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冰糖燉雪梨小說 > 114、夏夢歡X廖振羽(八)

114、夏夢歡X廖振羽(八)

 一個虐心的事實是, 夏夢歡的平衡能力比普通人差得多,所以直到學期末,她才算真正學會滑冰, 可以不用人牽著也不會摔倒。

 其實她學習進度慢, 跟廖振羽的教學方法有很大關系。大部分人學滑冰都是從摔跤開始的,廖振羽總擔心夏夢歡摔跤,在冰場上對她照顧太多, 導致她學得慢上加慢。

 到學期末, 終于學會滑冰后,夏夢歡發現, 她確實可以摘手套了。

 然而這時候,廖振羽也沒必要牽她的手了。

 這個,大騙子……qaq

 ——

 暑假的大部分時光,廖振羽是在霖城度過的。為此, 他爸爸還打電話八卦兮兮地問:“臭小子,是不是談戀愛了?”

 “沒有,”廖振羽答道,“我不是和你說了嗎,我報名了俱樂部的暑期志愿者?!?br />
 這是驍龍俱樂部推廣滑冰的活動之一。不過炎炎夏日,這次他們推廣滑的不是真冰,而是仿真冰。

 仿真冰場是用高分子聚乙烯鋪設的板材, 材料自帶潤滑功能,模仿真實冰面的效果。據說好的仿真冰場可以與真冰達到百分之九十五的相似度。仿真冰場成本低廉、節能環保、四季可用,本身具有很好的市場前景, 只可惜在普通人之中的知名度和認可度都比較低。

 驍龍俱樂部的老板是個有情懷的冰雪愛好者,與政府合作做了一個“仿真冰場進小區”的項目,今年暑期有四塊公益性的仿真冰場進入社區,免費對市民開放。

 廖振羽所報名的志愿者,是在這些冰場做義工,幫助附近居民了解和使用仿真滑冰場。

 自然,他報名的時候也沒忘了把夏夢歡捎上。

 夏夢歡其實不喜歡做志愿者。又熱,又累,還不討好。居民素質層次不齊,有些很有禮貌,有些就把自己當皇帝,把志愿者當皇孫。

 但是夏夢歡喜歡和廖振羽一起做事情。

 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那種甜蜜輕松,可以抵掉所有皮肉之苦。

 有的時候,冰場附近路過染著黃毛戴著塑料金鏈子、襯衫敞開一大半的小混混,看到夏夢歡時,小混混會對著她吹口哨。

 這時候廖振羽就扶著冰場的圍欄,朝著小混混賤笑,“喲,弟弟身材不錯?!?br />
 小混混沒搭理他。

 廖振羽:“我請你看電影啊弟弟?”

 “滾!”

 廖振羽被罵了也不惱,偷偷瞄一眼身旁的夏夢歡。

 他很不想承認,跟夏夢歡在一塊,他也變得越來越沒下限了……

 ——

 過了些天,廖振羽連著放了一星期的假。放假原因……

 某天早上,他在宿舍醒來時聽到水聲,整個房間充斥著一種潮濕的氣息。他感覺很奇怪,坐起身伸了個懶腰,想要下床。

 腦袋剛探出床位,他驚得差點掉下去。

 滿地都是水,目測水深至少二十公分,整個宿舍一片汪洋。他的塑料拖鞋在水面上飄著,像大海中兩只無助的小船。

 什么玩意兒,怎么睡一覺感覺整個世界都變了。好可怕??!

 廖振羽一臉懵逼,一開始以為是水管漏了,直到他下床的時候不經意間往窗外一瞥,外邊也是一片汪洋。

 好吧,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打開手機搜了搜新聞,果然,昨晚全城下了一夜暴雨,雨下得太急,排水系統承載不了,于是形成了內澇。

 廖振羽他們宿舍在一樓,自然首當其沖,淹了。

 現在雨暫時停了,據說今天還會下。

 他趟著水出門,想先去吃點早飯。宿舍樓有地基,一樓的地面比外邊要高出幾十公分,如果現在宿舍樓的水有二十公分深,那么外邊少說有五六十公分。廖振羽不知道今天食堂營不營業,如果營業的話,他可能得自己游過去。

 廖振羽心情不太美好。他提著雨傘,一路在渾濁的積水里跋涉著,走到到宿舍樓門口。剛一推開門,他發現外邊停著一輛……啊不,一艘,充氣皮劃艇。

 夏夢歡坐在皮劃艇上,笑得眉眼彎彎,朝他揮了揮手,“廖振羽!”

 彼時外頭天空依舊是陰云密布,可廖振羽的心里一下子就放晴了。

 你喜歡的人在等你,沒有比這更美好的事了。

 而且人家還是劃船來的……更加的令人感動。

 廖振羽登上皮劃艇,這才注意到表弟也在。他跟表弟招呼一聲,“你也來了?!?br />
 表弟一陣無語,“我這么一個大活人,你現在才看到?”

 夏夢歡把一個保溫飯盒塞到廖振羽懷里,“請你早飯?!?br />
 “謝謝?!绷握裼鹦睦锱?,低頭打開保溫飯盒,見里頭是包子,煎蛋,還有培根。煎蛋和培根都做成了心形。

 廖振羽看著那些心形的食物,心頭是癢的。他不知道這是女孩子普遍的癖好,還是,還是……

 他吃著早餐,問道:“你們怎么來了?”

 表弟似笑非笑,“你問她!”

 廖振羽看向夏夢歡。

 夏夢歡解釋道:“我看到新聞上說,有一個鱷魚養殖場被洪水淹了,跑出來很多鱷魚?!?br />
 廖振羽立即明白了,問道:“你不會是怕我被鱷魚吃了吧?”

 夏夢歡沒有回答,只是扭著臉看向遠處被他們甩在身后的樓宇。

 廖振羽噗嗤笑了,又不好笑得太大聲,一邊極力忍笑,一邊吃她做的那些小心心。夏夢歡聽到他斷斷續續壓抑的笑聲,有些惱,反問道:“我說得不對嗎?鱷魚有沒有可能游到城區?就算不是自己游的,有沒有可能被水沖過來?來了之后有沒有可能剛好游進學校?剛好遇到你?有沒有可能?!”

 “有,有……”廖振羽連忙點頭。

 “那你為什么還笑?”

 “因為你可愛不行嗎?”

 夏夢歡噎住,紅著臉撇開頭,不說話了。

 ——

 開學之后,進入大二,廖振羽的功課從多變成了很多,多到他甚至無法負擔自己那些課外興趣,于是把其他社團都退了,只保留了滑冰館的兼職。

 新學期,夏夢歡也有了新目標。

 ——她、要、當、巡、冰、員。

 這算是一個挑戰,因為巡冰員對體力的要求還蠻高的。

 好在夏夢歡這幾個月來堅持練滑冰,身體素質有了很大進步。

 忙碌而充實的時光飛快流轉著,等夏夢歡終于通過俱樂部體能和技能的雙測試、拿到巡冰員的資格時,已經到了十一月份。

 說來巧了,她拿到資格這天剛好是光棍節。

 廖振羽買了點啤酒和零食,兩人坐在滑冰館后門外的臺階上,給她慶祝。

 夏夢歡今天心情特別好,小臉紅撲撲的,眼里放著光彩。廖振羽看著她那樣子,特別想捏捏她的臉。

 夏夢歡平常很少喝酒,這會兒豪爽地開了一聽,在廖振羽面前舉了一下,“廖振羽,謝謝你?!?br />
 廖振羽看著她的眼睛,他感覺此刻她神采奕奕的目光真的要多迷人有多迷人。他握著啤酒,笑問:“謝我干什么?”

 “你知道嗎,有些事情,我以前想都不敢想?!?br />
 “你至于么,不就是個巡冰員?!?br />
 夏夢歡搖頭,“對我來說意義不一樣。我本身膽子特別小,身體也不好,而且還自卑?!?br />
 廖振羽悠悠嘆了口氣,“其實每個人都會自卑的。像老大那樣生而無畏的,畢竟是少數?!?br />
 “也對,”夏夢歡點了點頭,又說,“但我是那種……必須有人牽著我的手,帶著我走,我才能走下去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廖振羽,因為有你一直牽著我的手,我才能走到現在。所以我要謝謝你?!?br />
 廖振羽怔了怔,心內突然涌起萬千感慨。他并不覺得是他在帶著她走,他認為他們是手拉著手并肩一起走。一起走過黑夜白天,晴雨風雪。

 不過他并沒有把心里話說出來,只是喝了口酒,挑眉看著她,笑道:“那你打算怎么謝我呢?”

 夏夢歡歪著頭看他,也在笑,“那你想要什么呢?”

 廖振羽沒有回答,眼睛看著遠處,慢悠悠地喝酒。

 夏夢歡鼓著腮幫子,沉默不語。

 有時候,我們面對感情時總是在猜測,彷徨,猶疑,試探。心內百轉千回,臉上若無其事。

 會察言觀色,會條分縷析,卻唯獨少了那么一點脫口而出的勇氣。

 倆人這樣安靜地喝了會兒酒,放下啤酒吃毛豆。夏夢歡是個慢性子,剝毛豆慢吞吞的,吃豆子慢悠悠的,她剛吃完兩三只,廖振羽那邊已經吃出一把毛豆皮。

 她一邊吃毛豆,一邊偷偷看他。

 然后,她親眼看到,他伸手拿啤酒,拿的卻是她的。

 “那是我的?!毕膲魵g提醒道。

 廖振羽“哦”了一聲,鎮定地放下那半罐啤酒,轉而拿起自己的。

 夏夢歡突然說:“廖振羽,你不老實哦?!?br />
 廖振羽本來正把啤酒往嘴邊送,聽到她這話,他動作頓住,不動聲色地看著她,“嗯?”

 她緩緩地傾過身體,慢悠悠地靠近他。

 廖振羽心臟提起來,精神緊緊地繃著。眼看著她一點點逼近,他雖緊張,卻并不打算后退,只是手臂向后,撐著身體,望著她的眼睛。

 夏夢歡喝了酒,眼珠兒不像剛才那樣瑩亮,現在染上一層迷醉。

 她終于靠得極近,身體幾乎與他相貼,廖振羽的身體對她是有記憶的,這會兒感受到她柔軟嬌小、散發著熱量的身軀的迫近,他一陣口干舌燥,喉嚨輕輕滾動了一下,呼吸變得紊亂。

 夏夢歡看著他這樣子,笑了。

 然后,她突然一伸脖子,在他唇上飛快地親了一下。

 “再不老實還親你?!彼f。

 廖振羽分不清楚這算威脅還是挑逗,他只知道自己因為她這一下,腦子里炸開了煙花。待他從煙花的碎片里找回魂兒來,想要好好回敬她時,她卻已經站起身,拿著啤酒走了。

 蹦蹦跳跳地走著。

 廖振羽看著她略有些踉蹌的背影,喃喃自語道,“到底是醉還是沒醉???”

 很快,廖振羽就得出結論:這貨沒醉。

 因為,她竟然在聊天群和老大玩角色扮演,雖然戲精上身瘋瘋癲癲的,但講話邏輯非常清楚。

 總之,沒醉!

 ——

 本來沒醉是個值得高興的事,然而第二天,廖振羽收到一個噩耗。

 這個昨天晚上還在強吻他的家伙,今天竟然跟他討論去冰球隊相親的事!

 啊啊啊啊啊相什么親!做人還能不能有點責任感了!

 廖振羽義正辭嚴地批評了她。

 之后他不放心,跑去商場買了條金鏈子。

 媽蛋,勞資要把這貨拴住。

 他把金鏈子甩給夏夢歡,夏夢歡拿在手里掂著。

 廖振羽:“懂我的意思嗎?”

 “懂,”夏夢歡乖巧點頭,“這不是塑料的,感覺應該是真金?!?br />
 廖振羽差點氣吐血,“魂淡,我是讓你做我女朋友啊?!?br />
 夏夢歡掂金鏈子的動作停住,望著他的眼睛,突然就笑了。

 沒有人知道,她從第一眼見到他就喜歡。

 一年零兩個月,四百三十六天,每一天都活在暗戀里。

 現在,他要求她做他的女朋友。

 “你早說啊?!?br />
 ——《冰糖燉雪梨》·番外完——

 作者有話要說:終于寫完惹,抱抱深夜碼字的自己。

 《冰糖燉雪梨》全篇到此為止,感謝大家的陪伴,鞠躬。

 順便小聲說一句,《時光微微甜》預售鏈接已發,各家網店都有預售活動,大家可以移步我的置頂微博挑選(我新浪微博名:酒小七)。

 懶得開微博的旁友,也可以直接當當搜索“時光微微甜”,當當上簽名本最多啦。

在 線閱DU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