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冰糖燉雪梨小說 > 28、再生父母

28、再生父母

 喻言還記得上次說過的要請客, 給棠雪打電話。棠雪把黎語冰騙去暢天園,自己跟喻言去美食街的海鮮店吃龍蝦和生蠔去了。

 點菜的時候她給自己點了一罐可樂,喻言不能喝碳酸飲料, 還是喝豆奶。

 棠雪握著可樂, 利索地一拉拉環,罐子里的液體開始冒起小氣泡,咝咝的, 仿佛在唱歌。

 喻言坐在她對面, 看著她的動作。

 他微微偏著腦袋,濕潤柔亮的眼睛, 安靜又認真,那表情,特別像一只還沒斷奶的小狗,對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充滿好奇。

 棠雪樂了, 輕輕晃了下手里的可樂,問他:“你不會沒喝過吧?”

 喻言搖了搖頭。

 “從來沒有?”

 “嗯?!?br />
 棠雪一臉的不可思議地看著他,仿佛在看一個外星人。

 她表情太夸張,喻言被她看得有點不好意思了,抿了抿嘴解釋道:“我不能喝這些?!?br />
 “我知道啊,我以前也是體育生,教練也不讓喝, 可還是會偷偷喝的?!碧难┱f著,正要喝一口可樂,看著喻言眼巴巴的樣子, 她突然停下動作,笑問他:“喂,你要不要嘗嘗?”

 喻言搖了搖頭。

 “嘗嘗唄,就喝一口沒事兒?!碧难┠眠^玻璃杯,倒了一截,有兩三公分那么高,遞給他。

 她笑嘻嘻的看著他,他就有些動搖。

 稍稍猶豫了一下,他接過杯子,喝了一口。

 很奇怪的味道。有點像藥,但是比藥清新可口許多。入口時氣泡還沒冒干凈,涼絲絲的液體,在口腔的溫度的激發下,又喧騰起很多氣泡,那感覺,就好像有好多小星星在嘴里跳舞。

 等小星星跳完了舞,喻言咽下可樂,舔了舔嘴唇,感覺有點意猶未盡,握著杯子,又要喝。

 棠雪連忙搶走他的杯子,“行了行了,一口就夠了,萬一喝上癮怎么辦,我可不想帶壞小朋友?!?br />
 “我不是小朋友?!?br />
 “好好好,你不是小朋友,你是大寶貝兒?!?br />
 “……”

 無視掉喻言一臉被噎到的表情,棠雪握著玻璃杯,里頭還有不少可樂,感覺扔了挺浪費,于是她機智地,把杯子里的可樂又倒回罐子里。

 中間的過程有點艱難,灑了一些。

 喻言看著她這樣做,不知為什么臉上有些燥熱。

 蒜蓉龍蝦上來了,烤生蠔也上來了,倆人邊吃邊聊。

 喻言問棠雪:“你以前做體育生,學的是什么項目?”

 “短道速滑?!?br />
 喻言沒問她后來為什么不滑了。這條路很辛苦,他見過太多的放棄。

 龍蝦的火候恰到好處,口感鮮嫩,配上蒜香,吃得棠雪一臉陶醉。喻言看著她的吃相,笑了笑,突然又說:“你有沒有想過改練花滑呢?我覺得你的體形很好看,而且平衡性也好?!?br />
 他那樣子像個賣安利的,棠雪就故意逗他:“要不我們倆一塊練雙人花滑吧?”

 “???”

 棠雪托著下巴說,“唉,就是不知道你這小身板,能不能把我托起來?!?br />
 “我還能長高的?!?br />
 棠雪看了他一眼,見他忽閃著眼睛,明顯是在認真回答這個問題,她噗嗤笑了,“你傻呀,怎么什么都信。我要練花滑早練了,那時候教練覺得我沒有藝術細胞,才建議我去練速滑?!彼€記得,也是那時候,教練建議黎語冰去學冰球,后來她困惑了很久,因為黎語冰大提琴學得不錯,藝術細胞是肯定不缺的。

 直到再次遇到黎語冰,看到這貨長到一米八八了,她才醒悟當年那個教練的高瞻遠矚——長這么高很難玩花樣滑冰了,最多玩個花樣摔跤。

 棠雪也就隨便想了一下黎語冰那混蛋,誰料就在這個時刻,仿佛聽到了她的召喚一般,他突然打來電話。

 她眉頭一皺,立刻掛了。

 他又打。

 喻言看到棠雪手機上來電顯示的名字是“冰狗”,便猜到那是黎語冰。

 棠雪第三次掛掉黎語冰的電話后,果斷關機。喻言看著她不悅的神情,猶豫著,問她:“你不是說已經甩掉他了嗎?”

 “那是之前,”棠雪扶著額,無奈,“我上輩子一定是個殺豬的?!?br />
 “他是豬?”

 “不是,他是狗。我賣豬肉的時候他蹲在我攤子旁邊眼巴巴地瞅著我,想等我扔骨頭給他吃。結果我從來不給他。這就是我跟他上輩子的冤仇,他這輩子來找我討債了?!?br />
 喻言第一次聽到有人把仇人關系形容得這么……形象生動,別具一格。

 他見她煩惱,便也有些著急,問:“到底怎么了?”

 “扯不清楚,總之就是我欠他錢,欠了好多,一時半會兒還不清?!?br />
 “欠了多少?”

 “三萬多?!碧难┫氲竭@里忽地一笑,“不過你放心,我已經想好辦法整治他了?!?br />
 “什么辦法?”

 她瞇著眼,說:“我把他騙到辦公室,鎖了門,然后,我把衣服一脫——”

 喻言正喝豆奶呢,聽到這里,嚇得嗆到了,劇烈地咳嗽起來,咳得臉通紅。

 棠雪抽紙巾遞給他,說道:“我還沒說完呢,我又不是要強了他,你別瞎想……我的意思是,到時候我威脅他,就說他非禮我,你說他能不服?”

 喻言心想,他服不服我不知道,反正我服了。

 “不要這樣,這個辦法不好?!庇餮圆林?,順了順氣,說道。

 棠雪摸著下巴說,“我覺得還湊合?!?br />
 “不行,你是女孩子。而且……”他說到這里突然頓住。

 棠雪好奇道:“而且什么?”

 喻言心想,我不想你在他面前脫衣服啊。

 ——

 喻言回到寢室,從衣柜里拿出一個長方形的大鐵盒子。鐵盒子以前是裝糖的,那么多糖,他只吃了一塊,后來盒子歸他了。

 盒子里裝的都是證書和獎牌。

 室友宋志遠看到他擺弄盒子,湊過來看熱鬧,贊嘆:“哇!牛逼!”語氣充滿著敬佩和羨慕。

 喻言從一堆獎牌里邊挑出一塊,拿著端詳了一下,問宋志遠:“你說,這個能賣錢嗎?”

 宋志遠也是學花滑的,只不過是一介凡人,跟天才比不得啦。這會兒聽喻言問,宋志遠說道:“這些都是榮譽,怎么能用錢衡量呢?庸俗!”

 “賣二手東西的網站叫什么?”

 “好像叫閑魚……我說你真要賣???那可是獎牌??!”宋志遠一陣心疼,不是他的他也心疼啊……

 喻言不以為意,“賣掉一個獎牌,還會有更多獎牌的?!?br />
 宋志遠翻了個大白眼:“草擬大爺?!?br />
 ……

 過了幾天,棠雪突然收到喻言的微信轉賬四萬塊,把她嚇得夠嗆,連忙打過電話去。

 “喻言你干嘛呀?”

 “拿去還債?!?br />
 “不是,你這錢哪兒來的???這么大一筆錢?!?br />
 “唔,”喻言想了想,編了個謊言,“是比賽獎金?!?br />
 “不行,你拿回去。我拿你的比賽獎金去給黎語冰,我不成禽-獸了嗎?”棠雪快愁死了。

 “我留著也沒用?!?br />
 “那你留著放余額寶,賺利息,總行了吧?”棠雪扶著額,無奈道,“我說,你怎么這么傻呀,我跟你吐槽你就給我打錢?是不是誰跟你吐槽你都打錢呀?”

 “不是?!彼÷曊f。

 “你可長點心吧!”

 “哦?!甭曇舾×?。

 棠雪緩了緩語氣,說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真不用,不管怎么說我得謝謝你啊,真的,夠意思?!?br />
 “棠雪?!庇餮酝蝗坏貑舅?。

 “???”

 “你是愿意欠我的錢,還是愿意欠黎語冰的錢?”

 “……”

 棠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這傻子一句話就給說服了。她突然有些搞不懂了,這小子到底是傻還是聰明???

 她要拿人家錢,總歸是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發,說道:“那好,我以后做兼職慢慢還你?!?br />
 “嗯?!边@次聲音帶了點淡淡的笑意。

 “喻言啊,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了?!?br />
 喻言:= =

 并不是很想做你的父母啊……

 ……

 棠雪拿到錢,想象了一下要用什么樣的姿勢把錢往黎語冰的臉上甩,才會顯得霸氣側漏。想來想去,總覺得就這么把錢給黎語冰,不管用什么姿勢,她都虧得慌。

 不行,不甘心。

 她要先搞他一波。

在線讀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