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冰糖燉雪梨小說 > 25、一張門票

25、一張門票

 棠雪一臉蜜汁微笑, 對夏夢歡說:“你知道黎語冰最大的弱點是什么嗎?”

 夏夢歡也是一臉的蜜汁微笑,答道:“我知道所有男人最大的弱點?!?br />
 棠雪:= =

 夏夢歡的外表老是讓她忽略,她身邊潛伏著一個大流氓。

 棠雪:“我真好奇, 你以前到底經歷過什么?”

 夏夢歡擺了擺手, “一言難盡啊,一言難盡?!?br />
 不過棠雪說的“弱點”并不是夏夢歡理解的“弱點”。

 ——

 過了幾天,棠雪把黎語冰約到一個僻靜的角落里。這地方原先屬于老農學院的一片試驗田, 后來荒廢了, 改造成一個小花園,花園里種著楓樹和桃樹。秋意把楓葉熏染成火, 地面上散布著蒼翠的野草和黃-色的小雛菊,放眼望去,風景倒是不錯。

 太陽很大,人站在這樣的景色里, 會顯得皮膚特別好,黎語冰看著棠雪的臉,感覺這貨現在似乎不那么黑了。

 棠雪背著手,笑瞇瞇地看著黎語冰,“小冰冰~~~”語氣自帶波浪線。

 黎語冰頭皮一陣發麻,敲了她的腦袋,“說人話?!?br />
 她被他敲得腦袋一歪, 也不生氣,臉上洋溢著蕩漾的笑容,說:“今天是你生日哦?!?br />
 “嗯?!崩枵Z冰沒料到棠雪竟然記得他生日。

 “吶, ”她把手伸到面前,“給你的生日禮物?!?br />
 黎語冰垂下視線,見她手里躺著個盒子。淡紫色的四方盒子,大小剛好占滿她的手掌。他輕輕挑了下眉,想到很多年前,自己也曾經給過她生日禮物。

 是一件特別、特別惡心的禮物。

 黎語冰站著不動,微一扯嘴角,“你有這么好心?”

 “那必須的,我還等著你給我發工資呢,”棠雪朝他擠眼睛,“打開看看唄?”

 他于是接過盒子,揭開盒蓋。

 盒子里躺著一只粉紅色的蠶寶寶。

 蠶寶寶肥肥胖胖,可能是因為餓了,不停地蠕動身軀,往盒子邊沿爬,眼看著要爬出盒子。

 黎語冰一陣反胃,面上卻是沒有任何表情,他木著個臉,將盒蓋重新蓋好,然后隨手一拋——

 盒子不偏不倚地,飛進路邊的垃圾桶里,在空曠的垃圾桶里發出沉悶的撞擊聲。

 這個反應,跟棠雪期待中的一點都不一樣。她可是記得,黎語冰最怕毛毛蟲了。她就指望用毛毛蟲控制他了……

 “你,”她指了指垃圾桶,一臉無法相信,“你是不是沒看清楚里面是什么?”

 黎語冰抱著胳膊看她,一扯嘴角,說:“你聽說過‘毛毛蟲診療中心’嗎?”

 “……什么鬼?”

 “專門治療對毛毛蟲有心理陰影的,我已經痊愈了?!?br />
 “怎么會有人搞這么無聊的東西?!碧难┦麡O了,耷拉著臉,走過去開始翻垃圾桶。

 黎語冰問:“你干什么?”

 “蠶寶寶是從實驗室借的?!彼贿叿耙贿叴?。

 “偷的吧?”

 棠雪瞪了他一眼,“別胡說,讀書人的事情怎么能叫偷呢?!?br />
 垃圾桶挺空的,她很快把蠶寶寶找回來,輕輕撣了撣盒子上面的灰塵。

 然后捧著蠶寶寶走了。

 黎語冰立在原地目送她離去,等她走遠后,他突然夸張地松了口氣,身體仿佛緊繃的彈簧突然松懈下來。

 感覺到手腳有些發軟,他扶住路邊的楓樹,抬手抹了一下額頭,發現全是汗。

 “早就知道你會這么搞我,”黎語冰喘-息著自言自語,一邊說一邊看向棠雪的背影,嗤笑,“這傻子?!?br />
 ——

 棠雪回寢室之后把蠶寶寶還給兩個室友趙芹和葉柳鶯,蠶寶寶確實是偷來的沒錯,不過是這兩個學農業工程的室友幫忙偷的,那是農學院實驗室培育的品種,據說能吐彩色的蠶絲。

 葉柳鶯拿著蠶寶寶,和一旁的趙芹對視,兩人在棠雪背后互相使眼色,棠雪一轉身正好看到她們倆擠眉弄眼,像是有什么事兒。

 “你們怎么了?”她問。

 “棠雪,”葉柳鶯看樣子有點為難,猶豫了一會兒,問,“下周在滑冰館的冰球友誼賽,你去看嗎?”

 葉柳鶯說的友誼賽,是霖大和德國某大學冰球隊的比賽。最近德國有幾所高校聯合來霖市做訪問和交流。對于學術上的交流,這幫學生們不怎么關注,倒是他們帶過來的一支冰球校隊,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自從霖大冰球隊拿了金牌,本校學生與有榮焉,放眼全國高校,頗有一種獨孤求敗的感覺。這次遇到和歐洲朋友切磋的機會,讓他們充滿期待。

 與此同時這場友誼賽也被霖市的媒體大肆報道,弄得人盡皆知。

 比賽門票有一部分是以免費的方式向霖大學生發放的,可惜了狼多肉少,現在的情況是一票難求。

 棠雪自然知道有這么一場比賽,不過么她也沒有票。

 “我不去?!彼鸬?。

 “哦?!比~柳鶯有些失望,就沒再說什么了。

 棠雪問道:“你們要去???”

 葉柳鶯搖頭,“我們想去,可是搶不到票,現在門票被放在網上倒賣,價格很貴的,買不起?!?br />
 趙芹趁機說:“棠雪,聽說你跟咱學校冰球隊的黎語冰挺熟的,你能不能幫我們問問呀,他們手里還有沒有票?”

 棠雪不想去求黎語冰,可是葉柳鶯她們還幫她偷蠶寶寶呢,大家都是中國好室友,能幫就幫吧。

 于是她爽快一點頭:“行,我問問?!?br />
 于是當天晚飯的時候,她花了十五塊錢巨款請黎語冰吃了小鍋玉米排骨湯。

 黎語冰一臉警惕,“你干什么?”

 “小冰冰~~~”又來。

 黎語冰已經做好她下一刻會掏出另一條毛毛蟲的心理準備了,結果她卻只是說:“冰球比賽的票,你還有沒有了?”

 哦,原來是問這個啊。

 黎語冰緊繃的身體自然放松,下巴揚起一個微小的弧度,端著裝逼的姿態斜眼看她:“你想要?”

 “到底有沒有?”

 他從書包里摸出一沓門票,問:“是這個嗎?”見棠雪伸手要來拿,他飛快地一揚手躲開她。

 棠雪:“說吧,怎么才能給我?”

 黎語冰往椅背上一靠,笑:“討好我啊?!?br />
 棠雪能屈能伸得很,起身走到他身后,抬著爪子在他肩膀上又揉又按。

 女孩子手指柔軟,力道很輕,明明隔著衣服,可她指尖的動作顯得婉轉又清晰,傳導到他身上,把他搞得心緒浮躁。

 偏偏她還操著一口能把人麻翻的語氣說:“冰葛革~舒服不舒服呀~~~”

 黎語冰頭皮發緊,一巴掌拍開她的手,“別碰我?!?br />
 棠雪朝他攤手,他把那一沓門票甩在她手里。

 她數了數,竟然有六張。

 六張門票,棠雪給室友們三張,給廖振羽一張,又給了喻言一張。她給喻言送票的時候,倆人約在滑冰館西區門口見,好巧不巧地碰上黎語冰。

 黎語冰親眼看到棠雪把門票遞到喻言的手里。

 很好,前腳從他這里拿的東西,后腳就迫不及待地獻給小綿羊了。

 黎語冰抱著胳膊站在不遠處,冷笑。

 喻言接過門票,笑:“現在這門票挺難搶的,我怎么謝你好呢?!?br />
 棠雪嘿嘿一笑,“那你叫我一聲‘姐姐’?!?br />
 喻言猝不及防被調戲,臉有些熱,移開眼睛說,“我請你吃飯吧?!?br />
 “好啊?!碧难┩浦孕熊嚨纛^,掉頭時看到黎語冰,她嚴肅地朝他點了個頭,顯見得不打算多話。接著她和喻言道別,騎上自行車溜了。

 喻言立在原地,盡管知道她不會回頭,還是朝她的背影揮了揮手。

 然后他仔細把那張門票放在書包里。

 再抬頭時,他聽到不遠處,黎語冰在叫他:“你?!?br />
 喻言乖乖走過去。

 黎語冰足足比喻言高了十公分,這會兒閑閑地靠墻一站,一手插著兜,像個校園惡霸一樣,用俯視的目光看他。

 喻言叫了一聲“學長”。

 黎語冰點了下頭,說,“別和棠雪走太近?!?br />
 喻言看著他,目光平靜無波瀾,樣子不卑不亢,問:“為什么?”

 為什么?這個問題怎么解釋呢,總不能告訴他棠雪是個人渣吧……也不能承認自己就是要破壞棠雪的桃花……

 黎語冰想了兩秒鐘,隨便找了個借口:“她是我的人?!?br />
 喻言微微仰頭,一臉的天真懵懂:“可是學長,我聽棠雪說,你是她的狗?!?br />
 黎語冰:“……”

 這天,黎語冰訓練的時候,像一頭發瘋的牛,教練和隊友都覺得他是為友誼賽拼搏,一時間又敬佩又心疼。

 ——

 門票分完之后,棠雪手里還剩最后一張,她把這張票掛在網上賣了,小小地發了筆財。

 友誼賽當天,黎語冰要帶她去滑冰館,棠雪一臉抱歉地說:“對不起,我把門票給弄丟了……”

 “笨蛋?!崩枵Z冰敲了她的腦袋,然后帶著她走特別通道,還是進了滑冰館。

 棠雪沒有工作牌,但是沒人敢攔著她,沒辦法,大家都認識黎語冰。冰球隊的大佬,惹不起啊惹不起。

 最后,棠雪像個老乞丐一樣蹲在過道里,看了一整場的冰球比賽。

在線閱讀 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