,要不是當初自己跟闔閭鬧意見,他就不會留在吳國而沒有與闔閭一起出征了;要是自己跟闔閭一起出征,闔閭或許也就不會戰敗身亡了。伍子胥是個有仇必報,有恩必還的人,當年他身負血海深仇,孤身逃到吳國,要不是闔閭仗義收留他,又幫助他報仇,他早就變成一個異國之鬼了,所以,他一定要幫闔閭報仇雪恨;而對于夫差,伍子胥則有著一種類似于父子般的深厚情感,這個小伙子,是他看著長大,也是他一手扶上吳王之位的。夫差的喪父之痛和滿腔仇恨,伍子胥感同身受,因為這些事情,他都曾一一經歷過。伍子胥對夫差的愛,既是一種君臣之愛,也是一種父子之愛。相信伍子胥到了臨死的那一刻,這種愛也從未減輕過半分,因為他明白,夫差不聽他的話,總有一天也會落得與他父親相同的下場,那時候,他心中有恨,但更多的,是同情。同情,也是一種愛。

伍子胥真可算是春秋歷史上唯一的“善惡交集體”、“黑色英雄”。

他一轉眼,金剛怒目、魔神下凡;一轉身,卻又菩薩低眉,慈悲滿懷。

當年,伍子胥全家被滅,流浪于江淮之地的時候,誰能想到日后他竟能以一己之力幫助小小的吳國滅掉泱泱大楚——作為一個臣子敢于向國君挑戰,作為一個個體敢于向一個國家挑戰——這是何等的英雄氣概,可是英雄一轉眼,卻變成了惡魔。就當伍子胥五戰五捷,攻入郢都后,挖墳掘墓留下了那足以抵消他一生功業的三百鞭,而世間的道學家們往往都喜歡借此說事兒,說伍子胥為了私仇背叛祖國,引狼入室,殺死了多少無辜的楚民,實在是婦人心胸,殘暴不仁,徹徹底底的楚奸作為。

不過,對于這么一個可憐人,我實在不忍用“楚奸”這個詞來形容他。要知道,在春秋時代,國家的意義與我們現在并不相同,當時有個說法叫“楚材晉用”,楚國人跑到敵國入仕的事情太多了,如果要這么算,“楚奸”簡直多如牛毛。我們看看與伍子胥同時代的人是怎么看他的吧。

莊子說:“世之所謂忠臣者,莫若王子比干、伍子胥。子胥沉江,比干剖心。此二子者,世謂忠臣也?!?/p>

屈原說:“忠不必用兮,賢不必以。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p>

看來,就連莊子、屈原這樣的大圣賢都將伍子胥看做是與比干一般的忠臣,我們這些后輩又有什么資格稱他為“楚奸”呢?

其實伍子胥此生雖多殺孽,內心未必就沒有“仁”的一面,不過他的“仁”只會針對自己的恩人、戰友與同志,對待仇敵,他是從來不會留情的。

我要說,伍子胥或許的確不是個符合中國傳統道德觀念的仁者,但是骨子里卻是個江湖豪俠,恩怨分明篤定??梢哉f他的復仇有多徹底,他的報恩就有多強烈。當楚平王的屠刀落下時,當吳王闔閭重傷而死時,伍子胥就已經注定陷在了恩怨的輪回中,再也沒有了自我。

當年,伍子胥鞭尸復仇后,原以為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什么可以讓其努力為之奮斗的東西了,因為吳國并不是他真正的國家,他真正的國家已經被自己親手給毀滅了,此后他為吳國所做的任何事,只是盡一個朋友和臣子的義務??墒沁@些年過來,他發現這里早已變成自己的家了,他畢竟在吳國待了三十年,人都是有感情的動物,在一個地方待久了,自然會產生感情,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吳國的命運,已經和他的命運,緊緊地聯系在了一起。所以,對于吳軍的這次大敗,伍子胥的心中十分痛苦。作為一個主事大臣,對上沒能保全君主,對下讓子弟們遭到刀兵的傷殘,他為此傷心自責,日夜哭泣。世上卻沒有一人能理解他。在世人的眼中,伍子胥永遠是個鐵石心腸的復仇男、白發惡魔??墒撬麑@一切似乎一點兒也不在乎,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親自安葬死者,撫慰傷員。

正是抱著這滿腔的自責之心、感恩之心與同情之心,伍子胥披發明志,日夜練吳水兵于太湖之上,并在姑蘇山下建立“射棚”,訓導士兵射箭之法。據《越絕書》記載,在這段時期,伍子胥一連三年,都沒有和妻子家人親近,一心撲在復仇工作上,餓了顧不上吃飯,冷了也顧不上多添衣服。姑蘇山下、太湖岸邊,處處可見伍子胥一襲白衣滿頭亂發四處奔忙的身影,而他那頭昭關下一夜白頭的長發,已經從漂亮的銀白,慢慢變成了暗淡的蒼白。英雄遲暮,歲月無情催人老,伍子胥明白,他老了,精力大不如前,所以他更要珍惜現在一點一滴的時間,在這個世上,他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就這樣,在伍子胥的不懈努力下,吳軍不但戰斗力大大加強,而且在檇李之戰中遭受重創的吳國海軍陸戰隊也重新建制,且人數已增至十萬之眾,真所謂兵強馬壯,就等著為闔閭報那一戈之仇了。

吳國伍子胥他們厲兵秣馬籌備報仇的這三年,越王句踐也沒閑著,他明白吳越一戰在所難免,所以也日夜整兵練武,鼓搗出一支三萬人的大軍來,并將國都從會稽山地中的句嵊山(今諸暨牌頭)北遷到山麓沖積扇的頂部,即今紹興市平水鎮之北的平陽。范蠡說“今大王欲國樹都,并敵國之境,不處平易之都,據四達之地,將焉立霸王之業”。意思就是,大王你要跟吳國爭霸,待在山溝子里當山大王是沒得用的,咱們只有往山下的平原走,依山靠水,盡得地利之后,才能和吳國一決高下。

句踐和范蠡的這個策略本來是挺有遠見的,寧紹這一片寬廣的平原,具有背山面海的形勢,距南面不遠,就有山林之饒,而平原北緣瀕海,又有魚鹽之利。平原上氣候暖熱,水土資源豐富,如此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正是于越部族可以大力發展的好地方。不過伍子胥和夫差當然不會給他們時間任其順利坐大,吳王夫差二年,也就是公元前494年春二月,吳國傾全國十萬大軍,以伍子胥為大將,伯嚭副之,從太湖取水路攻打越國。吳越之間的第二場大戰爆發了。

該來的終于還是來了,越王句踐于是將文武大臣們全召集了起來,商量如何應對這個自越國建立以來最大的危機。越國君臣對于目前事態的看法,主要分為三派。

第一派就是以句踐為首的主戰派。他的意思,是想先發制人,拒敵于國門之外,這樣就算萬一戰敗,還有退路可走,而不至于坐著等死。

第二派是以范蠡為首的主守派。他說:“不可,臣聞兵者兇器也,今吳強越弱,不到萬不得已,咱們千萬不能主動出擊,依臣看大王您不如堅守城池,跟吳國打消耗戰?!?/p>

第三派是以文種為首的主和派。他說:“吳之甲兵,天下莫強;伍子胥此人,更是天下英雄。吳國有這樣的良將指揮,我們能否獲勝并沒有把握。依臣看大王您不如勒兵自守,同時用謙卑的辭令向對方求和,大丈夫能屈能伸,退一步,海闊天空?!?/p>

總的來說,范蠡和文種對吳越雙方的實力還是有比較清醒的認識的。吳國的兵力三倍于越,而且又是伍子胥親自帶隊,越國要跟這幫矢志報仇的“拼命三郎”斗,絕對討不了好??墒蔷溘`對于二人的分析,一點兒也聽不進去,這別人欺負到自己頭上來了,咱們怎么能當縮頭烏龜呢?三年前我能干掉闔閭,今天我就能干掉伍子胥,我就不信了,他伍子胥就有三頭六臂?

這個時候的句踐,還是太嫩哪,年輕氣盛,容易犯冒險主義錯誤,他也不想想,伍子胥可是輕敵好勝的吳王闔閭可以比的?更何況經過檇李之戰的洗禮,吳國的軍隊早非吳下阿蒙,再想跟他們玩類似“集體自殺”的那一套,恐怕是行不通了。

所以句踐說:“你們兩個怎么能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呢?寡人已經決定出戰了,爾等無須再言!”遂悉起全國三萬精兵,親自率領,從會稽山下的固陵軍港出發,入太湖,在夫椒山與前來的吳軍展開了決戰。夫椒山,是太湖中的一個島嶼,也就是今天的太湖西山島洞庭西山。兩軍就在這小島附近的太湖水面上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水戰,是為著名的夫椒之戰。注意,這是中國歷史上有記載的第一個大規模水戰。

早春的清晨,寒風吹過太湖煙波浩渺的水面,彌漫的霧色中,只見在夫椒山頂立著一隊全副武裝的越國武士,為首的二人一個是越王句踐,另外一個就是句踐的寵臣石買。

句踐回身對石買說道:“范蠡和文種兩個老家伙,還沒開打就說會輸,真是太沒用了,所以寡人讓他們負責接應,而破例讓你主持此戰,石買,你可不要讓寡人失望?!?/p>

石買躬身道:“就是就是,范蠡和文種兩個老屁股憑著一點兒小聰明到處招搖撞騙,我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此二人周游列國,跋山涉水,無緣無故自動跑到越國來,恐怕不一定有什么真才實學,如果他們真有本事,當年他們在楚國在吳國的時候怎么沒有受到重用?就算他們真有些歪門邪道,咱們也不能太相信這兩個家伙,正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文種、范蠡和伍子胥都是楚國人,楚國人最奸詐了,誰知道他們會不會是間諜來著!真到關鍵時刻,還得靠我們這些正宗的越國人!大王放心,臣此次一定不負所托,叫夫差和伍子胥他們有來無回!”

唉!這個世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小人,楚國的費無忌、囊瓦,晉國的荀寅、吳國的伯嚭、越國的石買,從古到今、從南到北,天下的烏鴉一般黑!

句踐沒有說話,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是啊,兩個外國人,毫無利己的動機,怎么會把越國人民的事業當做他們自己的事業?看來我也不能太聽文種和范蠡的,得打一場勝仗來證明寡人是對的他們是錯的才行!

正說著話,太陽出來了,金色的陽光驅散濃霧,露出了碧藍碧藍的天空,廣袤無垠的太湖上波光搖曳,幾只水鳥振翅飛過,習習微風掠過臉龐,帶走了鳥叫的聲音,天氣好得出奇。句踐舉著望遠鏡,極目四顧,只覺心曠神怡,哪里像是大戰一觸即發的樣子,如果不是山下湖面上大片越軍戰船上飄揚的旌旗,他還真會錯以為自己是來太湖觀光旅游來了!

然而就在句踐心情放松,準備把望遠鏡從眼前拿開的時候。

突然,一只戰船、兩只戰船、三只戰船……千只戰船……

抬眼望去,萬艦齊發,刀槍林立,旌旗飄飛,吳國戰士的面龐清晰可見。

吳國大軍終于來啦!

句踐把望遠鏡一扔,拔出寶劍,大聲喝道:“快,準備戰斗!”

石買的臉龐掠過一絲難以察覺的懼色,躬身道:“是!”說完急急忙忙地下山而去。

激戰開始了,伍子胥的旗艦“復仇號”沖在最前面,吳王夫差帶著數百艘“大翼”緊跟其后,側翼的伯嚭則率領著數十艘橋船迂回包抄。初戰,雙方打了個旗鼓相當,先是用強弓勁弩,互相對射,待雙方接近,就開始接舷對撞,接著兩邊的水兵沖上對方的甲板,格斗爭船,不斷有士兵在慘叫聲中跌入雪浪翻天的太湖之中,還沒來得及叫就被大船壓過,葬身魚腹。戰況極其激烈。

這一場惡戰從早晨一直持續到黃昏,不分勝負,正在膠著狀態,湖面上突然天氣驟變,濃云翻滾、狂風肆虐、波濤洶涌,一道道閃電撕裂天空。

吳軍倒霉了,風向對他們不利,大船都被刮向附近的小山,小船則被吹沉水底。太湖湖面上盡是破船片和被殺的兵士,小山和礁石上也堆滿著尸體,鮮血染紅了碧綠的太湖水,在夕陽的照耀下,顯得無比凄涼。

吳國水軍再也無法組織起有效的戰斗隊形,只好后退,越軍趁勢大舉進攻。吳軍敗退數十里,清點人數,十萬大軍損傷過萬。夫差蔫了。

伍子胥在激烈的戰斗中肩膀上也中了一箭,血染征袍,一頭白發染得鮮紅,他隨便用破布包扎了一下傷口,安慰夫差說:“大王不必擔心,咱們暫且修整數日,待風停了再跟越國人一決高下!”

夫差苦著臉說:“這是天不佑我呀!昨晚寡人做了個夢,夢見滿井的泉水大量涌出,我和越王爭奪掃帚,搶不贏他,還被他用掃帚掃!現在看來,這個夢果然不吉利,此乃大兇之兆,咱們還是收兵回國吧!”

伍子胥剛要回答,只見無數戰船黑壓壓地從江盡頭駛來,震天的鼓聲和吶喊聲響起,像是高唱凱旋的歌曲,那島上的崖石,也清脆地發出回聲。

越國人又追來了!

夫差嚇得手足無措,仰天嘆道:“天乎!天乎!”

伍子胥忙大聲道:“大王,你要振作啊,越軍就要完蛋了,你做的那個夢其實是個好夢來的,我聽說:井水是供人飲用的,井水溢出,說明我們有吃不完的食物;越國在南方,屬火,我們在北方,屬水,水能克火。大王夢見水,這不正是咱們克敵制勝的好兆頭嗎?再說了,從前,武王伐紂,天上出了掃帚星,而周軍卻打了大勝仗。所以,大王您夢見掃帚,更要抓住機會,帶著人馬沖上去,打敗越國人,為先王報仇雪恨!”

聽了伍子胥的話,夫差的心中頓時涌起了無窮的勇氣,他一個箭步沖到船頭,親自秉錘擊鼓,大聲喊話:“兄弟們,不要怕,咱們跟越國人拼了!”

吳軍見老大都拼了命了,頓時“小宇宙”爆發,個個爭先,冒著大風和槍林彈雨朝越軍直沖而去,這個時候老天也開始幫忙了,大風風向陡變,轉頭朝越軍吹了過去。

伍子胥大喜,忙大聲傳令:“全體弓箭手注意,上火箭!”

漆黑的夜空中頓時劃過無數道燦爛的火光,將越國的戰船點燃,風助火勢,立刻將對面籠罩在一片火海之中,映得天空亮如白晝,整個太湖都燒沸騰了。

那如煙花一般絢爛的大火,好美,好夢幻,那是伍子胥胸中的熊熊復仇之火,它要把句踐所擁有的一切,燒成灰燼。

越軍敗了,大敗,雖然就在不到一個小時前,他們還勝券在握。

這可真是個戲劇性的變化,越指揮官石買正做著美夢準備一舉干掉夫差,然后乘勝攻入姑蘇,搶他一大堆金銀財寶花姑娘,來個升官發財皆大歡喜,沒想到自己的軍隊這么快就敗了,而且敗得如此莫名其妙,讓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事實。而正在他愣神的工夫,無數敵軍的戰船已經沖到了他旗艦之前,殺氣漫天而來。

石買很快做了一個自認正確無比的決定,逃命!

于是石買命令道:“靈姑浮,我命你率領先鋒隊在此阻擊敵人,掩護主力撤退,就算打到只剩下最后一個人,也一定要撐到大王順利撤退為止,聽到沒有!”

靈姑浮暗道了一聲命苦:好你個石買,你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送嗎?太狠了你!

“執行命令!”

“是!”靈姑浮只好轉身繼續投入戰斗,帶著十幾艘戰船義無反顧地沖向吳軍主力。

伍子胥笑:“送死的來了!聽著,包圍敵軍,迅速結束戰斗,不要在這里拖太久,句踐這小子還在夫椒山上等著我們去收拾呢!”

旁邊一個小校突然叫道:“我認識那個為首的越將,當年就是他殺死了先王!”

伍子胥大喜,忙彎弓搭箭,對準靈姑浮,心中默念道:“大王,你要是在天有靈,就保佑我一箭射死此人,為你報仇雪恨!”

只聽“刷”的一聲,伍子胥的箭在夜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曲線,正中紅心!

靈姑浮慘叫一聲,捂住胸口跌落船下,迅速地沉入太湖水中。

伍子胥負弓立在船頭,仰天長嘯,聲徹云霄,血染的白發隨風飄散,宛如戰神下凡。

三年的辛苦總算沒有白費,大王,兄弟我為你報仇了!

伍子胥果然是個復仇男神,這世上沒有他報不了的仇。吳軍中一片歡聲雷動,可是夫差的臉上卻露出一絲不悅之色:好你個伍子胥,老爸的仇應該由寡人親自報才對,何時輪到你插手!

題外話,我們一般的看法,吳國三年報越仇都是夫差搞定的,其實這都是《史記》《左傳》等史書對此事記載不詳給大家造成的誤解。如果有人看過對吳越戰爭記載比較詳細的《越絕書》的話,就會發現,其實夫椒之戰基本上都是伍子胥指揮的。吳王夫差在這場戰爭中的表現,乏善可陳,倒是有幾句驚慌失措的妙語,讓讀者不禁額頭三條線,爆寒不止。人家說老子英雄兒好漢,這句話在夫差身上可真是一點兒不適用。

叁 文種的救贖

夫椒之戰,最終以吳軍的大勝告終。因為靈姑浮的先鋒隊拖住了吳軍主力,石買與越王句踐得以率領殘兵順利撤退至錢塘江南岸,準備調集兵力再戰。

句踐不甘心,他要翻本!

可是此時在越軍中已經怨言滿天飛了,他們都覺得指揮官石買臨陣退縮,必須為夫椒之戰的失利負主要責任,于是紛紛對句踐建言說:“石買這個人實在不行的啦!他和每個人都結怨,只知道貪求財利,貪生怕死,一個勁地瞎指揮,根本沒有長遠的眼光,是個典型的小人,大王絕對不可再任用他,否則對國家將十分不利?!?/p>

可是句踐根本聽不進去,他現在絕對不能承認自己用人失誤,否則太沒面子了,于是他繼續任命石買為總指揮,讓他率軍在錢塘江南岸的浦陽江口迎擊吳國的追兵,此時此刻,他只能寄望于石買能產生奇跡,反敗為勝,不然,他還有何顏面回國去見家鄉父老。

這時候石買在越軍中已經完全失去了威信,很多將領都不聽他指揮。石買很生氣,后果很嚴重,他一連斬殺了幾個不聽話的大將,妄想用嚴刑峻法來挽回自己的顏面,挽回越國的軍心。

石買錯了,連敗之下,越國的軍心已經完全潰散,他的法西斯專制只會造成更大的恐慌,本來已經夠亂了,你還要亂殺無辜,折騰大家,這不是自毀長城嘛!

伍子胥的情報網開始發揮作用了,他很快就發現了越軍的不穩定因素,開始火上澆油,幫石買一起折騰越軍。

他的謀略很簡單,四個字,疑兵之計。

伍子胥果然是個高明的軍事指戰員,他將吳軍分為一主兩翼,白天到處設置疑兵,或北或南,這邊嚇你一下,那邊咬你一口;到了晚上,又敲響戰鼓,四處點上火把,擺出夜襲的樣子,把越軍折騰得日夜不安,恐慌的情緒蔓延到所有越軍戰士的心中。

虛虛實實,變幻莫測,或許是受孫武的影響,伍子胥這只老狐貍的行軍之道已臻化境。

結局可想而知,沒過幾天,越軍就崩潰了,有的當了逃兵,有的投降了吳軍。石買沒辦法,只好加大鎮壓力度,這當然只會造成相反效果,他殺的人越多,跑的人也越多。

這仗,沒法打了!越軍中群情激奮,鬧哄著要嘩變,他們沖進越王句踐的行宮,來了個兵諫!

“不殺石買,不足以平軍憤!大王,動手吧!”范蠡站在堂下,面色平靜地說。

殿外傳來士兵們山呼海嘯般的吶喊:“殺石買,殺石買!”

句踐長嘆了一口氣,無力地癱倒在王座上,喃喃地說道:“范大夫,你是對的,寡人錯了,寡人悔不該不聽你的話,結果落得如此結局,石買誤我,奸臣誤我??!”

是啊,這一來二去,越國的三萬精兵被石買和伍子胥折騰得只剩下五千不到,句踐真是辛苦半輩子,一夜回到解放前,腸子都快悔青了。

“事已至此,大王無須自責,只要咱們重新振作,越國還有希望!”

句踐點了點頭,眼神又重新恢復了堅定,他大步邁到殿外,面對越國五千甲士,大聲道:“石買誤國誤民,亂殺無辜,罪不容赦,來人啊,把他押上來處死!”

石買早就被這些嘩變的士兵綁成了粽子,聞聽大王發話,立刻有人跑過去,把石買推到了越王句踐的面前。

“大王,我對越國有功,不該死呀!”石買一頭亂發,歇斯底里地喊著。

句踐一揮手:“砍了!”

幾個士兵早已按捺不住,沖上來亂劍齊下,將石買砍成肉醬。

越軍歡聲雷動,這個法西斯魔王終于死了,真是大快人心!

石買之死,表面上看只是一場兵變,其實是越國本土派大夫與外聘派大夫權力斗爭的結果,其中的玄機,我就不多說了,大家自己去領會。

與此同時,越軍山呼海嘯的歡叫聲傳到了吳軍的軍營,吳王夫差又嚇慌了:“不好,越軍又開始叫喚了,他們一叫一準沒啥好事兒,伍相國,這可如何是好!”

伍子胥笑道:“大王不要擔心,越軍已經垮了!我聽說,狐貍快死的時候,會咬緊嘴唇不停地吸氣。放心,越國人是兔子尾巴,長不了啦!”

夫差還是不放心:“快!你派兩個人去越國那邊打探一下,這樣保險一點?!?/p>

伍子胥于是派人去越軍打探情況,句踐忙趁此機會向吳國求和,伍子胥當然不肯答應,句踐無奈,只好倉皇帶著五千殘兵逃離浦陽江口,退守越國的大本營“會稽山”,也就是位于今天紹興西北夏履鎮北塢村越王崢上的越王城內。

越王崢,又名越王山,城山,海拔354米,位于錢塘江南岸,當初,句踐就是從城山腳下的固陵軍港出發攻打吳國的,沒想到轉了半圈,又被打回來了。

句踐雖敗,好在還有城山之險可守。據《越絕書·外傳記地傳第十》載:“會稽山上城者,句踐與吳戰,大敗,棲其中。因以下是木魚池,其利不租?!背巧郊捌湎噙B的四周,完全被“木魚池”的湖水包圍,山下一片汪洋,煙波浩瀚。城山巍立其中,山屹于水,水環著山。正是有了“木魚池”這個天然屏障,城山變得易守難攻,吳軍追趕到此,面對山高水險,仰望山頂的越王城,只好將其團團圍住,安營扎寨,跟越軍耗著。

句踐龜縮在城山上跟吳軍對耗,可是伍子胥卻一點兒不著急,他派兵守住木魚池,不讓越軍取水,心里想:“句踐困守此山,五千甲兵,沒水可不行,我不讓他們喝水,不出十日,越兵就得全部渴死,哈哈!”他又派人給句踐送去米鹽,看起來頗厚道,其實在是告訴他們:“你們缺水,送給你們米鹽都沒用,沒辦法,你們只好干吃啦!”

誰知這城山可是個好地方,其山頂有“兩竅通泉,圍不逾杯,深不盈尺,冬夏不竭,曰佛眼泉。山半有池,曰洗馬泉。中產嘉魚?!保ā睹鳌ぜ尉甘捝娇h志》)句踐他們根本不缺水,還可以每天抓魚吃,不知過得多滋潤。句踐收到了伍子胥送的米鹽后,轉頭回贈了吳軍幾百條鯉魚,伍子胥一看,傻眼了,看來越國人根本不缺水,沒辦法,只好跟越軍繼續耗下去了,咱們就在山下蓋房子種地,娶老婆生孩子了,看誰耗得過誰。

轉眼過去了十幾天,吳軍沒有一點撤退的意思,每天坐在山腳下和越軍大眼瞪小眼。這下子輪到句踐傻眼了,他本以為伍子胥會知難而退,沒想到他這么死心眼,非要跟自己過不去,看來吳國人這次不滅掉咱越國是不會罷休了。咋辦,咋辦呢?

無奈之下,句踐只好向三軍傳令說:“凡我父兄昆弟及國子姓,有能助寡人謀而退吳者,吾與之共知越國之政?!?/p>

先前被冷落的文種一看,這可是自己翻身的好機會,忙找到句踐重提舊議。

既然事實證明夫椒一戰乃是個錯誤的決策,文種自然要先矯情一番,他說:“我聽說做生意的人,夏天要儲備皮貨,冬天要儲備麻布,旱季要儲備舟船,雨季要儲備車輛,等待缺貨時賣大價錢。所以國家平時即使沒有四方的襲擾,但謀臣和武將一類的人才,不可不事先選拔培養?,F在君王退守到會稽山上以后,才想到尋找謀臣,不也太晚了嗎?”

句踐心里是一肚子火,可是他畢竟理屈,只得降低姿態,說:“是是是,之前寡人聽信了石買的讒言,是寡人的錯,寡人悔不當初!求求您文大夫,您有啥高論,就快點兒講吧!”說完親熱地拉著文種的手,用無辜的眼神看著他,一臉真誠,深情如水。

文種點了點頭,開始搖頭晃腦地擺起龍門陣來:“能夠平定傾覆的人,一定懂得人道是崇尚謙卑的;大丈夫能屈能伸,只有保存自己,才能消滅敵人,如今之計,大王您只好派人給吳王送去優厚的禮物,卑躬屈膝,乞求原諒,如果他不答應,您就親自去侍奉他,把自身也抵押給吳國?!?/p>

句踐抱著頭想了半天,覺得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于是派文種帶著金銀財寶去吳國求和。

文種來到吳軍營中,跪地膝行至吳王面前,使勁叩頭說:“亡國之臣句踐讓下臣來請求大王:越國本來就是給吳國納貢的屬國,大王用鞭子驅使它就可以了,根本不值得您屈尊親自前來征討。所以,句踐請求向吳國稱臣,并送上一個嫡生女兒,拿著掃把侍奉您幫您掃地鋪床;再送上一個嫡生兒子,捧著盤子伺候您幫您端菜洗碗;春秋兩季的貢品,也一定按照諸侯向天子進貢的標準,決不懈怠。大王您圣明聞達于天下,慈悲為懷,存留越國的宗廟,一定能讓四方的諸侯對您俯首帖耳,臣服在您的威名之下?!?/p>

夫差一聽這話,十分受用,是啊,寡人的圣明聞達于天下,是個大大的好人來的,多一個死心塌地的小弟,對我的稱霸事業,不也是件好事兒嗎?正要答應,伍子胥沖上來反對說:“大王,你千萬不能答應越國的求和。古語有云:‘樹德莫如滋,去疾莫如盡?!瘏菄驮絿?,三江(吳淞江、錢塘江、浦陽江)環之,土地相連,世世代代都是仇敵。有吳就不能有越,有越就不能有吳,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如今上天把越國賞賜給吳國,這么大的好處,我們不要太可惜了。更何況,越王句踐為人陰險,能忍辱負重,又喜結交各方面的好漢,是個極其危險的人物,我們要是就這么輕易放了他,今后他發展壯大了,咱們就悔之晚矣?!?/p>

伍子胥還真能掰,一大段說個不停,其實只要十四個字就能說明白了——放虎歸山終為患,打蛇不死隨棍上。

文種回來,把情況通報給句踐,句踐一拍桌子,怒道:“好你個伍子胥,寡人什么時候招惹你了,非要置寡人于死地不可!哼,我句踐雖敗,但也是個鐵骨錚錚的漢子,吳國人不答應就算了,寡人大不了殺掉妻子兒女,一把火燒光所有的金銀財寶,帶著五千甲兵和吳國人拼個魚死網破,就算是死,也不給他們吳國留半個人,半毛錢!”

文種忙勸句踐:“大王您千萬不要意氣用事,如今雖然有個伍子胥對咱們求和百般阻撓,但事情也并非完全沒有轉機……”

“哦?大夫有何高見,快快道來!寡人現在啥都聽你的!”句踐又露出了他水汪汪深情無比的眼神。

文種尷尬地咳嗽兩聲,避過句踐的視線,低頭道:“我聽說吳國的太宰伯嚭貪財好色,嫉賢妒能,明著跟伍子胥稱兄道弟,暗地里卻對他在吳國的崇高地位十分眼熱。我們可以拿他做我們的突破口,用錢財和美女去誘惑他,讓他去跟伍子胥唱對臺戲,說不定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好結果?!?/p>

句踐一拍頭,叫道:“對呀,我怎么就忘了這個人呢?”說著他翻出了越國派到吳國的情報部門編制的“吳國重要人物檔案”,大聲念道:“伯嚭,楚國人,名門之后,因老爸得罪楚王而遭滅門慘禍,走投無路之下逃到吳國,靠著伍子胥的引薦而投靠吳王闔閭,后因在伐楚之戰中立有大功而逐步提升為太宰要職。此人為人很善于夸夸其談賣弄自己的知識見聞,靠著這一點,他青云直上,用阿諛奉承討得了吳王夫差的歡心,得以能在很多重大問題上左右夫差的決策。不過此人雖然博聞強記熟悉歷史,卻缺乏戰略眼光沒有遠見,又貪財好色,尤其喜歡越國美女……”念到這句踐突然高興地跳了起來,大笑道:“什么?他最喜歡越國美女,太好了,哈哈哈,夫差、伍子胥,原來你們身邊擁有這么一顆絕妙的定時炸彈啊,真是天助我也。文大夫,你現在馬上在我后宮里精選八個絕色美女,除了我夫人,其他人隨便你挑……嗯,再從我的小金庫里取白璧二十雙,黃金萬兩,全部拿去送給伯嚭……”

肆 糖衣炮彈

文種再次來到吳國,偷偷找到太宰伯嚭,獻上美女寶器,跪在地上拍馬屁說:“寡君句踐年幼無知,不懂事,以致得罪了大國,現在他已悔過自新,愿舉國請為吳臣,但是貴國的伍相國卻對我們成見太深,多加阻撓。后來我們寡君聽說太宰大人您以巍巍功德,外為吳之干城,內作王之心腹,所以特派小人前來求大人您為我們美言幾句,這里有小小意思,不成敬意,還請笑納?!?/p>

堂下金光閃閃的珠玉寶器堆積如山,照得伯嚭眼睛發花腦袋發暈;八個風情萬種媚眼橫飛的越國美女,迷得伯嚭心旌動搖口水橫流。

一時間,伯嚭呆了,張著嘴巴說不出話來。

文種心中暗喜,嘿嘿,看來糖衣炮彈的威力果然不同凡響。

可是伯嚭呆了半晌,突然間臉色一變,正義凜然地說道:“這可不行,本太宰可是個清官來的,怎么能厚顏無恥貪污受賄呢?再說伍子胥是我的好兄弟,我可不能拆他的臺!”

文種心里暗罵:這小子明明已經心動了,偏偏還要拿架子裝清高,正宗的虛偽小人!

當然,文種心里這么想,嘴巴上卻不能這么說,只見他微微一笑,又道:“不對不對,話不能這么講。越國的東西就是吳國的,吳國的東西就是大人您的,大人您拿您自己家的東西,怎么能算貪污受賄呢?至于伍子胥,您拿他當好兄弟,他可不拿您當好兄弟?,F在如果越國被滅,那滅越的功勞都是他伍子胥的,跟太宰您半點兒關系都沒有,而如果您保住了越國,讓越國盡心盡力地為吳國效力,那么存越的功勞就都是大人您的了。如此,您對我們越國,就有如同讓死人復活,讓白骨重新長肉一樣的大恩大德。從今往后,太宰您就是我們越國的再生父母,我們越人就算忘了自己老爸,也不敢忘記大人您對我們的恩賜呀!”

伯嚭還要裝模作樣:“你說的這些都是廢話!如果越國被滅,越國所有的東西,都是我們吳國的。誰還在乎你們這么一點兒小玩意?”

文種明白了,原來伯嚭根本不稀罕大恩大德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好,那我也只有出絕招了,于是他突然站了起來,拂袖道:“哼,越兵雖敗,然保會稽者,仍有甲兵五千,堪當一戰!我們大王說了,如果你們吳國人不答應求和,我們就和你們拼死一戰,戰而不捷,則盡毀庫藏之積,來個玉石俱焚,讓誰都得不了好處!”

伯嚭慌了,忙道:“有話好說有話好說,我也沒說不幫你們嘛!”

文種見自己這招以進為退已經奏效,忙又換了臉色,跪下來賠笑道:“我就說嘛,太宰您是個大大的好人,絕對不會見死不救的。太宰您想想,滅掉越國,越國的金銀財寶只會進入吳國的國庫,能到太宰您腰包的,撐死了也不過一二成,而如果大人您肯幫忙的話,今后越國的貢獻,未入王宮,先入您的府第,要什么隨便您挑!”

千說萬說,還是文種最后這句話最動聽,伯嚭聞言是心花怒放,一邊吞口水一邊說:“此話當真?”

“當然當然,咱們老大說了,只要大人您肯幫忙,越國的美女寶器,自當如長江之水,源源不絕而來矣?!?/p>

伯嚭連連點頭:“好,好,好。你們老大真是識相,有前途,有前途!”

文種又將那八個越國美女拉到伯嚭眼前,讓他近距離觀賞,口中說道:“這八個美女,都是我們老大在后宮中精心為大人您挑選的,您看看怎么樣,還算滿意嗎?如果您放我們老大一條生路,我們老大回到越國后,還會在民間竭力搜求,挑選更美的女子進獻給您?!?/p>

伯嚭流著口水笑道:“不錯,不錯,我一向認為,你們越國的美女是天下間最鐘靈毓秀最溫柔多情的……嘿嘿嘿,你們老大果然會做人,真是深得我心,深得我心呀!”

文種強捺住內心對伯嚭那副豬哥模樣的惡心,賠笑道:“哪里哪里,這天下間也只有太宰您這樣的風流才子,才不會委屈了我們越國這些楚楚動人的美女喲……那幫忙求情的事……”

“好說好說……”

文種大喜,連忙緊緊握住伯嚭的手,大聲道:“好,那就這樣,小人告辭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文種離開了吳營,走出數里,終于忍受不住,蹲在路邊狂吐起來:可悲呀可悲,我文種從來沒有做過如此丟臉的事兒,天呀,惡心死我了!

話說伯嚭接受了越國的好處,自然就要為越國人說話了,他找到夫差,進言道:“大王,我看您還是答應了越國的請降吧!我看人家挺有誠意的?!?/p>

夫差雖然信任伯嚭,但此時他的態度還是偏向伍子胥那一邊的,于是他怒道:“不行!越與寡人有不共戴天之仇,絕對不能輕饒了他們!”

伯嚭早就預料到了夫差的反應,忙將自己準備好的一套說辭講了出來:“大王您不記得從前孫武的話了嗎?‘兵,兇器,可暫用而不可久也?!絿m然對大王有殺父之仇,但罪魁禍首靈姑浮既已授首,大王您的仇也應該算是報了。再說句踐已經答應將其所有寶器珍玩全部獻給大王作賠罪;又肯讓自己的女兒給大王做女奴,大夫的女兒給吳國的大夫做女奴,士的女兒給吳國的士人做女奴;還肯率領本國的軍隊,隨從我國的軍隊,聽憑大王的調遣;而他們要求的,只是存留越國的宗廟而已。從前楚莊王攻滅了陳國、鄭國之后,也存留了他們的宗廟,從而得以諸侯歸心,成為天下霸主。大王何不效法楚莊,赦越之罪,則既可得越,又可揚霸主之名,此一舉兩得之事,對大王對吳國都是大大的有利呀。反過來,如果咱們非要置越于死地的話,那越國還有五千甲兵,困獸猶斗,背城一戰,咱們傷敵一萬,也要自損三千。還有,萬一句踐來個狗急跳墻,燒掉自己的宗廟,殺死自己的妻子,將越國所有金銀財寶全部毀掉,咱們可就得不償失了!所以呀大王,您與其殺了這些越國人,還不如得到這個國家的臣服,哪個更為有利些,還請大王您多加考慮?!?/p>

巧舌如簧,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伯嚭口才還真不錯,算是一個肚里有些墨水的小人。

伍子胥馬上跳出來反對:“不可,千萬不可,今天不滅亡越國,大王必定后悔莫及。句踐是個可怕的對手,他的手下文種、范蠡也都是賢能的大臣。如果句踐能夠返回越國,必將作亂?!?/p>

伯嚭對夫差道:“伍子胥目光短淺,只明白一時的計策,而不精通安國的道理,接受越國的投降才是真正的‘霸道’,大王您切不要被小人的意見蒙蔽了!”

什么,你居然說我是小人,你才是小人呢,你全家都是小人!伍子胥火了,好你個伯嚭,昨天還跟我站在同一戰線,今天態度立馬就變了,沒得說,你肯定是收了越國人的好處,枉我還把你一直當兄弟,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兩人爭論不休,一直沒說話的夫差腦袋都快被他們搞昏了,他站起身來看了看二人,最后拍板道:“別吵了,你們兩位都是寡人的肱骨大臣,誰也不是小人。寡人想清楚了,決定接受越國的投降,條件是句踐必須帶著他老婆來吳國為奴,聽話我就饒他一命,不聽話寡人就滅了他,咋樣,寡人這個計策不錯吧,哈哈哈,寡人果然是個天才,我太佩服我自己了!”

伯嚭連忙拍馬屁:“大王真是亙古未有的圣君呀。越人強悍好斗,難于驅使,咱們滅了他們的國家,未必能震得住他們,而咱們如果將句踐扣留在吳國,攥住他的小命,他雖然活著,也就等于是死了。反之,如果殺死他,他的百姓蠻性難服,將會弄得我們永無寧日。那么,他雖然死了,也還等于是活著的。因此,大王不殺句踐,正是殺了句踐;伍相國要殺了勾踐,才是保護了勾踐!——大王的圣明,就在這里!”

夫差顯然對伯嚭的馬屁十分受用,聞言大笑道:“沒錯,我夫差,不只是吳國的君王,而將是四海的霸主!一個四海的霸主,應該既有軍威,也有仁義。我要讓天下人知道我能嚴能寬,能收能放,能擒能縱,能暴能忍。不殺句踐,行了仁義,卻滅了越國。我意已決,伍相國無須再言了!傳寡人的命令,放句踐還越,做一些必要的國事交代,然后再帶著老婆來吳國報到,寡人與伍相國率大軍先行還吳,伯嚭太宰你就領著一萬兵馬在此監視越國,催促行程,并為寡人接收越國的財貨和寶器?!?/p>

伯嚭見自己得計,大喜,忙告辭出去找文種再要好處,而伍子胥也只好恨恨地走出大營,跟身邊的另一位大夫王孫雒抱怨說:“吾悔不聽被離之言,而與此小人稱兄道弟,我,我真是瞎了眼了!越十年生聚,再加以十年教訓,二十年之后,吳宮為沼矣!”

伍子胥雖是個英雄,卻不是個當官的料。你就算有怨言,也該埋藏心中,暗做謀劃,怎可在此大庭廣眾之下隨口而出,對領導的決策妄加詆毀,難怪以后夫差越來越看他不順眼。咱們的古人不是說了嘛:皎皎者易污。你穿一襲白衣一頭白發行走江湖,怎么可能不沾上泥點子呢?看來,伍子胥在人際關系方面永遠是個弱智,此生注定只能當一個寂寞的英雄。

會稽山上的句踐已經得知了文種帶來的“好消息”,心中也不知是該高興好,還是該傷心好。

“文大夫,夫差那家伙真的要我夫婦去吳國為奴,才肯放過我們越國嗎?”

“是的,這已經是咱們能爭取到的最好結果了,還是那句話,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保住性命,咱們終會有翻身的那一天?!?/p>

句踐忍不住雙目垂淚:“說得輕巧,寡人千里為囚,命懸吳人之手,能不能生還越國還是未知之數,想要翻身,談何容易!”

文種又安慰句踐說:“從前商湯被囚禁在夏臺,周文王被圍困在羑里,晉國重耳逃到翟,齊國小白逃到莒,他們都終于稱王稱霸天下。由此觀之,我們今日的處境何嘗不可能成為福分呢?”

“遠的咱就的不說了,近的就說這楚昭王,當初他逃離郢都的時候,惶惶然如喪家之犬,最后不還是靠著上下團結,得以重整河山,如今又是一條好漢?!蔽姆N的話雖然是寬慰之語,倒也頗有幾分道理。艱苦的環境,確可以鍛煉出一個真正的霸主來,從這點上來看,句踐去吳國接受吃苦教育,對他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兒。

越國終于在覆亡的最后時刻抓住了一線生機。而與此同時的古希臘,命運似乎比越國要好多了,公元前491年,波斯大帝大流士一世派遣使者到希臘各邦索取“土和水”,意思是要這些城邦表示臣服,否則就要毀滅整個希臘。許多小城邦都不敢違抗,只有雅典和斯巴達兩個最牛的城邦不把大流士放在眼里。雅典人殺掉了使者。斯巴達人把使者扔進井里,對他們說:“井里有泥又有水,請自使吧!”

這真是波斯人的恥辱啊,大流士很生氣,后果很嚴重,公元前490年,波斯五萬大軍坐著六百艘戰船橫渡愛琴海,攻滅雅典的好兄弟厄律特里亞城,將那里所有的百姓掠作奴隸。接著馬不停蹄,乘船登陸馬拉松平原,離雅典城不過40公里,大戰一觸即發。

波斯大軍有五萬人,而且援軍還在源源不斷地從愛琴海對岸運送而來,而雅典城能拿得出手的所有家底,只有一萬軍隊,波斯人的五分之一。

怎么辦,是等待斯巴達的兩千援軍,還是在波斯人立足未穩打他個措手不及,雅典城的十位軍委會委員陷入了苦惱之中。

最終,將軍們投票決定,不等斯巴人了,再等下去,波斯人只會越來越多。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赌博对联顺口溜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选遗漏开奖走势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2017年最赚钱的小生意 北京11选5预测软件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基本图 黑龙江省11选五手机版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值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开始时间 炒股搞笑图片站在山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