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春秋那些事兒 > 第七章 楚昭王的成長

第七章 楚昭王的成長

壹 英雄淚

當郢都城破、楚王奔隨、整個楚國一片風起云涌的時候,在夷陵山區(即三國時陸遜大敗劉備的那個夷陵之戰所在地)中,躲著一個幾乎要被大家遺忘了的牛人——申包胥。

當年,伍子胥倉皇北顧,途中好友申包胥放了他一馬,并跟他說過一句“子能亡楚,吾能存楚”這樣響當當的誓言?,F在,既然伍子胥已經報了仇完成了他的任務,那么申包胥也是時候實現自己的諾言了。

他一定要趕走吳兵,恢復楚國的大好河山!

于是,申包胥一面在夷陵山區組織游擊戰,一面給伍子胥寫了一封信,義正詞嚴地斥責他說:“你這樣報仇,豈不是太過分了一點嗎?怎么說你也曾當過楚平王的臣子,死者為大,雖然他曾對不起你,但你也不能鞭打他的尸體而侮辱一個死人呀?你這樣真是太慘無人道了!”

確實,在中國人的傳統觀念里,一個人死了,那一切仇怨也該可以一筆勾銷了。所以,伍子胥的行為,在世人的眼中,未免有些離經叛道,讓人無法接受。

伍子胥接過信,沉默良久,雙目泛起了淚光:老申呀,你罵我的每句話都對,可是我,我身不由己啊……

數日后,申包胥收到了伍子胥的回信,上面只有一句話:“吾日暮路遠,故倒行而逆施于道也?!?/p>

申包胥長嘆了一口氣:伍子胥說得也沒錯,仇恨糾結到了這個地步,他也沒辦法控制自己,看來要勸他退兵是不可能了……罷罷罷,我干脆沖出山去和吳國人拼了算了!……不行,我這么披甲執刃赴強敵一死,伏尸流血,其作用也只不過是一兵一卒,還不如留得有用之身,去向諸侯搬兵來救。

而這個世界上唯一能救楚國的國家,就是秦國。

于是申包胥立刻收拾包袱,背上干糧出發。一路上,他上峭山,赴深溪,游川水,犯津關,蹶沙石,晝夜西奔,鞋子跑壞了,就光腳跑;腳后跟和腳底板都跑壞了,就撕破衣裳,包住傷腳,止住鮮血,然后接著再跑!

數日后,申包胥歷經千辛萬苦,徒步長征近千里,終于趕到了秦國雍城(今陜西鳳翔市),對楚昭王的舅舅秦哀公說:“吳國就像一只貪吃的野豬,一條陰毒的長蛇,時時刻刻想著吞滅其他諸侯。我們大王不幸先遭到它的毒手,而逃亡于草莽之間。他大舅啊,您快點去救救您那可憐的小外甥吧!吳國那群野蠻人貪得無厭,如果讓他們成了君王您的鄰國,秦國也會永無寧日的?!?/p>

秦國自秦穆公霸西陲以來,一百多年間只跟晉國打過幾個小仗,還大部分都輸了,從此秦國的君主們放棄了稱霸中原的理想,開始在關中這一片地方自得其樂,誰都不惹,過起了幸福而平靜的小日子,可現在卻突然跑來一個申包胥,要秦哀公幫楚國復國,這不是搞笑嗎?先別說秦國打不打得過吳國,就算打得過,又何必費盡心機為別人強出頭呢,這不是自找麻煩嗎?

于是秦哀公委婉地辭謝申包胥,說:“寡人明白您的意思了,您先到賓館休息,我們要商量一下再答復給您?!?/p>

申包胥明白這是緩兵之計,于是他堅決不肯離開,說:“寡君逃亡于草莽之間,還沒有得到安身的地方,下臣怎么敢去休息呢?”說著像鶴一樣單腿立在秦庭上(另一只腳受傷了),不停地哭了起來,一邊哭還一邊唱些不著調的楚辭,大抵是說楚昭王怎么怎么可憐吳國怎么怎么可惡之類的。

秦哀公派人勸了老申好幾次,老申就是不為所動。他揚起梨花帶雨的小臉,抽泣著說:“不,你們不答應救楚國,我就不回去?!?/p>

身為一個大國領導人,秦哀公當然不會因為幾句哭聲就改變自己的國策。既然申包胥你這么喜歡哭,那你就哭好了,寡人的朝堂就開放給你哭,讓你盡情表演,看你能堅持多久,大不了寡人給自己和群臣們放幾天假,待在后宮里不用上班,過幾天悠閑日子,豈不是更美?

一天過去了,

兩天過去了,

三天過去了,

四天過去了,

五天過去了,

六天過去了,

七天過去了,

……

是的,整整七日七夜,整整10080分鐘,申包胥一個人單腿立在空蕩蕩的秦庭上,粒米未食,滴水未進,堅持了10080分鐘不吃不喝,堅持了10080分鐘不??奁?。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撐著這個養尊處優的楚國大夫堅持如此長的時間呢?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不是榮華富貴,也不是高官厚祿;而是承諾、信念、使命,還有責任。

而當申包胥覺得自己快不行的時候,他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他想起了楚昭王,那個令自己又愛又恨的年輕君王,希望他經過這次巨變后能真的成熟起來,不再受類似囊瓦這樣的奸臣所擺布;他還想起了伍子胥,很多人說過他當年不該放過伍子胥,是啊,自己那時候要是殺了伍子胥,楚國或許就不會亡了。但是,他從來沒有為這件事情后悔過。楚國就像一個病入膏肓的病人,即使沒有伍子胥,也總有一天會亡的,早晚而已。讓事情早點爆發,驚醒大王與國人,也許還是件好事兒!其實伍子胥也沒有錯,他不過就是想為父兄報仇嘛!雖然,因為命運,我們各自選擇了不同的道路,但我們終究還是一生一世的好朋友。你報了仇,身為好朋友,我為你高興,但身為楚國的臣子,我卻一定要打敗你。我要讓全天下人都知道,我申包胥一定能救得了楚國,不能救楚,我就為楚國而死。

正是抱著這顆必死之心,反而讓申包胥爆發出了無窮的求生力量,讓他堅持,并一直堅持到了最后一刻。

有時候,精神力量真的可以超越人類的生理極限,強大到讓所有人都無法相信的地步。

這種力量,打不死的蟑螂小強、圣斗士星矢稱之為“燃燒的小宇宙”。

這些天,秦哀公過得并不如自己想象般的那么美,沒有心思批閱奏章,女樂也奏不歡快。他的腦海中時刻回響著申包胥那沙啞的哀號聲,這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哪:蓬頭垢面,雙腳淌血;滿身的堅忍執拗,滿面的苦大仇深;一低頭血淚成河,一抬頭長歌當哭。

——難道亡國之痛真的能將一個人折磨成這等模樣嗎?他想不通。

七天后,秦哀公覺得自己這七天長假也放得差不多了,再放的話員工們的心都要收不回來了,那個申包胥即使沒走,也應該早就放棄了,于是他決定招呼大家一起去上朝,左右忙說:“主公不可,楚國來的那個申包胥還在朝堂上哭呢,你們去了也上不成朝!”

“什么?還在哭!你們不要跟我說申包胥那家伙在寡人的朝堂上哭了整整七天七夜!”

“正是如此,申包胥依于庭墻而哭,日夜不絕聲,勺飲不入口七日矣?!?/p>

“天哪!這家伙的生命力未免也太頑強了一點吧!”秦哀公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完全完全被申包胥的偉大精神給感動了:“楚國有這樣的賢臣,吳國都想滅了它,我老秦家半個這樣的人都沒有,吳國豈不是更不會放過我們?”

不管是因為真的被感動,還是基于利害的權衡,總之,秦哀公決定幫助楚國了。他甚至來不及系好衣帽,就帶著左右趕到朝堂上,遠遠地還聽到申包胥在那兒扯著嗓子邊哭邊唱:“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哀公一個箭步沖到申包胥面前,說:“好了好了,寡人被你打敗了還不行嘛!你別再哭了,再哭下去你真的會死的!”

申包胥面如死灰,大把大把的眼淚鼻涕縱橫在漆黑沒有一點血色的臉上,遮得五官都看不明晰了。他傻傻而滿足地一笑,感覺支撐他到現在的所有精神力量剎那間全部崩潰,頓時氣絕暈倒,不省人事。

秦哀公趕忙伸手扶住他,用左手捧著他的頭,而用右手親自給他灌水。

申包胥慢慢蘇醒過來,看著哀公,嘴唇翕動卻說不出話來。

秦哀公飽含在眼眶中的淚水終于決堤,奔涌而出,逆流成河。他緊緊握住申包胥的手,高聲唱道: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于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于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這首詩叫做《無衣》,選自《詩經·秦風》,翻譯過來就是:

誰說沒有衣裳?和你穿一件大衣。君王要起兵,修整好戈和矛,和你同仇敵愾!

誰說沒有衣裳?和你同穿一件內衣。君王要起兵,修整好矛和戟,和你共同做準備!

誰說沒有衣裳?和你同穿一件下衣。君王要起兵,修整好鎧甲和兵器,和你共同上前線!

秦國群臣聽了自己君王的豪言壯語,也都群情激昂,紛紛跟著一起唱了起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那一刻,他們的偉大祖先秦穆公與孟明視仿佛重新活了過來,一聲接著一聲地鞭策著他們:你們忘了崤之戰三萬秦軍埋骨異鄉的事情了嗎,我們秦人個個都是黃土高坡上響當當的硬漢子,難道還會怕了他東海邊上的小小吳國!

七日七夜,申包胥只是剛才才喝了一點兒水,身上軟綿綿的一點兒力氣都沒有,但當聽到秦人山呼海嘯般的吶喊聲,他再也忍不住內心澎湃的情緒,掙扎著站起身來,朝秦哀公連連頓首九次,然后又一次地昏了過去!

“伍子胥鞭尸三百”與“申包胥長哭七日”可以說是春秋末年歷史上最為凄慘、最為壯烈的兩篇樂章:對與錯、報仇與忠君、家仇與國恨、私情與公義,糾結在這兩個烈丈夫、好朋友之間,演繹了一段壯懷激烈的千古悲歌。它讓我們赫然發現。眼淚,并不一定是弱者的表現,當伍子胥癱坐在楚平王的尸體旁黯然落淚,當申包胥傲立在秦庭上長歌當哭,強權在無數顆堅定的眼淚面前轟然崩塌。誰說英雄只與刀光劍影相伴,當一切功名被覆蓋上數千年厚厚的塵土,在英雄們孤獨而幽深的雙眼之中,也許只會留下一顆晶瑩剔透、閃閃發亮的——英雄淚。

貳 反擊

陰潮的春天漸漸遠去,炎熱的夏季踏歌而來,申包胥的心情晴空萬里,好運也似乎開始朝楚國人這邊傾斜。在厚道的秦國終于決定效法當年秦穆公三定晉君的偉業而出兵救楚的時候,遙遠南方的越國國君允常也似乎商量好了一般,乘虛而入,出兵襲擾吳國后方,給留守姑蘇的儲君太子波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而當太子波為了越國這個麻煩焦頭爛額的時候,這一年(前505年)六月,吳國的猛將夫概在沂邑(今河南正陽縣境)碰上了一個更大的麻煩。

秦國的虎狼之師終于到了,一共是戰車五百乘,兵力約37500人(春秋軍制,一輛戰車配士卒75人),他們在申包胥的引領下經商谷(今陜西商縣一帶)、襄陽(今湖北襄樊),南至荊門,與從隨國趕來的子西、子期率領的楚軍在稷地(今河南桐柏縣境)會師,并很快在沂邑與夫概的部分主力發生了小規模的遭遇戰。隨即,兩軍在沂邑一帶擺開陣勢,大戰一觸即發。

夫概并不知道這伙楚軍的后面還有秦軍,所以根本沒把這支隊伍放在眼里。打從他進入楚境之后,數月來所向披靡,未曾一敗。對他而言,楚國的這些敗軍之將,統統都是垃圾之中的垃圾,不堪一擊。唯一讓他心煩的是,這些楚國的軍隊就好像打不死的蟑螂小強,怎么打都打不完似的,再這樣下去,自己何年何月才能回去重享郢都的風月啊。

另外一邊,秦帥公子子蒲正拿著望遠鏡,瞇眼望著遠方密密麻麻的吳國軍隊,對楚帥公子子期說:“我們不熟悉吳軍的戰法,你們跟他們打交道比較多,還是你們先上吧,殺得敵人銳氣挫敗的時候,我大秦軍再上,必獲大勝!”

子期暗罵了一聲滑頭,口中卻連連稱是。他明白現在是自己求別人而不是別人求他,如今之計,也只有忍氣吞聲了,一切以大局為重。

太陽升高了,雙方鼓聲震地。但是天色昏黃,且有霧氣,夫概的心頭突然莫名地閃過一絲不祥之感,他擺了擺頭,想盡力揮去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正這時,雙方的鼓聲敲得更兇,轉眼間,楚軍已經嘩啦一片地沖殺了過來。

管它呢,干他娘的,當年二十萬楚軍我都不怕,還怕它區區數千殘兵敗將?兄弟們,跟我上!

五千吳國勇士吶喊著沖入楚軍中,雙方緊緊咬在一起,廝殺開始了。

打了沒多久,夫概就覺得不對勁了。這支楚軍戰斗力并沒有他想象得那么差勁,作戰十分兇猛,簡直可以和死鬼沈尹戌的那支變態部隊媲美。他這一支大吳軍隊中的王牌主力,居然只和對方打了旗鼓相當。

搞什么,對方吃錯藥了嗎?想當初我對付囊瓦二十萬楚兵的時候,他們不是這樣的??!

媽的,我夫概乃是吳國第一勇士,豈能被楚國人小覷?他一跺腳抽出寶劍,向背后吩咐:“所有親兵聽著,隨我一起沖陣!”

話音未落,三百親軍齊齊亮劍,跟在夫概的后面,沖入敵陣。

戰場中央,雙方正在膠著,忽然經此生力軍猛沖猛殺,楚軍逐漸抵擋不住,開始紛紛敗陣。

夫概長嘯一聲,身先士卒,寶劍過處,竟無一合之將。吳軍頓時士氣大振,吶喊著開始向敵人反攻,真正是以一當十,銳不可當!

楚國人,你們學著點,這才叫真正的軍隊!夫概收劍入鞘,負手傲然一笑,仿佛勝利已是囊中之物。

正這時,忽然從北方刮起一陣狂風。頓時,戰場上天昏地暗,飛沙走石,日色無光,雙方都不能夠再進行作戰,只得暫時收兵。鼓聲停了,吶喊停了,馬蹄聲也停止了,戰場上死一般的寂靜,只有狂風呼嘯的聲音。

夫概懊惱得一頓足,哼,算你們楚國人走運,否則定要把你們一鍋燉了不可。

過了大約一頓飯的時間,大風漸小,慢慢停了。敵人卻并沒有如夫概預想的一樣跑個精光,震天般的鼓噪聲響起,遠遠的地平線上,黑壓壓的全是戰車,看這架勢,敵人恐怕有數萬之眾。

夫概大驚,楚軍哪里來的如此多戰車,難道是天兵天將?再一看,對面戰車的旗幟、帽子顏色與楚兵全然不同,正在狐疑,忽然有一前哨向他飛奔而來,口中高呼:“秦國兵來了,將軍速避!”

夫概的腦袋頓時一片空白,秦國兵?搞什么東東,怎么會有秦國兵,他們是從哪里冒出來的,我咋一點不知道!

此時吳軍這邊,已被秦國的戰車沖上來分割成多處,到處都發生了混戰。夫概猶豫起來,我到底是拼死跟他們干呢,還是暫且撤退?

這一猶豫不得了,夫概引以為傲的子弟兵們竟然抵擋不住開始潰退了,不管他怎么喝止,都無法挽回頹勢。一個親將帶著幾十名親軍且戰且退,來到夫概身邊,急聲道:“秦軍勢大,將軍速走!”

夫概不甘心,歇斯底里地大喊:“怕什么,怕什么,當初二十萬楚軍咱們都照沖不誤,如今數萬秦軍,咱們就怕了嗎?”

沒有人理他,大家都在爭著逃命,吳軍五千精銳剎那間變成了逃荒的難民,眨眼間跑了個精光,最后留在夫概身邊的,只有一百多名最為忠心的親信。數千名秦軍潮水般沖了上來,將他們團團圍住,口中高喊:“活捉敵將!不要放跑了他們!”

夫概長嘆一聲:“完了完了,我的一世英名就此毀于一旦。兄弟們,隨我突圍吧!”

這一百多名吳軍勇士頓時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求生欲望,紛紛拼死沖向敵人,砍殺不已。秦軍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壯烈的情景,無不為之驚駭。

夫概眼見著與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們紛紛倒在血泊之中,悲慟之極,他仰天長號,小宇宙大爆發,瘋了一般沖進目瞪口呆的秦兵之中,帶著一身傷痕,孤身突圍而出。

也不知過了多久,下弦月從厚厚的云層中蹦了出來,照著河兩岸的戰場,也照亮了三三兩兩吳軍潰逃的路……

夫概的五千吳軍精銳在楚國北部遭到了秦楚聯軍的重創,兵力折損大半,其殘部在夫概的率領下竟一口氣撒丫子撤回了吳國老家。這只從前吳國最兇猛的老虎,此時已經完全退化成了一只可憐的Hello Kitty。

這就有點弄不懂了,猛將兄夫概曾經用五千兵就敢沖囊瓦的二十萬楚軍,現在怎么區區三萬多秦軍,就把他們打得屁滾尿流了?其實答案很簡單。

一、士氣。很顯然,吳軍初入楚境時,舍舟登陸長驅數百里,連戰連捷,銳不可當,其士氣比之草包囊瓦率領的楚軍,其差別可不是一丁點兒??墒乾F在,吳軍在楚國這片肥沃的土地上已經腐敗了半年多,什么銳氣都消磨沒了,再加上楚軍哀兵必勝,秦軍又為申包胥的忠勇所感,此消彼長之下,五千吳軍當然不會是數倍于自己的秦楚聯軍的對手。

二、地形。當初柏舉之戰發生的地點,是吳頭楚尾的丘陵地帶。這正是吳軍步兵最能發揮其機動性優勢的地方,而如今吳軍卻是和秦楚聯軍在河南平原上交戰。這樣一來,秦國的大規模戰車集團善于沖鋒的優勢就顯現出來了。不管怎么說,在春秋時期,兵車才是平原地區最為強大的戰爭機器。

三、指揮者。柏舉之戰中吳軍的實際軍事指揮者是兵家圣祖軍事天才孫武。無論從戰局的總體把握還是實際的戰略戰術,楚軍的軍事領導人草包囊瓦和孫武都不在一個級別上。這就好似一個街頭混混與世界拳王比賽拳擊,誰勝誰負傻瓜都猜得出來??墒乾F在秦楚聯軍的指揮者是久經戰陣的秦將子蒲和保護著楚昭王數次脫離險境的牛人楚將子期,而吳軍的指揮者卻是勇猛有余智謀稍嫌不足的夫概,結果一交手,自然高下立判。

與此同時,在隨國的楚國抵抗組織也在子西的領導下對吳國侵略者發動了大規模的戰略反攻,伍子胥的助手伯嚭貿然出擊,結果在軍祥(今湖北隨縣西南)這個地方被沈諸梁(沈尹戌之子,后被封在葉地,又稱葉公,也就是成語“葉公好龍”里面的那個葉公)和薳延左右夾擊,眼看就要全軍覆沒,伍子胥的援軍適時趕到,才將伯嚭救了出來。命運啊,伍子胥要是這次沒救到白眼狼伯嚭,他日后的結局也許就不會那么悲慘了!

戰局開始朝秦楚聯軍這邊一面倒。是年七月,楚將子西、子期、薳延、沈諸梁和秦將子蒲、子虎等各路好漢奏著一路凱歌,從各個方向直逼吳軍大本營郢都。吳王闔閭這時候也豁出去了,他命全部吳軍主力分屯各路要塞,與秦楚聯軍針鋒相對,準備和他們來個正面對決!

闔閭想來個正面對決,秦楚聯軍的最高統帥子期和子蒲卻不想這么急著動手。他們一面與其對峙,暗地里卻分兵繞道偷偷地襲滅了吳國的盟國之一唐國,剛發了筆小財的唐成公還沒等享受夠,就兵敗身亡了,蔡哀公聽到這個消息,嚇得魂不附體,趕忙倒戈投降了老主子楚國。

這可好,吳軍后方兩個重要據點算是沒了。

至此,吳國的三萬海軍陸戰隊,不但傷亡過半,而且已經變成了一支身陷楚境的孤軍。形勢對闔閭越來越不利了,可是上天似乎還嫌闔閭的頭不夠痛。是年九月,猛將兄夫概見自己老哥闔閭在楚國越混越差,竟然在吳國自立為夫概王,一面派兵阻遏闔閭歸路,一面勾結越國,準備與其夾擊留守姑蘇城的太子波。

這都是闔閭自己釀的苦果。當初他不也是弒了弟弟王僚自立為王的嗎?夫概王這叫做有樣學樣。

消息傳到楚國,吳王闔閭大驚,趕忙率軍回國平叛,好家伙,這還得了,可別楚國沒撈著,自己老家被人給端了。

夫概王正等著和越軍一起夾攻姑蘇,結果越軍沒等來,等來了回國拼命的闔閭。這下可好,夫概王夾攻別人不成,自己倒先被闔閭和太子波給夾攻了,沒兩下,夫概王大敗,無奈只好逃奔自己的敵人楚昭王。昭王現在正是缺人手的時候,一見曾擊潰自己二十萬大軍的猛將兄來了,大喜,遂不計前嫌將其封在棠溪(今河南遂平縣西北),是為棠溪氏(后世吳姓的一支)。夫概從此開開心心地做起了自己昔日死敵楚國的臣子。

而在吳王闔閭回國平叛的當口,伍子胥和伯嚭卻依然賴在楚國。他們不甘心,總覺得自己還有反敗為勝的機會。不久,伍子胥率領吳軍在雍澨一戰擊敗了楚軍,可是還沒等他開心夠,秦國的援兵一到,又奪回了勝利的果實,吳軍大敗,退扎在麇地(今湖北鄖縣、岳陽一帶),又被楚軍火燒連營了一番,伍子胥敗走公婿之溪(今湖北襄樊市東),還沒等他站穩腳跟,秦楚聯軍又乘勝趕上,一通海扁,吳軍損失慘重。

大家發現了沒有,同“柏舉之戰”一樣,楚復國之戰也屬于“連續作戰”的一個經典戰例。不同的是,這回輪到吳軍被人追在屁股后面狠揍了。

說起來,秦國人還真是挺厚道的。當初秦穆公三定晉君,從而幫助晉國獲得了數百年的霸局,如今又換成秦哀公大義助楚,趕走吳國侵略者,恢復了楚國的社稷。好人有好報。數百年后,秦國人終于盡得六國之地,建立了偉大的秦帝國,完成了中國大一統。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伍子胥明白楚國的局勢已經不可挽回,只好率軍退回吳國。他安慰自己說:“自群雄爭霸以來,人臣報君者,我也算做到極點,也該滿足了!”

回首往事,郢都的歲月猶如一場大夢。

就這樣,吳軍帶著大批在楚國搶來的金銀財寶和百姓子女,也帶著數不盡的榮耀與遺憾,回到了闊別一年之久的吳國,而留給楚昭王一個空蕩蕩慘兮兮的劫難之城——郢都。

至此,吳楚之間的恩恩怨怨總算是告了一個段落。

叁 郢復

飽經劫難的楚昭王回到了飽經創傷的郢都,一眼望去,但見故都殘破,滿目瘡痍,不覺凄然淚下:“宗廟被毀,社稷遭難,百姓受苦,此均寡人之罪,寡人之罪呀!”

群臣們陪著昭王一起哭,有個叫扈子的樂師甚至還邊哭邊彈唱起一首自創曲來:

“王耶王耶何乖烈,不顧宗廟聽讒孽,任用無忌多所殺,誅夷伯氏族幾滅。二子東奔適吳越,吳王哀痛助忉怛,垂涕舉兵將西伐,伍胥、伯嚭、孫武決。三戰破郢王奔發,留兵縱騎虜荊闕,楚荊骸骨遭發掘,鞭辱腐尸恥難雪!幾危宗廟社稷滅,嚴王何罪國幾絕。卿士凄愴民惻悷,吳軍雖去怖不歇。愿王更隱撫忠節,勿為讒口能謗褻?!?/p>

是的,哭,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楚昭王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化悲憤為力量,收拾民心,重建家園。

說得簡單,具體怎么實施呢,楚昭王學習了當年晉文公重耳歸國后的寶貴經驗。

第一,論功行賞。當時得到獎賞的有王孫由于、王孫圉、王孫賈、鐘建、斗辛、斗巢、斗懷、申包胥、宋木等九人。王孫由于自不必說,當初要不是他為昭王擋住那一戈,昭王早就去地底下見他老爸楚平王了;斗辛、斗巢、鐘建等人也不必說,昭王逃亡期間,他們保駕護航,不離不棄;而申包胥更是七日哭秦庭,感天動地;可是這個斗懷斗老二曾經想謀弒他,楚昭王卻依然不計前嫌,給予其和老哥斗辛一樣的獎賞,并說:“大德滅小怨,道也。他們一個對君王有禮,一個對父親有禮,寡人同樣對待他們,宜哉!”

另外,當年楚昭王奔隨渡臼水(又名臼成河,在京山、鐘祥一帶)時,楚大夫藍尹亶只顧自己逃命,不把船給昭王用,按道理這樣的卑鄙小人應該被處死才對,可是昭王一樣赦免了他,對他說:“我不懲罰你,是為了用這件事來記住以往的過失?!?/p>

大家看這種行為,像不像當年晉文公重耳歸國后對待頭須和履鞮一樣寬宏大量呢?一個成熟的政治家,必須要有廣闊的胸襟,這樣讓更多的人團結在自己周圍。越是多事之秋,團結與穩定越是顯得尤為重要,這就是楚昭王從不斷的失敗中學來的寶貴政治智慧;而像伍子胥這樣有仇必報眼睛里容不得一點沙子的人,注定只能當一個毀滅者、一個孤獨的英雄,政治這種虛偽而陰暗的東西,他玩不來,非要玩的話,只能是玩火自焚。

斗氏兄弟和王孫由于等人站對了隊伍,得到了好處,升官的升官,發財的發財,自然都皆大歡喜,唯有立了最大功的申包胥,卻學起了當年為晉文公割股啖君的介子推,死活不要楚昭王的賞賜,說:“我作秦庭之哭,是為了楚國,不是為了自己,如今國家已經安定了,我還要那區區賞賜做什么,再說我雖盡了對大王的臣子之忠,卻違背了對伍子胥的朋友之義,我若是為了一己之私接受賞賜,一來對不起伍子胥,二來也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庇谑翘尤肷钌街?,隱居起來,終生不出。

申包胥的所作所為,真當得上“忠肝義膽”四字。如此高的覺悟,幾乎已是圣賢了。唉,試問當今之世,可找得到這樣的人半個?

另外,吳人入郢時,為楚國保存了“雞歡之典”(楚國法律大典)的蒙谷,以及隨從和保護楚昭王有功的屠羊說,也均拒受獎賞,前者“自棄于磨山之中”(《戰國策·楚策一》),后者返其“屠羊之肆”(《莊子·讓王》),這也是春秋歷史上的佳話。

君一個勁地要賞,臣一個勁地要辭,個個覺悟都這么高,看來楚國在春秋末年能夠復興,絕非偶然。

第二,重修法治。楚復國后,五官(古代五種重要官職之統稱)失法,社會動蕩。幸好這時候蒙谷及時獻上“雞歡之典”,使五官得法,百姓大治,社會日趨穩定。這一切,蒙谷居功至偉,真是為楚國干了一件大好事。

第三,遷都。吳國雖然已經退兵,但強大而好戰的吳國,對楚國而言,始終是一個巨大的威脅。所以楚昭王和大臣們經過一番商量,決定把都城遷到離吳較遠的鄀城(今湖北宜城東南),名曰新郢,以便休養生息,重整國力。

遷都雖是個無奈之舉,但卻也不失為一個明智之舉。鄀城離江較遠,可以避免吳國強大水軍的威脅,又臨漢水,便于交通,發展生產。又西鄰荊山,北接南陽盆地,進可取,退可守,而其時與秦盟好,與晉關系亦趨緩和,這一環境,正可讓楚國安心發展,不懼外敵。經過數年的整頓恢復,楚國的情況日漸好轉,開始秋后算賬,教訓那些年因楚國遭難而落井下石背叛自己的屬國。公元前496年(楚昭王二十年)春,楚國滅頓(今河南項城),公元前495年,出兵滅胡(今安徽阜陽),公元前494年春,楚昭王又對當年引吳侵楚的罪魁禍首蔡國進行了大規模的報復行動,蔡昭侯不是對手,只得再投降。公元前491年,楚昭王將都城又遷回了故郢。至此,楚國又以強勁的姿態,重新步入春秋大國之列。

楚昭王君臣的這一番舉措,使楚國在遭受了巨大的創傷之后,不但沒有一蹶不振,反而獲得了寶貴的危機意識和空前的團結,從而得以重返爭霸行列。楚昭王不失為楚國歷史上有作為有貢獻的君主之一。所以孔子說:“楚昭王知大道矣。其不失國,宜哉!”而這段歷史也告訴我們,只有經歷過苦難的民族才會更加的成熟與強大。世界上所有偉大的民族,莫不如是。

楚昭王和大圣人孔子還有一段淵源。據說當年楚昭王流落在外的時候,某個正月十五日,經過長江,見江面有漂浮物,是一種外白內紅圓乎乎的甜美食物。大家都不知道這是什么玩意兒。楚昭王聽說孔子學問很好,就派人去請教孔子,孔子說“此浮萍果也,得之主復興之兆”。后來楚昭王果然復了國,從此對孔子佩服得一塌糊涂。再后來,孔子在魯國混不下去,開始周游列國四處求官,結果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最后還被困在陳蔡之地,沒吃沒喝,差點變成了叫花子,多虧楚昭王想起舊事,派使者把孔子師徒接了過來,還要封他做大官??墒强鬃拥拿矇蛩サ?,眼看他就要夢想成真,楚令尹公子子西卻阻止昭王說:“孔子有一幫極其牛逼的徒弟,若是封他做大官,大王您就不怕他們師徒在楚國作亂?再說孔子鼓吹的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一套,只認周天子是王,可不承認咱們楚國的王是王,這樣的危險人物,大王絕對不能要!”昭王一聽,也是這么一個理,于是就打消了重用孔子的想法。從此以后,孔子的政治理想就算玩完兒了。心灰意冷之下,他只好回到魯國,修書傳道,老老實實地當起了他的教書先生。

肆 夫差登場

楚國的事情算是告一個段落了,咱們回過頭來說吳國。話說伍子胥率軍回到吳國,吳王闔閭十分高興,親自出城迎接,并事先從太湖里弄來一條大鱸魚,親自操刀剖魚腹、去內臟、刮魚鱗、切成生魚片(喻示伍子胥手刃仇人),以犒勞大功臣。沒想到天公不作美,這一天天氣很熱,大軍又回來晚了,結果生魚片發了臭,但奇怪的是,魚片依然味道鮮美。闔閭與伍子胥等人一吃之下大為贊賞,于是闔閭就愛上了這道菜,以后就經常叫廚師這么做。慢慢地生魚片這道名菜就在吳地流傳開來了。

生魚片這個東西,大家一直以來的印象,都認為是日本人發明的,其實啊我們中國人才是吃生魚片的老祖宗。據說東漢時,廣陵太守陳登就很愛吃生魚片,因為過量食用而得腸道傳染病及寄生蟲一類的重病,后經名醫華佗醫治才康復,但他康復后仍然繼續吃生魚片,終因為貪吃生魚片而死。

看來生魚片確實有一種讓人欲罷不能的魔力。后來到了西晉,又出了個吳郡人張翰,就愛這道菜愛到發狂,為了它連官都不愿做,毅然辭去了大司馬東曹椽(相當于現在國務院秘書長兼高級顧問)的顯職而歸隱家鄉。這就是“莼鱸之思”典故的出處。

中國人對吃的熱情真是任何國家都比不上,中國人對吃的鉆研也是任何國家都比不上,簡直就可以用“精益求精”四個字來形容,到了南北朝時,吳地人又發明了一道制作極其繁復的名菜叫做“金齏玉鲙”,就是用細切的鮮鱸魚和菰菜攔以調料曬制而成,鱸魚鮮白如玉,菰菜嫩黃如金,因而得名。而“金齏”就是這道菜所用的特殊調料,乃以蒜、姜、橘、白梅、熟粟黃、粳米飯、鹽、醬八種料制而成——是不是比日本的薩希米高級多了?

“金齏玉鲙”的美味天下聞名。隋朝時,隋煬帝到江都,吳郡人獻上這盤名菜,煬帝說:“所謂金齏玉鲙,東南佳味也?!倍瞥鞘秤蒙~片的高峰期,有不少詩詞反映魚鲙的流行程度。比如大詩人李白就寫過一首著名的《秋下荊門》:“霜落荊門江樹空,布帆無恙掛秋風。此行不為鱸魚鲙,自愛名山入剎中?!边@個時期也是中日交流最為頻繁的時期,生魚片正是在這段時期傳到了日本,成為了日本人最喜愛的一道菜。不知道他們在吃這道菜的時候,會不會清楚這道菜的創始人其實就是吳王闔閭呢?

對于這場持續近一年的侵楚戰爭,吳王闔閭還是比較滿意的。雖然沒有徹底滅掉楚國,但已大傷楚國元氣,想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楚國是沒辦法跟自己叫板了;另外,從前唯楚馬首是瞻的江淮小國,也大多投靠了自己,這還不包括吳軍從郢都搶來的大批財富和百姓;總之,通過這場戰爭,吳國已經撈到了足夠多的好處。這些好處,讓吳國的國力大增?,F在的吳王闔閭,如日中天,儼然江南霸主。

一句話,闔閭是春風得意,尾巴翹得比天還高,他于是將姑蘇城的閶門改名為“破楚門”,又封伍子胥為相國,伯嚭為太宰,并開始打北邊兒齊國的主意。

齊國也算是一個東方大國,在山東一帶極有勢力,但這時候齊國的國君齊景公已經老啦,再也沒有了年輕時的雄心壯志,再加上當時齊國名臣晏子已死,國內的陳氏一族又權傾朝野,頗有點想取齊代之的意思。在這個當口,齊景公可不敢捋吳國的虎須,吳王闔閭一發兵,齊景公就嚇得變成一個軟蛋,趕緊求和,并將齊國第一美女,自己心愛的小女兒少姜送到了吳國,想跟吳王結親交好。

齊國可是個出美女的地方。當年衛宣公的老婆宣姜、齊襄公的情人文姜、晉文公的老婆齊姜,那都是春秋時期數一數二的美女。如今這個少姜也不遑多讓,年紀雖小,但天姿國色,不知讓天下間多少男人流光了口水。所以齊景公十分疼愛這個女兒,總想著要她多陪老爸幾年,等年歲到了再許配一個如意郎君??墒乾F在形勢危急,景公也顧不了那么多了,只好忍痛割愛,流著眼淚讓大夫鮑牧將自己的這塊心頭肉送到吳國去。不管怎么說,社稷比女兒更重要——女兒啊,你就為了咱們齊國犧牲一回吧!

少姜到了吳國,引起一番轟動。姑蘇也算是個出美女的地方,但大家拿自己的老婆和少姜一比,都覺得自慚形穢。如果吳王闔閭跟楚平王一樣淫蕩的話,說不定也會來個老牛吃嫩草,不過闔閭還算是個厚道人,他將少姜許配給了自己的愛子太子波。這倆人年紀相仿,郎才女貌,倒也是天生一對。

讀到這里,大家一定以為接下來又是一個“王子與公主從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老套故事了吧!

錯!

太子波確實是個多情的王子,可惜年幼懵懂的少姜卻沒有王昭君的覺悟,既不懂得“和親”的道理,也不懂得“愛情”的美妙,成婚之后,對這個遠在千里之外的異國他鄉十分“感冒”,成日里哭泣不止,思念故土、思念父親,再加上水土不服,沒多久竟染上重病,太子波再三撫慰,又延醫診治,一點用都沒有。

美人傷心,多情的太子波更是痛苦,為了心愛的小媳婦早日康復,他奏請父王改造北門城樓,在上面建了一座美輪美奐的高臺,取名為“望齊門”,以供少姜游玩。沒想到少姜登上望齊門后,憑欄北望,卻看不到故國一點影子,悲哀越甚,導致病情一天天加重,不久就去世了。彌留之際,少姜哭著對看守在旁邊日夜不離的太子波說:“妾聞虞山之巔可見東海,乞葬我于此,倘魂魄有知,庶幾一望齊國也!”少姜死后,太子波痛不欲生,依愛妻遺愿將其安葬在虞山之頂(今虞山頂可見齊女墓,望海亭)。過了沒多久,太子波也因思念愛妻,抑郁而死。

好一對癡男怨女!

吳王闔閭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為兒子選了一個如花似玉的嬌妻,竟然會造成一個如此悲慘的結局。這段金玉良緣,原來卻是一段孽緣。他悲傷之余,也開始考慮在諸公子中重新選擇一個繼承人。正在他拿不定主意的時候,一天夜晚,太子波的弟弟夫差找到了在闔閭面前說話極有分量的伍子胥,說:“大王正在考慮立太子的事,我長得這么帥,舍我其誰呢?相國您去幫我說說吧,大王肯定聽您的!”關于太子波與夫差的關系,各種史料各執一詞,難以判斷。但《吳氏家譜》以太子波和夫差為兄弟,似乎可信。

伍子胥一看,夫差果然長得玉樹臨風,跟自己一樣是個帥哥,而且此人說話如此直接,簡直跟我是一個脾氣。這個年輕人,我喜歡!唉,伍子胥一向看人不準,大家已經領教很多次了!

于是伍子胥說:“放心,包在我身上!”

沒多久,闔閭果然召見了伍子胥,和他商量立太子的事情,伍子胥說:“夫差這個年輕人不錯,我看好他?!?/p>

闔閭卻對夫差不怎么感冒,他沉吟著說:“可是夫差這個人智商不高啊,他來當吳國的未來國君,恐怕不合適?!?/p>

伍子胥說:“夫差這個小伙子腦袋雖然不太靈光,但人品好,再說太子波去世,讓他弟弟頂上,不正是合乎禮法的嗎?”

闔閭心想,夫差人品好,我咋看不出來?我倒覺得他婦人心性,孩子心腸,恐怕成不了什么大事!不過伍子胥乃是吳國重臣,他的建議也不可不聽,罷了罷了,就立了這小子吧,夫差平日里也挺孝順的,好像也沒干過啥出格的事情。

“好吧,那就按照相國的意思辦!”闔閭說。

就這樣,在伍子胥的幫助下,夫差當上了新任太子。這個伍子胥后半生的大冤家,從此在本段復仇的歷史中,正式登場了。

在 線閱DU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陕西11选5在线计划网页版 理财平台排行榜 四川金七乐基本走势图 河北省11选五 天津快乐10分生肖 十一选五走势图辽宁的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app 陕西十一选五任四遗漏 江西时时彩中奖率 广东十一选五158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