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冰糖燉雪梨小說 > 19、虧大了

19、虧大了

 黎語冰仗著腿長優勢,沒等棠雪跑出體育館呢,就把她逮住了。

 他把棠雪拽到角落里,往墻上一推,雙手拉高過頭頂,用一只手鎖住她兩條腕子,扣在墻上。他高大的身軀籠罩在她面前,特別的有壓迫感。

 棠雪感覺自己就像一條咸魚一樣,等著看人家怎么往她身上下刀。

 她有點害怕了,“那什么,有話好好說……”

 黎語冰問:“你想讓我摸你哪兒呢?”

 “黎語冰,你上課要遲到了……”

 黎語冰抬著手,在她胸前比劃了一下。他突然發現自己下不去手。

 他確實挺想報仇的,可惜啊可惜,他畢竟是個正經人,真做不出對女孩子襲胸的事,哪怕對方是個流氓。

 怪只怪他的道德底線太高了,遇到這種對拼厚臉皮的事情,難免要吃點虧。

 所以他只糾結了一下就認命地放棄了,手向上移,抬得更高一些,捏了她的臉。

 黎語冰還記得,小時候有段時間,棠雪老喜歡玩兒他的臉,又是捏又是揉,搞得他很沒有尊嚴?,F在這樣以牙還牙,也可以算是報仇了。

 棠雪黑歸黑,皮膚還是很好的,光滑水嫩,十八歲的年紀,膠原蛋白充沛,摸上去彈力十足,手感不錯。

 黎語冰拇指和四指分別按在她兩邊臉蛋上,捏,捏啊捏。棠雪的臉被捏得嚴重變形,嘴巴被迫張開,像小魚要吐泡泡一樣。

 “你去洗啊?!保闳ニ腊。?br />
 她被捏得,連講話都不清楚了。

 黎語冰看著她的樣子,突然從鼻子里哼出一聲輕笑,尾音微微揚著,得意,愉悅,討打。

 這是屬于勝利者的笑聲。

 他正要發表勝利感言呢,突然聽到“啪”的一聲響,像是什么東西掉落在地上。

 倆人都嚇了一跳,齊齊扭頭,朝著聲音的來源看過去。

 馬小杉站在不遠處,嘴巴張得老大,像是受到了什么驚嚇。在她腳邊,落著個藍色的大文件夾,這會兒有些文件被摔出來,散落在文件夾旁邊。

 黎語冰和棠雪都有點尷尬。

 “??!我什么都沒看到,我突然失明了?!瘪R小杉說著,手臂向前伸,手胡亂抓著,裝成瞎子那樣,轉身就走。

 一邊走還在一邊亂抓,不斷強調:“好黑哦,什么都看不到……”

 雖然是個瞎子,卻健步如飛,不一會兒就沒影了。

 這騷操作,把棠雪都看呆了。

 黎語冰松開棠雪,棠雪揉了揉臉蛋,說道:“她不會是以為你要親唔——”

 黎語冰的食指按在她嘴唇上,帶著薄繭的指肚壓著她柔軟的唇瓣。

 “這么惡心的話不要說出來?!?br />
 ……

 黎語冰上課自然是遲到了,他輕手輕腳地從后門溜進去,坐在最后一排,老鄧旁邊。

 老鄧趴在桌子上,剛進入夢鄉,被黎語冰這么一鬧,醒了。他醒了也不起來,依舊像是一堆沒骨頭的肉一樣,塌在課桌上,眼睛緩緩地一開一合,困倦地看著黎語冰。

 黎語冰拿出課本和筆記本,過一會兒又拿出一張六級英語真題,邊聽講邊做題,一心二用。

 老鄧把臉墊在手臂上,側著頭看他,看了一會兒開口了:“冰冰啊……”

 “滾?!?br />
 “唉,我兒子這么優秀,以后不知道會便宜哪家小丫頭片子?!崩相囅駛€老父親一樣感慨。

 黎語冰權當他是空氣。

 做了會兒題,黎語冰的思緒突然有些神游,握著筆在那發呆。

 老鄧:“發什么呆,是不是思-春了?”

 黎語冰目光聚攏,看了他一眼:“我在反思?!?br />
 是的,在反思。黎語冰想到自己下午對棠雪的作為,他就發現一個很嚴峻的問題:他為了跟那個混蛋較勁,都快把自己逼成變態了。

 不,他不能接受這樣的自己。

 那個混蛋真是有近墨者黑的特殊體質,跟她走得近的,什么廖振羽夏夢歡,有一個算一個,就沒個正常人。

 這真是一種極其可怕的能力。

 所以他要是想收拾她,不僅得提防她的反撲,還要警惕被她染黑了……

 黎語冰揉了揉太陽穴。

 老鄧突然湊過腦袋,往黎語冰身上聞了聞,然后,在黎語冰一巴掌把他抽飛之前,他又飛快地縮了回去,趴在課桌上笑嘻嘻道:“你身上有妹子的味道?!?br />
 “神經病?!?br />
 “還是個可愛的妹子?!?br />
 黎語冰想到棠雪那張小黑臉兒,呵呵,哪里可愛?

 不過手感確實過得去。

 呃,他在想些什么……黎語冰有點無奈,又揉了揉太陽穴。

 “冰冰?!崩相嚿钋楹魡舅?,聲音那個甜膩膩啊,配上胡茬都沒刮干凈的一張肥臉,黎語冰寒毛都快豎起來了。

 黎語冰冷漠地看他一眼:“你還想抄我作業嗎?”

 “想?!?br />
 “想就閉嘴,睡你的覺?!?br />
 老鄧果然趴下去睡覺了,可是課間休息時,他醒了,又喊黎語冰“冰冰”。

 老鄧:“冰冰,人家有正事要和你說?!?br />
 黎語冰不想再忍受他了,收拾東西要換個座位。

 老鄧突然一扣他的手腕,秒改口:“爸爸?!?br />
 黎語冰:“……”

 “爸爸,有事拜托你?!?br />
 黎語冰閉了閉眼睛,他心底僅存的那點同學愛使他沒有暴起打人,而只是淡淡地問:“什么事?!?br />
 “今天晚上咱寢室有聯誼會,和文法學院的學妹們,記得過來哦?!?br />
 “不去,沒空?!崩枵Z冰干脆利落地拒絕了。聯誼會的事情,室友們已經跟他提過一次,可他一天到晚忙得像個陀螺,哪有時間參加什么聯誼會。

 “來唄,就一起吃個飯?!?br />
 “我要訓練?!?br />
 老鄧不以為然,“一天不訓練沒事,你看,都這么壯了?!闭f著,捏了捏他的小臂。

 黎語冰甩開他,“你都胖成這樣了,就不考慮鍛煉身體嗎?”

 老鄧:“我鍛煉了呀,我昨天踢足球了?!?br />
 黎語冰:“實況足球?”

 老鄧:= =

 叮鈴鈴,上課了響了。黎語冰不想再忍受老鄧的聒噪,換到了前排。

 ……

 棠雪離開西區之后又回到東區,這才真正開始滑冰。

 冰場上人倒是不少,不過一個個都很業余,和隔壁那些專業運動員自然是不能比的。棠雪踩著冰鞋在冰場最邊上溜,小心地控制著速度,怕撞到人。不過她理解中的“速度一般”,在別人眼里已經算很快了。姑娘重心放低,身形矯捷,動感十足,像一頭小獵豹,“嗖”的一下滑過去,速度快得,短發都飛揚起來,露出光潔的額頭,和亮晶晶的眼睛,嘴角掛著略顯囂張的微笑,但并不令人討厭。

 轉彎的時候就更夸張了,速度太快,身體因為向心力的作用傾斜,幾乎要貼到冰面上了,看的人禁不住為她捏把汗,可她偏偏就是不倒。

 等轉過彎,像個不倒翁一樣掰正,繼續滑。

 夏夢歡忍不住掏出手機給她錄小視頻。

 棠雪滑累了,便直起身,減速,慢悠悠滑行。她頭發都被吹亂了,這會兒抬手胡亂撩了一把。

 “姑娘,滑得不錯啊?!庇袀€穿工作服的男人上來和她搭訕,棠雪認得那是教練。

 驍龍俱樂部的經營范圍不止冰球,也招收一些滑冰學員,眼前這教練就是專教滑冰的。

 棠雪笑道:“一般吧?!?br />
 “練過吧?我看你轉彎的技術,沒幾年功夫練不出那個火候?!?br />
 “瞎玩?!?br />
 教練見她不愿多說,也就不追問了,“你是霖大的?”

 “嗯?!?br />
 “有沒有興趣來這做兼職教練?待遇可以談?!?br />
 棠雪想了一下說,“我很有興趣,但我現在不能做,我得先應付一個變態,一個月以后我再找你談?!?br />
 ……

 棠雪下了冰場,夏夢歡把剛才錄的小視頻給她看,說道:“棠雪,我覺得你滑冰的時候特有魅力?!?br />
 “怎么說?”

 “嗯,說不上來,”夏夢歡仔細想了下形容詞,然后說,“就是吧,假如你平常是輛自行車,你在冰場上就是一臺法拉利?!?br />
 “有這么夸張嗎?!碧难┎シ判∫曨l看了,感覺也挺滿意,于是轉到自己手機上,發了條朋友圈。

 留言點贊的還挺多,過不多久,棠雪看到黎語冰給她留言了。

 黎語冰:晚飯去暢天園,你點好菜等我。煎牛排,番茄炒蛋,涼拌雞絲,排骨山藥,鯽魚蘿卜湯。再敢買炸丸子,我把你炸了。

 棠雪:狗子,忘了屏蔽你了。

 黎語冰:……

 ——

 暢天園是開小灶的地方,比一般食堂貴。棠雪比黎語冰先到暢天園,然后黎語冰走向她時,她看到他身后跟著個小尾巴。

 啊不,大尾巴。

 那人長得胖胖的圓圓的,尾隨著黎語冰,語氣那叫一個低三下四:“求求你了,不吃飯就不吃飯吧,等會兒我們唱k的時候你去露個面行不行?我牛皮都吹出去了,怎么能叫學妹們失望呢?寢室其他三個人脫單全指望你了!黎語冰,冰哥哥,爸爸,拜托了!”

 棠雪挺好奇的,問黎語冰:“這誰呀?”

 “不認識?!?br />
 那人坐在他們桌邊,“你好,我是黎語冰的室友,你可以叫我老鄧?!?br />
 “你好,我叫棠雪?!碧难┛纯蠢相囉挚纯蠢枵Z冰,“你們怎么了?”

 老鄧把聯誼會的事情簡單解釋了一下。

 他們聯誼的對象是文法學院大一新生里顏值最高的寢室,人家之所以愿意聯誼也是因為有黎語冰,老鄧牛皮都吹出去了,今天黎語冰要是不露個面那說不過去。

 可偏偏黎語冰油鹽不進,死活不同意。

 “你要不去,我就死給你看,讓你永遠活在良心的煎熬里?!崩相囬_始以死相逼了。

 棠雪翹著二郎腿在旁看著,突然說:“學長,你這個威脅的路線不對?!?br />
 “???那你說怎么威脅?”

 “他要是不去,你給他被子里塞臭襪子?!?br />
 黎語冰臉立刻黑了。

 在臭襪子的攻勢下,黎語冰答應晚上訓練完可以去ktv聽妹子們唱幾首歌。老鄧得到滿意答復,終于可以去交差,開開心心地走了。

 棠雪看著老鄧的背影感嘆:“咱學校瞎眼的妹子可真多?!?br />
 黎語冰:“你晚上跟我一起去聯誼會?!?br />
 棠雪不服:“憑什么呀?”

 黎語冰心想,你不讓我好過,我能讓你好受?

 ——

 霖大西門對面有個樂咖ktv,性價比高還離學校近,是霖大學生們唱k的首選。

 黎語冰和棠雪九點多到樂咖,上樓經過好些個包廂,一路聽了不少鬼哭狼嚎,就跟進了妖怪洞府似的。

 走到包廂208外邊,黎語冰推門進去。

 棠雪站在他身后往里看,包廂里的幾個姑娘一見到黎語冰,刷刷刷全站起來了。

 姑娘一個個身材都挺好。

 棠雪踮起腳,湊到黎語冰耳畔,用一種造作的狗腿的語氣說:“皇上,這是今年新到的秀女,您看著選一個?”

 黎語冰頭也不回,抬手往她腦殼上重重一敲。

 棠雪捂著腦殼走進來,心里憋著壞水,想著一會兒怎么整治黎語冰??墒撬贿M包廂,看清姑娘的面孔時,立刻忘了這茬。

 “棠雪?”

 “周染?”

 叫周染的姑娘,有一頭栗色的披肩卷發,五官細膩嫵媚,個子不算高,身材玲瓏有致,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

 老鄧看看棠雪又看看周染,笑道:“你們認識呀?”

 “當然認識,”周染點頭笑,“我們是高中同學?!?br />
 棠雪豎著一根手指搖了搖,糾正道:“高一同學?!?br />
 老鄧敏銳地從這話里聽出了不同尋常的恩怨。

 棠雪插著衣兜,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走到沙發邊,經過周染時,她聽到周染說:“沒想到你能考來霖大?!?br />
 “一樣。我以為你去藍翔了呢?!?br />
 周染臉上有點掛不住,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發作,俏白的臉微微扭曲了一下。

 包廂很大,棠雪完全沒打算跟老同學敘舊,走到角落里坐下。

 黎語冰默默地坐在她身邊。

 氣氛有一絲絲的尷尬,但很快被黎語冰的室友們打了圓場,大家繼續開開心心地唱歌,愉快地眉來眼去。

 棠雪捧著果盤吃東西,黎語冰湊在她耳邊悄咪咪八卦:“情敵?”

 她叉起一塊香瓜往他嘴里一塞,“皇上,你不要選周染?!?br />
 黎語冰純粹就是被臭襪子逼來的,他并沒有想選誰。不過他很享受棠雪對他的討好,吃完一塊瓜,他又張口:“菠蘿?!?br />
 倆人坐著默默吃了會兒水果,再一抬頭時,發現周圍坐了好幾個人。

 幾個妹子整齊劃一地遞過來筆記本:“學長,能不能給我簽個名?”

 黎語冰簽完名,她們還不肯走,嘰嘰喳喳地聊天。他有點頭疼。

 “你們聊,我去唱歌?!碧难┱f著要起身。

 黎語冰卻突然一扣她的手腕,“你敢?!备野盐乙粋€人丟在這里……

 棠雪只好端端正正一坐,“那好,來聊天,來來來?!?br />
 她這么一搞,妹子們有點尷尬,面面相覷不知道說什么了。

 正好,老鄧在那抖著腦袋唱歌,哼哼唧唧的,唱的是周杰倫的《比較大的大提琴》。周染就問黎語冰:“學長,聽說你大提琴拉得很好?”

 “一般,不常練?!崩枵Z冰就在去年文藝演出的時候拉過一次大提琴,被人念叨到現在。

 周染點了點頭,“確實要經常練的。我鋼琴也是,考過十級之后就不怎么彈了?!?br />
 另一個妹子說:“對對對,要多練的,我薩克斯八級,我打算加入交響社團呢,這樣會有比較多的機會練?!?br />
 又一個妹子:“我會彈古琴,我還在網上直播過彈琴,算半個網紅,嘻嘻?!?br />
 最后一個妹子:“我會敲架子鼓,我原先在高中時是樂隊的鼓手?!?br />
 棠雪就一邊吃瓜一邊看他們表演。

 等到妹子們都說完了,大家一起看著她。

 玩薩克斯的妹子問她:“棠雪,你會什么樂器呢?”

 “我會敲木魚?!?br />
 “……”

 薩克斯妹子以為她在開玩笑,然而她表情一本正經,嘴角輕輕翹著,似笑似譏,黑白分明的眼睛,明亮又坦蕩。

 她氣場太強了,薩克斯妹子就有點怵,沒說別的。

 “我去洗手間?!崩枵Z冰突然站起身。

 “我也去我也去?!碧难└松先?。

 倆人出了包廂,一前一后,棠雪看到黎語冰肩膀一抖一抖的,就跟發羊癲瘋一樣。她好奇地緊走幾步,走到他前面,發現這個家伙沒有發病,他只是在笑。

 笑得眉眼都舒展開,吃力地抿著嘴,才沒發出聲音。

 他這小表情,讓棠雪感覺一下子就回到了小時候,那時他也是這樣笑的。這么多年過去了,他性格大變,笑的樣子倒是一成未變。

 棠雪感覺有些親切,心情也好了一點,腦袋一歪,問道:“你笑什么?”

 “棠雪,你就是個神經病?!?br />
 “你才神經??!”

 黎語冰不理會她,繼續往前走,棠雪跟過去說,“黎語冰,幫個忙?!?br />
 “哦?”

 “你知不知道,周染想泡你。你看她看你時那個眼神,多纏綿呀?!?br />
 黎語冰無聊道:“關我什么事?!?br />
 “不關你事關我事。我也不瞞你了,周染跟我有仇。如果她鐘情的人,竟然專情于我,”棠雪說著,拍了拍自己胸口,然后瞇眼一笑,“她一定會氣死的?!?br />
 黎語冰樂了:“你想讓我專情于你?你想的真美?!?br />
 “又沒真讓你怎么樣,裝一下嘛,就小小地秀一下恩愛,拜托?!?br />
 “我為什么要幫你,我和你也是仇人?!?br />
 “我就喜歡你的坦誠,”棠雪也不生氣,“這樣吧,條件你開?!?br />
 黎語冰抱著胳膊,微微一笑:“明天開始給我洗襪子?!?br />
 “你……”

 “連著洗十天?!?br />
 “我警告你別過分啊?!?br />
 “哦,那我去和周染表白了?!闭f著抬腳往回走。

 棠雪連忙追上去,“好好好,洗襪子洗襪子,你是皇上你說了算?!?br />
 黎語冰秀恩愛的方式就是捏臉。

 倆人回到包廂,坐了沒一會兒,他長臂一伸攬著棠雪的肩膀,另一手抬起,輕車熟路地開始捏她的臉。

 棠雪又要讓他捏臉,又要給他洗臭襪子,想想總感覺哪里不對。

 “我虧大了?!彼皭澱f道。

 “沒關系,你得到了我的寵愛?!崩枵Z冰安慰她。

 “你滾……”

在 線閱DU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