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冰糖燉雪梨小說 > 12、老同學

12、老同學

 棠雪被帶到三樓一間會議室外。

 吳經理推開門,示意她進去,棠雪覺得貌似是哪里不對勁,還沒等她想明白呢,吳經理突然輕輕推了她一下,她就這么被推進會議室了。

 “我想起來我還有點事,我先走了,你們聊?!眳墙浝碚f著,不給她反應時間,唰地一下關上門。

 “喂……”棠雪有點莫名其妙。

 她轉過身,打量這間會議室。

 會議室四方形,面積不小,陳設簡單,顯得整個房間很空曠。中央一張會議桌,會議桌的盡頭是落地窗,灰色的窗簾完全地拉開,可以透過明亮的玻璃窗看到外面的廣場,綠樹,行人。

 落地窗前擺著張老板椅,老板椅上坐著個人。

 此刻那人面向落地窗坐著,把一個后腦勺留給她。

 好裝逼哦。棠雪在心里默默地吐了個槽。

 “你好?!彼_口喚他。

 老板椅緩緩地調轉,終于正對著她。

 那人穿著白色的運動服,留著不過耳的短發,背對著透過窗子灑進來的陽光,面龐不算十分清晰,但棠雪看到他時,依舊驚艷了一下,心里嘆道:這個人可真好看??!

 臉龐白皙,眉眼周正,眸光清澈,氣質干凈,妥妥的美少年一枚。

 他安靜地坐在那里,沐著陽光,周身鍍起一層柔和的碎金般的光暈,使他看起來像一幅油畫,溫柔嫻靜,欲語還休。

 棠雪又說了一遍:“你好?!?br />
 他“嗯”了一聲,算是回應,然后緩聲問道:“你就是我的新助理?”聲音低沉如琴弦輕輕撥動,分外好聽。

 棠雪胸膛一挺,“嗯嗯!”

 他一本正經地點頭,然后評價:“真黑?!?br />
 棠雪:“……”

 棠雪有些尷尬,連忙解釋道:“我這是軍訓曬的,過不多久就白回來了,真的!”

 他不置可否,站起身走向她。

 他站起身時,棠雪才發現這個人好高啊。他背著手慢悠悠地走向她時,陽光中那道影子越來越高大,竟無形中有股壓迫感,仿佛一段繩子的兩端猛然拉緊,越來越緊,緊得繃起來,繃得筆直。

 她便緊張起來,肩背挺直,吞了吞口水,望著他。

 那人越走越近,近到棠雪能看清楚他的五官。

 然后她突然地困惑了:這個人,好眼熟??!

 那眉毛,那鼻子,尤其那雙眼睛,外形是圓潤的平行四邊形,偏窄的雙眼皮,是英俊又不張揚的眼型;睫毛又長又密,染了墨一般的,像從小黑雞身上拔下來的羽毛……啊,她以前這樣形容過一個人的,是誰……

 就快想起來了,就快想起來了!棠雪有些激動,目光一晃,看到他鼻梁右側靠近眼角,有一顆小小的淡褐色的痣,像一顆小星星拱衛著月亮般的眼睛。

 ??!

 她腦子里電光一閃,脫口而出道:“黎語冰!你是黎語冰?!”

 黎語冰輕輕側了一下頭,故意疑惑地看著她:“你是?”

 “我是棠雪啊,棠雪!你忘了?”棠雪真想不到會在這里遇到黎語冰,她還挺驚訝的,也挺開心。畢竟是老同學嘛。

 “棠雪?!崩枵Z冰的表情變得有些恍惚。

 “對,我是棠雪,你不記得我了?”

 “記得,童年陰影?!?br />
 “呃……”

 這就有點尷尬了。

 黎語冰:“承蒙你的關照,我小學六年一分零花錢都沒花過?!?br />
 棠雪更尷尬了,搖了搖手說,“好說,好說……”

 黎語冰又把棠雪打量了一遍,很不可思議的樣子,問她:“你怎么黑成這樣了?”

 “我都說了是軍訓,你怎么不信吶!誒等一下……”棠雪突然一臉古怪,“咱倆是一屆的,我軍訓你也軍訓,你怎么沒變黑?這不科學?!?br />
 “哦,我跳級了,今年大二?!?br />
 棠雪有點羨慕嫉妒恨。原來真有人可以從小到大一直優秀的。黎語冰是千里馬,總是比那些小騾子小毛驢跑得快。

 “恭喜你,”棠雪咬了下嘴唇,語氣有丟丟酸,然后又說,“你現在還打冰球呢?我聽吳經理說,你是校隊主力?”

 “嗯,他們怕我忙不過來,所以請了助理。沒想到是你?!?br />
 一句話提醒了棠雪,她現在是來給黎語冰當助理的。

 黎語冰啊,那曾經是她的小馬仔,她指東他不敢往西的,比現在的廖振羽還聽話。

 而現在,她要反過來給他當小馬仔了……

 朕的大清亡了??!

 物是人非,悲從中來。棠雪的內心酸楚無比,一時間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她沮喪地癟著嘴,一臉生無可戀。

 黎語冰在旁欣賞著她的表情,禁不住輕輕勾了一下唇角,淺笑過后又立刻恢復一本正經的樣子。

 棠雪可以給任何人當助理,唯獨不能伺候黎語冰,這個她曾經的小馬仔。她脖子微微一揚,說:“這助理,我不能做了,我突然想起來我得好好學習,以后我要走學術路線的?!?br />
 “可以,解約金付一下?!?br />
 “什么解約金?”

 黎語冰指了指她手里那份協議:“自己看?!?br />
 協議一式兩份,剛才簽好之后吳經理直接給了她這份。棠雪翻開協議仔細找到解約條款,如果她想立刻走人的話需要支付十萬塊解約金,同時還要賠償損失。不過她也可以走正常程序,需要提前一個月提出解約。

 意思是如果現在提解約,她要等一個月才能離開。

 好嘛,一個月就一個月,忍了!

 “你從明天開始正式入職?!崩枵Z冰說。

 “我做什么?”

 “我讓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崩枵Z冰說道,又在心里補了一句,就像小時候你對我那樣。

 棠雪感覺黎語冰現在說話的方式很欠打。

 可是他長得好高,已經完全不是小時候那個小包子了,她打不過他……

 黎語冰拿起掛在椅子上的一個雙肩包,背在一邊肩膀上,手抄著兜,“走了?!?br />
 “干嘛去???”

 “上課?!?br />
 棠雪看了眼時間,確實該上課了。她跟在他身后,酸溜溜地說:“原來你們體育生也要上課呀?”

 “我不是體育生?!?br />
 “哦?那你高考多少分呀?”

 黎語冰一手拉開門,回頭望了她一眼:“確定想聽?”

 他似笑非笑的樣子好討打。棠雪連忙搖頭:“不不不我不想聽,我不會給你這個裝x的機會?!?br />
 兩人出了門,黎語冰走進樓梯間,棠雪像個小尾巴一樣跟在他身后,一邊走一邊追問:“那你為什么上霖大呢?”

 他頭也不回,答道:“霖大有冰球隊?!?br />
 這人,又好看又聰明,學習還好,還做了自己喜歡的事……總結來說就是人生贏家了。

 棠雪那股羨慕嫉妒恨的情緒又開始往外冒。

 走出滑冰場,黎語冰墻邊一排自行車里找到自己的那輛,推出來。棠雪問他:“你現在是什么專業呀?”

 “天文系,你呢?”

 “我,我農學院的?!?br />
 “農學院,什么專業?”

 “……獸醫?!碧难┭鲱^看著天空,小聲說。音量太小,像蚊子哼哼。

 偏偏他聽清楚了,然后笑了一聲。低沉的笑,短短的一聲,像是琴弦輕輕地撥那么一下。音雖停了,笑意卻繚繞著不散。

 棠雪耳畔升起一股燥熱,她有點無地自容。

 黎語冰邁開腿坐在自行車上,一條腿蹬著自行車,另一條腿撐在地面上,問她:“要不要捎你一程?”

 “好吧?!碧难┙邮芰怂氖竞?,走到自行車后座前,輕輕地一躍。

 恰好在這個時刻,黎語冰足下用力一蹬,自行車像一條疾行的劍魚,“嗖”地一下就劃出去了,棠雪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在地上。

 “想得美?!崩枵Z冰說。

 黎語冰悠悠然騎著自行車,想象著后邊那貨,他忍不住又勾著唇角,笑得眼睛微微瞇起來,路邊有女生看到他,捧著臉低呼“好帥”。

 棠雪悲憤地站起身。

 她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想著記憶里那個軟萌可欺的小男生,實在沒辦法把這倆人劃上等號。

 好好的一個孩子,怎么就長歪了呢?

 “狗子,你變了?!彼嘀ü?,一臉憂傷。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